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1章 鸠占鹊巢
    ,

    滴。

    滴。

    房间中十分安静,只有心电监护仪的声音。

    空旷的地下室中,病床上的少年微微转醒。

    “嗯……”少年难以动弹自己的身体,睁开眼后只能看着眼前的天花板兀自惊慌。

    “我不是死了吗?”少年下意识的去回忆。

    他是牧凛,是当红的年轻演员,被评为国内的影帝,但由于某些原因,他还是一名世界排名靠前的杀手。

    在某次行动暴露后,网上就出现了大量有关自己的信息,随之而来的便是曾经的众多仇家,发布的刺杀牧凛的巨额悬赏。

    结果就是,牧凛在前往片场的路上被某场车祸波及,“意外”身亡。

    唉。

    牧凛叹气,他要是没死,一定要和那个拿了他赏金的家伙好好算算账,只可惜……

    他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他只不过是鸠占鹊巢。

    没错,他穿越了,占据了这个已经失去灵魂的身体。

    刚刚他在回忆的时候,脑海中还有好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记忆中的是一个小男孩,名字叫黑泽凛,被父母抛弃,和哥哥相依为命。

    牧凛的头有些疼,现在只能回忆起这些。原来的黑泽凛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又是怎么消失这些他一概不知。

    他现在该怎么办呢?

    他现在的名字叫做黑泽凛,只是一个刚刚从昏迷中苏醒的虚弱病人,手无缚鸡之力,连正常生活都做不到,在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和环境里,到底该怎样生存下去呢。

    黑泽凛陷入了沉思,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还是先试试能不能活动吧。

    黑泽凛开始僵硬的转动着脖子。

    …………

    琴酒回到了某处安全屋,一栋带有地下室的独栋别墅。

    他有些疲累的坐在沙发上,有些无事可做,随手点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唉。”

    琴酒看着面前电脑的实时监控画面,不由得叹了口气。

    面前的屏幕中,空旷的白色房间里,一张病床被各种仪器包围着,床上是一名金发瘦弱的少年。

    “凛……”琴酒呢喃出声,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如果那天没有那样做,凛也不会……

    琴酒神色落寞,可惜已经不能后悔了,凛也已经昏迷不醒六年了,再也没有醒来。

    如果,如果他能醒来,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琴酒苦笑,看着监视器沉默不语。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他已经六年没有醒来了……

    监视屏幕中,少年依旧躺在病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琴酒的心声,屏幕中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嗯..”

    少年无意识的哼着什么,微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一点。

    微弱的声音被收声器捕捉到,又在琴酒面前的监视器中播放出来。

    琴酒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监视器。

    凛的声音,他醒了么?!

    “凛!”

    琴酒有些颤抖的将手伸过去,看着屏幕里的少年,像是在确认着是不是一场梦。

    屏幕里的少年的确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眼神正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他真的醒了!

    琴酒连忙起身,奔向地下室的机关入口。

    咔咔。

    隐藏在地板下的入口打开,琴酒大步走向地下室的门前,双手颤抖的握住门把手。

    但下一秒,他就顿住了,他神色复杂的楞在原地,手也像被烫到一般缩了回去。

    自己现在还有资格和凛一起生活吗。

    如果隐蔽一点的话,应该可以吧?

    琴酒一愣,迅速打消了这个想法,有些寂寥的苦笑了一声。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自己的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他已经离不开组织了。

    现在的他,不是黑泽凛的哥哥黑泽阵,而是杀人无数,残酷暴虐的组织干部,琴酒。

    琴酒叹了口气,没人比他更了解组织的可怕。

    即使是现在,只要想起那位大人,就有一种自心而发的好感和敬意不断的浮现而出。

    不知不觉中让他中招,等他发现时已经太晚,这种手段,即让他敬畏又让他恐惧,他绝不能让凛接触到这些黑暗中任何!

    他应该做一个普通人,幸福的度过他本应度过的人生。

    琴酒暗下决心,他现在做的就是对黑泽凛而言最好的,和他断绝来往,只在暗中保护着他。

    琴酒回到了沙发上,继续盯着面前的屏幕,屏幕中的少年正缓慢的转动着脑袋。

    琴酒犹豫了一下,拨通了伏特加移动电话的号码,对面传来了伏特加有些低沉憨厚的声音。

    “老大?”

    “现在换一身正常的衣服,我有个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你。”

    “拜托?”伏特加那边的声音有些疑惑。

    琴酒没有解释,直接挂断了电话。

    黑泽凛还在僵硬的活动着身体,丝毫不知自己的行为已经暴露到监控之下了。

    哈!终于可以转头了!

    黑泽凛有些兴奋转动着脑袋,虽然有些僵硬还有些慢,但这已经足以让他看清房间的布局了。

    他好奇的打量着身边,各种奇怪的仪器围在床边,仪器上的各种静点管和电线链接在自己的身体上,莫名的让人头皮发麻。

    房间没有窗户,墙壁上贴上了白色的软包,地面是白色的瓷砖加上黑色的地毯。

    黑泽凛兴奋的表情渐渐消失,变得凝重。

    这环境有点诡异啊!

    自己该不会是被囚禁了吧?

    人体实验?

    禁忌的科学?

    完蛋!

    黑泽凛有点慌了,他不知道这里是那里,是什么时间,从前的记忆也只能说明他有一个金色头发的哥哥,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知道。

    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里不是医院,也不是什么卧室。

    废话!你见过医院和卧室没有窗户,还安装上隔音软包的嘛?

    黑泽凛疯狂的想要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他艰难动了动手臂,长时间的挣扎却只能将自己的上半身支撑起来。

    “呃!”

    他拔掉了手臂上的电极和针头,房间内的各种仪器顿时响起嘈杂的报警声。

    血液粘稠而缓慢的从针眼流了出来,凭着仪器屏幕,黑泽凛现在才看到了这具身体的样子。

    青稚俊秀的脸苍白的可怕,浅金色微卷的头发也有些杂乱,瞳孔是墨绿色的,骨架也十分瘦弱,好像马上就要晕倒过去,妥妥的一副病弱美少年的模样。

    这具身体好差!

    黑泽凛皱了皱眉,开始担忧。

    自己难到就这样等着那帮不知好坏的人回来?

    不行!

    如果是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人就麻烦了!

    黑泽凛还在考虑着办法,门外突然传来了把手转动的声音。

    有人要来了!

    黑泽凛瞪大眼睛,刚刚支撑起前身的他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艰难的依靠在床边,等着门外的人进来。

    门把转动,穿着常服带着墨镜的伏特加进入了房间。

    不是金发!

    这个人,不是黑泽凛的哥哥!

    怎么办!?

    身体这么差,就算是有前世的技巧和经验也没有办法使用出来。

    现在能依靠的也只有……

    黑泽凛平复了一下有些不安的心情,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双眼警惕而茫然的看着走进来的伏特加。

    “你是谁!这里是那里?”

    “我...又是谁?”

    门外的琴酒看着监视器,听到黑泽凛的话后莫名的有些失落。

    “失忆了吗....”

    “也是昏迷了六年还怎么能记住之前的事呢?”

    琴酒想起了那时仅仅十岁的黑泽凛。

    那一天,黑泽凛脸上洋溢着阳光和童真,手中是不知为何沾满鲜血的一把美工刀。

    琴酒叹了一口气。

    “也好,失忆对凛来说何尝又不是一种救赎呢。”

    琴酒放下思绪,继续关注着地下室的情况。

    地下室内,伏特加也是一愣。

    失忆了吗?

    也好,方便我编瞎话。

    看着有些被惊吓到的黑泽凛,伏特加干笑一声。

    “哈,我是老板的司机,老板听人说你好像醒了,就托我过来照顾你一下。”

    听人说?

    这里有监控!

    黑泽凛心中暗暗确定,继续问道,“老板?”

    “哦,就是你的哥哥黑泽阵,你叫黑泽凛。”伏特加解释。

    “黑泽凛?”

    他有些疑惑的念着这个名字,“那,我的哥哥?他怎么没来?”

    “嗯,你哥太忙了吧,毕竟生意上有那么多事要处理。”

    “凛只要好好的呆在这里,等身体康复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这里?”

    黑泽凛心中有些不妙,“不能出去吗?”

    “不能。”伏特加很坚决的说道。

    “这里的医疗设备是外面没有的,你只要在这里接受治疗就可以了。”

    “其他的事会有医生和其他人去做的。”

    “只是在外面透透气也不行吗?”

    黑泽凛还是有些不甘心。

    “不行!”

    “需要什么,都会为你准备的。”

    “只要你的身体恢复,就算想留下来继续接受别人的照顾,老板也会把你赶出去的。”

    “老板不会养闲人。”

    “但在此之前,你只要呆在这里养伤就可以了”伏特加冷冷的抛下这句话,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黑泽凛则松了一口气,心中吐槽。

    这个哥哥,好像不是很友好呢。

    黑泽凛思索着,在这里养好身体就离开…吗?

    也好,毕竟这次之后,他也已经对那个所谓的哥哥不抱什么期待了。

    以后生活还是要靠自己啊!

    黑泽凛有些期待,以他的能力,即使从零开始,应该也能混的风生水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