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三章、我也好想要青梅竹马啊
    ,

    “砰、砰!”

    “安静!安静”女班主任拍打着讲台桌,严厉的大叫着,班级瞬间安静下来。

    “黑泽凛同学之前曾经历过车祸,现在刚刚康复,身体很差!”

    “所以平时同学们要好好的黑泽凛同学相处,尽量的照顾黑泽凛同学,不要开一些过分的玩笑!”

    特意的瞪了几眼班里几个淘气的学生,班主任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黑泽凛同学就先坐在靠窗的最后一排吧,有什么问题要向老师和同学们说哦!”

    老师揉了揉黑泽凛的一头金发,笑着对黑泽凛嘱咐着。

    黑泽凛柔柔的嗯了一声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忽略了周边女生的爱心眼,拿出伏特加提前为他准备好的教材,准备上课。

    第一节是班会,班主任大致的点了一下名字,讲了一下接下来一周的安排,一节课也就过去了。

    像是各个课代表和委员,老师在点名的时候就顺便介绍一下,其他同学,黑泽凛也大概的记了一下,省得碰到以后和人家打招呼不认识人家的名字,这样的尴尬的情况。

    下课后,黑泽凛的书桌旁就聚集起了一大帮的人。

    男女生都有,但女生的比例大一点。

    看着已经将自己完全包围的同学,黑泽凛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黑泽同学!你是混血儿儿嘛?”

    班级里的文艺委员好奇的眨眨眼睛,盯着黑泽凛的浅金色卷发和墨绿色眼眸,惊叹个不停。

    “诶?我,我其实…”黑泽凛连连摆手,有些意外。

    “我猜是英国人和日本人哦!”一旁的双马尾眼睛妹子打断了黑泽凛的话,猜测着,但很快就被一旁的栗色长发妹子打断。

    “不对吧!应该是法国和日本才对!”

    令一个妹子叫嚷到,有些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唉?为什么?”

    其他人好奇的探过头去,就连黑泽凛也有些好奇的侧耳去听。

    那个妹子掐着腰,自信的哼哼笑道。

    “那当然是因为....”

    “是因为?”

    “因为黑泽同学一看就很有法国人的那种罗曼提克的感觉啊!”妹子双手合十,双眼冒出爱心,一脸花痴的解释着。

    “切!”

    周边的同学有些被冷到了,不再围在黑泽凛的周边。

    “啊哈,哈.......”

    黑泽凛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心中已经把这个妹子和圆子画了等号。

    “所以说,黑泽凛的爸爸妈妈到底是哪国的人啊!?”话题又转了回来。

    以为逃过一劫的黑泽凛又是一愣,表情有些不自然,有些悲伤的说道。

    “其实,在车祸之后我就失去了记忆,现在已经记不住以前的事情了。至于我的父母,在我苏醒以来除了我的哥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家人了。”

    “但即使他不说我也大概猜到了,我的父母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黑泽凛抬起头,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语气中浓浓的悲伤。

    “抱歉,黑泽同学,提起了你的伤心事...”文艺委员有些心疼的看向有些失落的黑泽凛。

    “嗯,没事的,日下同学。”

    “马上要上课,大家还是先回去吧。”黑泽凛说道。

    “那黑泽同学,我们就先走啦,刚刚不要在意啊。”日下犹豫一下,心疼的看了黑泽凛一眼,转身离开了。

    总有种想保护他的感觉呢。

    日下摇摇头,开始准备下一节课的用品。

    黑泽凛却是在心中暗喜。

    终于清静了。

    周围的人叽叽喳喳的都吵得他的脑子嗡嗡乱响了。

    刚刚他都经历了什么?

    有主动请缨想带自己熟悉校园的。

    有班长和课代表来互相了解的。

    有问自己莫名其妙的问题。

    更离谱的是竟然还有下课过来投喂自己的!

    唉?等等。

    为啥要用投喂这个词…

    嗨!不管了!

    他以为上学就是像他前世的时候,大家都埋头苦学,除了问题,基本没有闲聊和娱乐的时间。

    但没想到现在日本的教育都这么放松!

    黑泽凛满脑袋黑线。

    下一节是数学课。

    上课后,黑泽凛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心里却早已郁闷的乱七八糟。

    唉,自己是造了什么孽。

    本以为进入帝丹高中后就能顺利的和工藤新一他们做同学,之后再顺理成章的认识柯南,顺理成章的抱上柯学的大腿。

    但他没想到,这幅身体的年龄竟然才16岁,比工藤新一和毛利兰他们都小了一岁,只能上高一。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圆子他们的班级是二年b班,而黑泽凛的班级则是一年级的a班。

    没有顺利的成为工藤新一他们的同学也就算了,自己还必须在这里当苦逼学生。

    难道要自己刚上一天学就去找伏特加说,告诉琴酒我不想上学了?

    呵呵?我黑泽凛不要面子的嘛?

    莫得尊严的嘛?

    一想到前世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竟然只能坐在高一新生的课堂上听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课程的时候。

    黑泽凛的内心就无比后悔!

    穿越时所改变的难道还有自己前世缜密的思维吗?!

    黑泽凛痛心疾首,并把锅默默的推到了穿越上。

    算了!

    自己还是等到中午午休的时候,到毛利兰他们的班级去主动结识一下吧,虽然没有直接成为同学那样效果好……

    黑泽凛无奈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现在先把上午的课熬过去再说吧。

    …………

    上午的时间过的十分漫长。

    “啊!终于午休了啊!”圆子伸了个懒腰,回过头向旁边的人大声说道。

    “兰,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便当啊!”

    “诶?”小兰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圆子又看了看已经走到教室外的工藤新一,双手合十,道歉道。

    “对不起哦,圆子。”

    “我和新一已经约好了,要去食堂吃饭了。”

    “唉!”圆子丧气的叫了一声,不再理小兰,有些置气的嘟囔道。“嘛,有些人,有了自己的老公,就不要自己的至交好友啦!”

    “什,什么啊,什么老公的!”小兰蹭的腾红了脸,声音都高了八度,“我和新一才不是......”

    “兰,快点走啦!”话没说完门外传来了工藤新一的声音,工藤新一探头向班级里看,有些着急的催促着毛利兰。

    “啊,来了!”小兰回过头应了一声,又看向圆子抱歉的说道。

    “圆子,下次在陪你一起吃午饭吧。”说完,小兰转身离开教室去找新一。

    圆子愤愤的咬着勺子,小兰真是太惯着新一了嘛!她明明有看到小兰早上有带便当上学的!

    圆子怨气满满的挖着便当盒里的饭,幻想着!小兰和新一你侬我侬的画面,狠狠的一口把饭吃掉。

    可恶!我也好想要青梅竹马啊!

    …………

    午休后,黑泽凛就溜到了帝丹高中2年b班的门口,小兰和新一此时已经离开。

    黑泽凛喘着气,“没...没赶上吗?”

    都怪这副身体是在是太差了。

    他无奈摇了摇头,“算了先去食堂吃饭吧,说不定明天就能碰到呢”

    黑泽凛这样安慰着自己,离开教学楼去食堂吃饭。

    帝丹高中作为私立高中,食堂的饭菜还都是挺好的。

    黑泽凛点了一碗中华荞麦面,闻了闻。

    嗯,没啥味

    再吃一口。

    嗯,清汤寡水的,好像没加盐。

    “唉,这哪是中华拉面,这就是清水面条啊。”黑泽凛无奈,这还是食堂比较火的菜呢,结果就这样?

    日本人吃饭都没有盐吗?

    黑泽凛放下筷子,连声叹气。

    这时在他的不远处,一名女生抱着手里的文件袋突然放声大哭。

    “没了!全都没了!”

    “班级的班费!”

    黑泽凛好奇的看向旁边,那名女生带着眼镜,身边的寸头男生,和马尾辫女生正在安慰着她。

    “小慧!不要哭啦,说不定只是放在什么地方,你没注意?”马尾辫女生安慰着。

    “对啊藤田同学说的对,可能只是放在什么地方了啊!”寸头男生也附和道。

    “不可能!我从班级出来的时候还有确认过!”

    “钱明明有放在里面!”

    小慧哭的更厉害了。

    黑泽凛有些无奈,来食堂吃个饭都能碰上这样的情况吗。

    他挠了挠头,走上前问道:“那个,可以把之前的事情说一下嘛,说不定我能帮到什么。”

    “喂!你一个外人来这里掺和什么啊!”

    寸头男生有些暴躁的冲着黑泽凛大喊道。

    “呃……”黑泽凛无语,刚刚他就觉得这个男生不像个好人,现在只不过是问一下怎么就这么凶?

    黑泽凛刚想开口在说些什么,身后就传来了无比熟悉的声音。

    “你还是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

    “我工藤新一说不定还是可以帮到你们的!”

    工藤新一!

    黑泽凛瞪大眼睛回头去看,就看着工藤新一一脸自信的看着对方,身旁的小兰也闻声前来,跑去安慰那个大哭的女生。

    “你!就是那个高中生侦探!”那个男生一惊。

    “没错!”

    “你还是快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吧!”

    男生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事情是这样子的……”

    “因为财务老师下午不在学校,所以想在中午的时候去财务室交钱……”

    男生开始吧啦吧啦的说起来。

    一旁的黑泽凛都惊呆了,这操作也可以的嘛?

    这叫啥?

    工藤新一自带的威慑力吗?

    唉…

    黑泽凛捂着头,不再看一旁托着下巴正在思考工藤新一,而是看向那名正在哭泣的女生。

    “那个,可以把这个文件袋给我看一下嘛?”

    他是想看看这个文件袋里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只是有些好奇,破案什么的有了工藤,也用不到自己这个不会推理的人来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