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十一章、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

    傍晚,某处安全屋内,琴酒有些疲惫的看着电脑上的人员档案。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立刻在屏幕上暗红短发男人的档案上输入着几行字。

    “fbi浅层卧底。”

    “已确认死亡。”

    “情报提供:波本。”

    “无其余关联者。”

    手指轻按回车,琴酒将档案保存,上交,关闭电脑后,靠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又解决了一个卧底吗。

    琴酒回想着那个愚蠢的人最后仓皇逃出酒吧时的表情,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那最后一杯xyz酒以及c4炸弹的味道……

    你应该有好好的品尝到吧!

    揉了揉眉心,眼中的阴冷渐渐消弭,琴酒取出行动电话,拨通了号码。

    “呐,基尔,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办好了。”对面传来基尔悦耳但明显有些疑惑的女声:

    “gin,突然让我准备这个身份,是有什么事情吗?”

    琴酒明显有些不悦,冷冷的打断了基尔:

    “我的事情你不要多管,你只需要听从命令就好了。”

    这个身份是为黑泽凛准备的,因为黑泽凛之前的身份已经被标为死亡了。

    对面的声音明显顿了一下才回答道:“好的。”

    琴酒不再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电话另一面的基尔则是若有所思。

    “我的事情,而不是组织的事情。”

    “黑泽凛吗……”

    基尔看着手中已经办好的健全身份文件,打开了身旁的另一台电脑。

    在cia的档案库中输入了黑泽凛三个字。

    另一旁的琴酒则刚刚接起了伏特加的电话。

    “老大,凛他今天又问我周末能不能出去了。”

    “我怎么和他解释,他都不听,非要见你……”

    琴酒沉默了一会,回想了一下当初查看的帝丹高中一年a班学生名单,再三回忆没有问题后,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让他去吧。”

    “果然不行吗……”

    伏特加喃喃自语着,但又一愣,反应过来后,有些惊讶的问道:

    “老大你同意啦?”

    琴酒嗯一声,伏特加顿时有些庆幸欲哭无泪道:

    “同意就太好了,老大你都不知道,你弟弟简直就是个小恶魔!”

    “嗯?”琴酒表示有些感兴趣。

    伏特加则有些不堪重负道:

    “今天把凛送回去后,他把我骗到了地下病房,还锁上门,不让我出去。

    说,要不就给你打电话,让他出去,要不就把我关在病房里,不仅我出不去,他日常的输液和检查也都做不了。

    他就用这个来威胁我……”

    伏特加叹了口气,琴酒也沉默了一会。

    唉。

    伏特加被关他倒是不太在乎,但凛的日常检查和输液可是不能不做的啊。

    幸好,凛的身份伪装也已经完成了。

    琴酒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意他去吧,但你要暗中保护好他。”

    伏特加郑重的嗯了一声,然后想到了什么,又问道:

    “老大,凛想见你,你真的不来吗?”

    琴酒沉默,好一会,才给予伏特加以否定,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默默的打开了黑泽凛所在房屋的监控。

    伏特加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时间也有些唏嘘。

    “这兄弟俩呀……”

    伏特加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漆黑一片的地下室内将行动电话塞回到口袋里,摸索着向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大喊道:

    “呐!可以把灯打开了吧,可以把门也打开了吧!”

    “你哥哥,已经同意了啊!”

    门外传来黑泽凛的声音:

    “真的吗?那我就把门和灯打开了哦。”

    黑泽凛合上了地下室的电闸,又摁下门外可以开启地下室门的机关。

    伏特加看着变得明亮的室内和慢慢打开的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向门外走去,身后的门突然关上。

    “什么情况?!”伏特加心中不妙,连忙登上了前往一层的楼梯,却发现一层楼梯和地下室所连接的机关并没有打开。

    身后可以返回地下室的门已经关上了,通向地面的机关门却没有打开。

    伏特加站在漆黑一片的通道里,有些崩溃的向上面喊道:

    “喂!凛,这又是要干什么啊!已经答应你,可以让你周六周末出去了,为什么还要把我关在这里!”

    黑泽凛蹲在机关门上,撇了撇嘴,看着监控里面伏特加有趣的表现,突然笑出了声:

    “鱼冢叔叔,刚刚我拜托你的事,还有一件哦。”

    “所以说是什么啊!”

    “我哥哥!我要见我哥哥啦!”黑泽凛回答道:

    “从醒来到现在,我都还没有见过他!明明是我的哥哥!我却连他长什么样声音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黑泽凛的语气有些伤心,但又很快恢复过来,嬉笑着语气和伏特加说道:

    “所以啊,如果你今天不让我去见我的哥哥,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待着吧!”

    “怎么这样!”伏特加丧气。

    难道还要给老大打电话吗?

    啊,真是!

    刚刚老大的心情好像有些不好,又给他打电话过去,怕是会杀了我吧。

    伏特加一脸纠结,外面看着监控的黑泽凛则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屏幕,一副看戏的样子。

    “这样究竟能不能将琴酒逼出来呢?”

    黑泽凛心中暗暗想道。

    经过这些天,他知道伏特加是不敢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的,他是被琴酒派来照顾自己的,当然不可能去伤害自己了,所以他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来戏弄他。

    黑泽凛的第1个目的已经达成了,那就是外出许可。

    他和工藤新一约好了,这周末要去为参加东京空手道大会的小兰加油助威。

    这好像是剧情开始的前兆,他是一定要去的!

    而第2个目标则是他从苏醒开始就一直心心念念的琴酒,作为琴酒的弟弟,居然半个月过去了都没有看到琴酒一眼。

    黑泽凛不知道这是不是琴酒在故意躲着自己,他想要试探一下,琴酒到底会不会和自己接触,他对自己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他有些无聊的看着监控,屏幕里还在纠结着伏特加

    “还没有打电话吗?”黑泽凛自言自语着。

    就在这时,房间1楼的客厅李想来了电话的声音。

    是座机!

    黑泽凛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监控屏幕里面的伏特加:“他的确没有打电话呀?”

    黑泽凛也不再多想,赶到楼下去接起了座机的电话。

    “你好?”

    电话那边传来了有些冷淡平静的声音:

    “凛,把他们放出来。”

    黑泽凛瞳孔一缩,对面的人应该是琴酒!

    他怎么会知道,他把伏特加和那些医生护士们关了起来的?

    他在监视我!?

    黑泽凛心中思绪飞转,但还是表现出有些疑惑的样子问道:“你在监视我?”

    “你是谁?”

    “呵。”对面传来一声轻笑:

    “我不就是你一直想要见到的,你的哥哥黑泽阵吗。”

    “诶?”黑泽凛有些激动问道:

    “那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来见我呢?

    明明你是我的哥哥。

    我们之间难道有什么事情吗?”

    黑泽凛一脸忐忑的样子出现在琴酒面前的屏幕中,琴酒也有些无奈,想要安慰安慰,却依然只能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对他说道:

    “我要忙工作,没有时间去理你,你最好也不要随随便便的就打扰我!”

    黑泽凛适当的表现出伤心的样子,没有说话。

    琴酒也狠下心,不再看黑泽凛可怜委屈的小模样,冷冷说道: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也给你打电话了,现在把他们放出来,不要给我添麻烦。”

    琴酒叹了一口气,想要挂断电话,话筒里面就传来了黑泽凛故作开朗的声音:

    “呐,其实你是在意我的吧。”

    “不然怎么可能会在鱼冢叔叔还没有打电话的情况下,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呢。”

    “我知道的,你在关心我!

    我不会麻烦你的。”

    黑泽凛定定的看着客厅角落的监视器,暖暖的笑了笑。

    琴酒看着监视器,愣了愣,但手上还是没有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监视器里,听到电话挂断声音,失落的弟弟,有些不知所措。

    “对不起哦,凛。”琴酒喃喃自语着。

    一边的黑泽凛,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上了二楼,把关在楼上房间里的医生和护士放了出来,又到书房按下了打开通往地下室门的机关。

    伏特加还在一脸纠结,纠结着要不要给琴酒打电话,却发现通往上层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伏特加连忙冲了上去,防止门再次关上。

    一旁黑泽凛则是老老实实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乖巧,等待着*****的来临。

    “凛君!”

    “你怎么可以干出这样的事情呀!”

    刚刚被放出来的护士小姐姐有些气愤的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乖巧的黑泽凛。

    “输液的时间都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对不起哦,护士姐姐。”

    黑泽凛眨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有些气愤的医生和护士。

    “我只是想让哥哥同意我出去嘛。”

    医生和护士一愣,随即叹了口气。

    他们都知道这个孩子不是组织的成员,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并且对他隐瞒着组织的事情。

    他们知道的是这个孩子口中的哥哥,是那个金发的可怕、冷血、毫无人性的组织干部。

    “所以说这个孩子刚刚是在给那个人打电话吗。”

    护士心中这样想到,看一下黑泽凛的眼神,不由得多了一丝怜悯,和悲哀。

    “唉,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为什么这样,不知道隐瞒组织的事情对他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护士和医生这样想着,看着一脸乖巧,像小天使一样的黑泽凛,也就原谅他了。

    但还是装作有些气愤的表情教训道:“你以后可不要再搞这样的事情了!”

    “这样的恶作剧是不好的!”

    黑泽凛有些沮丧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真诚的向医生和护士鞠了一个躬。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这时候伏特加也出来了,看着客厅里一脸真诚给其他人道歉的黑泽凛,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道。

    “刚刚那个像小恶魔一样的孩子,真的是他吗!”

    伏特加回想了一下刚刚被黑泽凛遛的团团转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叹气一声。

    唉。

    之前的黑泽凛明明那么乖,那么可爱,那么听话,那么善解人意。

    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肯定是在学校里学到不好的东西了!

    伏特加这样想到,却也没有什么办法,要是他碰到这样的孩子说不定早就已经把他杀掉了吧,哪里会留着他这样将自己耍的团团转,还要照顾他,不能伤害他。

    也就是黑泽凛,能让伏特加这样对待了。

    “对不起哦!鱼冢叔叔!”

    黑泽凛一脸纯真的看着刚刚走过来的伏特加。

    伏特加摇摇头,走了过去,也接受了黑泽凛真诚的道歉。

    “不接受又能如果呢?反正自己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就算是遇到这样的事,也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伏特加这样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