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十四章、为小兰献上贴心的蓝buff
    ,

    “那孩子,难道是琴酒的弟弟?!”

    宫野明美脑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猜测。

    端着咖啡杯的手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双眼下意识的向周围瞄着。

    四下环顾一圈,没有找到类似组织的人员,又谨慎的向外探看,确定真的没有后,宫野明美才松了一口气。

    “按照现在的状况,如果那孩子真的是琴酒的弟弟,那就有两种可能性了。”

    宫野明美心中默默思索着。

    “一种是这个孩子同样是组织的成员,但隐藏很深,擅长伪装,极度危险,琴酒很放心。

    另一种,这个孩子不是组织的成员,但琴酒并不在乎他的生命安全。

    这个孩子被留在组织里是有其他的用,很可能就是用来试探像我这样立场模糊的不安定成员。”

    宫野明美眉头紧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孩子不是隐藏很深,心机深沉的危险人物,就是被琴酒放在前面当诱饵,像我和志保一样,可怜而悲哀的道具。

    宫野明美越想,心中越觉得发寒,端着手中快要凉掉的咖啡,再也不敢动弹半分。

    不管怎么样,在宫野明美的推断里,黑泽凛都是用来试探自己的。

    这让宫野明美十分不安。

    “自从大君的事情后,组织终于要拿我开刃了吗。”宫野明美苦笑一声。

    想到了心心念念的他,现在可能还处于危险之中,而自己可能成为逼垮他的最后一颗筹码,宫野明美心中迫切脱离组织的想法就越来越重。

    大君,志保。

    宫野明美脑海浮现出两人的容颜,眼神越发坚定起来。

    ……

    “啊!是兰!”

    园子推了推身旁的黑泽凛,兴奋的叫道。

    “兰!加油啊!”

    “嗯,我看到了。”

    黑泽凛无奈的应和道,揉揉肩膀,他刚刚被园子推的有些痛了。

    “接下来进行的是,组手女子组半决赛。”

    会场回荡着女声。

    小兰和另一位女生在裁判的带领下,来到了会场其中之一的比赛场地,两人被分到最左侧,正好离园子他们较近一些。

    两人在比赛的两方站定,主持人继续主持着比赛。

    “红方,国立高中,山原静玲选手。”

    “是!”

    “蓝方,帝丹高中,毛利兰选手。”

    “是!”

    “比赛开始!”

    裁判后退出场地,双方开始对峙。

    两人打起空手道起手姿势,对峙片刻后,由毛利兰率先打动攻击。

    “哈啊!”

    毛利兰一记出拳迅猛无比的向着对面女生的左肩冲去。

    对面女生早已警惕,迅速抬手格挡,却没想到,这只是一记假动作,目标正是她起手格挡时,暴露出来的右边防守薄弱的地方。

    破绽!

    毛利兰转身一腿,正正好好的踢在对手腰间。

    对面女生被命中,腰间吃疼,下意识弯腰躲避,却被毛利兰抓住空隙,腿部后撤抬高,一脚向面部袭来。

    击中!

    “停手!”

    裁判举起代表帝丹高中方的蓝色旗帜。

    “太棒了!”

    园子兴奋的跳起来。

    一旁的毛利大叔也激动的挥舞着拳头:

    “好样的!”

    两人兴奋的同时,裁判也播报着比赛成绩:

    “蓝方,上段踢得一分。”

    “蓝方胜!”

    黑泽凛蛮有兴趣的探头看道:

    “诶!毛利前辈原来这么厉害的嘛!”

    “下一局就是决赛了吧!”

    “哼哼!”

    毛利小五郎有些得意的抱着肩膀:

    “对哦,是决赛!但小兰一定会轻松通过的!”

    “她比赛这么厉害,都是遗传了她老爸我的优良基因!”

    “哈哈哈哈!”毛利大叔得意大笑。

    一旁的妃英理就见不得毛利小五郎这幅得意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忍不住怼道:

    “只希望你一碰到小成功就得意忘形了,然后乐极生悲这一点没有遗传给小兰吧。”

    “哈?!”

    “不过,小兰是我的女儿,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妃英理一脸嫌弃瞟了一眼,然后就转过头去,不再看毛利小五郎令人糟心的脸了。

    “你说什么!?”

    毛利大叔火气大冒,一旁的园子眼见不妙,连忙制止两人下一步的争吵。

    喂喂,毛利大叔这一家可真是……

    工藤还没吐槽完,口袋里的行动电话突然震动,响了起来。

    “是谁啊?”

    工藤新一随意的看了一眼号码,顿时双眼放光,一脸兴奋的向外跑去。

    黑泽凛看着工藤新一兴奋的样子,撇撇嘴。

    唉,应该是银行行长被杀事件吧。

    我都知道了。

    黑泽凛早就看到了工藤的异样,在他跑掉之前连忙拽住了工藤新一的衣服。

    虽然已经知道了后续发生的事件,但为了参与到剧情里来,黑泽凛还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工藤前辈,这么急匆匆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工藤新一的脚步一顿,这是目暮警官的电话,打过来说明发生了什么警方解决不了的案件。

    他本来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去的,但突然想到已经在推理上赢了自己两次的黑泽凛,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凛同学,目暮警官打电话来,很有可能是发生了杀人事件!”

    工藤觉得,这样的几句话应该能激起他黑泽凛的推理欲望吧。

    到时候一定会“前辈!带我去!带我去!”的求自己,而自己只要一脸勉为其难的答应他就好了。

    工藤新一心中暗摸摸的窃喜,这样一来既让黑泽凛欠了自己人情,还显示出来自己的包容大度,伟岸随和。

    一举两得嘛!

    黑泽凛则是在等着工藤新一的下文,半天没动静才无奈道:

    “所以呢?”

    “诶?”

    工藤新一一愣,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前辈这么说,是想让我和你一起去吗?”

    黑泽凛还不知道工藤新一十七岁小屁孩的小心机吗,当即反客为主,用看着小孩撒娇的表情看着工藤新一,有些无奈的说道:

    “既然前辈想让我去,那我们就快走吧。”

    黑泽凛拽着工藤向外走去,临走前,还不忘对场上的小兰喊了一句:

    “毛利前辈!工藤前辈突然有个案子,我们就先走了!”

    场上的小兰正进行着总决赛,和杯户高中的主将和田阳奈对阵。

    被和田阳奈压制的小兰听到了黑泽凛的话,顿时想起了一次次约会,出去玩,一次次半路丢下自己跑去办案的工藤新一。

    一阵阵的怒火压制不住的就蹭蹭窜了起来。

    “事件,事件!又是事件!!”

    小兰咬牙切齿看着工藤新一已经走远的身影,拳头死死的攥紧,整个人的气质轰然改变。

    “他总是这样!”

    “这个该死的推理狂啊!!!”

    小兰怒吼,宛如地狱降临的恶魔。

    ……

    小兰,蓝buff我就送到这儿了!

    空手道大赛的冠军就靠你自己了!

    黑泽凛看着原本清朗,现在突然黑云压城般的天气,默默的为小兰献上了贴心的祝福。

    至于洗衣机。

    黑泽凛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正在和目暮警官通话的工藤新一,神色复杂。

    就自求多福吧。

    “就坐我的车好了!”黑泽凛回头问向工藤。

    工藤点了点头,耳朵还在听着目暮警官讲述案件具体信息。

    一直心神不宁,注意着体育馆大门的宫野明美也发现了二人,连忙向车子的方向走去。

    宫野明美坐上驾驶位,身后黑泽凛和工藤新一也上了车,坐在后座。

    因为工藤新一在打着电话,宫野明美也没有出声打扰,只是默默的点火,将汽车保持在随时可以发动的状态。

    工藤新一还在和目暮警官通话:“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目暮警官!”

    警察?

    这两个人去找警察做什么!?

    宫野明美瞳孔一缩,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回头问向工藤和黑泽凛两人:

    “要去哪里?”

    工藤新一笑了笑:“濑羽尊德的派对别墅!”

    “快一点!”

    “嗯!”宫野明美点了点头,猛踩油门,汽车像子弹般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