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十五章、濑羽尊德杀人事件!
    ,

    天色渐暗,宫野明美到达濑羽尊德派对别墅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宫野明美将车子停好,一旁的工藤便急不可耐的下车,向案发现场冲去。

    “我是工藤新一,是目暮警官叫我过来的!”

    工藤新一向守在门口防止其他人进入,或者凶手逃出来的警卫人员说道。

    警卫人员也明显见过工藤,没有做过多阻拦,直接放行。

    工藤新一跑上楼,就听到濑羽尊德这个老头正在以一种十分不屑的语气讽刺着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警察已经搜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找到犯人吗!”

    “你们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我可没空陪你们在这里进行这种毫无成果的搜查!”

    目暮警官不敢惹向濑羽尊德这样的有钱,在上层社会还颇有地位的人。

    虽然生气,但也只能压制怒气,赔笑道:

    “真是抱歉啊,濑羽先生。”

    “这次的犯人肯定就在你们之中,犯人还在这里没有离开,我们也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呀,还请濑羽老先生能够包含一下。”

    “哼!”

    濑羽尊德并没有因为目暮警官的这番话而体谅,反而更加不耐道:

    “那你们就快点把犯人找出来啊!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们警察太过无能!”

    “这……”

    目暮警官无语,虽然已经快要气死了,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正在目暮警官想要继续解释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濑羽老先生,你还真敢说出这样的话呢!”

    濑羽尊德一愣,向门外大吼道:

    “喂!是谁啊!”

    目暮警官闻声知来人,顿时大喜:

    “工藤!”

    “你终于来了啊!”

    “抱歉,我来晚了!”

    门外的正是工藤新一,他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濑羽尊德,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其左脚的石膏:

    “你还记得我吧,濑羽老先生!”

    工藤笑道,一旁的濑羽尊德也终于想起了面前这个男生。

    “你是那天,在铃木家看到的高中生侦探!”

    “没错!”

    濑羽尊德一脸吃惊,但随即就平复了表情,一脸不耐的向工藤新一吼道:

    “那又怎样!”

    他转动轮椅背对着工藤新一。

    “像你这样的小鬼还来这里干什么!”

    “来这里玩吗!要想玩侦探游戏的就赶紧从这里出去!”

    濑羽尊德用愤怒掩饰着不安,刚刚工藤新一看自己左脚时候的目光,明显是发现什么了。

    不行!不能让他继续带着这里!

    要把他赶出去!

    濑羽尊德顿时愤怒的大吼道:

    “这是真实的案发现场啊!拿人命当成侦探游戏的小鬼快点滚出去!”

    众人都突然被濑羽尊德的突然的大喊镇住了,纷纷安静下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目光纷纷投向了站在门口的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没有被震住,反而有些讽刺的讥诮了一声:

    “把人命当成游戏的人其实是你吧!”

    “濑羽尊德先生!”

    “什么!?”

    “竟然是濑羽先生!”

    周围的人纷纷惊讶的叫嚷道。

    濑羽尊德则愤怒的大喊着:“证据呢!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是犯人!”

    一旁的目暮警官也反应过来,转过头看向工藤新一提醒道:

    “对呀,工藤老弟!

    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断定他就是犯人呐!”

    工藤新一自信的勾起嘴角,眼神坚定的看着目暮警官和一旁愤怒的濑羽尊德:

    “谁说我没有证据了!”

    什么!?

    濑羽尊德面色一变,有些阴沉的听着工藤新一的推理。

    “米花银行行长山崎先生,在这栋别墅的三层客房里被杀害。

    而那时别墅里正好在举行派对。”

    工藤新一目光犀利的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濑羽尊德,继续分析道:

    “死者的死因是被利刃刺杀而亡,而凶案房间的门紧锁,房间的钥匙也在死者的身上。

    房间唯一的出口就是面向中庭的那扇阳台的窗户。”工藤分析道。

    “也就是说凶手是从阳台窗户潜入到房间中后,再将死者杀害,然后再从阳台的窗户,原路返回逃走。”

    “但是窗户的旁边没有脚印啊!”

    “是啊,死者房间的周围的房间也都是上了锁的!”

    濑羽尊德家的仆人这样解释道。

    “没错。”

    工藤依然沉着的分析着:

    “死者窗户旁边没有脚印,而且死者周围房间的窗户也都没有打开。”

    濑羽尊德的夫人忍不住问道:

    “那凶手是如何进去的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进入到那个房间,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濑羽夫人想这样替她的丈夫狡辩,但很快就被工藤新一反驳道:

    “不会哦!

    因为犯人是从那边的窗台飞过去的!”

    工藤新一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

    “这简直是一派胡言!”

    濑羽尊德终于找到了这个侦探小子的一丝空隙,顿时大声的反击道:

    “人怎么可能会飞!你怕不是看侦探电视剧看多了吧!”

    濑羽尊德讥讽道。

    “对呀,工藤老弟,话可不要乱说啊!”

    一旁的目暮警官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和工藤说道。

    “我没有乱说哟!”

    工藤回头看向目暮警官,自信的说道:

    “在命案房间的斜对面有一扇小窗户,犯人就是通过那扇窗户跳到客房里去的。”

    “犯人通过窗沿,走到阳台那一端,只需要跳过两米左右的距离,就可以到达客房的那扇窗户!”

    “这难道不是飞过去的嘛!”

    工藤新一一笑,继续推理:“也就是说,犯人是特别了解这栋建筑特殊结构的人!

    同时也是那段时间可以在别墅里面随意走动,也不会引起他人怀疑的人!”

    “没错,就是你!”

    工藤转过身去,左手指着面前的人:“赖羽尊德先生!”

    而濑羽尊德在这个时候反而大笑了起来,有些轻蔑的看向工藤新一说道: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是这样的作案方式了,那么像我这样脚骨骨折不能行走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有作案的嫌疑呢!”

    “当然是因为你的脚根本就没有坏啊!”

    工藤嘿嘿一笑,瞬间拿下了旁边的地球仪,向濑羽尊德的方向猛踢了过去。

    硕大的地球仪在空中划过了一条弧线,像是瞄准般的向赖宇尊德的脸撞去。

    “喂,你小子要干什么啊!”

    濑羽尊德险而又险的躲避开了工藤踢向自己的地球仪,支起身子,一脸愤怒地质问着工藤新一,却发现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眼光早已改变。

    “老公!”

    濑羽尊德夫人掩面惊呼。

    “什么!?”

    濑羽尊德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夫人,却发现自己的视角已经高了很多。

    自、自己站起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濑羽尊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工藤新一。

    “那濑羽尊德先生,请问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呢?”

    濑羽尊德瞳孔紧缩,就要转身向外跑,却被工藤新一提早发现,一脚再次踢起了脚下的地球仪。

    “别想逃!”

    地球仪像子弹一样,准确无误的命中了濑羽尊德的背部,将其击倒在地。

    “得分!”工藤兴奋大叫。

    濑羽尊德被警察押送离开之后,目暮警官顿时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还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找些什么的工藤新一。

    “呀,工藤老弟,这次又麻烦你了!”

    工藤新一只是简单地回应了一声,然后转头问向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你有看到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黑泽凛吗?”

    “没看到啊!”目暮警官也是一愣,“刚刚上来的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这次换成了工藤新一愣了一下,哑然道:“是、是吗?”

    目暮警官有些好奇的问道:

    “怎么了吗?工藤老弟?”

    “啊,没什么没什么!”

    “那目暮警官我就先走了!”

    “嗯,再见啊,工藤老弟!”

    工藤新一和目暮警官道别之后,连忙跑到别墅里面寻找一番。

    “没有黑泽凛的身影啊,他现在在哪里?”

    工藤新一找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发现黑泽凛的身影。

    “他不会在车里吧?难道他刚刚根本就没有跟出来?”

    工藤新一嘴角抽动,在别墅里找不到什么的他,也只有到停车场去看一看了。

    到了停车场,找到了黑泽凛和宫野明美的车。

    向车厢里探头看了看,工藤新一顿时无奈道:

    “不会吧,不会吧,你居然真的在车里呆着没有上去!”

    黑泽凛脸色苍白,嘴唇丝毫没有血色,整个人躺在车子的后座上,旁边还有着宫野明美用湿毛巾给他擦拭头上的汗。

    “你不要再说话了……”

    黑泽凛有气无力道:

    “我现在听到一点动静都晕的很!”

    黑泽凛也是满脸苦笑,好不容易过来了却完全没有参加剧情,自己的身体差的不行,这段时间一直在车上平缓着自己之前晕车的状态。

    “谁叫明美姐开车开的这么快呀!”

    黑泽凛抱怨着,用幽怨的眼神瞟了眼旁边给他擦汗的宫野明美。

    “你们两个都完全不考虑一下身娇体弱的我嘛!”

    黑泽凛明明是很生气的吼道,但他的声音却依然清朗软糯,连生气都非常好听的那种。

    宫野明美则是在一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哦,凛。”

    “下次我会注意的!”

    黑泽凛闻言连忙摇头,一脸欲哭无泪:

    “明美姐!求你了,可不要再有下次了啊!”

    宫野明美又笑了两声,随即看向一旁的工藤新一说道:

    “那,就让凛自己一个人在后座躺着,我来开车,你坐在副驾驶上吧。”

    工藤新一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嗯,那就麻烦你了!”

    工藤新一坐上副驾驶,宫野明美发动汽车,而黑泽凛则是在后座上躺尸。

    宫野明美踩下油门,带着几人,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