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十八章,于是工藤新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

    黑泽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泛着微微的深蓝即将变暗。

    他的身体相比于半个月前待在床上,完全不能动弹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好了太多,但依然需要小心一点。

    西沢医生搀扶着黑泽凛下床,向着放有检查设备的房间走去。

    “啊,小心。”

    黑泽凛下床的时候一个趔趄,西沢医生赶紧扶起。

    “没事吧,凛。”西沢一声关切道:

    “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黑泽凛连忙摇摇头:“没有不舒服啦。”

    西沢医生没有太在意,继续陪着黑泽凛向外走去。

    “预知的后遗症还没有消掉吗?”黑泽凛心中默默想到。

    刚刚躺在病床的时候倒没有发现,坐起来下床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还是有些生疼,微微眩晕。

    这感觉就有点像晕车一样。

    两人走到了检查仪器所在的房间,房间锁着门,西沢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将门打开。

    “来吧,凛。”

    西沢医生进入房间,打开灯,接通了各种仪器的电源。

    “好的,医生。”

    黑泽凛习以为常,乖巧的走到西沢医生旁边带有头盔的椅子上坐下。

    黑泽凛调整了一下姿势,抬头望,“呐,医生,现在是什么时间。”

    “6:37,周日,你昏迷了一天。”

    西沢医生看了一眼表,摆正黑泽凛的头,继续为他带上奇怪的头网,又在手指和心口处夹上电极片。

    “鱼冢哥哥呢?”

    在外人面前,黑泽凛倒是有好好地称呼着伏特加。

    “他没有来吗?”

    “来了哦。”西沢医生看着黑泽凛对面的显示屏,调试一番。

    “上午的时候他来看你了,但很快有事情就走了,临走前拜托我照看你,所以现在我还没有下班。”

    黑泽凛还想再说什么,但很快就被西沢医生制止了。

    “好了现在还是不要说话了,专心做检查。”

    黑泽凛无奈只好嗯了一声。

    其实所谓的检查就是带上这些东西,看着眼前屏幕中变大变小又来回移动的圆形,听着强弱不一的声音,然后维持这个现状5分钟。

    这种仪器他在前世也见到过,但没接触过,因为脑子没病。

    但原理应该都是检测脑电来判断病情。

    黑泽凛在这五分钟里,完全静不下心。

    他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几件事。

    剧情已经开始了?

    工藤新一已经变小了?

    柯南已经出现了?

    琴酒终于要开始后悔了?

    嗯?最后一条什么鬼!

    黑泽凛胡思乱想着,只有眼睛下意识的跟着屏幕小球的移动不断变化。

    既然看热闹没赶上,那要不要去找一找已经变小的柯南,赶波余热?

    黑泽凛的眼睛闪着恶趣味的光,他好像有了什么有趣的想法。

    五分钟很快过去,西沢医生收起了检查报告大概的扫了一眼。

    “嗯,没什么问题。”

    “没有事的话就可以回病房了。”

    “再住院观察几天,应该就可以让你的“鱼冢哥哥”接你回去了。”

    黑泽凛嗯一声,然后看向一旁正在关闭电源的西沢医生说道:

    “西沢医生,我可不可以出去走走?”

    “自己一个人呆在病房里,我会长蘑菇的。”

    黑泽凛眼巴巴的看着医生,语气放软,恳求道。

    西沢医生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外面的天,深蓝色的天已经暗了下来,但有些潮湿压抑的感觉无疑是即将下雨的征兆。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现在身体素质很差,万一淋了雨着了凉感冒,将来可不容易痊愈。”

    “哎呀,带把伞不就好了吗!怕着凉我就多穿件衣服嘛!”黑泽凛不是很在意的说道。

    “况且之前我的哥哥也同意了,我能够随意外出!”

    黑泽凛放出了大招。

    西沢医生一听到那个金发的男人,黑泽凛口中的哥哥也同意了,黑泽凛能够随意外出的事情,顿时也就不再纠结,只好答应下来道:

    “好吧,但下雨了就要往回走哦。”

    计划通!

    “谢谢医生!我会听话的!”黑泽凛再次露出了暖暖的笑容。

    两人拿好伞,先去黑泽凛的病房里找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

    黑泽凛病房的衣柜里,很贴心的放着几件衣服。

    虽然都是黑色的,但都剪掉了标牌儿,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衣柜里

    黑泽凛刚刚离开病房前,看了眼衣柜。

    那时候还感叹琴酒或者是伏特加的直男审美,但现在好像合了他的心意。

    他猜这些衣服应该是琴酒给他买的,但不方便和自己见面,所以让伏特加代替送过来。

    他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一身黑,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

    怎么办,突然有点小兴奋!

    黑泽凛压制下心中奇怪的兴奋感,和医生一起离开了医院。

    “我们向热带乐园的方向走一走吧。”黑泽凛提议到。

    医生跟在后面,黑色的西装,外套一件白大褂,手中握着两把黑色的伞,他有些奇怪的看着黑泽凛。

    “怎么突然想起来往那个方向走了?”

    “嗯,就是在学校的时候有听到前辈们说过。”黑泽凛找了个借口。

    “那里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嗯。”西沢医生沉默了一会,有些无奈道:

    “就算你现在到了热带乐园的门口,我也不会让你去玩的,以你现在的身体想要玩这些游乐设施还是太危险了。”

    黑泽凛嘴角抽动,他根本也没有想去玩啊!

    他只是出来捕捉野生柯南的!

    但这却是个很好的理由,黑泽凛装作有些失落的样子看了一眼医生。

    “我不进去,我就是在外面晃晃。”

    一旁的西沢医生满头黑线,这理由还真是特别啊....

    拗不过有些固执的黑泽凛,西沢医生没在说话只是跟在黑泽凛身后为他指着方向。

    两人走的不远,走到一条空无一人的商业街时天气就冷了下来,也开始刮风,密集的雨点突然就从天空落了下来。

    “下雨了!”

    黑泽凛一愣,柯南现在应该已经跑出来了,按照原剧情,他应该会经过一条商业街,并在橱窗里看到已经变成小学生的自己。

    应该是这样没错,但黑泽凛其实不知道剧情里的那条商业街是哪条。

    西沢医生打起伞,一手撑着一把伞,第二把是给站在他身边的黑泽凛挡雨的。

    “下雨了,回去吧。”

    “再等等!”黑泽凛的头又开始晕了,但语气有些兴奋。

    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和医生直愣愣的站在空无一人的商业街中。

    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雨越下越大,西沢医生有些看不下去了,声音也严肃起来:

    “凛,不能在站在这里了,现在快点回医院!”

    黑泽凛无奈的咬着指甲,目光还在四处打量,商业街依然是空无一人。

    难道不是这里?

    黑泽凛没看到热闹,心情极为烦躁,长时间站在寒冷的雨天里,也开始有点要感冒。

    “啊啾!”

    他打了个喷嚏,叹了一口气,心情失落到了极点。

    要不然还是回去吧?

    “医生,我们还是.....”

    黑泽凛语气失落,转头看向医生,正想要回去,突然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正在朝这个方向移动着。

    “那是?”

    黑泽凛眯起眼睛,想要看清那黑点的真面目。

    隐约间,能看到那是个小男孩,穿着极为宽大的衣服和鞋子,隐约可见的是头上的道道血迹。

    那是!

    变小的工藤新一!?

    柯南!?

    黑泽凛双眼放着诡异的光,原本十分低落的情绪突然高涨。

    他现在的状态很是奇怪,但本身处于这种状态的他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

    他只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越来越晕了。

    黑泽凛的脸上挂着极为兴奋的笑着,盯着正在跑过来的柯南,莫名其妙的开始倒数。

    “3。”

    “2。”

    “1!”

    正在奔跑的小男孩猛地摔倒在地。

    啊!

    是真正的名场面!

    我看到了!

    黑泽凛嘴角咧得大大的,眼神中充斥着莫名其妙的兴奋和偏执,苍白的脸因兴奋而潮红,定定的看着趴在地上艰难爬起来的柯南。

    “喂!凛,你...怎么了?”

    医生看着突然变的诡异的黑泽凛急声问道,黑泽凛却没有在意医生,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看着对面的柯南,淋着雨,慢悠悠的向他走去。

    “喂!”

    西沢医生无奈的摇摇头,举着伞追了上去。

    …………

    “可恶!”

    变小的工藤新一摔倒在地,费劲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急促的喘着气。

    才跑了这么一点路,就喘成这样子!

    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工藤强撑着站了起来,手支着旁边店铺的橱窗,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

    这是!

    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变小了!

    工藤看向橱窗中自己的影子,瞳孔紧缩,不敢置信的靠了过去。

    “为什么!”

    “难道是,那个时候!”

    工藤新一突然回想起他昏迷前听到的那个长发男人阴笑的声音:

    ‘就用这种组织新开发的毒药吧,就当是做人体实验了!’

    “难道,是因为喝下了那个药的原因!”

    工藤现在脑子乱乱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总之现在先回家,工藤捂着头,身后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声音。

    “啊啦!小朋友。”

    “你头上受伤了哟。”

    清朗纯澈的声音却带着一种诡异的愉悦。

    “不好好包扎一下可怎么行啊~”

    黑泽凛不自觉的拖长着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

    工藤新一神色一震,回过头去就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大衣的黑泽凛。

    工藤新一看着表情诡异病态,有些扭曲的黑泽凛,完全没有认出来,这就是接连几天和他一起在食堂吃饭的那个阳光天真可爱的男生。

    难道是他们的人!

    想到了为自己灌下毒药的黑衣人,工藤新一瞳孔一缩。

    他慌张的想要逃跑,却被一把抓住了衣领,拽了回来。

    完了!

    工藤心中绝望,看着那个人缓缓蹲了下来,那人一副年青的长相,长得很帅气,但面色潮红,眼中闪着瘆人的光,嘴角极力的上翘,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危险而疯狂的气质。

    身后的西沢医生走了过来,工藤看着穿着白大褂的西沢突然叫喊出声,想要求救。

    “叔叔!救......”

    声音戛然而止。

    西沢举起手中的黑色雨伞,十分自然的为黑泽凛挡住了上方落下的雨水。

    他们是一起的!

    完了.....

    工藤新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