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十九章、情况不容乐观
    ,

    完了!

    他们是一伙的!

    工藤新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却听到那个穿着白大褂,打着黑伞的男人的大喊的声音。

    “凛!到底怎么了!”西沢医生大声喊道。

    黑泽凛一阵恍惚,略微清醒,也发觉了刚刚自己有些诡异的状态。

    他艰难的压制着自己有些不对劲的情绪,将工藤推给了西沢医生。

    “医、医生,这孩子好像受伤了...”

    “嗯?”

    西沢看到了满头血的工藤,顿时惊道:“这孩子怎么,头怎么伤得这么厉害?!”

    “我..不太...清楚...”

    西沢医生拿出随身携带的纱布和绷带,将伞放在一边,开始为工藤处理伤口。

    一旁的黑泽凛则开始变得异常。

    他呼吸十分急促,不属于自己的情绪疯狂的从心底滋生,疯狂,病态,偏执,暴虐。

    莫名其妙的情绪扰乱着黑泽凛的思考能力,让他有些恍惚。

    自己到底怎么了!

    喘息越来越快,黑泽凛的意识陷入模糊。

    ……

    西沢医生包扎完了柯南的伤口,神色有些凝重,喃喃道:

    “钝器的击打伤,这得好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啊!”

    考虑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受到了这种伤害,西沢医生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说不定还要请警方来一趟!”

    医院?

    警方?!

    他现在身体变小,不能去医院,更不能去警察局啊!

    工藤新一一惊。

    从那个医生打扮的人和刚刚那个黑衣人奇怪的表现中,他能判断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他已经知道这两个人不是什么坏人了,就是刚刚穿着黑大衣的年轻人有些诡异,着实吓了他一大跳。

    医院不能去,得找个理由跑掉回家才行!

    他定睛一看,刚刚那个声音有些熟悉的人正一脸痛苦的剧烈喘息着。

    状态明显不对。

    工藤心中一动,冲着面前的西沢医生大叫道。

    “医生,那个大哥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西沢医生一愣,连忙回头看。

    黑泽凛靠在一旁的墙上,面色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心口和脖颈处,剧烈喘息。

    这是,哮喘?

    不!

    是过呼吸综合征!

    西沢医生瞳孔一缩,6年前的车祸果然还是留下了后遗症吗!

    他赶忙跑到黑泽凛的身边,将其一把搀扶住,急声喊道。

    “不要紧张,放平呼吸,放平呼吸...”

    现在不在医院,身边也没有纸袋。

    西沢医生焦急万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希望黑泽凛能自己放缓呼吸,平稳情绪。

    “我...好...难受。”

    黑泽凛断断续续说着,满眼无助的抬头看向西沢医生。

    他现在感觉自己的状态实在是差极了,那种好像快要窒息的感觉和剧烈的晕眩,让自己感觉像是快要死掉了一样。

    他痛苦的抓住自己的衣领扯动着,似乎是觉得太紧。

    西沢医生也是焦急的喊道:“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叫救护车!”

    他立刻拿出行动电话,紧急呼叫了米花医院急诊中心的人员和救护车。

    因为路程不远,又是医院内部的人打电话,救护车很快赶到赶到了现场。

    西沢医生和随车的急诊医生将几近昏迷的黑泽凛抬到了救护车上为黑泽凛带上呼吸机。

    看着脸色依旧潮红,但喘息渐渐平稳的黑泽凛,西沢医生也终于松了口气。

    西沢医生这时才想起刚刚受伤的小男孩。

    “啊!那孩子!”

    “诶?”

    西沢医生回头去看,身边却早已没有了他的身影。

    …………

    一旁的工藤家,工藤新一换上了之前留作纪念的小时候衣服。

    一边穿,一边还在心里默默吐槽。

    真的假的。

    小学时代的衣服竟然这么合身的嘛?

    工藤新一无语。

    一旁的阿笠博士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工藤新一沉思着:

    “原来是这样啊,因为那种毒药没有研究完成,所以没有把你杀掉,而是让你的身体变小了!”

    “对呀,就是这样。”

    变小了的工藤新一抬眼望向阿笠博士恳求道:“所以啦,博士!

    你能不能制作出那种可以让我的身体变小的药的解药,让我变回原来的样子!”

    阿里博士也是一愣,一脸为难的低头看向工藤新一无奈道:

    “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新一!”

    “又不知道药的成分,怎么可能研究出解药嘛。”阿笠博士一脸无奈。

    “那就找到那群人的所在,把药搞到手就可以了!”工藤新一一脸兴奋。

    阿笠博士却是严肃的看向了工藤新一。

    “不可以哦,新一。”

    “如果他们还知道你活着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将你灭口的。

    这样的话知道你存在的人都会遇到危险!”

    阿笠博士一脸凝重:“所以这件事情就当成你和我之间的秘密。

    “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

    工藤这时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之处,正要点头,忽然听到了门外传来的小兰的呼喊声。

    “新一,你在吗!”

    “不回应的话我就进来了!”

    工藤新一听到了小兰的声音,回忆起刚刚阿笠博士对他说的话,心中顿时一凛。

    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小兰!

    他慌忙的躲到了书房桌子的下面,企图躲避小兰的视线。

    小兰这时候也进入了房间。

    “诶,阿笠博士!”

    小兰看到了阿笠博士也有些惊讶,继续问道:

    “新一呢?”

    “哎呀,新一,刚刚他还在这里的。”阿笠博士干笑,身后却传来了duang的一声。

    小兰警觉:“诶,那里是不是有人?”

    “是新一嘛!”她凑近探头去看。

    阿笠博士没有阻止住,看着小兰走到了刚刚工藤新一藏身的位置,顿时有些心慌的叫了两声。

    变小的工藤新一刚刚戴上了抠掉眼镜片儿的眼镜,就听到了小兰在后面有些意外的声音。

    “哎呀,这里还有个害羞的人呢。”

    看到不是工藤新一,而是一个小学生后,小兰顿时有些好奇,用手将那个孩子转了过来:

    “请你转过身来!”

    她笑眯眯的盯着眼前的工藤新一,愣了一下。

    “啊,这孩子!”

    工藤新一顿时一凛,有些惊慌的看着小兰。

    小兰看清了变小的工藤新一的面容,然后有些吃惊的喊道:“好可爱啊!”

    一个熊抱。

    刚刚还在担心小兰把自己认出来的工藤新一顿时松了一口气,顿时沉浸在柔软中无法自拔。

    小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向阿笠博士询问有关这孩子的事情:

    “阿笠博士,这孩子是谁啊?”

    “他、他是我远房亲戚的孩子!”阿笠博士支支吾吾道。

    “诶。”小兰温柔的看向一旁的工藤。

    “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诶?”

    工藤新一有些慌了,看着小兰逼近的脸庞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嗯?”小兰疑惑的看向工藤。

    慌乱之中,工藤突然看到了自己身旁柯南道尔和江户川乱步的书,灵机一动顿时大叫道:

    “柯南!”

    “我的名字叫做江户川柯南!”

    “柯南?”小兰一愣,微微笑道:“真是奇怪的名字呢!”

    柯南看到对自己已无怀疑的小兰,长舒了一口气。

    ……

    琴酒和伏特加完成了交易,坐在黑色的保时捷356a上。

    琴酒低笑的看着箱内的1亿日元,冷冷的讥讽道:

    “那家伙也真是天真呢,用1亿日元就想打发我们。”

    “对啊。”伏特加狞笑。

    “他们走私军火的证据已经不知道被我们备份多少份了。”

    “他们可再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

    听着伏特加的话,琴酒冷漠着脸,嘴角勾起了残忍的微笑。

    车子在雨夜中前行着,在两边斑斓的霓虹灯和路灯下面穿梭,像是潜伏在灯红酒绿的夜晚中,危险而又致命的蝙蝠。

    叮铃铃……

    叮铃铃……

    原本安静的车内突兀的响起了行动电话的铃声。

    琴酒皱了皱眉,接起了电话,就听见电话那边西沢医生的严肃的声音。

    “那个、我是在医院照看目标的西沢。”

    “根据现在的状况。

    目标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医院?

    目标?

    琴酒想到了什么,蓦然变了脸色。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的语速比平常快了很多。

    他自然想到的是在医院里的黑泽凛,顿时有些急切的问道:

    “昨天检查的时候不是还说一切正常的吗!!”

    对面的西沢医生也明显被琴酒有些急切的语气吓到了。

    反应过来后连忙说道:“目标现在体温39.2,处于高烧状态,同时也发现了目标在车祸过后可能存在着严重的后遗症。”

    “除此之外,目标好像还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

    “这些都需要后续的检查,才能进一步的确定。”

    “但现在的问题是。”

    西沢医生的声音顿了一下,凝重道:“无论我们用什么方法都降不下来的高烧。”

    西沢医生看着围绕着黑泽凛的众多医生,表情无比的沉重。

    黑泽凛面色潮红的躺在床上,体温明明已经达到了如此高的温度,浑身都一点汗都没有出。

    西沢医生顿了顿,继续朝着电话另一边的人说道:“无论是物理的体内外降温还是退烧针,消炎针。”

    “甚至是用于重症监护室监控患者体温的物理降温机,都没有办法将他的体温降下来一丝一毫。”

    “39.2的高烧。”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高烧引起的神经组织严重损伤,就会导致身体组织循环不畅。

    患者会呼吸困难最后衰竭死亡。”

    琴酒沉默着听着电话那边西沢医生的话:

    “而且,对于这种异常的情况。”

    “我们

    已经无能为力了。”

    一切沉寂。

    琴酒挂断电话,眼中灰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