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三十八章、与宫野志保的初次相见
    琴酒一如既往的沉默,冷冷的看了一眼宫野志保,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

    宫野明美则是有些头疼,缓和气氛的同时,笑了笑和自己妹妹解释道:

    “我们原本计划见面的地方是那栋别墅。”

    “但,现在那栋别墅前却有一个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

    宫野志保顺着自己姐姐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金发瘦弱的身影正站着门外,距离随然稍远,但隐约能听到他有些怯懦的声音:

    “请问,这里有人在吗?”

    这就是琴酒向他隐瞒组织存在的那个孩子吗……

    看着黑泽凛的一头金发,宫野志保有些恍然,没等出声便听到琴酒淡漠道:

    “先换一个地方。”

    “雪莉,上车!”

    琴酒启动车子,等待着宫野志保上车。

    不担心被认出来的宫野志保则是继续扒在墙角看,突然有些似笑非笑的对琴酒说道:

    “他还蛮厉害的呢,竟然想要用铁丝开门锁,也不知道能不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这样不管真的好吗?”

    琴酒一愣,顿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虽然开锁是个技巧工,但难免保证不会像宫野志保所说的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上次的枫叶金币一事后,琴酒自然也是知道了有关黑泽凛瘫痪一人的事迹。

    这对于一个刚刚苏醒还失去记忆病弱少年来讲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但琴酒考虑到黑泽凛昏迷之前的表现,顿时又有些不太确定了。

    如果是那个凛的话,致人瘫痪,铁丝开锁的事情貌似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虽然琴酒本能的不想往这个方向去考虑,但他却不能忽视这种可能性。

    更何况……

    如果黑泽凛真的进入了房间,很有可能会开启电脑,然后就会发现自己的监控……

    “唉……”

    生活不易,琴酒叹气。

    绝对不能让他进去啊……

    他摇摇头,看向一旁看戏一样的雪莉,冰冷的声音命令道:

    “你去开门,阻止他进去,顺便问问他来这里的目的。”

    “如果简单,就帮他完成,让他赶快离开!”

    ……

    黑泽凛站在门口,弯着腰,手中的铁丝正跃跃欲试的正要向门锁的方向捅去。

    但愿手法还没有生疏吧……

    他舔了舔嘴唇,向眼前有些旧的门锁伸出了罪恶的小爪……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淡漠的女声从黑泽凛身后响起,他一个激灵收回了手中的铁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呃……”

    “我其实是……”

    黑泽凛转过头去,看见站在他身后的茶色卷发女生之后顿时愣住了。

    这不是大灰原-宫野志保吗!

    她怎么在这里?!

    她不应该是被组织软禁在实验室里,夜以继日的研究药物的吗?

    黑泽凛脸上只是微微一愣,很快就恢复成正常表情,但他的脑子里却是在这一瞬间飘过数个问题。

    他保持着人设,怯怯的抬头问道:

    “那个,请问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宫野志保点点头,冷声问道:“记得,那你来这里是为了干什么?”

    黑泽凛有些慌乱的解释说:“啊!是这样的。”

    “当初,我生病发烧的时候好像借用了你的房子。但好像有一张对我特别重要的卡片落在这里了。

    在被送到救护车上之前,我迷迷糊糊的看到了房子的全貌,所以今天找到这里来就是想拿回那张卡片。”

    黑泽凛一口气说完,便抬头用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祈求的盯着宫野志保。

    “姐姐,可以让我进去找一下那张卡片嘛?”

    黑泽凛恳求的声音,那双宝石一般的大眼睛,和可怜兮兮的小表情瞬间击中了宫野志保的萌点。

    她耳廓不易察觉的微红,咳嗽了两声才缓和心情平淡说道:

    “我可以帮你去找找看,但你要等在外面,不能进去。”

    “嗯!”黑泽凛眼睛微微亮,露出了暖死人不偿命的可爱笑容。

    “那是一张扑克牌大小的红色卡片!”

    “谢谢姐姐帮我这个忙!”

    黑泽凛的笑容又是让宫野志保一阵愣神,回过神来便连忙掏出琴酒之前交给她的钥匙,打开房门小跑着走了进去。

    “你、你在外面好好待着哦?!”

    不再回头,宫野志保微掩房门,语气有些慌乱的叮嘱了黑泽凛一声。

    微笑着看着宫野志保进屋为自己找东西,黑泽凛也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宫野志保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依照前世有关名侦探柯南的记忆,黑泽凛并未找到有关宫野志保的太多信息。

    但可以肯定是,宫野志保在吃药变小脱离组织之前的确是被组织严加监管软禁在内的。

    现在虽然不清楚宫野志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很明显,既然宫野志保在这里,那作为监视者的琴酒也必然在这附近!

    想到这里黑泽凛浑身微微一震,一秒后,便装作有些无聊的样子在原地打起圈来。眼神则是在自己原地打圈的同时自然的向周围看去,企图发现琴酒的踪迹。

    但让他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发现琴酒的影子,黑泽顿时有些苦恼的暗自思索起来:

    “琴酒难道没有跟着宫野志保一起出来?”

    “不应该啊……”

    “嗯?!”

    无意间的余光一瞥,在远处转角处隐隐能够看到一点的车镜中,黑泽凛在其中看到了熟悉的金发。

    果然是这样吗……

    那自己偷偷出来的事情岂不是已经暴露了吗……

    但愿琴酒没有问宫野明美有关自己今天的行程吧。

    黑泽凛如无其事的再次面对门口站定,悄咪咪的叹了一口气,此时的宫野志保也已经找到了黑泽凛所说的红色卡片,将门打开。

    “是这个吗?”

    宫野志保递出了手中的暗红色无字卡片。

    “嗯!”黑泽凛双眼微亮轻轻的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卡片,看向面前的宫野志保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谢谢你!小姐姐!”

    “那我就先走啦!”

    黑泽凛洋溢着微笑,转身就要离开,但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脚步顿了顿,回头看向宫野志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个!”

    “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因为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啦!”

    “拜托你了!”

    宫野志保还没有从刚刚的可爱微笑中缓过来神,就听到黑泽凛这样恳求的话语,原本就有些绷不住的表情顿时失控,有些哭笑不得的应道:

    “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有什么事情就快走吧。”

    黑泽凛闻言松了一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后,转身小跑着离开,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喊道:

    “我来的事!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噗!”

    宫野志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啊,这傻孩子,这不是都快要自己喊出来了吗。

    完全看不出来是琴酒的弟弟呢……

    宫野志保顿了顿,眼神渐暗,表情又变成了像平常那样平淡的表情。

    这样的宫野志保,其实也完全看不出来,她仅仅是个比黑泽凛大一岁的少女呢……

    眼看着黑泽凛跑远消失在视野之中,宫野志保等了一会便走向琴酒所在的那个拐角处。

    将钥匙还给琴酒,宫野志保平淡道:

    “已经让他回去了,我们现在可以进入据点到里面去了吧。”

    琴酒没有回答宫野志保的问题,而是语气冰冷的问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时候”

    “他过来是为了找一张丢失在这里的红色卡片。”

    “能够找到这里,据他说是因为在被送到救护车上的时候,曾经醒来看到了这里的具体地点。”

    但琴酒所听到的重点却不在这里。

    “红色卡片?”

    他脑中顿时出现了一些经常在某些少儿不宜的地方出现的颜色艳丽的小卡片,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什么卡片?”

    宫野志保也只好再重复了一遍:“一张暗红色纯色的,扑克牌大小,没有字的卡片。”

    没有字,纯色的卡片。

    琴酒表面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是又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自己又想多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