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第95章 蠢死的死者
    “抽烟?”

    众人诧异。

    “这跟抽烟有什么关系?”

    黑泽凛却看向快斗,“快斗哥,刚刚这里隔间外的地板上是不是散落着好多的烟头?”

    快斗一愣,“对,是有很多烟头,不过因为有些看不惯,我就把他们捡起来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了。”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里之前有烟头的?我记得好像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才对啊。”

    黑泽凛默默无视了快斗的问题,转头看向还在思考的中森警官继续说道:

    “这些烟头就是死者留下的,也是让他死亡的真正原因!”

    “什么意思?你是说可能有人在香烟中下毒?”

    凭借着黑泽凛的提示和警官的直觉,中森倒是说出了答案,但他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死者是因为中毒窒息而亡的啊。”

    黑泽凛点点头,“的确是如此,但如果你们了解氟乙酸盐的毒理性质,再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

    “啊,对了。这种氟乙酸盐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名字。”

    黑泽凛嘴角微微勾起,“那就是杀鼠药。”

    “杀鼠药!”

    众人色变。

    虽然居住在大城市里,老鼠比较少见,但杀鼠药这种剧毒品他们还是知道的,毕竟电视上时不时的就会播报一些有关误服杀鼠药致人死亡的新闻。

    黑泽凛继续解说道:“如果有详细了解过氟乙酸盐这种毒药的话,看到这具尸体,应该就会很快联想到氟乙酸盐的中毒症状。”

    “先有呕吐、大量流泻、精神恍惚、肌肉震颤,然后是癫痫发作、心搏骤停、抽搐发作。最后窒息,呼吸衰竭死亡。”

    中森再次看向尸体四周,双眼明悟。

    呕吐、流泻、精神恍惚、窒息死亡……

    “这好像和现场完全对上了!”

    “如果死者当时已经处于精神恍惚,大小便失禁的状态,那这满地的呕吐物和排泄物,以及死者为什么好好的坐在马桶上的事情就都能解释通了。”

    黑泽凛点点头:“没错!”

    “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死者拿着有毒的香烟来到洗手间,因为碰到了某些烦心事或者在等待什么事件发生,一根接着一根不停的抽着烟。直到把一整盒烟抽完,之前香烟中的毒药也开始发挥作用,他开始呕吐、腹泻、头晕眼花。”

    “于是他摇摇晃晃的走向身后的隔间寻找马桶,但因为精神恍惚的原因只能呕吐在地上,腹泻了好一阵才坐到马桶上。”中森恍然大悟,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分析。

    “但是这时的毒性也开始加剧,死者坐在马桶上来不及呼救,就因为毒药突发癫痫,肌肉震颤窒息而死。”

    “这么一说的确是很合理,如果真的有毒的话,在垃圾桶中的烟头上应该能检测出毒物反应,但是……”中森皱眉。“这还是不能找出下毒的凶手到底是谁啊。”

    黑泽凛默然,“如果仅仅是现在这几点,却是不能说明谁是下毒的人。”

    “但是,巧合的是,之前我因为走路不小心和这个男人正好撞到了一起,当时他手中拿着的两盒香烟,正好就掉到了地上,而且是我帮忙捡起来的。”

    “也正是因为我,让这起原本是谋杀的事件现在却变成了一出自作自受的死亡事件。”

    在场众人大惊。

    快斗也快其他人一步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难道说……!”快斗瞳孔大震。

    黑泽凛移开视线看向快斗,“没错……”

    “……下毒的人正是已经死掉的死者本人!”

    “死者本人!”青子惊呼。

    “这怎么可能!”中森也是不敢置信,“如果是死者自己下的毒,又怎么会稀里糊涂的让自己被毒死呢,他一定知道哪盒香烟是下毒的哪盒是没下毒的好吧!”

    黑泽凛刚想解释,一旁的快斗突然咂舌,有些鄙视的看向中森父女:

    “你还没有发现吗?这小子可是个左撇子喔!”

    中森一愣:“左撇子?”

    “左撇子又怎么了嘛,快斗你快点说啊,就不要再卖关子了!”

    青子的催促显然很有成效,快斗轻咳一声,不再耽搁,向还是没有明白的两人解释起来。

    “你们想啊,一般向坐在自己同侧的人递东西一般都会伸出较近的那只手来递东西对吧!”

    “嗯,是这样没错。”

    快斗继续说:“所以要杀人的话,他一定是将下了毒的那盒烟揣在靠目标一侧的口袋中。死者也是通过这个来分辨两盒中到底哪一盒有毒的。”

    “但是因为和黑泽凛撞到一起,又被他这个左撇子捡起来的缘故,原来在右边的那盒香烟被换到了左边,有毒的和无毒的香烟相互交换,原本有毒的香烟也就被他自己留下来了。”

    青子皱了皱眉头,还是一脸疑惑:“但是,你们又是怎么判断出来死者是右撇子而不是左撇子呢?”

    “笨蛋!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吗?”

    快斗像看白痴一样瞟了青子一眼。

    “经常抽烟的人,夹烟的那只惯用手上,食指和中指的第二关节间是会有黄色的烟熏痕迹的!凭借着一点就能判断出死者是右撇子了。”

    “诶~~”

    “说的和我预想之中完全一样哦!”

    “这个人还真是个超级笨蛋呢,竟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把自己害死了,真是死有余辜呢。”

    黑泽凛轻笑一声,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有多粗心大意,香烟掉落到地上的时候竟然因为太怕被人看出端倪,连确认都没有确认就直接揣会到口袋里了。

    明明能下定决心杀人,但心理素质却这么差,要不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事件的起末,恐怕他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会死在自己的粗心大意下。

    与其说他是被自己下的毒害死的,倒不如说是因为太过愚蠢而蠢死的呢。

    “不过…快斗哥观察力还真是厉害啊!”黑泽凛看向快斗。

    “不愧是怪盗基……唔……”

    快斗猛地捂住了黑泽凛的嘴巴,满脸冷汗。

    拜托!

    之前他和青子一起去游乐园的时候,中森警官就已经开始怀疑他了,现在再提怪盗基德的事情,怕不是要故意脱自己的马甲啊!

    中森像是基德雷达启动一样,瞬间精神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黑泽凛。

    “怪盗基什么?难道是怪盗基德?!”

    快斗从背后捂住黑泽凛的嘴,看向中森汗颜道:“怪、怪、怪盗基……”

    “……说的其实是怪盗鸡啊!怪盗鸡!”

    “怪盗鸡?”

    “额,没错。” 快斗干笑两声,“其实是这小子学校附近开的炸鸡店啦,名字就叫做‘怪盗鸡’!”

    中森狐疑的看了两人,“是这样吗?”

    “我怎么不记得江古田高中附近有新开店铺?”

    “那、那当然是因为这小子不是江古田高中的啊!这小子其实是帝丹高中的学生呢,哈……对不对,凛~~”

    快斗别扭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偏头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哀求。

    黑泽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副表情的快斗。

    就是吓一吓嘛,竟然这么紧张。

    快斗……还真是好玩啊。

    再说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说出来呢

    马甲掉了,那不就没意思了嘛~~

    本着这样的想法,黑泽凛回以快斗善意的目光,对着中森银三轻轻点了点头。

    “对,没错,的确是我们学校附近马上要新开的一家炸鸡店。”

    “名字就叫做‘怪盗鸡’呢!”

    “这样吗?”

    中森挠了挠脸,不再去纠结这个话题。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