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拯救灾变世界之反〕〔开局一条小渔船〕〔金主大人,请矜持〕〔东方幸运星〕〔我是站在大明星身〕〔暴力甜妻:帝少不〕〔原来你在我心底〕〔农门小恶女〕〔清湛蜜事〕〔非禁忌乐章〕〔顾少爷的心尖妻〕〔梦武轮回〕〔拔剑你就输了〕〔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巅峰仙道〕〔黑莲花她不想洗白〕〔姜少,宠妻不太晚〕〔十年青春余生守护〕〔我的灵主夫人〕〔武度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纪少在线撒狗粮 第1章最后的抉择
    黑暗中的别墅,压抑而幽寂。

    夜风掀起薄纱,苏澈瑟缩着身体,门外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啪!

    男人驻足在门前,打开灯的瞬间,漆黑的卧室顿时灯火通明。

    刺目的灯光下,男人眸深似海,她抬眼望去,纤细的身躯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冷还是心虚?”

    男人唇角不经意地一勾,投来的目光散发着冷冽。

    “庭,庭煜。”

    苏澈轻唤他的名字,柔肠百转的话语拥堵在喉中,想说却说不出口。

    认识纪庭煜这么多年,她第一次从那双深邃的眸子中看到攻击性。

    如同锋利的刀,剔骨诛心。

    “今天我收到一份礼物,关于你的。”

    纪庭煜冷冷说着朝她走来,高大的身躯仿佛披着一层冰霜,步伐稳健沉重。

    “是,是吗?”苏澈僵硬的面孔挤出一抹笑容,很不自然,每句话都温吞嗫嚅。

    她以为可以做到从容不迫,然而当纪庭煜出现的一瞬间,还是被打回原形。

    纪庭煜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俯视她,突然抽出背在身后的手,大力地摔向床边。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惊声呼叫,她瞥见落在身边的录音笔,正是它砸中身体。

    “要不要听听看?”纪庭煜冷寒的黑眸注入强势,探身拿起录音笔按下播放键。

    苏澈蓦地面色惶惶,耳边传来一男一女的暧.昧情话再熟悉不过。

    她怯懦地低下头,哪怕不看纪庭煜,也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戾气。

    录音持续播放,作为其中的女主角,苏澈终于忍不住抬眼哀求:“庭煜,求你把它关掉,听我解释好不好?”

    “不需要。”

    纪庭煜冷漠拒绝,曾经注满柔光的眼眸像被冰封,暗涌着无边的黑暗。

    随即他动作迅疾如风,狠狠捏住苏澈的下颌:“知道今晚我为什么没去出差吗?”

    纪庭煜的手指冰冷,冷的刺骨。

    苏澈浑身一抖,惊慌地点头又摇头,完全方寸大乱的模样。

    她心知肚明,但一个字也不敢说出口。

    “今晚是你们第几次?”纪庭煜每次发问,声音都会比之前冷下去几分。

    苏澈躲闪着他如同刀割般的凝视,眼眸闪烁游移,话语吞吞吐吐:“我,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纪庭煜晦暗的瞳眸缩了缩,上扬的唇角似笑非笑,这个女人根本在说谎!

    倏然他的手掌猛然收回,直接将苏澈甩倒在凌乱的大床.上,面色阴沉到极点。

    “柜子里有什么?”纪庭煜似是等她肉袒面缚,森寒的面孔直逼着那张苍白的小脸。

    柜门是虚掩的,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苏澈的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

    这时柜子里传来低沉的吸气,纪庭煜一个箭步跨过去。

    哗啦!

    绷着青筋的大手拉开柜门,只见神情慌张的男人如同藏匿的老鼠,弓着身子钻了出来。

    卧室里的空气瞬间凝固,充满着危险的意味。

    纪庭煜阴骘的目光怒视光着上身,裤子退在脚踝的男人。

    “想不想知道是谁告诉我的?”他背对着苏澈,声音的温度降至冰点。

    其实他也不知道答案,但眼前的男人很年轻,长得一张做情.人的俊脸。

    自从一年前父亲病逝,纪庭煜便接手家族企业。

    新总裁上任诸事缠身,他终日奔波于公司与饭局,隔三差五出差也是家常便饭。

    他不否认陪伴苏澈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做梦也没想到她会婚内出.轨。

    “对不起,庭煜。”

    面对一个个尖锐的问题,苏澈只此一句便陷入沉默。

    “对不起?”纪庭煜发出冷笑,耻辱模糊了他的意识,痛苦花了双眼。

    突然,他猛地将愣怔在地毯上的男人残忍地揪起来,愤怒如同乌云罩顶。

    苏澈惊愕,睁大眼睛疾呼:“不要!”

    短促的二字如同一针强力催化剂,当即将纪庭煜引爆。

    “你心疼了?”纪庭煜面孔狰狞,捏紧拳头挥手砸向男人。

    随着一声闷响,男人应声倒地。

    苏澈被吓坏了,她怕出打出意外连累纪庭煜。

    “求求你不要打他!”苏澈惊声求饶,跌跌撞撞地扑到纪庭煜脚下。

    半个月前,她独自在家患重感冒,只是去医院开药,却不想意外查出淋巴癌晚期。

    医生说保守治疗三个月,常规治疗最多一年。

    苏澈当场陷入绝望。

    她爱纪庭煜,所以必须离开他。

    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录音笔是她寄到公司的,匿名捉.奸短信也是她发的,而所谓的情.夫也是从酒吧花钱找来的。

    目的只是不想让纪庭煜眼睁睁看着她的身体被病魔摧残殆尽。

    然而此刻纪庭煜眼中生出厌恨,俊美的面颜犹如黑云蔽日,咬牙怒吼:“给我滚!”

    苏澈哆哆嗦嗦爬起来,想走却被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抓住。

    “我是让他滚!”纪庭煜再次厉声咆哮,话音落下的同时,重重朝地上的男人狠踹一脚。

    “呃……!”地上的男人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仿佛有什么当场碎裂,面色煞白,捂着下.体满地打滚。

    苏澈被这一幕吓傻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住纪庭煜的双腿,阻止他的出离愤怒。

    片刻,男人稍稍缓过来便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

    “还不放手?”纪庭煜被钳制在原地恼火不已,想同样踢她一脚,终究还是舍不得。

    下一秒,他突然将苏澈从脚下拎起来,丢到床边反扣住她的双手,粗暴地用力一扯,单薄的睡裙瞬间成为两片碎布。

    纤弱的酮.体展露无遗,氛围阴寒的卧室倾刻化作刑房。

    “庭煜,求你别这样!”苏澈惊恐地央求着,牙齿在打颤。

    这段时间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你不是饥.渴吗?今晚我好好满足你!”

    纪庭煜眸中带火,迅速解开皮带,掐住她的脖颈冷酷无情地刺入。

    干涩生硬的疼痛令苏澈几尽窒息,她听着纪庭煜曾经所有的情话都变作愤恨的讽刺,心如同被万箭贯穿。

    ……

    翌日。

    两人走出民政局时,手里各自多了一本离婚证。

    天空阴沉沉的,苏澈站在路上感觉双腿发虚,昨晚狂风暴雨般的痴缠历历在目,她记不清他折磨自己有多久。

    办手续的过程很顺利,纪庭煜已经冷静下来。

    离婚是苏澈提出的,她选择净身出户。

    脚下立着小小的行李箱,里面只有几套衣服,还有纪庭煜送给她的一些小玩意。

    两人沉默片刻,苏澈首先开口:“庭煜,我把戒指还给你。”

    她说着从无名指根部缓缓摘下戒指。

    从这一刻起,他们之间真的没关系了。

    “好。”纪庭煜平静的应声,眸子压得很低很低。

    一夜之间他憔悴了许多,以前无论他多累,在苏澈面前总是容光焕发。

    接过婚戒,纪庭煜攥在手心,然后从自己的无名指上也把戒指摘下来。

    叮叮……

    清脆的金属声传入苏澈耳畔,声音又迅速被来往的车辆淹没。

    她羸弱的身躯猛然颤抖,眼看着纪庭煜将两枚婚戒丢进下水道。

    “滚吧。”纪庭煜的声音从未有过的冷漠。

    他轻轻阖上眼睛,眸底的痛苦就快掩藏不住。

    苏澈咬唇,转身之前想抬眸再望一眼身形高大的纪庭煜,又怕噙在眼中的泪水落下来。

    不出意外,他们此生都不会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神医狂婿〕〔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