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萌宝:总裁爹〕〔田园悍妻:妖孽王〕〔元素箭师〕〔仙尊归来〕〔纨绔修真少爷〕〔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天降鬼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替身鲜妻,宠爆了〕〔神医嫡女:帝君,〕〔重生空间之最强农〕〔旺夫小哑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麻烦请叫我上仙〕〔第一豪婿〕〔操盘手札记〕〔我做二哈那些年〕〔巨龙之血脉进化〕〔书穿女配很低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纪少在线撒狗粮 第13章咄咄逼人
    小包子趴在苏澈怀里,比下午精神了一些,但小脸仍有些苍白。

    苏澈手里拿着本小书,白皙修长的手指着一个字,温柔的问道。

    “猫,这个字念猫。”

    小包子伸出肉呼呼的小手,也学着苏澈的模样,认真的读出声来。

    苏澈满意点了点头,“好样的,小包子真棒!”

    不远处的沙发上。

    黑色衬衫衬的男人英俊挺拔,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一条胳膊随意的搭在沙发上,慵懒而高贵。

    床上一大一小的互动,毫无遮掩落入他的眼中。

    纪庭煜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但那双黑眸中仍是人不见底的冷漠。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苏澈的手指纤细而白皙,尤其是在这灯光下更加漂亮。

    眉眼微垂,长卷睫毛随着温柔的说话声轻轻颤动。

    虚伪还是真实?

    他不相信这个女人,四年前的那一幕又浮现在脑海,双眼微眯,连周围的寒意都加深了几分。

    那她现在的态度又如何?

    是在他面前故作玄虚,还是想靠孩子上位?

    呵!不知好歹的女人。

    一道冷入骨髓的目光让苏澈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缩了缩身子,惊讶于这寒冷的来处。

    抬起头,撞进了那双深不见底的冰潭。

    十分冷意。

    十分的高傲与矜贵。

    她捏着书页的手顿了顿,抿嘴轻笑后,迅速低下头,眼底闪过的惊慌被纪庭煜准确捕捉了去。

    害怕什么?还是在心虚?

    陌生的眼神刺痛了苏澈,比起那冷漠与讽刺,她更在意的是,那双眼睛每时每刻的猜疑。

    在他的心中,她始终是恶毒的女人。

    在他的眼里,她永远是肮脏的背叛者。

    心,痛到发指,苏澈感到全身感官都在痛苦的挣扎。

    原来人心真的会疼。

    这目光,和四年前如出一撤。

    他从未原谅过她,就像苏澈从未原谅过自己一般。

    可是这四年,她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中度过。

    高烧到失去意识时,她仍在嘴里念叨着“纪庭煜”,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这一人。

    在她的灵魂深处,纪庭煜永远是不可愈合的重创。

    即使轻轻一碰,都会让她疼到失去理智。

    “咚咚咚……”

    皮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由远而近,由近而远,苏澈始终没有抬头。

    当她再次看向沙发时,那里已经没了纪庭煜的身影。

    他去了哪里?

    和她待在一起都是种折磨吗?

    小包子已经在苏澈的怀中睡着了,小手紧紧拽着她的手不放开。

    瓷娃娃般的肌肤光洁细嫩,她忍不住捏了两下。

    眉眼和纪庭煜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一般,小包子就是纪庭煜的缩小版。

    看着熟睡的小天使,苏澈心底又是一痛。

    没想到,四年后,她竟然要带他和别人所生的孩子。

    真讽刺啊!

    如果当初她不得病,她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属于自己的家庭。

    果真是造化弄人。

    或许,她和纪庭煜注定无缘。

    “纪苏宸。”

    苏澈喃喃道。

    这名字的寓意到底是什么呢?

    纪庭煜,沈曦怡,纪苏宸。

    似乎这孩子母亲的名字和这名字没有半点关系,那这个名字又有什么意思呢?

    苏澈好奇,想得到一个答案。

    虽说这名字里有个“苏”字,但单凭她在纪庭煜心中的人物设定,就此“苏”非彼“苏”了。

    难不成沈曦怡的乳名中带“宸”字,而“苏”恰好是连接这两字的纽带,于是就有了“纪苏宸”?

    不解,还是不解。

    就在她正疑惑时,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

    “小包子睡觉了。”

    苏澈将食指放在了嘴唇中间,这声音仅够两人听见。

    这小家伙难得睡得这么快,身子虚弱的他要好好的休息。

    纪庭煜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勾了勾手指。

    苏澈内心忐忑无比,脚下像是用胶水黏住,慢吞吞的向男人挪了过去。

    在触及到男人不耐烦的目光时,她连忙加快了脚步,三步两步跨到了男人的面前。

    她扬起头,却撞进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那样的黛色,似乎能收纳世间一切。

    他看着她,深沉而又危险,冷峭却又俊美的脸上,漾着似有似无的弧度。

    苏澈自知他又要嘲讽她,只好低下了头。

    “被男人宠的连路都不会走了?”

    果不其然,他在苏澈低下头的那一刻,无情的讽刺了她。

    苏澈在心中暗骂了句魔鬼,沉默不语。

    她已经不想再和这男人争辩,惹怒他,只有自己吃亏的份,何必自讨没趣。

    索性不再挣扎,强迫自己再次对上那双阴沉且黑暗的眼眸,努力平缓了语调。

    “先生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两人靠的很近,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没入他的鼻尖。

    纪庭煜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欲擒故纵?这是哪个男人教她的招数?

    “苏澈,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话语中不带丝毫的温度,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带着丝丝的凉意,将她那白净的小脸抬起,精致的五官没入眼底。

    “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苏澈努力抑制颤动的言语,在她的眼里,纪庭煜就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她领略过纪庭煜的冷暖无常,也体会过他的暴怒。

    在他面前,苏澈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的自己会怎样。

    “哼,装什么清纯?”

    他挑在她下巴的长指倏地用力,力度大到像是在掐,眼底冷酷而又寒戾。

    在他这咄咄逼人的气势里,苏澈努力的调整呼吸,不致慌乱。

    无情的面孔又令她内心疼痛,无论她如何解释,在他眼中,她始终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可是……她的第一次,她的所有,都属于这个男人……

    纪庭煜的冷漠,成了唯一可以压垮苏澈的稻草。

    “先生,侮辱我对您有什么好处呢?您真的希望教你孩子的老师,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男人脸色微变。

    “你什么意思,苏澈。”

    他一字一顿,脸庞紧绷,额头青筋暴起,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即便苏澈没有看向他,也可以清楚感受到那犀利愤怒的目光。

    摄人心魄。

    她知道,这话注定会引起他的愤怒,但该说的还是要说,她苏澈也不是个木头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