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的小确幸〕〔鉴宝黄金指〕〔都市古仙医〕〔继祖传宗〕〔美女赢家〕〔婚路匆匆:傅先生,〕〔星辰之主〕〔顾苏厉司言〕〔爱你不能言沈姝〕〔穿书八零:空间娇〕〔我原来是富二代陈〕〔豪门至尊大少陈歌〕〔原来我是富二代马〕〔马晓楠陈歌〕〔陈歌小说〕〔绝世大少陈歌马晓〕〔陈歌马晓楠在线阅〕〔爱迟了很多年沈姝〕〔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沈姝傅慎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读者都不是普通人 第021章 盗窃案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陈志远盘了个寿衣店成了提款机,写了本小说被责编看好,可谓是好事连连。

    或许是好事太多,终于让他迎来了一件不好的事。

    寿衣店被盗了。

    是陈建国一大早进入到店铺之中发现的,因为店铺内的物品被翻得有些乱,这明显不像他所了解陈志远的杰作,所以就立马报了警。

    当陈志远醒来后,被屋内两个警察盘问还有些懵逼。

    习惯晚睡晚起的他还有些迷迷糊糊,在告知楼下店铺被盗贼光顾后就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不过他首先关注的不是楼下店铺内少了什么东西,而是楼上有没有被盗贼所光顾。

    好在得知楼上门锁没有被打开或撬动的痕迹后,才送了一口气。

    又不放心的看了一下古旧笔记本、黑色手串、笔记本电脑和银行卡等贵重物品后,一颗提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

    至于楼下丢了什么东西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当得知楼下的钱财因为锁在保险柜之内,并没有丢失,只是丢失了两件骨灰盒后,才有些差异。

    这盗贼也是,放着有钱的保险柜不偷,偏偏偷个对一般人来说没什么用的骨灰盒,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但他们如此,过来办案的警察也有些纳闷,盗贼顺走贵重物品时常发生,但顺走这种死人用的骨灰盒还是头一次。

    难道他们还能拿出去,卖了换钱花啊!

    其实是他们想多了,盗贼只是因为在没有获得什么钱财的情况下,按照贼不走空的行规,才在看到店铺中骨灰盒标价一千元的高价后,才心生贪念顺走了两个。

    也幸亏这骨灰盒四四方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便于携带,否则还说不定真得多被其顺走几个。

    两个警察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岁左右,一张国字脸,不苟言笑。女的柳眉大眼,从那张精致且充满朝气的脸蛋来看就知道年龄不大。

    但陈志远一个小民,对警察有着天然的畏惧,再加上没怎么和警察打过交道,便有些拘谨,没怎么敢直视女警察的脸。

    不过即便他偶尔的对其扫视几眼,看到的却是其一脸严肃的表情和穿着的那一身正气凛然的警服,根本就不敢往歪处想。

    “你就是这家店铺的老板?”女警察问道。

    “似的。”陈志远乖巧答应道。

    “晚上有没有察觉到楼下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没有,我一般睡得比较晚,所以睡觉有些沉,即便陈大哥在下面加工都醒不了。”

    “清点店铺没有,都丢了什么东西?”

    “好像只丢了两件骨灰盒。”

    “价值多少?”

    “每件售价一千,总共两千。”

    “盗窃物品价值刚好两千,可以进行刑事立案,我们警方会全力调查此事,尽快给你追回丢失之物。”

    女警察说完,便有些欲言又止。

    按理来说,询问进行到此处就已经差不多了,但人都有好奇之心,连女警察也不能免俗。

    “刚刚进来时看到你们店铺门上贴的营业时间,怎么不是正常营业时间,而是选在晚上六点到九点啊!”

    即便女警察的语气有所放缓,可是处在紧张状态的陈志远则是没听出来,还是依旧认真的回答道:

    “我们店铺是做死人生意的,因为白天基本上没人,就索性把营业时间定到了晚上。”

    在女警察看来陈志远说的话有些漏洞百出,虽然她年龄不大,但因为干了两年警察的原因,寿衣店倒是也或多或少的接触过,并没有一家把营业时间定为晚上的,不过这些毕竟不是公务,没有必要深究。

    “我看了下你店铺的骨灰盒都是一个样式,是不是丢失的那两个也是一样?”

    “是啊!”

    “骨灰盒虽然我没怎么研究过,但也见过不少,像你这么简单没什么花纹的骨灰盒应该值不了多少钱吧!

    为什么会把价格定的那么高?还是限量销售,有人买吗?”

    这话倒是把陈志远给问住了,不是他不想解释其中的原因,怕他自己解释了会让警察再误认为是传销组织,给警察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个是因为我们卖的商品原材料特殊,才卖这么贵;

    限量销售是因为这些货物大部分都是陈大哥亲手制作的,因为数量有限才限量销售;

    至于有没有人买,晚上营业的时候倒是有着不错的销量,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们店铺做的都是正当生意,不存在欺诈忽悠消费者的情况。”

    陈志远只能干巴巴的说道,但又怕警察对他们有所误会,最后才又多嘴解释了一句。

    可是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倒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连带着对面女警察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一会过后,陈志远才把两名警察送出了店铺。

    回到店铺之中后,就有些虚脱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刚刚还没什么感觉,等一放松下来才察觉到后背发凉,一摸之下竟然都被汗水浸湿了。

    按说现在十月,二十多度左右的天气不应该才是,只能归到刚刚他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后背出汗。

    陈建国早就看出了他的状态不对,就出言问道:“志远啊!我怎么感觉你挺害怕警察的?”

    “那当然了,你可不知道,在我们农村老家的时候,有些警察可凶神恶煞了,每次见到不是搬这家粮食,就是动不动便抓人的。”陈志远有些感慨道。

    “你这说的都是那年的老黄历,最近十多年你见过这种现象吗?”

    陈建国是过来人,当然知道陈志远说的搬粮食是怎么回事,哪是十多年前的农村,有的人不交公粮所以才强制被执行。

    陈志远一想也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信息时代,曝光率高,因此警察越来越注重执法时的方式方法,那种他小时候见到的一些比较恶劣的行为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如此一想便心中一松,有些不好意思道:“看来是我着相了。”

    虽然现在是上午的八点多,但被折腾起来的他已经没有了睡意,便招呼陈建国一起去吃饭。

    同时让他今天休息休息,不用那么赶着做工,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之后又吩咐了每周双休的决定,钱是怎么都挣不完的,但身体要是累垮了就真的完了。

    陈志远倒是没什么,他就是一个撒手掌柜,除了提供原材料和收钱就没有别的事。

    但陈建国的身体却有些受不了,要知道他可是白天做工,晚上还得在营业时间看店卖货,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十分辛苦。

    之前他的身体本来就有些累垮了,再加上突然干上这种每天高强度的手工作业,即便他能有坚强的意志支撑着,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陈建国因为家中儿子生病的原因想多挣钱,但每天两千多的分红却能绰绰有余,不但给儿子换上了进口的药物,连平时的吃穿用度都上了一个新台阶,还有不少的剩余,所以才对陈志远这双休的决定没有反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治愈系游戏〕〔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