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的小确幸〕〔鉴宝黄金指〕〔都市古仙医〕〔继祖传宗〕〔美女赢家〕〔婚路匆匆:傅先生,〕〔星辰之主〕〔顾苏厉司言〕〔爱你不能言沈姝〕〔穿书八零:空间娇〕〔我原来是富二代陈〕〔豪门至尊大少陈歌〕〔原来我是富二代马〕〔马晓楠陈歌〕〔陈歌小说〕〔绝世大少陈歌马晓〕〔陈歌马晓楠在线阅〕〔爱迟了很多年沈姝〕〔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沈姝傅慎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读者都不是普通人 第040章 天价手串
    在参加表妹婚礼的前一天,也就是十月七号的时候,陈志远才终于接手到了陈陈建国邮寄来的精品手串。

    一圈一圈淡金色的纹理充实着整个木珠表面,感觉就像木质圆珠被镶嵌上了金线一般,让木珠组成的手串一下子显得高端上档次起来。

    就算是他父母陈永福和李玉兰这样的农村人,也能一眼看出这带有淡金色圈圈纹理手串的不同。

    但因为两人的年纪还不到六十岁,体内应该还没有什么死气,即便这手串对两人有些吸引力,但也十分有限。

    “小远,这手串不便宜吧?你爸妈都是要下地干活的,带着这种城市人才玩的东西也没什么用啊!”李玉兰看着手中的手串,有些嫌儿子乱花钱道。

    倒是旁边的陈永福摸着手感不错的手串很喜欢,关键是这黑中泛红的手串已经看着不是普通物品了,再加上那一圈一圈的淡金色的纹理,一下子就更显高端起来。

    即便十分喜欢,但也站在了李玉兰那边,毕竟越好的东西就越不便宜。

    陈志远看到父母如此,只能好好的解释道:“爸妈,这个手串就是我开的店铺中卖的货物,自己制作的,根本没花什么钱!”

    不过又紧接着嘱咐道:“但这手串长时间携带会对老人的身体有好处,你们尽量一天二十四小时携带,也别怕干农活的时候弄脏了,这个手串可以防水的,带个十年八年的根本坏不了。

    就算坏了也没事,到时候儿子也可以给你们换新的,你看我自己也带了一个,只是和你俩的有点不同罢了。”

    陈志远最后还不忘记把他左手上的哪件黑色手串的法器亮一下给父母看。

    陈永福一听这手串是儿子制作出来的东西,没花几个钱,就把手串一下子套在了左手的手腕上,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李玉兰听说如此,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东西没花什么钱,还是儿子孝敬的,也就待在了手上。

    虽然有些分量,但对经常下地干活的农村妇女来说不算啥。

    “小远,你就是在沈城开了一个卖手串的店铺才挣钱的?

    这东西好卖吗?

    一个能卖多少钱?”

    李玉兰听到陈志远说起了他在沈城开的店铺,就关心的问了起来。

    陈永福听到妻子的话,也把目光看向了陈志远。

    毕竟前几年儿子的情况他们可是看在眼中,穿的破旧不说,连回家买的东西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倒不是说两人挑陈志远这个儿子的错,而是这次回来的反差实在是太大,浑身上下的行头换了不说,还都是一般小县城买不到的好东西,连送给他们两人的衣服也是如此,每个两千都下不来。

    两千块钱对一个城市人来说或许没什么,只是半个月工资而已,但对农村里的他们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钱。

    有时候一年到头,一亩地的收入都没有一千块,就可想而知。

    “是啊!东西很好卖,所以儿子才转了些钱,以后你二老在家里也别太操劳了,能雇人的就雇人,反正你儿子现在也不差钱。

    到过段时间再沈城买个大房子,就接您二老过去。”

    陈志远并没有如实的回答他现在的店铺是个做死人买卖的寿衣店,毕竟农村人比城市人还要迷信一些,说不定就得对其教育一番。

    他打算赶紧的盘下寿衣店隔壁的咖啡馆,赶紧把家具店开起来,等到把父母接过去后,就只说家具店,不提陈氏寿衣店。

    “小远,你还没说这一串卖多少钱呢!”陈永福在旁边提醒道。

    估计是知道价钱后,给人显摆,毕竟男人嘛,吹吹牛逼也是正常事。

    不过在他看来这东西怎么也得价值三五百,毕竟他可是陈庄的村长,有点见识,直到现在很多人都流行带各种各样的文玩手串,差不多的都得几十上百元。

    儿子拿出的这个品相一看就不是那些普通手串可以比的,所以才在心中给出了三五百的高价。

    其实陈永福想的也差不多,这种手串如果没有对老人有延年益寿作用的话,光凭借其纹理和质感,三五百就到顶了。

    由此就可以看出陈永福还是很有眼光的。

    陈志远看陈永福追问其手串的具体价钱,也就只好老实的回答道:“这手串最大的作用不是装饰和把玩,而是可以让老年人少生病,并有延年益寿的作用,所以价格略贵。

    现在店里卖的都是普通的手串,售价在一千块,这个有着金线手串还没有开卖,预计售价得在三千左右。”

    陈志远是个诚实的人,不像其他人那样满嘴跑火车,特别是对父母。

    但这个价格一出口,就把对面的父母给狠狠地震惊了一下。

    别说三千块了,就是一千块感觉也是天价,况且两位老人买的衣服一般都是几十上百的,最多也就三五百。

    好吗!一个待在手腕上不起眼的手串就三千多,这一下子便让两人的左手僵直了,对待在手腕上的东西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一个不注意磕着碰着的就可能损失了好几百块钱。

    父母的反应陈志远看在眼里,他之前之所以不想说手串的具体价格,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

    接下里他又使出浑身解数来来开解二老,但即便如此,也没能彻底打消他们的疑虑。

    最后没什么办法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想着带习惯后或许就好了。

    经过七天的忙活,家里的玉米也都已经收完装囤,这里说的囤就是之前在大门前看到的那个用铁丝围成的直径约一米二三,高约一米八的笼子,左右各十个,里面都是黄橙橙的玉米。

    这些大部分都是陈志远装的,重复的用簸箕把地上晾晒好的玉米,装进一米八高的囤中。

    就算是他身体倍黑色手串法器强化了的身体,每天也被累的直不起腰来。

    好在他年轻,第二天就又恢复了过来,才能在短短的七天当中,装了将近二十囤的玉米。

    明天就是十月初八,即是表妹结婚的日子,也是陈志远买票回沈城的日子,好在他买的票是下午五六点,能打算吃完酒席就直接坐车去市里火车站。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治愈系游戏〕〔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