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车夜游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如今赵国公姜铎一子被圈,世子近乎半废,其余诸子诸孙皆入西山锐健营。

    半年前势力遍及整个大燕百万军中,敢喊出姜家军的赵国公府,如今只守着区区四万兵马,谨慎度日。

    曾经的旧部,被年迈九旬的姜铎,亲自操持着一把剔骨尖刀,一刀刀斩的七零八落,鲜血淋漓!

    如今,除了少数明眼人外,所有人都以为失心疯了的姜家势弱,朝不保夕,大不如从前了……

    敬义堂上。

    姜铎面色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如今他佝偻的身体早已不复壮年时的高大,坐在蟠龙雕花大椅上,脚甚至都不能触地。

    此刻,他看着被他传令,从西山锐建营招回的幼孙姜林,眼神凝重深沉。

    姜林被这位老祖宗看的心里发毛,实在忍不得了,道:“老祖宗,您要打要骂都容易,就随你打骂。您老有甚么教诲,只管说便是。”

    姜铎“唔”了声,道:“今日不打你,也不骂你,就问你这小野牛肏的一事,你如实答我。”

    姜林扯了扯嘴角,见姜铎一直盯着他,忙道:“老祖宗只管问便是,孙儿绝不敢有半点虚言。”

    姜铎侧眸看着这位多年来最宠爱的幼孙,缓缓道:“你近来和甄氏如何了?”

    姜林闻言,道:“自上回老祖宗教诲过孙儿,男儿若不能齐家,又谈何平天下?家事不宁者,难有成大器者,便是有,亦难长久。孙儿谨遵老祖宗教诲,因而近来和甄氏琴瑟和鸣,十分相合。”

    孰料姜铎闻言,并未如意料中那样夸他,反而缓缓皱起稀松的白眉来,叹息一声,道:“处出真感情来了?”

    姜林听这话音,感觉似乎有些不妙,他点了点头,道:“甄氏贤良淑德,琴棋书画精通,是个好老婆。而且……”姜林迟疑了下,道:“今儿听她说,似乎已经有了身子……”

    已经两个月没来月事了,多半便是有了。

    姜铎闻言,一张老脸愈发苦楚,沉声道:“去寻郎中确认一下了没有?”

    姜林摇头道:“还没来得及……”

    姜铎道:“府上驻着孙太医,你现在就带他去诊脉,得了信儿回来报我。”

    姜林心里沉甸甸的,不敢耽搁,忙出去引着太医去见甄氏。

    也就一刻钟后便回了敬义堂,眼中难掩惊喜,见到姜铎便大声道:“老祖宗,甄氏有了,真的有了!”

    姜铎闻言,老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连往日里骂人的精气神儿都没了,看着姜林道:“小林子啊,甄家完了,你可曾想过,往后如何对待甄氏?”

    当初这门亲事,是姜铎亲自定下来的。

    那个时候,任他老奸巨猾,谋深似海,任他再能趋利避害,也没法预算到,太上皇会这样早就驾崩。

    若是太上皇不去沉迷于修道炼丹,只一心静养,依姜铎的判断,他至少还有五年之期。

    而只要太上皇在一日,有当年奉圣夫人的情义在,甄家就稳如泰山!

    有五年的光景,足够他将新局面打开,为姜家在隆安朝铺平立身之本!

    可惜啊,在江南富贵了一甲子年的江南第一豪门,随着太上皇的驾崩,瞬间就垮了!

    也是好笑,当年甄家何等名望,富甲之名,便是都中权贵亦羡慕不已。

    连他这样的人,竟也没看透,即便富贵,到底远离中枢,家族中又无后继之人,衰败之相早已显呈。

    现在再想想,那甄应嘉在江南素有“甄佛”之名!

    三教九流,但凡求到甄家门上的,就没有空手而归的。

    可惜,甄家不是用甄家的银子去乐善好施,而是拿着朝廷的银子,拿着户部的银子,也拿着属于天家的盐政银子去收买名声。

    对于眼下十分缺银子,有再多银子都不够用的隆安帝来说,甄家碍眼太多年了!

    不将眼中这枚生了绣的铁钉拔出,隆安帝心中意岂能平?

    毕竟,甄家在景初朝几次站队失利的同时,也怠慢蔑视了时任廉亲王的隆安帝。

    到现在,在军机处愿意为甄家说话的人也无一人。

    连林如海都没有!

    所以,甄家完了,跑不了一个抄家灭族的下场。

    最次,也是抄家流放。

    这个时候,姜家的嫡孙媳妇是甄家嫡女出身,又该如何处置?

    若是姜林和甄氏感情不和,或是没有怀这个身孕,那跑不了送去佛庵礼佛的下场。

    礼上二年佛,人也就油尽灯枯病故了。

    到时候,姜林再娶续弦,一样能过日子。

    可眼下却不成,一来夫妻间有了感情,不要小瞧这个,姜铎看过太多人杰豪雄,倒在这一关前。

    二来,甄氏腹中有了姜家骨肉……

    若强逼不测,必会亏空姜家气运。

    这方面,姜铎素来深信不疑。

    但这样一来,就有些棘手了……

    甄家,该救不该救?

    可想救,又该怎么救?

    听闻姜铎之言,姜林的面色也瞬间变得难看之极。

    当下,妻族从来都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助力之一。

    对于甄氏背后的甄家,姜林一直以来都十分满意。

    甄家豪富,比赵国公府甚至更有过之。

    甄氏的陪嫁之丰厚,也是国公府内其他伯娘婶子和嫂子等妇人远不能及的。

    却不想,甄家忽然就要垮了!

    非但不能成为助力,反而可能要拖累他……

    姜林满嘴苦涩,看着姜铎问道:“老祖宗,没法子了么?”

    姜铎眨了眨已经浑浊的一双老眼,道:“有,你领一队兵马,去劫法场如何?”

    “……”

    姜林苦笑不已,道了声:“老祖宗……”

    “啪!”

    姜林刚开口,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个脆的,他懵然的看向姜铎,心里疯狂呐喊:今天不是说不打人不骂人的吗?

    就听姜铎唾沫星子乱飞,怒喷道:“老子今年都九十了,才唉声叹气两声,你个球囊的下流小畜生,才二十就这幅德性,怪道人家都说赵国公府一代不如一代,等老子没了,你们也就是个抄家灭族的命,还不如甄家!小狗肏的忘八种子,遇到事不想着寻思法子解决事,就会在这苦哈哈的说没法子了?我肏你娘的,到底有没有法子?”

    姜林娘,姜保妻邹氏正带人端着一份参汤进来,听到这话,又气又羞。

    这也是老公公对孙子骂的话?

    要不是姜铎骂归骂,但对一众儿媳、孙媳向来尊敬,从无其他高门司空见惯的那等扒灰养小叔子事,邹氏早就没脸见人了。

    毕竟,这等事能干不能说啊!

    姜林被啐的灰头土脸,仔细想了想,还是摇头道:“老祖宗,此事,姜家出不得头。”

    姜铎闻言,沉声问道:“这又是甚么缘故?你们小两口子不是感情好,甄氏又有了身子么?如今除了姜家,谁还能拉扯甄家一把?”

    姜林却还是摇头道:“老祖宗,孙儿和甄氏感情再好,也不能拖累整座国公府。为了给我们这些不肖儿孙谋一条前路,老祖宗已是呕心沥血!孙儿先是姜家子孙,而后才是甄氏之夫。岂能因一己之私,坏了家族路数……”

    姜铎老眼中闪过一抹满意,再问道:“那就不管了?你可要明白,何谓清白人家?三代内无犯法之亲。甄家垮了后,甄氏出身便不算清白了。此事不止她一人之事,更涉及到姜家,还涉及到你们以后的孩儿。”

    姜林眉头紧紧锁死,想了好一会儿,连邹氏都为他捏一把汗时,方听他沉声道:“姜家出不得头,就想法子,请别人来出这个头!”

    姜铎问道:“请谁?”

    姜林沉声道:“贾家,甄家是世交老亲,合该出一把子力气。还有,贾蔷!”

    姜铎喝问道:“凭甚么?以那小球攮的性子,他能帮你帮甄家?”

    姜林咬牙道:“无非是,以利诱之!听说火器三大营要换主将了?祖父,能否拿出一个位置来,当饵必可钓此獠!”

    ……

    神京南大街。

    两驾马车在数十亲兵的护从下,一前一后不疾不徐的行驶着。

    当头一驾宽敞的马车内,座椅能放平展开,似一张小榻。

    两个形容相似的绝色姑娘坐在榻上,而两双腿上,则趴着一个神情美滋滋的少年……

    贾蔷轻嗅了口身边的芳香,心中感恩这个时代,而后轻声笑道:“可卿,你可以流泪,但实不必太难过。秦老爷七十多了,算是高寿。原本以为一生无儿无女,如今却儿女俱在,为他送终。最难得的是,你还活的很好,日后更好。而秦钟呢,也因为你,我才会派人去救他,他也活了下来。不仅活了下来,还不复从前那样的浪荡性子。你知道他每天在灵前做甚么?”

    可卿俏脸上的晕红散发着惊人的诱惑,让贾蔷时不时看一眼,又不敢多看。

    听闻贾蔷说话,感觉到腿上的温度和被压着的重量,可卿既羞赧又有些喜悦,她幽声问道:“钟儿在做甚么?”

    一旁处,和她并肩而坐的香菱紧紧的盯着她,观察着可卿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可卿也知道她在做甚么,可面对这个和她七八分像的憨丫头,她心里除了无奈,还能怎样?

    贾蔷轻轻把玩着可卿的一只纤纤玉手,呵呵笑道:“听芸哥儿回报,如今秦钟每日里都在秦老爷灵前读书。从早到晚,神情专注。可卿啊,所以说有的事,看起来十分悲伤,但未必就尽是坏事。秦老爷若是在天之灵知道秦钟现在如此勤学向学,也必会欣慰的。倒是有一事,需要你来拿主意。”

    可卿眸眼看着贾蔷,目光中蕴着无尽情丝,幽声道:“甚么呢?叔叔拿主意就好呢。”

    贾蔷还未开口,一旁香菱全神贯注的小声模仿道:“甚么呢?叔叔拿主意就好呢……嘻嘻。”

    小得意的笑罢,才发现贾蔷和可卿神情古怪的看着她,登时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起来。

    可卿无奈劝道:“香菱不必如此,你原就……十分可爱的。”

    香菱连连摇头道:“爷最喜欢奶奶这样的……”

    贾蔷笑道:“你自有你的好,人都一样,那还有甚么意趣?你本性纯真娇憨,可爱心疼,我一直也很喜欢你。”

    香菱闻言高兴的红了脸,小声道:“爷喜欢甚么样的,我都愿意去做。”

    贾蔷呵呵笑道:“我喜欢你最开心时候的样子。”

    香菱抿嘴笑道:“爷开心了,我就最开心了呀!”

    可卿在一旁看着纯粹的香菱,也十分喜欢。

    在宁国府里,最先往她院子门外晃荡,想进她屋里顽的,便是香菱。

    可卿缓缓抚了抚香菱背后的头发,然后偏过脸来,看着贾蔷轻声道:“我也是呢,爷……”

    香菱面色忽地古怪起来,因为她感觉腿上似乎被一个甚么古怪的东西给顶到了……

    贾蔷倒吸了口凉气后,岔开话题说起正事来:“是这样,那个和秦钟在一起的尼姑智能儿,我已经让人寻到了。她也愿意还俗,只是……你这个当姐姐的,可愿意她和秦钟在一起?”

    可卿闻言,面色变了几变后,缓缓道:“她有这份勇毅,能从家庙里逃出来,去寻钟儿,也是不易。此事,便看钟儿如何办罢。果真不行,也求叔叔给她一条活路。”

    贾蔷点点头道:“好,此事我知道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