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六十四章 请二婶婶来东府帮几天忙
    ,红楼春!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听闻戴权之言后,微微一扬眉尖,道:“贾敬死了?哼。”眉眼间,不乏刻薄的讥讽。

    对于贾敬,隆安帝并不陌生。

    曾有一段时日,他还有些钦佩此人风骨,感观良好。

    荣国公贾代善活着时,宁国府袭一等将军贾代化的京城节度之位,还并非只是一个空头衔。

    堪称位高权重,十分紧要之职。

    而贾敬身为京营节度之子,非但武功骑射不错,甚至文才方面,更是惊艳一方。

    时有京城四公子,宁荣两座国公府第的贾家就出了一个,便是文武双全的贾敬。

    当时贾敬在贾家,远非贾赦、贾政之流可比,贾家同代人中,可谓无人能比。

    所有人都以为,贾敬将来必能光耀门楣,不辱祖宗功业,甚至还能发扬光大。

    因为贾敬当时,颇得老义忠亲王,也就是景初年间东宫的器重。

    若非贾敬坚持科甲出身,以正途入东宫为官,义忠亲王早就征辟他入东宫为官了。

    即便未曾为官,贾敬当年也可随意出入东宫,甚至传言他还可与义忠亲王同车而行,同榻而卧。

    是时,便是荣国公贾代善,都对这位东府长侄另眼相看。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东府之势,绝非后来的西府可比。

    直到景初十四年,这一年,贾敬高中进士,但也是这一年,义忠亲王坏了事,从朝野称赞的贤太子,突然遭圈禁被废,并于三年后很快就病殁了。

    一代贤明东宫,被贬成为义忠亲王,郁郁而终。

    自此,贾敬虽名列皇榜,却拒不入仕,甚至连祖宗家业也不就,直接让其子贾珍袭了爵。

    他自己则出了城,在道观里出世修道,再不问世间俗事。

    这样的忠义,在景初年间时,不止朝野清流,连隆安帝都颇有几分敬重。

    但是,等到皇位落到隆安帝身上时,处境不同,地位不同后,再看此人,就怎么看怎么刺眼了。

    莫非此辈以为,这位子只能义忠亲王坐,他隆安帝却坐不得?

    无知之辈,以为朕之德行,不配为帝?

    所以,对于贾敬,隆安帝当初生出的好感一朝丧尽,到后来听说修道修的走火入魔,就唯有嘲讽了。

    顿了顿,他问道:“可得善终否?”

    宁国府一脉,贾珍暴毙,贾蓉惨死,若是连贾敬都横死,那这一支的风水,就真不算怎么好了……

    戴权忙回道:“是吞服金丹过多,烧胀而殁。”

    这个死因,倒是和太上皇一模一样……

    隆安帝眉头皱了皱,也不知想到了甚么,沉默稍许后道:“罢了,前儿才打了人家廷杖,有些冤枉了那个混帐行子,今儿朕给他个体面罢。传旨: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念彼祖父之功,追赐五品之职。着光禄寺按上例赐祭,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钦此。”

    听到这等恩典,戴权眼角抽了抽,心里打定主意,让戴缑这二年来最好躲着贾家走。

    最起码,林如海不死,别去招惹贾蔷。

    刚念及此人,就听有黄门入殿内传奏:“文渊阁大学士林如海求见!”

    隆安帝忙让宣入,又让戴权亲自备坐。

    等林如海谢过皇恩落座后,隆安帝皱眉道:“本就瘦的不成模样,如今怎又比先前还瘦了?”

    林如海笑了笑,道:“皇上不必担忧,臣这身子骨,虽久病多年,但臣料想,总还能再坚持五年。不见新政大行天下,臣岂能撒手?”

    隆安帝闻言,心里宽松了稍许,但仍未满意,道:“五年?如此大业,便是十年仍显匆忙,五年如何能够?爱卿好生保养身子,朕还要倚重多年呢。”

    林如海笑道:“臣自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过,皇上也不必着急。天下英才无数,如恒河之沙。如今圣天子在上,新政大行时,自有无数英才显现。江山代有才人出,一辈新人换旧人,才是正道。如臣这般老朽,得用时,就该效死命为君上,为社稷,不好惜一时之力。待病弱无能时,该退时就该退。恋栈不去,反倒成了朝廷之累赘,亦非社稷之福。

    朝中如今多有老朽之辈,虽无大过,却也无大功。他们本身,也只求无功无过,占着位置不为事。居然还能养出清望来……臣以为,此非正道。”

    隆安帝闻言,看着林如海道:“此等情形,爱卿便是不说,朕也看得到。可又有何计可施?爱卿若是身子骨壮实,朕就将吏部分与爱卿掌着。可如今一个户部,就让爱卿如此操劳。朕岂能再赋重差?”

    林如海呵呵笑道:“臣岂敢生出贪婪之心?只是臣从户部邸报中看到,今岁两江、鄂、皖、陕、晋等地,形势都在向好。韩彬、李晗、张谷、窦现、左骧等人,不愧是当世名臣!尤其是近二月来,手笔越来越大。更难得的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很是提拔了一批可用之人,看起来,也是效果不俗。臣寻思着,若是今岁夏秋之后,果真这数省之地安靖平稳,是否可调诸位贤臣入京?”

    见隆安帝有些迟疑,林如海笑道:“不瞒皇上,臣也是有些私心的。”

    隆安帝惊喜笑道:“爱卿也有私心?朕却从来不知,爱卿也会有私心。”

    林如海苦笑道:“臣为相之后,公务之重,每日剧增!若军机处诸大臣同心协力倒也罢,偏其他诸大人的想法,仍是景初年间那些路数。寅吃卯粮,先谋官绅之福,而后才念百姓之民生。国库里稍微有点银子,倒先张罗着补百官多年前的欠俸和宗室的禄米。整日里勾心斗角,臣能为有限,独木难支。这种事,皇上又不好出面。所以,想请几个霸道些的同僚回来帮帮场子。”

    这些事隆安帝早就心知肚明,听到林如海的诉苦,哈哈大笑出声,道:“爱卿哪里是能为有限,不过是爱卿出身四世列侯之家,读书传礼,一身君子之气,这才让人欺负了去。韩彬、李晗、张谷、窦现、左骧等人,却一个比一个霸道。有他们在,爱卿倒是的确不复担忧这等扯平事。”

    隆安帝高兴的当然不是这样肤浅的小事,而是林如海不专权,不揽权。

    韩彬等人不归,每多一日,林如海往朝中各处安插的人手,便多一分。

    不是他想安插,而是为了办事,不得不安插。

    隆安帝非但不会阻拦,还会鼓舞甚至相助这种做派。

    韩彬等人若是三年不归,那即便不会满朝皆林臣,至少也会落个林半朝的美名。

    到那时,即便韩彬、李晗、张谷、窦现、左骧等人归来,也未必能与林如海抗衡。

    如今林如海能主动催着请他们速归,至少这份心意,这个表态,让隆安帝十分满意。

    隆安帝看着林如海笑道:“原还想给爱卿一个惊喜,既然爱卿说了,那朕就给爱卿交个底。韩彬、李晗、张谷、左骧等人最少还要等半年光景才能回京,他们各自所在的位置都十分要紧,未安稳妥当,不敢轻离。但窦现,呵呵,再有月余,就该回京了!如何,窦现窦广德的脾性,爱卿总该知道罢?”

    林如海闻言果然高兴道:“若是窦广德回京,臣之烦恼,必不再忧矣。”

    韩彬等人的脾性已算是刚烈,但是却都没有窦现的脾气大,窦现之刚正暴烈,早在当年为巡城御史,却敢当街殴打劝阻未果,纵马驰街的宗室亲王时,就闻名天下了!

    此人之霸道,便是韩彬都头疼不已。

    却不知率先将此人调回京,是否有一箭双雕之意……

    ……

    宁安堂上。

    贾蔷面带哀容,双眼红肿,面上泪痕极深……

    晴雯这小浪蹄子,多半是在记恨昨夜他和香菱夜不归宿之事,所以给他准备的生姜里,掺杂了芥末和大蒜。

    让他想止住眼泪都难……

    一众贾族中人,黑压压的一大片,贾蔷让他们挨个看过贾敬遗体后,“悲泣”道:“修道炼丹之害,都看在眼里了?太爷是长辈,我作为晚辈,虽百般哭求,甚至跪求,请他们停止炼丹修玄,他老人家始终不听,以致今日之果。但从今往后,贾家哪个再敢碰这些,就莫怪我这个族长不近情面。唉,我……悲伤过度,头晕无力,难以操持丧事。今将丧事,全权委托于政太爷和芸哥儿。若有失礼之处,还望体谅。”

    众人:“……”

    如今贾族上下,敢跳脚的都送去辽东了,留下的,都是识时务之辈,谁敢多说甚么?

    只贾政有些头疼道:“蔷哥儿,其他的世交亲旧登门祭吊倒也罢了,可四王八公之门,或是宗室王亲若来,多半要寻你……”

    贾蔷苦恼叹道:“果真如此,虽身在病中,亦不敢推诿。”

    贾政点头道:“如此就好。”

    随后,贾蔷借故头晕,就回了内宅。

    贾敬已经成了过去式,大房一脉也彻底成了往日之声,连余音也未留下。

    从今往后,贾蔷便是宁国府唯一的男主人了!

    正当他准备去寻晴雯算账时,却见不知何时,贾母、邢夫人、王夫人并李纨、凤姐儿等人,早就在后宅中堂落座了。

    王夫人看起来彻底没了往日的那抹焦躁,眉眼间满满都是佛意。

    邢夫人伙同贾赦敲诈贾琏五千两银子和三个庄子未果,还被威胁要送去甘肃镇吃沙子后,也老实下来,看起来亦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贾母先看到贾蔷那副悲容,唬了一跳,忙道:“怎哭成这样?”

    怎么看也不像有这副孝心的人啊!

    凤姐儿含笑上前,轻轻嗅了嗅,没好气道:“姜蒜擦多了!”

    贾蔷啧了声,嫌弃她一眼,不理她,问贾母道:“老太太怎过来了?”

    贾母没好气道:“我不过来,一会儿各府诰命来吊丧,你准备让哪个去接待?若是玉儿早些嫁进门儿来,你求我也不来!这一遭,又得耽搁一年。再者,内宅里没人张罗更不行。”

    贾蔷笑了笑,道:“若如此,老太太将二婶婶借过来,有她和尤氏在,也就没差了。”

    贾母笑道:“你要求人,就自己开口。你二婶婶若能忙得过来,就过来帮你。正好平丫头也在,她主仆俩最是契合。”

    贾蔷闻言点头赞同道:“她二人确实契合……不过平儿现在可不是二婶婶的婢女了,她俩一起长大,情同姊妹,往后就当姊妹罢。”

    凤姐儿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羞恼,狠狠瞪了贾蔷一眼,咬牙道:“这也是求人的态度?少做你的白日梦了!”

    贾母也不理这二人斗嘴,忽想起来,问贾蔷道:“对了,你不在前面迎客,进里面做甚么?”

    贾蔷摇头道:“我悲思太过,伤了神,折腾不去了,回来修养一二。前面已经托付给二老爷和芸哥儿去打理了……”

    贾母气笑道:“世上还有你这样的道理?我就不信,你能落得个清闲。”

    话音刚落,就见吴嬷嬷急急从外面进来,先与贾母见了一礼后,对贾蔷道:“侯爷,前面打发人来,说恪和郡王来了,还带着宫里的旨意。”

    贾蔷无语,贾母却得意的不得了,笑道:“还不快去?如今东府只你一个,凭你怎样奸猾,也甭想偷这个懒。”

    贾蔷还未出门,又听身后贾母叮嘱凤姐儿道:“这几日你就别回西边儿去了,好生在这边帮忙。不过,让尤氏还是少露面的好。你同她说,就是我说的,丧期让她养病罢。”这样的大事常露面,也就真的成了贾蔷的尊长了。贾母都觉得她不配……

    凤姐儿迟疑道:“没尤大嫂子相助,我一人怕应付不过来。”

    贾母好笑道:“平日里何曾听你伏过软?再说,有平儿那蹄子帮你分担,必不会有事。行了,你自去张罗着罢。有诰命来,就打发到这边来。”

    凤姐儿闻言,这才笑着应下,出去开始主持起内宅事来……

    ……

    ps:这章发出来时,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昨天晚上请了岳父一大家子吃饭,闹的太晚了,写到很晚才写完这一章,第二章实在没法子,只能到重庆后,下了飞机再写,尽可能在九点前写出来,最迟不会超过十一点,望体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偷香(杨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