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七十三章 宝玉の绝路
    “这又是要做甚么?”

    “这又是要做甚么?”

    贾蔷送走李暄、尹浩后,刚至荣府前厅,就见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在李纨、鸳鸯并一众姊妹和媳妇丫头的护从下,从后宅赶来。

    看到贾蔷后,贾母一迭声的抱怨不已。

    贾蔷心里纳罕,不是说忠顺王府的长史还没走么?

    他记得前世读红楼时也有这么一出,那回是忠顺王府的长史走了后,宝玉被打了个半死,贾母等人才赶来的。

    这一回怎这样及时?

    不过,有外男在,贾母等人自不可能入中堂。

    贾母看到贾蔷抱怨了两声后,叮嘱道:“你来的正好!不拘里面发生了甚么事,也要拦住老爷,不许他先动手。等人走了后,我亲自来问,果真宝玉有做的不到的地方,我让他给他老子磕头赔罪就是!”

    见贾蔷不怎么想搭理她,贾母又气道:“你不看别的,就看宝玉这两天替你站在那迎客,站的腿也肿了,人也瘦了,你就不能护他一护?”

    贾蔷咂摸了下嘴,“啧”了声,笑道:“本来你老开口,再怎样我也该给个体面。可谁知道,宝玉那黑了心的,栽赃栽到我头上来了。忠顺王府的长史来找个唱戏的,宝玉不认也就罢了,非说我知道内情,是我藏的。天地良心,和我甚么相干?怪道这些日子来到处有人诬陷我,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一直没找着是哪个球攮的干的,这回可算逮着了!”

    贾母、王夫人等人唬了一跳,那些沸沸扬扬的传闻她们也有所耳闻,原是将信将疑……好吧,原是全信了。

    不过大家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不过一个小寡妇,大房又都死绝了,谁理会这个?

    莫说眼下,当初贾珍逼迫秦可卿时,西府里难道果真毫不知情?

    不愿为了这样的事,得罪贾珍罢。

    却没想到,会被贾蔷在这说破。

    可这是一回事么?

    外面那些谣言,怎可能是宝玉传的……

    只看她们的神情,贾蔷就猜出了她们的意思。

    其实若只他个人,或是只在外面谣传,他还不大在意。

    对他来说,一个色痞的名声,远比一个道德圣人的名声更合适。

    可贾蔷得为可卿思量,可卿日后还是要在贾家生活的,若是贾家上下都对她另眼相看,就着实不美了。

    虽然可卿才对他说过,为了他,她并不在意……

    大不了,就躲在东府不过来便是。

    相比先前受到的欺负和屈辱,这点又值当甚么?

    但贾蔷还是觉得,能让她少被些长舌妇指指点点更好。

    对于可卿,贾蔷并非只想着金屋藏娇当顽物,另有一番安排,会让她有一番事业去做。

    他一贯认为,人只有忙起来,有自己的事业,才会活的精彩。

    却不愿可卿在各色指点污蔑下做事。

    怎不是污蔑呢?

    现在原就是清白的,甚么都没干呢……

    “合着老太太你们也听过那些谣言闲话,还都当真了?我先前不都给你老解释过了么?”

    贾蔷皱眉说道,先前他的确给贾母说过,贾蓉出殡那天去秦家的缘由。

    当然,一句话显然无法能释疑,所以他又咬牙恨道:“都是宝玉这些黑了心的下流种子,随意往我身上栽派污名。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今儿我再不饶他!”

    听他这样一说,贾母等人立时信了,一迭声道:“谁当真了?谁当真了?这样没王法的混帐话,谁再造谣一句,我非让人撕烂她的嘴不可!珠哥儿媳妇,你回头给凤丫头说,让她留心着些府里上下,谁再说那样的下流话,直接打死!”

    李纨应下后,贾母又哄贾蔷道:“如此可好了?那样的混帐谣言,我们压根一个字也不信……且那些话,和宝玉再不能相干。今日事,想来也是无心的,他怕他老子捶他,才想着安在你身上。好了好了好了,回头我让宝玉给你赔不是,还不成?”

    见贾母如此,贾蔷也见好就收,不情愿道:“那回头老太太可给他说清楚,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处心积虑的想害我,到处在传我的坏话,想把我定格成十恶不赦之人。这个时候贾家里面谁再说我的坏话污蔑我,那我可是真要翻脸的。”

    贾母听了唬了一跳,忙道:“行了行了,知道了,宝玉再不乱说,家里也没人再乱说,你快进去罢!”

    ……

    眼见贾母等人入了偏厅,躲到侧面去等候前厅的动静,贾蔷摇了摇头,为了一个宝玉,也未免太过兴师动众。

    他进入前厅后,就看到宝玉站在堂下瑟瑟发抖。

    主座上,贾政陪着一副笑脸,在同一身着从四品官服的中年官员说话。

    那官员面上带着冷笑,神情有些矜持……

    贾蔷站在门厅处,不无疑惑的看着此人,难道此人就没听说过甚么?

    再怎么无知,也当知道贾政乃当朝皇贵妃亲父!

    就敢如此托大?

    好在,看到身着重孝的贾蔷到来,那位长史官还是先起身见礼道:“下官裴敬,为忠顺亲王府长史,见过宁侯。”

    贾蔷没理会虚的,直言问道:“你来做甚么?”

    裴敬自顾起身,脸色不卑不亢,看着贾蔷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敢烦侯爷作主。若如此,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贾蔷呵了声,嘴角弯起讥讽,问道:“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

    裴敬道:“是这般回事,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贾家衔玉的那位公子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以为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特求上门,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躁劳求觅之苦。

    不想下官寻上门来,贵家宝玉先说不知,又说此事全在侯爷处,所以下官斗胆,求侯爷放人。”说毕,躬身行礼。

    裴敬说罢,贾政也忙道:“蔷哥儿,若是知道此人下落,还是快说出来的好。”

    贾蔷闻言,皱起眉头看向一旁的宝玉。

    却见宝玉连连与他使眼色,还作口型:琪官也是你朋友!

    贾蔷见之,抽了抽嘴角,想起当初落魄时,琪官曾送来的五两接济银子,再想想此人背后纠缠的一团乱麻似的干系,还有更乱的冯紫英……

    他有些心烦的看向裴敬,不耐道:“此事本侯不知,我们贾家也不知道,如今家里有事,就不多留了……送客。”

    裴敬闻言却冷笑道:“侯爷这话可就奇了,贾家怎会不知,现有据证,何必还赖?必定当着侯爷说了出来,衔玉而诞的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琪官的红汗巾子怎么到了贵府公子腰里?”

    宝玉闻言,如遭雷击,再看贾政如怒目金刚般看来,登时连魂儿也散了大半……

    心下自思:这话他如何得知!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不如打发他去了,免的再说出别的事来。

    正要开口交代,却听贾蔷怒声斥道:“不知好歹的东西,为了一个戏官跑我贾家来说三道四!我贾家子弟腰里系的甚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少在这胡扯乱拿。若有证据,自去步军统领衙门告我贾家私藏人口就是,在这聒噪甚么?”

    裴敬闻言大怒,面色涨红道:“侯爷焉敢辱我?下官官位虽卑,却也是朝廷命官!”

    贾蔷嗤笑一声,道:“我大燕太祖设王长史,以掌王府政令,辅相规讽,匡正王之过失,统率府僚各供其事。这,才叫朝廷命官。而不是亲王走狗,为他四处奔波去讨一个戏子!忠顺王李祐那老不羞干这些破事时,你可曾规劝讥讽过?可曾匡正王之过失?甚么都没做,你算哪门子的朝廷命官?这会儿倒跑到本侯面前来拿大。给脸不要脸,李祐当面我都敢直啐,更何况你一个狗屁长史?赶紧滚!”

    见他如此骄横不留情面,翻脸不认人,贾政急的不得了,他是儒家出身,最讲养气功夫,何曾与人如此撕破面皮过,忙劝道:“蔷哥儿,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何必为了这个畜生,闹到这个地步?”

    贾蔷转头看向贾政,道:“二老爷,我贾家子弟,若果真犯了王法,我自不会枉顾国法。可若不曾触犯国法,就绝不允许旁人欺上门来,说三道四。”

    说罢,回过头来问裴敬,道:“还等本侯派亲兵来送你不成?”

    裴敬再无脸面多留,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贾政到底顾念情面,忙跟了出去相送。

    可裴敬哪里将他放在眼里,脚步飞快出了贾家,往忠顺王府而去。

    贾政无奈跺脚,叹息连连,正这时,看到贾环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一肚子气的贾政喝令小厮道:“快打,快打!”

    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

    贾政厉声斥问道:“你又跑什么?上回才教训完,如今又乱跑,当家法大棒打不得你!来人,与我狠打!”

    贾环唬个半死,忙跪到跟前道:“原不曾跑,只听到骇人之事,这才忘了老爷的教训,跑了起来……”

    贾政皱眉道:“甚么骇人之事,将你骇的连礼数规矩也忘了?”

    贾环却不直言,反倒左右看了看。

    贾政一挥手,屏退下人,贾环方道:“我听母亲说,蓉哥儿出殡那天,蔷哥儿送蓉哥儿媳妇回娘家,原是为了给宝玉哥哥擦屁股……”

    贾政闻言唬了一跳,道:“这叫甚么放屁话?蓉哥儿媳妇和宝玉甚么相干?你再胡吣,仔细你的好皮!”

    贾环忙道:“老爷息怒,不是蓉哥儿媳妇和宝玉哥哥有甚么,是宝玉哥哥和蓉哥儿媳妇的弟弟秦钟,跟咱们家家庙里一个尼姑好上了,被秦家老爷撞破三人奸情后,秦家老爷才气死的。真的,前儿宝玉哥哥还去了秦家,又去见了秦钟和那个名叫智能儿的姑子。老爷若不信,只管将宝玉哥哥的长随李贵喊来,一问便知。这些都是那姑子的师父净虚给我娘说的,蔷哥儿是受了老太太的嘱托,才去给宝玉擦屁股的。那智能儿如今也被蔷哥儿给护了起来……”

    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道:“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前厅急去,喝令道:“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连忙退出。

    贾蔷在里面听到动静就想走,看一场大戏,却被宝玉死死拉住袖角不放,苦苦哀求。

    他没告诉宝玉,贾母、王夫人等人就在隔壁。

    贾政进来时看到这一幕,愈发气的目瞪口歪,满面泪痕,一叠声喊道:“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

    他素知宝玉喜好和姊妹们还有丫头顽,甚至听赵姨娘说过,宝玉和一个叫袭人的丫头做下了好事,却一直并未在意。

    大家门第里的公子,过了十三四,有个房里人原是正常事。

    可贾政却万万没想到,宝玉会顽到这个地步,和秦钟一道与尼姑通女干?还气死了秦家老爷?

    这种事,简直如同一万个攻城锤在贾政脑海里轰击着。

    这还叫人么?

    这分明就是畜生不如啊!

    贾政甚至还认得秦家老爷,那是他工部的同僚!!

    此事果真传了出去,他贾存周还有何面目见人?

    贾蔷看出贾政是动了真怒,外面的青衣小厮们也取来了大棒和绳索。

    宝玉见之愈发不肯松开贾蔷了……

    贾蔷在,那些小厮就不敢上前,贾政见之气的差点仰倒,就亲自取来大棒,要打杀了这个逆子。

    贾蔷虽不想拦,可宝玉躲在他身后,也不好不拦。

    不过因为放水,宝玉还是连挨了两下狠的,他才拦住第三下……

    正巧,一个打,一个拦时,就听到贾母的声音传了进来:“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

    贾政泪流满面的举着棒子,心如刀割,回头就见贾母由王夫人、李纨搀扶着进来。

    小厮门仆皆退避散尽,所以连宝钗、湘云、三春姊妹们也来了。

    看到宝玉被贾蔷护在后面,一个个都觉得欣慰,以为其为大好人,只嘴上说的难听……

    贾蔷见救兵来了,对身后面色苍白疼的落泪的宝玉笑道:“这下好了,救星来了。”

    宝玉差点没气吐血,无比哀怨的瞪了贾蔷一眼后,看向贾母泪流满面。

    不过贾母进来时见他被贾蔷护住了,只当没挨到,再看贾政气的面如金纸,满脸泪痕,唬了一跳,劝道:“你要管教儿子,也该自重才是。到底有了春秋的人了,果真气坏了身子,又置我于何地?”

    贾政闻言,许是窝心太甚,竟叩头哭了起来,愈发让贾母惊骇,心疼的上前落泪道:“到底是甚么事,竟到这般地步?宝玉也非十恶不赦之人呐!”

    贾政抬起头来,道:“母亲且问那畜生,都做下了甚么好事?”

    贾母疑惑的看向宝玉,宝玉以为贾政是在追责琪官一事,小声道:“老爷,儿子与琪官,只是好友,并无其他不可见人之事……”

    贾母一听是个戏子,笑道:“我当是甚么……你也要求忒苛刻了些,不过一个唱戏的,小孩子贪顽些,也值当你这般?快起来罢!”

    贾政闻言,却气的颤栗起来,起来转身就是一记耳光打在了宝玉面上,只将宝玉打懵在那。

    王夫人惊叫一声,贾母也变了面色,看着贾政怒斥道:“你到底要闹甚么?”

    贾政指着宝玉对贾母泣诉道:“母亲只问我,怎不问问这畜生,是怎么和那叫秦钟的,合伙**一叫智能儿的姑子的?此事被秦家老爷撞破,生生将人家气死!那是儿子在工部的同僚,素来和我家交好……这畜生做下这等没王法的事,结果人家老子刚死,尸骨未寒,他又跑去秦家和那秦钟还有智能儿胡孱,这样天打雷劈的下流种子,母亲也要护着不成?”

    贾母闻言,不敢置信的看向了瞠目结舌的宝玉。

    其他姊妹们,也无不骇然的看向宝玉。

    她们也都认识智能儿,因为这姑子打小就随她师父净虚常入荣国府。

    越是这样,她们越信了这事……

    宝玉怎会干下这样的事?

    而此刻,宝玉却是有口难言,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该解释甚么。

    贾蔷同样陷入了犹豫中,想着用不用替这小子分解一二?

    好像也没甚么好分解的,因为这些事,听起来还真是宝玉干过的……

    不过他好奇的是,谁把这些事给穿连起来的?

    此人有点东西,手段狠毒。

    这分明是要置宝玉于死地啊……

    “母亲,这畜生坏事做尽,都到了这个地步,儿子,儿子还管教不得吗?”

    贾政真真是在忍着锥心之痛,连眼睛都充满了血丝,看着贾母问道。

    贾母听闻宝玉干下的勾当,也是心惊胆战,害得秦家老爷气死……

    她犹豫再三,终于点了点头,道:“那你管教一下也好,只是,不能打狠了……”

    贾政闻言,眼睛瞬间明亮,转过头来,狞笑着看向宝玉。

    宝玉:“……”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