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
    ,红楼春!

    贾蔷回至东府时,正见凤姐儿、尤氏领着内宅总管事吴嬷嬷一道,在二门前给黑压压一众媳妇、丫头们分派任务。

    贾敬死了后,前三天热闹自不必提,阖族上下都要来哭灵。

    远近世交亲戚也都要来祭拜吊孝。

    今日空闲下来,但后面仍有大头。

    停灵四十九天,每七天为一七,都要设斋祭奠做佛事。

    其中数“五七”最热闹,来的人最多。

    所以,这场丧事远还未结束。

    宁府的下人先前被贾蔷一扫而空,焦大被发落后,基本上没甚么老人了。

    所以许多规矩差事,都要重新分配。

    太平街上的妇人们,干活都是把好手,肯吃苦卖力,只是大家高门的规矩不是很明白。

    凤姐儿虽也系着孝,可她和贾敬都快出四服了,算是小孝,因此不忌讳穿金戴银,只是身上衣服的绸子是素色罢。

    饶是如此,看起来依旧光彩神秀,艳气逼人。

    她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一众媳妇、丫头,笑道:“你们原和别个不同,都是你们侯爷从外面特意招回来的,不是家里的老人。不过既然蔷儿比信几辈子的家生子还信你们,那我也不拿你们当外人了,有事情就直接吩咐了。前两日,大家虽也算勤勉,可还是生出了不少乱子来,还有的险些闹出大笑话。这宁府就蔷儿一个主子,你们若不想让外面拿你们侯爷说嘴,嘲笑他管家无方,最好还是听我一听?”

    几个管事婆子忙赔笑道:“理应如此。”

    凤姐儿呵呵一笑,点头道:“那就好!这样,我简单分派一下,东边儿这二十个分作两班,一班十个,每日在里头单管人客来往倒茶,别的事盖不用你们管。西边儿这二十个也分作两班,每日单管本家亲戚茶饭,别的事也不用你们管。

    还有这中间的二十个人也分作两班,单在灵前上香添油,挂幔守灵,供饭供茶,随起举哀,别的事也不与你们相干!都记下了?”

    诸婆子媳妇忙应下后,退到一边,又上来一批人。

    凤姐儿又是有条有理的一通分派,见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等悉数指派完后,才想起转头问尤氏道:“大嫂子还有甚么说头没有?”

    尤氏笑骂道:“你都指派完了,倒想起来问我……”

    正说着,看到贾蔷从前面过来,忙起身笑道:“侯爷回来了!”

    凤姐儿看到贾蔷进来,亦是凤眸一亮,笑道:“我隐约听说西府又闹将起来了?现在如何了?”

    贾蔷将事情大致说了遍,最后笑道:“宝玉这回被打狠了,估计能老实些时日。”

    凤姐儿却听他口无遮拦,说甚么外面传着“好吃不过饺子,好顽莫过嫂子”的混账话,和尤氏一起啐了口,却都没说甚么。

    一个总不好贼喊捉贼,一个则自忖没那个位份。

    一时间倒有些古怪起来……

    贾蔷忙将金钏儿的事又说了,凤姐儿不高兴道:“我一个人差不离儿让你劈成两半来使,没黑没白的,也不见你帮我讨两个能干的来。平儿那边倒是着紧……”

    尤氏在一旁好笑道:“你不过来这边帮几天忙,侯爷往你身上使力气,到头来不竹篮打水一场空?平儿是我们府上正经的姨奶奶,当然先着紧她。”

    贾蔷却突然想起一人来,道:“我还真知道有一个小丫头子,最适合二婶婶你,保管对你的脾性。”

    凤姐儿侧眸问道:“哪个府的?”

    贾蔷道:“当然是你们府的。”

    凤姐儿闻言气的咬牙笑道:“我们府上有牌面有头脸的丫头哪个我不认得?还用得着你来介绍?”

    尤氏笑道:“你不要就给我!”

    凤姐儿啐道:“有你甚么事!”

    贾蔷道:“是林之孝家的那个女儿,我听说伶牙俐齿,性子爽利大方。二婶婶且先去看看就知道了……”

    凤姐儿闻言道:“那行罢,果真是个好的,我领你这个情。”

    贾蔷闻言,心中一动,抬眼看去,凤姐儿却已经转过身与尤氏交代起东府之事来:“那边闹成这个样子,我不回去看一遭不成,大嫂子先在这边盯着。我现在过去,到夜里准过这边来。”

    尤氏笑道:“成,左右事情你都安排妥当了,我不过在旁边看着一二。只要你晚上过来就行,不然明儿一早我可不知该怎么办了。明儿一早,我还要去西斜街那边。”

    凤姐儿闻言笑了笑,没多说甚么。

    贾敬是尤氏的亲公公,结果尤氏为了外面的生意,倒将贾敬的丧礼也顾不得了。

    凤姐儿这一笑是有些嘲笑,既笑尤氏为了巴结贾蔷什么也顾不得了,又笑贾珍、贾琏这一对兄弟,当初恣意妄为之时,不知有没有想到过今天……

    回头与贾蔷对视一眼后,凤姐儿便带着丰儿和绘金两个丫头回西府去了。

    目送凤姐儿离去后,贾蔷听尤氏咳嗽了两声,回头打量她一眼,淡淡道:“大奶奶莫要积劳成疾,若身上有不舒坦的地方,万不可讳疾忌医,要早早请郎中才是。”

    尤氏忙笑道:“并没甚么要紧的,我身子骨素来健壮,不碍事。对了,明儿西斜街那边新开张,爷过去不过去?”

    对于尤氏在没外人在时,直接称呼他为“爷”,贾蔷也是有些没法子。

    这世道,女子地位之低,便在于此。

    为了能够有个容身之地,越是聪明之人,越能将身份摆的极低。

    贾蔷劝过两回没甚用,也就不劝了。

    他想了想后,摇头道:“宫里皇后娘娘才打发了五皇子来,告诫我让我老实在家守孝,那我就不好出去了。不过大奶奶也不必担心甚么,那边我都安排妥当了,果真有闹事的,你只管让人打发出去就是。你和平儿在外面代表着宁国府,也是代表着我的体面,谁也不能轻辱了去。带上三姑娘,她脾气暴烈,有她在,你吃不了甚么亏。”

    尤氏闻言笑的灿烂,道:“三姐儿若是知道爷这样说她,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呢。”

    贾蔷摆摆手,不接这茬,道:“我还有事要忙,大奶奶也自去忙罢。”

    说罢,亦转身往自己小院方向走去。

    看着贾蔷离去的背影,尤氏面色阴晴不定。

    她如今真是有些弄不明白,贾蔷身上的那些谣传,到底是真还是假。

    和可卿那浪蹄子的传言,多半是真的。

    尤氏即便是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

    秦可卿那样的女人,放在宫里便是能祸乱天下的妖妃!

    两府上下,没人能比。

    能让贾珍豁出去脸不要,自然非同等闲。

    可是,贾蔷和凤姐儿……

    若说贾蔷是正人君子,显然搭不上。

    可若说他是色中恶鬼,似乎也犯不上。

    旁的不说,她那两个妹子的姿色,就绝不在凤姐儿之下。

    二妹温婉,三妹极其秀美,脾性还刚直,一心都是贾蔷。

    但凡贾蔷动些心思,这一对姊妹花,再想恶心点,连她这个伯娘,都未必会逃开他的魔爪。

    可贾蔷却愣是拒之于千里之外,离的远远的!

    男人到底有没有这个心思,女人再清楚不过。

    尤氏看得出,贾蔷是真没这份心思。

    这样的察觉,既让尤氏有些欣慰,却也有几分失落和不安。

    倒不是因为贾蔷瞧不上她们姊妹,而是她始终觉得,在这座国公府里,她的处境不安稳踏实……

    不过,再想想,也不急于一时。

    果真能在西斜街那座会馆里帮上大忙,出大力,能有用,想来会安稳许多……

    ……

    神京西城,明玉街。

    宁郡王府。

    偏殿,宁王李皙较二年前,看起来沉稳了许多,腮边蓄起了胡须。

    就连眼神,也比先前深沉了许多。

    倒是他对面的年轻人,神情倒一如先前,连相貌也未有多少变化。

    “紫英,你在外面游历了一圈回来,看着倒没甚么变化,出去都见到甚么了?”

    李皙气度儒雅尊贵,语气亲近,在身边人跟前,是个十分有人格魅力的王爷。

    冯紫英见礼罢,笑道:“旁的倒也罢,也来不及游顽观赏甚么。倒是那件事,有些眉目了。”

    李皙闻言,深沉的眼睛登时明亮了起来,看向冯紫英隐隐激动道:“秦氏族人找到了?”

    冯紫英见李皙如此激动,反倒纠结了下,劝道:“找到是找到了,不过,王爷也别抱甚么希望,东西不在他们身上。”

    李皙闻言,紧紧皱眉道:“不在他们身上?不可能!父王当年得了那枚宝玺,一直带在身边,被圈的时候却不在身上了,宫里一直也缺失着那方宝玺。后来孤问过父王,他老人家亲口所言,就在那位贵妃手中。等将来,会有人持宝玺来寻我,辅佐于我!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不见,宝玺也不见。既然那宝玺在秦妃手里,秦妃死后又没落在宫里,那除了她家人外,还能落在谁手中?紫英,秦氏族人何在?”

    冯紫英苦笑道:“如今都不姓秦了,改姓封了。只剩一个孤零零的老头儿在务农,不过,倒还有一个女儿,如今在京里。”

    李皙本来眼神已经晦暗下去,可听闻此言,忙追问道:“在京?在哪里?”

    冯紫英微微迟疑了下,方答道:“在贾家,宁国府中。”

    李皙闻言,眼神瞬间锋利起来……

    不过冯紫英又忙道:“那封氏如今在贾家,不过是个厨娘。也是今岁才来的,这里面,还有这样一个官司在……”

    说着,他将封氏嫁甄士隐,生英莲,英莲又被拐子拐走,结果直到去年才认回了亲。

    封氏被带到京里,和英莲,也就是贾蔷如今宠爱的小妾相认,留在贾家当了个厨娘……

    李皙听完后,不无失望道:“就这?”

    虽然听起来,好似和当年事风马牛不相及。

    但李皙仍觉得,事情未必就会那样巧,怎偏偏就落到贾家去,还在宁国府中?

    当年他虽年幼,可也听说过贾敬“忠臣不侍二主”,那样出众的公门公子,文武双全,可为了他父王,却一辈子白衣不入仕。

    如今当年那位贱人的族亲,却刚好在贾家?

    李皙思量片刻后,直视冯紫英道:“紫英,孤知道你同贾家那位贾蔷有些交情,可此事你还要帮孤,除了你,孤王谁都信不过!你能否再查查,封氏和其女在宁国府里,到底是甚么样一个情况?那事物,会不会在她们手上?”

    冯紫英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道:“王爷,封氏之父封肃还活着,封肃是个贪鄙小人,东西果真在封家,他断不会不交出来换取金银的……”又见李皙面色有些不大高兴,心里一叹,道:“也罢,我再往贾家多跑两趟,探个究竟罢。”

    李皙笑道:“以你们的交情,也该多跑两趟。贾家东府这二年来,一个接一个的死,怕是他家那里风水不大好。如今偌大一座国公府都让贾蔷得了,贾蔷背后站着林如海,又成了尹家的姑爷,好事占尽。可惜,我这个无权无势的闲王入不得他的眼,数次下请柬请他来王府一叙都不肯。也罢,你去帮我问问,到底是何时得罪了他?果真有不对的地方,本王赔个情又如何?毕竟,当年宁府的那位太爷,对孤之父王,可是忠心的很呐。”

    冯紫英闻言忙道:“会不会是丰乐楼之事?当初……确实有些龃龉,不过说开了应该就没事了。至于宁府太爷过世……王爷看着,要不要设一个祭棚?”

    李皙闻言笑道:“原也这样想来着,可人家避我如虎,孤又何必上赶着贴上去?”

    冯紫英摇头道:“设祭棚也并非全为了贾蔷,更为了贾敬。也可告知当年一些旧臣,老千岁之血脉,从未忘记过他们!”

    李皙闻言沉吟稍许,方缓缓点头道:“紫英言之有理!”

    冯紫英笑了笑,心中犹豫了半晌,终有一事他还是没说出来……

    他在贾家西府的耳目说,那个名唤香菱的封氏女,好似和贾蓉之妻秦氏很有几分相像。

    不过,也只是听说,并未见过真面目。

    冯紫英不愿太过得罪贾家,尤其不愿和贾蔷生分,再者也想不到此事有甚么关联的,毕竟人和人之间有相像之处原就很正常。

    所以,当面宁郡王李皙的面,他按下了这一节,未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