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爷……大奶奶?
    翌日清晨。

    可卿卧房内,四扇楠木樱草色刻丝琉璃屏风后,是一张钿紫檀玫瑰木雕花滴水大床。

    床上悬一捻金银丝线嫩黄烟柳纱帐,晨曦的光芒照入,朦朦胧胧。

    床头设一对大红满池娇的枕头,铺着大红底丹凤朝阳刻丝薄被。

    只是扫兴的是,床榻上却只有一个男子……

    贾蔷缓缓睁开眼,嗅着榻间纱帐内的幽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昨儿个,他一人独睡此寝内。

    不过可卿倒是陪他说了许久的话,说她幼时,说她当姑娘时,还被贾蔷哄着,浅唱了几支小曲儿,当然,贾蔷也还了首。

    她还在父丧期间,贾蔷又怎好迫她侍寝?

    但多聊聊天,也有意趣。

    榻边的一对柴窑美人瓶上的美人妩媚妖娆,高几上供一糯底阳绿白玉金佛。

    又有一红漆描金彩绘五屏风式镜台,可画眉。

    “爷醒了?”

    正当贾蔷打量着美人闺房时,就见一道糯软清幽的声音传来,他侧眸看去,就见着一身浅青色荼蘼裙裳的可卿含笑而入,绕过琉璃屏风后,来到床榻边坐下。

    长发未绾,披于肩后。

    眉眼如画,容颜绝世。

    贾蔷微笑着朝她一伸手,可卿俏脸含羞,幽幽明眸中诉着千百情丝,揉身上前,倚入贾蔷怀里。

    贾蔷就那样轻轻拥着她,道:“昨晚睡的可好?”

    可卿抿嘴一笑,点点头道:“爷在这,心里格外踏实,睡的就香甜些。不过,也许是睡的迟了。”

    可卿也是俏皮之人,贾蔷甚爱之。

    取过床榻边高几上的茶盏,漱了漱口后,在可卿娇羞闭眼时,埋首向下……

    好一阵缠绵后,贾蔷见好就收,既尊重人家,也不让自己太难受。

    而对于贾蔷能用莫大的毅力忍住最后一步,可卿亦是十分感动。

    起身理了理凌乱的长发后,可卿侍奉贾蔷起床穿衣。

    拾整完毕,贾蔷笑道:“出去散散步?”

    可卿迟疑了下,还是点点头,眸中带着期盼喜悦的神色。

    她寻了一支简单的珠钗,将长发绾起簪好后,便随贾蔷一道出了小院,在微微转凉的晨风中,穿行国公府。

    一路上,也有遇到婆子、媳妇、丫头行礼的,贾蔷与有些羞赧的可卿都一一回应了。

    可卿明白贾蔷这样的做派,是为她能立足宁府不被人小觑欺负了去。

    直到遇到了……

    “侯爷……大奶奶?”

    龄官显然十分意外的看到贾蔷居然是和可卿一起这样早在散步。

    龄官穿一身粉蓝缎面竹叶圆领袍,眉眼间幽幽楚楚,天然一股愁绪,即便是惊讶间,都像是在看负心人。

    若只是寻常戏官,自然穿不了这样好的衣裳。

    龄官的衣裳都是黛玉置办的,虽从未明说,但谁都知道,是因为上一回替身,龄官替黛玉挡灾,几乎被烧死……

    原本依龄官的性子,断是不会收的。

    可因为贾蔷一句,“你若不收,林妹妹心中不安”,她便默默的接受了好意。

    这样的做法,反倒让贾蔷感到歉疚。

    “今儿起的早,就一起出来散散步,看看景儿。你这是要去练功?”

    贾蔷温声笑道。

    龄官小心翼翼的看了可卿一眼,看着可卿那双面对常人时平静无澜,天香国色的修眸,龄官有些怯怯,以为也只有这样的人间绝色,才配得上贾蔷这样的无双贵人。

    她有些落寞的点点头,就要离去。

    贾蔷和可卿对视了眼后,叫住道:“龄官,一起去走走罢。你身子太单薄了些,这样不行。林姑娘先前几年也如你这般,身子病弱,心里愁苦,后来我带她去看了些人,她便慢慢改了过来,成了现在这样的心胸开阔,身子骨也渐渐好了起来,不见愁思的姑娘了。”

    听他这样说,连可卿都好奇起来,问道:“叔叔,是带林姑姑看了甚么人?”

    贾蔷笑了笑,道:“去看了芸芸众生。”

    可卿:“……”

    龄官:“……”

    见二人无语的神情,贾蔷哈哈一笑,摆摆手道:“边走边说罢。”

    说罢,当先往前走去。

    可卿自然跟上,倒是龄官,迟疑了稍许,到底好奇心炙,也跟上前去。

    三人一路向北,入了园子,一路行至沁芳亭。

    看着园中美景,四周柳树落叶飘落水中,贾蔷眼中是秋之静美,可卿因贾蔷身上的喜悦而受感染,亦觉此园此景怡人。

    独龄官以为是一种凄美孤离……

    贾蔷一边缓缓活动开筋骨,一边看着龄官道:“我说带林妹妹去看芸芸众生,不是在信口开河。林妹妹是吃过苦的,不是吃喝上的苦,而是心里的凄苦。龄官你也是,身世之苦。但是,不必多说,想来我的身世,你也知道?”

    龄官看着贾蔷,轻轻点头。

    贾蔷笑道:“爹娘生我而未能养我,让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甚至是羞辱,但我从未放弃过乐观,因为我始终认为,如我这样的,人生还有大把的希望。我带着林妹妹去看了船夫的女儿,和你们一般大,但她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到忧愁,也看不到甚么苦涩了,她的眼睛里,只有麻木,人累到了极致,困苦到了极致,便会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继续承负着繁重的劳作,麻木前行。

    这样的女孩子,不是一个两个。龄官你是来自江南,江南是大燕最富庶的精华之地,或许你看着那里的百姓,还算富足。可是天下之大,十倍于江南之地,百倍于苏州扬州。难道其他地方的女孩子就不是人?难道她们就活该生而劳累,麻木一生?人还活着,心却是连苦涩的味道都分辩不出了。

    她们有的人,相貌未必比你们差,但那又如何?命运,从来都是这样。

    或许没有看到那些人,无法带给你心里的震撼。但我想说的是,如咱们这样的人活着,最该珍惜生命的美好。

    论命运,谁又比谁好多少?大奶奶的命,难道就好么?

    但我欣赏她,即便身在最黑暗的深渊时,也未曾放弃过仰望黑云之上的光明。”

    看着龄官在秋日晨风中冻的有些颤栗的身子,贾蔷将身上的外裳脱下,系在她身上,然而没等龄官身子暖过来,就听到一句令她心都要碎了,面色瞬间惨白的话:“而且,自怨自艾满身怨气的女孩子,我实在喜欢不起来……”

    “叔叔啊!”

    见龄官人都摇晃起来,站都站不稳,一旁可卿都觉得太残忍了,上前搀扶住龄官后,嗔怪了声。

    贾蔷笑道:“我又没说她,龄官是有一些倾向,但我从不信,一个敢在烈火中冷静操作,还能浴火而生的姑娘,会是自怨自艾的人?”

    龄官怔怔的看着贾蔷,面色依旧惨白,泪珠滴滴滑落。

    贾蔷看着她,用帕子替她擦拭了下泪水,而后轻声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我不想因为你太像林妹妹而喜欢你,也不想因为你救过林妹妹,因为感激或是施舍来喜欢你。我想因为,你是龄官,一个我喜欢的姑娘,来喜欢你。这样,是对你最起码的尊重,你莫要误会呢。”

    一直面色苍白,浑身冰冷,心也冰冷的龄官,却因为这番话,缓缓活了过来。

    不仅是俏脸上渐渐浮起晕红,滚烫起来,身子也热了起来,连冰凉的心,也暖了起来。

    龄官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贾蔷,颤声道:“可是……可是我,只是一个小戏子……”

    她即使在梦中幻想的,也不过是以色侍人,讨得贾蔷两年欢喜,在他厌弃时凋零去,便不负一场相思了。

    贾蔷喜欢她?

    她何曾有过这样的奢望?

    但,又是贾蔷亲口说出来的,不是因为施舍,不是因为她像林姑娘,只是因为她是龄官。

    泪水流啊流,似流不尽般。

    就听贾蔷颇有豪气的笑道:“甚么戏子不戏子的,这滚滚浊世红尘中,谁又真的比谁高贵多少?你应当了解我才是,我何曾因为哪个的身份,而小瞧过谁?又何曾在意过谁的身份如何,就不去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