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坏了!林姑娘怎么今儿就回来了?
    ,红楼春!

    荣庆堂,西暖阁内。

    宝钗将哭的一塌糊涂的探春揽抱住,笑道:“前儿蔷哥哥同你说的那番话,可见是白说了。姨娘又没读过书,得知弟媳妇和侄儿被抢走了,岂有不来问问的道理?可见她还是重亲情的,难道不比不管不问的强?”

    探春落泪道:“可是前儿要不是蔷哥儿为她说话,她岂有好下场?她也不想想,人家会抢赵国基的老婆?想瞎了心了!”

    看探春恨成那样,又说的是贾蔷抢别人老婆的事,宝钗面色隐隐有些古怪……

    倒是湘云在一旁笑道:“姨娘关心则乱嘛!三丫头放心,也没多大事,每次蔷哥哥都不气,你倒气的了不得!他看在你的面上,也不会怎样……嗯?莫非真拿他当倒亲侄儿了不成?”

    惜春在一旁故作成熟的点点头,道:“唔,从我这论,和亲侄儿也差不离儿。”

    湘云抱住她的脸就是一阵揉捏,让惜春咯咯笑着求饶。

    “嘘!”

    宝琴竖起食指放在嘴边,悄声道:“蔷哥哥说话了!”

    众人忙屏声,侧耳倾听起来。

    ……

    荣庆堂上。

    贾蔷还未来得及与贾母说尹子瑜来拜寿,就见赵姨娘哭天抢地道:“蔷哥儿啊,你都有那么多老婆妾室了,就把我那苦命的弟媳妇还给我兄弟罢!”

    此言一出,别说西暖阁的探春等人惊呆了,连贾母都大为震怒,厉声道:“来人!把这得了失心疯的小女昌妇给我拉下去,送到城外庄子,好好看顾起来!”

    听闻此言,众人无不震动。

    西暖阁的探春也不挣扎了,整个人面色苍白。

    若是送去庵堂,那起码还是衣食无忧,生活清静些,能活长寿的也不少。

    可若送出城……

    城外庄子上,正常农户家里,能活过四十的又有多少?

    如是贵人被送去庄子上,能撑过二三年的都少。

    宝钗等人心里虽然厌恶赵姨娘,可却同情探春,因此都纷纷叹息,无话可说。

    宝玉也摇了摇头,不过心里却高兴。

    一来赵姨娘常在贾政耳边吹耳旁风,没少害得他挨打。

    二来,他想看看,他老子会不会跳出来,保护身边的女人……

    等了半晌,也没听到动静,呵……

    堂上赵姨娘更是唬疯了,忙退缩道:“不要了不要了,老太太,我不寻弟媳妇了,送蔷哥儿了,送蔷哥儿了……”

    贾母只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蹦,一旁王夫人见了,对凤姐儿道:“快送出去罢。”

    凤姐儿也不喜欢赵姨娘,不过她却知道,贾蔷看在探春的面上,还是给赵姨娘留些余地的,因此一边往下走,一边看向贾蔷。

    果不其然,贾蔷摆了摆手笑道:“今儿要是将人这样拖出去了,明儿整个神京城都知道,宁国府世袭一等侯,抢了一个赶车马夫的老婆和孩子……”

    站在他身旁的尹子瑜看着贾蔷也是浅浅一笑,而后与贾母、王夫人等屈膝一福,见了一礼。

    贾母见之连连招手,一迭声道:“快起来快起来!今儿让你看了场笑话,都是我家门不肃静,平日里我不大理会这些,太太又是个菩萨性子,倒纵的愈发不像了!”

    尹子瑜微微颔首,示意无妨,不过并没有随贾母的招手坐上去,依旧站在贾蔷身边,看他应对此事。

    贾蔷对赵姨娘道:“我一直察觉这边府上不清净,推测必有别家安插的内间。上一回被我赶出去的忠顺王府长史,一个和贾家素无瓜葛的人,居然能知道宝玉衣服里面系的甚么汗巾!虽然宝玉行为不检,有些恶心,但这岂能是正常道理?

    所以,尽管老太太怕麻烦,想将就着能过就过,我这个族长却不能不上心。今日他们能查出宝玉系了别人的汗巾,明日他们就能让人在厨房茶里下毒!没想到,我暗地里这么一查,还果真查出些名堂来。

    赵姨娘,看在三姑姑的面上,我将陶二娘和你们赵家的一切关系都切割断开,甚至不惜连她的儿子都改了姓,不再姓赵,就是为了不让一些事牵连到你身上。我最后问你一句,你果真想寻回陶二娘和陶栋?我可以成全你的。”

    赵姨娘其实方才就后悔了,仗着贾政的宠爱,有一双儿女傍身,得知弟媳妇和侄儿被抢走的她快气疯了,才闹上了荣庆堂。

    可方才看到贾母震怒决绝,甚至要放逐她去城外庄子,那是比庵堂更可怕的去处,她哪里还敢再多事?

    如今又听到,陶二娘身上居然担着那样大的干系,自然恨不得赶紧撇清,因此忙讨好道:“蔷哥儿,你瞧我,也没读过甚么书,家里出身苦,所以不明白事理。有甚么事,你看在你三姑姑和你环三叔的面上,就……”

    不等她说完,贾蔷哈哈笑道:“你倒是会活学活用……姨娘看起来,还想让我唤你一声姨奶奶?”

    这时西暖阁里忽然急步走出一人,不是面红耳赤几乎怒发冲冠的探春又是谁?

    赵姨娘看到探春还是有些心虚的,不过不等她再胡扯甚么,就被探春一把拉扯起来,拽出了荣庆堂。

    少在人前丢人现眼!

    见此,贾母满意的点点头,大家闺秀,可不只能吟诗作对悲春伤秋做女红,就该有这样的魄力!不然怎么管家?

    满意之后,又啐凤姐儿道:“你还不如三丫头!”

    凤姐儿闻言也不在意,笑道:“三妹妹是出了名儿的带刺的玫瑰,撒个娇,蔷儿都让她三分,我不如也就不如了罢。只是可惜,这样的人,没托生到太太肚子里。”

    贾母笑骂道:“贵客在,你少兴,乱说胡话。甚么嫡出庶出,我们家从不在意这个。”

    尽管每个高门都不可能不在乎嫡庶,可没有哪家会说在明面上。

    否则,落个嫡母不慈的名声,会好听?

    贾蔷请尹子瑜在右手次座落座后,对贾母道:“今儿往尹家走了遭,正巧南边才送来了些新鲜的江鱼和大闸蟹,我给太夫人送去了些。郡主听闻后日是老太太的七十大寿,就提前过来给你老拜寿……咦,老太太,你的脸色怎不大好?”

    贾母都说不出话来了,心里气个半死,几乎隐隐发抖!

    凤姐儿肚子里笑的厉害,面上却有些茫然不解的问道:“蔷儿,甚么鲜鱼和蟹啊?你可别只记得老丈人家,倒把在咱们本家给忘了!老太太最好吃鲜活的江鱼,你又不是不知道……”

    尹子瑜闻言都有些吃惊,浅浅唏嘘了下,看向贾蔷。

    没给西府?

    贾蔷闻言却奇道:“上回林妹妹在东府待客,不是拿螃蟹招待你们了么?”

    凤姐儿高声笑道:“蔷儿!你少同我身上弄鬼!林妹妹说的明白,那是上一回剩下的,最后两篓活螃蟹!上回是甚么时候进的,我都忘了,新进的你没给罢?”

    贾母眼泪都快气掉了,东西吃不吃不当紧,关键这份孝心是半点也没……

    若是都没给也罢了,结果巴巴的亲自送去尹家,给尹家太夫人吃。

    贾母心口窝心的痛啊!

    贾蔷冷眼旁观了半天后,才呵呵笑道:“新的别说你们,连我也一口未吃。除了给尹家和布政坊那边各送了一份去,其他的都留到后日,给老太太过七十大寿用。后日若只是寻常的鸡鸭鱼肉,如何能给老太太长脸?满席的河鲜大蟹,那是甚么?那都是老太太的脸面!怎么,二婶婶你现在想吃?”

    此言一出,不等凤姐儿再开口,贾母的脸色就几乎是瞬间阴云转晴,她将信将疑的看向贾蔷道:“真的假的,你可莫要哄我!”

    这重孙,有这样的好心?

    贾蔷笑道:“怎会是假的?”

    贾母脸上已经绷不住笑容了,这时却见尹子瑜也从袖兜中掏出一物,送上了尹家太夫人为她备的一份寿礼,一个并不大的金丝楠木锦盒。

    若只看木料,未必是喜庆之意。

    金丝楠木除了做宫殿房梁外,多做棺材……

    可是上面一旦刻上龙凤彩雕,那就立刻不同了。

    因为这说明,东西来自宫里,是内造。

    果不其然,就听贾蔷笑道:“尹家太夫人这次是下血本了,里面是一枚五彩金八仙庆寿镯,当初太夫人六十大寿时,皇后娘娘送的。”

    贾母闻言唬了一跳,忙道:“这样金贵,如何敢收?快拿好了,快拿好了!回去还给太夫人,这可不是顽的!除了太夫人,没人承受得起这个。”

    贾家御赐之物并不稀少,但多是祖宗时候留下来的,且也无皇后钦赐的。

    关键是,皇后送她娘的寿礼,贾母敢收?

    然而尹子瑜却只是浅浅一笑,微微摇头,然后看向贾蔷。

    贾蔷笑道:“老太太还是收下罢,太夫人说了,她老人家拉扯小小一个尹家,这些年就吃了不知多少苦。老太太你一个人拉扯这么两座大国公府,那么多口子,功劳多高且不说,只这份辛苦,怕只有你老自己知道。如今不好大庆寿,已是委屈着了。所以,太夫人让我们当晚辈的多孝敬着,不能慢怠。这份礼呢,就当子瑜孝敬你的。左右太夫人那些物件儿,最后都是子瑜的。”

    贾母闻言,那眼泪真是当场就落下来了。

    虽然在外人看来,这些年来贾母是享尽人间富贵,活的快乐似神仙。

    可贾母心里,却一定还是认为,她为贾家操碎了心。

    尤其是贪上这么一窝子不争气的,她自己早早知道指望不上,才在贾代善薨后,将亲手教养大的元春,送进了宫,也算是处心积虑……

    如今再听这话,就真的受不了,泪如雨下都是小的,简直行如决堤!

    王夫人、凤姐儿、李纨等人忙劝,一时竟劝不住。

    贾蔷在堂下就笑道:“哦哟!真是了不得了!老太太你也是堂堂国公夫人,天下女子比你老位份还高的,也没几个。怎就为了一个寿礼高兴成这样?这也太撑不起你老国公夫人的体面了罢?你老这样,岂不让人以为这些年我们这些做儿孙后辈的没孝敬你老甚么,如今收了个礼,就哭成这样?”

    “呸!”

    贾母心中的委屈和感动被这逆孙的话给打散了大半,用帕子抹了泪后啐笑道:“你这孽障,还有脸子说?难得人家太夫人是明白人!”又转头对王夫人道:“那位亲家,才是真正的明白人!”

    王夫人微笑道:“是啊,若不是明白人,又怎能教养出一位至尊至贵的皇后娘娘?”

    啧!

    贾蔷听不下去了,起身对贾母道:“老太太多歇息,我和郡主先回东边儿了。”

    贾母才收了大礼,哪里肯放人,一迭声道:“岂有这样的道理?岂有这样的道理?郡主是来给我这老太婆祝寿的,又不是来寻你的!要走你自己走,郡主留下,马上就中午了,我们娘们儿要一起吃顿饭!”

    贾蔷提醒道:“郡主留下的话,宝玉今儿就不能露面了。你老愿意拿他当闺女养,在外面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此言一出,贾母和王夫人的老脸居然都红了,羞臊的。

    贾母怒视贾蔷道:“你少胡说!宝玉如何当闺女养了?郡主在跟前,自然没有他上前的份!”

    西暖阁里,宝玉:“……”

    心好痛!

    贾蔷笑道:“既然如此,倒也罢了。那你老让人准备饭菜,我和郡主先去园子里逛逛。”

    贾母气啊,她多想拉着尹子瑜说说这些年有多不容易,可又不能再拦下,只能摆手道:“去罢去罢!等席好了,我打发人去叫你们,好好的顽!”

    ……

    后院,沁芳亭上。

    香菱送来了纸墨笔砚,得了尹子瑜赠的一金镯后,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京城规矩,三月金换玉,十月玉换金。

    再有二月,就要换金器戴了。

    不过尹子瑜有些不同,寻常读书女孩子多爱玉,独她以为金更便宜些。

    因她喜欢“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之言。

    瑕疵之人,戴瑕疵之金,也可时时自省,戒骄戒躁。

    所以,她手腕上戴着的,一直为金镯。

    虽比不得尹家太夫人送贾母的那枚,却也是珍品。

    “怎送香菱这样贵重的镯子?”

    二人在沁芳亭上落座,待尹子瑜望了一周,亦落座后,贾蔷笑问道。

    尹子瑜微微摇头,落笔道:“我的镯子,都是这般的。且亦曾耳闻,香菱于你,曾同历贫贱艰难,与别个不同。”

    贾蔷呵呵笑道:“若是旁人如你这般作为,这个说法,我是不信的。但你这样说,我信。”

    换个人,少不了收买人心的意图。

    但尹子瑜,却真的只是认为香菱不同别个,因此谢礼重一些。

    谢罢,也就罢了,并不会再刻意交好甚么。

    若以后香菱不主动上门去见,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交集……

    当然,如今活的越来越精彩有滋味的香菱,少不得再去叨扰。

    尹子瑜听闻此言,看了贾蔷一眼后,落笔道:“知世故而不世故,我还做不到呢。”

    这个评语在她看来,太高了,有压力,不如早早说明白。

    贾蔷见之哈哈大笑道:“是,若是果真能做到,方才老太太叫你过去,你就过去坐了……这样更好。”

    尹子瑜抿嘴浅笑,眼睛望着贾蔷看了稍许后,落笔道:“你与西府,对太夫人等,看着还好,却似总隔着一层,是为何故?”

    贾蔷闻言眉尖一挑,道:“这就是老太太招你过去坐,你没过去的缘由?”

    尹子瑜迎着贾蔷有些明亮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贾蔷眼神暖了许多,笑了两声后,道:“其实也没甚么,说起来,还是我有些矫情。我素来以为,论血脉,东西二府其实已经相隔甚远。与其说是亲情,不如说是利益,让两府结合在一起。而我和西府,从前真没甚么亲情可言。如果不是后来老太太许多做法,的确造就了现在的我,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对此心怀感激,那么我对西府的态度,只会更冷漠。”

    尹子瑜了然的点了点头,她明白了,却又落笔道:“那,你与尹家的结合,是否也算是一种利益结合?”

    寻常女孩子,谁有勇气这样捅破这层膜?

    而尹子瑜,却能眼神清明,很认真但也平静的看着贾蔷,等待答案。

    贾蔷笑问道:“你以为呢?”

    尹子瑜想了想,落笔道:“有一部分,但,你也并不讨厌我。”

    贾蔷哈哈大笑道:“不是不讨厌,我很欣赏,也很喜欢子瑜你的性格,和处世的态度。即便没有皇后娘娘说媒,如果有机会相识,你我也会成为好友。”

    他和她现在的相处方式,其实也更近似于好友。

    有默契,有包容和理解,有相互彼此间的欣赏,但距离小儿女间的缠绵悱恻,却似乎还很遥远。

    好友?

    尹子瑜抿嘴轻笑,又落笔道:“像你和五表兄一样么?”

    贾蔷嘿了声,摇头笑道:“和他不同,和他又是另一种相处了。”

    尹子瑜落笔奇道:“不都是好友么?”

    贾蔷点头道:“当然是,但那位五爷和你不同。子瑜你是清风明月,你坦荡无私,心如赤金。我与你相交,亦是不藏分毫私心。所以,相处起来,很舒适。

    我和李暄呢,却是刻意保持不往交情上掺杂任何功利,就是单纯顽闹浑来,打打闹闹做交情。但这,其实也是一种功利。因为我和他彼此都以这种方式,往身上涂一层保护色,来保护自身。当然,这样做并不能瞒过真正的聪明人。我们也知道瞒不过,却以此来表明我们的态度,这就足够了。因为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已经自绝了许多可能。若谁再苛勒我们,反倒过了线……”

    尹子瑜闻言,好看的眼中闪过一抹茫然,摇了摇头,示意不解。

    贾蔷笑道:“这里面涉及到朝政,涉及到党争,涉及到……夺嫡。太多太多了,真要讲明白,怕是三天三夜也讲不透彻。不过也可以一言概括之,那就是我们二人都刻意的使得友情纯粹……子瑜,今日这番话,你能不告诉任何人么?因为说出去后,我和李暄怕都有些麻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明白人。”

    尹子瑜笑着点了点头,贾蔷笑道:“走,带你去看看,日后你入园后,落脚之处。”

    尹子瑜落笔奇道:“我也要住这么?”

    贾蔷哈哈一笑,道:“住不住都成,贾家女孩子们都在这里有一住处,不然好好的园子,只为接一次驾就空置了,实在浪费。因园子里景好,所以林姑娘和你,各有一处。她好竹,所以在竹林中。你好静,所以也选了一处好去处。走,先去看看满意不满意。”

    尹子瑜点点头,站起身来,与贾蔷一道收拾了笔墨纸砚,装如匣中后,二人一道前往了蘅芜苑。

    ……

    宁国府,贾蔷院。

    香菱一阵风似的跑回来时,晴雯正吃力的随龄官学写字。

    “一天到晚和摘了马笼子的野马驹一样,就知道疯!”

    晴雯本就写的心烦,这会儿被扰了清静,自然不客气的教训道。

    香菱也不恼,都有些习惯了,端起桌上的茶盅咕咚咕咚饮尽后,方拉起一截袖子,似是无意的将胳膊放在桌上。

    “当啷”一声!

    晴雯:“……”

    龄官:“……”

    见二人异样的看着她,香菱倒也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起来,道:“瞧瞧,方才让你们去送你们不爱去,我勤快些,给爷送了笔墨去,人家郡主就送了我一个金镯子耶!龄官,你瞧瞧,好不好看,好不好看?”

    龄官闻言,起身仔细端详了番,对香菱轻声笑道:“这是紫金牡丹祥云镯,金贵着呢。”

    香菱闻言,却没在意这镯子到底多金贵,而是巴巴的看向龄官,大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看的龄官怪不自在,问道:“你这丫头,这样看我做甚么?”

    香菱“嗯姆”一声,摇摇头道:“龄官,你今儿,很不对呢!”

    龄官俏脸登时涨红,急道:“哪里……哪里不对了?”

    好在香菱还没聪明到那个地步,只说是不对,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晴雯啐道:“不就得了个镯子,瞧你轻狂的,倒派起龄官的不是来了!”

    香菱急道:“我何曾派龄官的不是了?我是瞧她今儿看起来好多了,颜色也好,气色也好!”

    龄官打圆场,笑道:“好了好了,你们可别打起来了。”

    正说着,话音刚落,就听门外传来一道恍若金珠落玉盘般悦耳的声音:“谁又打起来了?香菱和晴雯么?”

    本是十分动听的声音,可落在晴雯、香菱甚至是龄官耳中,都如一道惊雷般。

    香菱更是“嗖”的一下撸下袖子,背过手去,转身回头道:“哎呀!坏了!林姑娘,你怎么今儿就回来了?”

    来人不是黛玉,又是何人?

    ……

    ps:六千多字,再还一章,感谢紫衣盟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