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年浴血王者归来〕〔龙零〕〔寒门小福妻〕〔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宋成祖〕〔玄天龙尊〕〔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一人得道〕〔宁毅苏檀儿〕〔武神纪元〕〔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惊的一刀!!
    ,红楼春!

    东城外官道上,贾蔷和李暄在数十国公府亲卫和王府护卫的护从下不疾不徐的骑马东来,相互嘲讽羞辱,让周围亲卫和伴当们忍的十分辛苦。

    男人之间的友谊,和女人闺蜜之间完全是两回事。

    女孩子间,即便是闺蜜,说起话来仍要注意分寸,以茶言茶语较多,冷不丁越界了,就容易生气。

    男人之间……友情越深,挖苦讽刺的尺度越大。

    当贾蔷亲眼目睹李暄准备的四轮马车在一处外宅接了一个遍体红绸的漂亮女孩子上车后,他就开启了洪荒之力,各种吐槽。

    当然,李暄也不是吃干饭的。

    贾蔷和凤姐儿的事在贾家都只是隐隐相传,在外面更没甚么风声。

    但贾蔷和蓉大奶奶的风流韵事,却是外面久盛不衰的豪门香艳故事。

    若非贾蓉的伤是被贾珍打的,那时贾蔷还在江南,那贾蓉之死,怕都脱不了干系。

    总之,李暄反击起来也很过瘾。

    正当二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时,贾蔷忽见前面有三四架四轮马车往回走,登时哈哈大笑道:“王爷,我看你今儿的算盘是打不响了!人家都散场子了,你还在这慢悠悠的扯淡!”

    李暄见之真是急了,忙打发人把那几个纨绔叫过来,问道:“怎散场子了?”

    那几个年轻人一看到贾蔷,眼神就有些不对了,干笑道:“没……没甚么,家大人管得严,不敢去跑了。王爷,侯爷,您二人自去就是。”

    说着就要走人。

    李暄虽惫赖,可人并不傻,一看这几个鸟货的神情,就知道有事。

    李暄扬起皮鞭喝道:“爷问话,你们这几个球攮的也敢打马虎眼?信不信爷今儿把马放了,让你几位给爷拉车?”

    那几个纨绔顶多也不过是三四品官的子弟,或是京中巨富的子弟,哪里敢得罪李暄,因此忙道:“王爷、侯爷往前去一看就知!好像是侯爷家的奴才,骑马冲撞了罗家太夫人的车驾,如今两相正斗了起来。我们虽不肖祖辈,却也不敢掺和到这样的事里来,因此早早避开了。”

    李暄闻言愕然,看向贾蔷。

    贾蔷一言不发,扬起马鞭喝了声:“驾!”

    李暄虽觉得可能要出事,但也没想着能出多大的事。

    贾蔷和罗荣,或者说林如海和罗荣关系不睦,他是知道的。

    不过在两者间如何站队,那还用想么?

    更何况,这个时候他若撤走,往后和贾蔷的情分,那可就真完犊子了……

    因此,哪怕如今丁点儿都不想掺与进是非里,李暄也没往后退的余地。

    他啐骂了声后,一打马身,带人赶紧跟了上去。

    “打!打!”

    “这球攮的还敢嘴硬骂人!”

    “打死他!奴才冲撞罗相爷府的太夫人,还敢骂人,打死了到朝廷上打官司也打得赢!”

    “林如海、窦广德欺人太甚,连下面一个奴才,也敢冲撞罗相府太夫人的车驾,这不是欺人太甚么?都他娘的……哎哟!”

    这位话没说完,听到后面动静回头一看,却差点没把魂儿给吓掉。

    贾蔷当了不短时间的风云人物,尤其是在东城清扫大街时,神京城内的衙内纨绔们没少去观光看景儿取乐。

    可私下里嘲笑归嘲笑,各种看不起,但他们心里都明白,他们也只能在私下里过过嘴瘾,真对上了……呵呵。

    那夜林如海女儿马车被烧,这位主儿掀起何等风浪,并不是秘密。

    他们敢蛊惑罗家和贾家放对,那是实在闲的蛋疼,想看热闹。

    再者,认为罗家和贾家势均力敌,不会怕甚么。

    可再怎样,这边正说着贾家的坏话,传说中的狠人却骑马从后面赶来,他们岂有不心惊的。

    差点没从马上掉下去,一个个也闭上了嘴。

    莫说他们,连罗斌见了都胆战心惊。

    他也不全是草包,今日事,他自觉没有理亏。

    罗家老太君云氏,正经的朝廷册封一品诰命夫人,其所乘八抬大轿都是官轿,贾家一个下人,怎敢冲撞,更遑论骂人?

    等贾蔷骑马近前,看了眼云氏的官牌勒马以示尊重后,罗斌见之愈发心定,策马上前高声恶言道:“宁侯,今日我奉太夫人去护国寺敬香,你家下人不知礼数,连宁侯在官牌前都要勒马,他反倒一头冲撞上来,还恶言辱骂,今日宁侯可否与我罗家一个交代?”

    贾蔷闻言脸色难看,后来李暄赶来听了,也皱了皱眉,一挥手,让一圈见礼的起来后,对贾蔷道:“这事儿……差不多就行了。谁打的人,打回来就是。再闹大了,不大占理啊。”

    罗斌:“……”

    贾蔷摇头道:“我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果真是贾家下人无礼在先,今儿这亏,我认了,绝不会闹大,谁打的,断一双手就好。”

    李暄连连点头道:“诶!这就对了,咱和他们不同,咱们都是讲道理的人。”

    罗斌:“……”

    众人:“……”

    他们还想说甚么,四个方才冲到前面救人的亲卫却面带怒火,眼中满是仇恨的抬着一血肉模糊快不成人形的男子前来。

    看到被打成这样,罗斌也有些慌了,忙道:“他原本就带着伤……”

    贾蔷脸色阴沉的厉害,目光渐渐森然,李暄还是担心他发起飙来,连罗荣他娘都一起打,干咳了声劝道:“先救人再说。”

    又朝那群纨绔们喊道:“谁的马车拉过来,给爷装人!”

    目光扫过去盯住一人,那人虽笑的比哭的还难看,可还是强挤出笑脸来,让人把马车送来,还口口声声说这是福气。

    李暄点了点头,满意其乖觉,然而马车刚被赶来,却见被打的不成人形的那位贾家下人缓缓睁开了眼,看到贾蔷后,立刻激动起来,颤抖道:“侯……侯爷,小的……小的是林六……”

    贾蔷闻言登时变了脸色,沉声道:“林六?!你不是跟在先生身边么,怎在这里?”

    听闻此言,旁人则罢,李暄脑袋里就是轰的一声,心里一个念头:完了,来祸事了!

    果不其然,就听林六哭声道:“侯爷,山东……山东的人都疯了,他们把赈济粮食都贪墨完了!巡抚罗士宽和布政使曹祥云、提刑按察使李嵩,还有……还有山东大营提督张梁一道,把林老爷给软禁了起来。又是放火走水,又是往茶水里投毒,还让人装成白莲教的人来刺杀……侯爷,快想法子,救救林老爷罢。侯爷,小的们共分五路回来报信儿,我是路最远的,一路上还受到了各种伏杀……若先前四人现在还没到,那必是都被杀完了。罗士宽好狠,他要造反啊!”

    “胡说!胡说!胡说!”

    贾蔷听闻这番话后,似都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罗斌面色惨白,再想到昨晚罗荣之言,心里信了大半,面上却连连否认斥道:“我罗家世代簪缨之族,满门忠良,狗奴才还敢污蔑?”

    李暄都心惊胆战道:“贾蔷,会不会……搞错了?”

    贾蔷缓缓摇头,沉声道:“林六,是我亲自安排到先生跟前服侍的亲卫,错不了。”顿了顿,贾蔷转头看向李暄,道:“王爷,今儿你王府还有事,先回城罢。”

    李暄闻言,反应了下后,面色有些发白,看着贾蔷道:“贾蔷,此事还是先进宫告诉父皇,你别急着乱来……”

    贾蔷点点头道:“我明白……王爷先回罢,此事无论如何,你都不好参与其中。”

    李暄见贾蔷眼神坚定,便道:“那好罢,不过,你小子可别莽撞……爷先进宫。”

    贾蔷不再多言,点了点头。

    李暄满腹忧心的转身离去,连马车都顾不上了,飞速往皇城打马赶去。

    他一走,有不少乖觉的想趁机跟着离开这是非地。

    只是他们刚一动,立刻被贾蔷带来的亲兵持刀连劈带砍打了回去,这一下,场面登时哗然喧嚣了起来。

    “和我们甚么干系?”

    “谁家谋反找谁家的麻烦,我们就是个路人,拦我们做甚么?”

    “就是,还想大开杀戒怎么着?”

    罗斌见贾蔷惹起众怒,心下稍松一点,对贾蔷高声道:“宁侯,就凭一个奴才的话,你还想定我们的罪不成?你的手下拿着刀做甚么,想杀人?”

    贾蔷一直低垂着眼帘,缓缓开口,淡漠道:“林六一行五路出发,只他一个人闯到这里,还险些被你们打死。本侯怀疑,此中有灭口的嫌疑。所有人随本侯一道去皇城,本侯会去请旨,请皇上查明真相。”

    罗斌脸色愈发难看,苍白的没一丝血色,他再蠢,也想起了昨晚罗荣的话。

    罗荣花了极大的代价,忍辱负重,才将此事压了下来,只落在罗士宽一人身上。

    可若是让贾蔷拉着他们招摇过市,甚至闹到皇城宫门前,那罗家岂有脱身之理?

    罗斌声音尖利起来,道:“你爱去请旨自去请旨便是,和我们不相干!今儿个我要护送我家太夫人去护国寺敬香,我家老祖宗乃太后她老人家亲自颁赐金册的一品诰命夫人,你也敢拦?让开!来人,护住老祖宗的车驾,敢拦的,也别顾及他甚么身份,我罗家……啊!!”

    罗斌话没说完,就惨叫一声,整个人自脖颈往下,一分为二,生生被劈成了两半,心、肺、胃、肠呼啦啦散了一地,座下马都惊了,“吁隶隶”的就要惊马,却被贾蔷反手再一刀,连马首都斩落!!

    这一场景,吓的无数人面无人色,作呕的不知多少。

    贾蔷一扬已经卷曲的腰刀,声音凌厉咆哮道:“事涉军国要务,谋逆叛乱,敢违令者,杀无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莫求仙缘〕〔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