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 m//
    !

    “我都惨成这样了我且不提,我先生落入如此险境,也成了我在搞事情?王爷,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贾蔷心里砰砰跳,面上无法理解的问道。

    李暄闻言想想也对,干笑了声,道:“旁人断不会这样想,只爷和你走的近些,才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这番不是你能捣鼓出来的。罗士宽那群球攮的,是该杀。对了,这是我大哥送你的狼皮褥子,你估计要在这里面睡些时日,别落下病症来。”

    贾蔷起身,动作引起的疼痛,让他有些扭曲面容,将狼皮褥子铺到木床上坐下后,感觉是好了许多,不过还是道了句:“只铺的不成,还得有盖的劳王爷跟魏永说说,让我家下人来送吃食和被子,还有换洗的衣裳。另外,再送些书进来,往后不当官了,好好做学问。”

    “可去你的蛋罢!”

    李暄笑骂道:“你这厮,比爷还能惹祸,就你还做学问?”

    他咂摸了下下巴,道:“母后和爷都替你求了情,再加上林大人的体面,爷估计这一遭你多半不会有事,不过总要等山东的准信儿传回来后。林大人无恙,你自然也就无恙。林大人若有个万一,父皇也会保你无恙。对了,有没有甚么要紧的事,要求爷的?”

    贾蔷道:“其实没甚么要紧的,西斜街那边或许有人动手,德林号也会遭人刁难不过应该也都还好。”

    李暄撇嘴道:“是啊,林大人生死未知,可也未必就一定会出事。再说,你们还有一个大理寺卿,还有一个太仆寺卿,还有开国一脉”

    贾蔷闻言哑然一笑,道:“我先生且不说,其他人未必能顶用,主要是我和王爷为友,他们忌讳。”

    李暄扬起眉尖,将信将疑道:“果真需要爷去转转?你贾家那么大的牌面”

    贾蔷冷笑一声道:“贾家的牌面?那群蠢货此刻八成在算计着,怎么瓜分东府的家业呢。”

    李暄呵呵笑道:“高门大家子里,这种事还不是寻常事,有甚么好气的?得,那爷得闲就去转转。行了,你好好歇着罢,爷让魏永给你送些好的疗伤药来。”

    贾蔷“嗯”了声,看着李暄潇洒的离去后,轻轻呼出口气,躺在了狼皮大褥上。

    看着黑暗阴冷的诏狱屋顶,和不远处传来的各种痛苦吟叫声,他脑海中却愈发清醒。

    这一步,他配合林如海配合的应该算是天衣无缝。

    该做的大都做了,剩下的,无非是让人在外面大肆宣扬他们师徒二人极惨的风声。

    这会儿越惨,事发时越能撇清干系。

    毕竟,那件事实在是太大了

    经历此事后,山东大难得解,林如海建得大功,这一次的收获,其实已经不是应对和景初旧臣的对立了,有隆安帝的支持,景初旧臣的脊梁都已经被打断。

    这一次的收获,是为了林如海能在即将归来的韩彬、李晗、张谷、左骧,和已经正位军机大学士的窦现中,立于不败之地!

    虽然都是志同道合的新政大员,但毫无疑问的是,将来这些大佬在合作的同时,一定还会有斗争,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实。

    且林如海与韩彬、窦现之流的风格迥异,韩彬等人多是寒门或是小官宦之家出身,骨子里都有些愤世嫉俗的刚烈霸道,相比于四世列侯出身,论家资满朝文武能及者寥寥无几的林如海,韩彬、李晗、张谷、窦现、左骧等人就是大穷比!

    用贾蔷前世的话来说,天生阶级不同,三观自然不会相同,执政观又怎会尽数相同?

    可他们人多势众,若无足够耀眼的功勋打底,林如海日后在军机处,未必能过的舒心。

    毕竟,论起圣眷来,隆安帝对于其他几人,也不算薄待。

    而林如海越稳,他这个弟子的地位,也就越稳。

    说到底,他穿越至今还不足两年,许多根基已经打下了,可想要壮大到足以自保,还差许多。

    这个时候,他还是个幼苗,只能依附在林如海这棵苍天大树下。

    但是,再给他几年光景,许多事情,就不同了。

    且慢慢来罢

    翌日,午时。

    贾蔷昨日斩首罗斌被打入诏狱,山东近乎沦陷的消息,终于传入了尹家。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上。

    尹家太夫人面色凝重,看着长子尹褚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似一天一夜,山东就发生了大变,林如海生死不明,蔷哥儿杀人入狱,还要偿命?”

    此刻,不仅长子尹褚在,次子尹朝,孙辈尹江、尹河、尹浩、尹瀚也俱在。

    一个个面色肃然,二太太孙氏甚至还在抹眼泪。

    或许尹家有许多算计,但在她心里,贾蔷就是她的姑爷,是她苦命女儿日后的指望

    尹褚目光淡淡瞟过孙氏,微微摇头,道:“还是年轻气盛,又仗着皇上、皇后的宠爱,太过莽撞。山东那边多半是有大事发生。军机处至今还未透露具体怎样,不过城里却四处相传,罗士宽、张梁等山东大员,将朝廷赈济山东的粮食贪污一空,卖给了山东那些烧锅庄子。原本想赖给白莲教,没想到林如海去了。他们害怕事败,就各种阴谋暗杀,想吓退林如海。五路信使回京报信,只一人回来,还差点被罗家子给打死,就是蔷哥儿杀的那个。林如海如今到底是生是死,尚未得知。但是蔷哥儿”

    多双眼睛看来,尹褚摇头道:“蔷哥儿多半有惊无险,山东若果真如传闻那般,罗家便是抄家灭族,还是株连九族的大罪过!所以,杀了也就杀了。即便是清流,如今也只咬着蔷哥儿没有动手的资格。即便是罗家有罪,也该交由三司会审后,明正典刑。不过,也有人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现在就看山东那边到底有没有大事”

    孙氏紧张道:“大伯,若是山东那没大事呢?”

    尹褚见这个弟妹已经深入丈母娘的角色,不由抽了抽嘴角,道:“放心罢,林如海生,贾蔷自然无大事,了不得受些皮肉之苦。林如海死,皇上悲痛之余,更会特赦了贾蔷。不过此子的心性实在是”

    见尹褚摇头,一旁尹江道:“父亲,不止是贾蔷,现在外面都说,林如海也不过是浪得虚名的名臣。堂堂一军机大学士,当朝宰相,还备受天子信重,几比作玄德遇孔明。结果去了山东就让人给圈了起来软禁住了,甚么事做不成,连个浪花都没激起来,岂非废物?”

    尹朝大怒道:“甚么人放这等臭屁?你让孔明去曹营试试,看看他能在反贼窝儿里干出甚么浪来!”

    尹江苦笑道:“二叔,又不是我说的,这是外面的流言”

    尹朝骂道:“必是罗家干的好事!这球攮的,开始往林如海身上泼脏水了”

    尹河道:“二叔你先别气,还有呢,昨儿个蔷哥儿先是入的天牢。可这些年罗荣一直掌着刑部,刑部尚书祝苍就是他的门生,素来以他的马首是瞻。结果昨儿蔷哥儿进了天牢后,就被安排到一间住了八个江洋大盗的死囚牢里。听说那牢里的死囚犯,都好男色”

    “甚么好下流种子,胡说八道甚么?”

    秦氏见妯娌孙氏面色惨白,坐都坐不住了,登时教训起尹河来。

    尹河忙道:“娘,你先别急啊二婶,你且听我说完。那罗家没安好心,祝苍也是个混帐,结果他们没料到,蔷哥儿是个强硬的,拼着被打了个半死,打伤两个,废了三个不说,还当场杀了三个。后面虽然被重伤了,可宫里总算想起这茬来,让绣衣卫将人接到诏狱去了。蔷哥儿凶悍啊!”

    尹朝听闻如此,就高兴起来道:“可不是?这小子能打,像我!听说昨个儿罗荣那废物儿子还跟他废话,让他一刀劈成了两半,马惊了,反手一刀,连马头都劈了下来。这小子,看着跟个娘们似的,长的忒清秀了些,不想这样大的气力,了不得!”

    孙氏原是要在晚辈跟前给他留面子,这会儿也顾不得了,啐道:“呸!你不担心蔷哥儿在里面受了重伤有药没有,倒还记得吹嘘!”

    尹朝面子上挂不住道:“宫里不会不管他死活的。”

    孙氏还想说甚么,却听尹褚淡淡道:“母亲,若是林如海能回来,好生管教贾蔷,倒也还罢了。若是回不来,以贾蔷这样鲁莽的性格,如何配得上我尹家郡主?”

    此言一出,满堂人都变了面色。

    尹朝皱眉道:“大哥,这叫甚么话?如今都已经”

    尹褚摆手道:“如今虽有意向,但毕竟连聘书都未下,订亲也未曾。此子品行不佳,岂能托付尹家明珠?”

    孙氏急道:“大伯,岂有这样的道理,我”

    话没说完,却见尹子瑜自后堂进来,身上背着药箱。

    黑白清明的明眸中依旧一片宁静,她先与诸长辈见礼罢,将一张纸笺递给了尹家太夫人。

    尹家太夫人和一旁不远处的秦氏、孙氏看了,都微微变了变面色。

    即便是秦氏,都有些觉得不稳妥,道了声:“子瑜”

    不过不等她开口,尹家太夫人便摆了摆手,止住秦氏之言,同尹子瑜道:“果真要如此?”

    尹子瑜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尹家太夫人笑道:“也罢,宫里娘娘早有言在先,你的婚事她来做主。既然是她定下的,那自没有随意变动的道理。行了,你要去就去罢。让你五哥先送你去宫里,请得旨意后,再去诏狱罢。”

    尹褚面色,骤然深沉。

    意气用事!

    圝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