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贤!
    “甚么好下流种子,想欺负我的玉儿,先欺负我!”

    “我还没死呢,你们就开始欺负我的玉儿!”

    “我素来不与你们理论,不料竟纵的你们愈发猖獗!”

    “今儿我再不与你们善罢甘休!”

    贾母拄着拐杖,在凤姐儿、鸳鸯的搀扶下,引着一大众贾家人并王子腾夫妻二人来到二门前,远远就看到史鼎和赵氏围着黛玉、紫鹃在说甚么,还看到了黛玉在抹泪的样子,老太太气坏了,大声骂道。

    即便不去思量贾蔷快从里面出来了,算起后账来能要他们的命,单黛玉一人,她也舍不得让人欺负了去。

    “谁让你们来贾家的?不是说了和我贾家恩断义绝了么?”

    “走!快离了我这地儿!”

    贾母脸板起,拄着拐杖快步上前,不留丝毫情面的驱赶人。

    “玉儿过来!”

    黛玉红肿着眼睛,身后紫鹃也红着眼,拎着一礼盒,二人上前见礼。

    贾母一把拉起黛玉,搂到怀里哭道:“我的心肝啊,你可放心罢,方才你王家舅舅说的明白,你老子和蔷哥儿一万个没事,昨儿五皇子还去看过蔷哥儿,给他送去了狼皮大褥子,是宝郡王送的。你老子也断不会有事,过些时日就回来了!外面传闲话的,都是黑了心的下流胚子,巴不得咱们家出事,你素来是个聪明的,断不可理会他们!”

    黛玉伏在贾母怀里,心里一时复杂之极,不知该不该继续哭下去。

    嘤嘤嘤,好难哦!

    本想借史家这一对鹌鹑,刷一刷悲凉气氛,配合配合贾蔷和她爹爹的大计,可她心里到底善良,不忍欺骗贾母。

    不过,到底大计要紧,再者史家人本不是好人,撵了去也是好的。

    贾母看到黛玉伏在她怀里委屈痛哭,气的浑身发抖,举着拐杖指着史鼎夫妇,骂道:“好畜生!这些年关照你们,倒关照出仇人来了!连我的嫡亲外孙女也敢欺负,你们只当她老子在山东,一时回不来,蔷哥儿在诏狱,就欺负她?却不想想,老婆子我还没死呢!凤丫头,拿我金册来,我这就带玉儿进宫,告这两个忤逆畜生一状!”

    凤姐儿自然不能真去取金册,她是知道贾母心思的,对史家那一双不争气的兄弟,恨归恨,心里到底还是牵挂着,她忙笑道:“老太太快别恼了,哪里还用你老自己的金册,林妹妹原就有皇后娘娘赐下的凤辇和金册!”

    史鼎闻言气的跺脚,道:“老祖宗,老姑奶奶诶!我多咱欺负她了?我不是她表叔?敏儿表妹在时,我待她难道不好?”

    赵氏也冤枉道:“老姑奶奶,我们就是问问她有甚么可帮助的,蔷哥儿不是入诏狱了么?他那么多摊子事儿,若是有忙不过来的,我们这些至亲,暂且帮着搭把手不也是好的?怎么说,我们爷也是他的表叔爷爷!”

    “呸!”

    贾母闻言气的脸上气血上涌,啐道:“好滢妇!你当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个存了甚么心思?我告诉你,都死了这条心罢!慢说蔷哥儿不日就要出来了,便是他果真一年半载的出不来,他那些营生自有他手下的人看顾着,轮得到你们来沾手?以后你们只当我死了,再莫要进贾家门儿!滚滚滚!都快离了我这地儿!”

    贾母心里也在滴血,她何曾愿意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丁点儿体面不给史家留?

    她啐骂的是侄儿侄儿媳妇,可这侄儿侄儿媳妇代表着史家的脸面呐!

    尤其是,王家人还在跟前,可谓颜面扫地。

    可是,相比起颜面来,命更重要啊!

    贾蔷那个****,一身杀气惊人,连宰相公子都说杀就杀,又素来将黛玉疼的跟眼珠子似的,谁也说不得一句,更别说招惹哭了。

    等他出来,若是知道了此事,那还了得?

    这会儿骂的没脸些,替黛玉狠狠出了气,到时候也好寻黛玉出口化解一二。

    总不能真看着贾蔷将史家拾掇的家破人亡罢?

    史鼎也是一肚子火,听闻此言,面色臊红怒道:“好好好!老姑奶奶如今是贾家的太夫人,家里出了皇贵妃,富贵的很,也记不得我们这些穷亲戚了。亲侄儿好心来与你老祝寿磕头,门都不让进不说,还没来由的吃一顿排揎,作践的一点体面也不留。既然你老这般绝情无义,往后史家也认不得你这姑奶奶了,全当绝了这门亲!我们走!”

    说罢,拉着赵氏转身离去。

    见这亲侄儿如此决绝,更将她从史家除去,贾母脸色苍白,身子摇了摇,往身后倒去。

    唬的鸳鸯、凤姐儿等人忙接住,惊叫起来:“老祖宗!”

    贾母被扶住后,却先握住黛玉的手,道:“那两个是糊涂的,心里被贪欲蒙住了心眼。今日惹得你着恼,连我也要代他们给你赔不是呢……”

    黛玉唬了一跳,忙道:“老太太这叫甚么话,岂不折煞了我?他们是他们,老太太你是我的亲外祖母,怎还代他们去了?”

    贾母强笑道:“你自不会介意他们,可等蔷哥儿出来了,我怕他非要他们的性命不可……”

    黛玉闻言亦是强笑道:“老太太,瞧您说的,蔷哥儿何曾是那样无法无天的霸道人?他最是讲理,断不会这样做的。”

    贾母只是不依,要代史家那对鹌鹑给黛玉道恼,周遭人都劝,黛玉也推却几番推不得,看到后面站着的湘云,脸色也难看惭愧之极,便道:“老太太给我道恼,那我万万不敢受的,折福哩。若非如此,不如让云丫头给我福一福,可好?”

    凤姐儿笑道:“如此最好!云儿若是不肯,我来替她!”

    湘云先是一怔,再看向黛玉,见她一双蕴满灵气的眸眼,轻轻眨了眨,心里涌出一抹古怪来,不过也没多说甚么,只但自己猜错了,毕竟,黛玉的父亲还失落在山东,生死不知呢。

    所以她几步上前,给黛玉福了一福,道:“林姐姐若还是不解恨,我给你磕头也行。”

    黛玉叹息一声道:“罢了,原不过为了安老太太的心。此事只当没发生过,往后都别提了就是。”

    贾母得了这话,才总算放下心来,忙拉住黛玉,将先前王子腾分析的话说了遍。

    一边说,一行人一边往里去。

    黛玉听了却是心惊,李婧不是同她说,贾蔷和她父亲林如海在谋划大计,在都中越惨越好么?

    怎王子腾还能看出这些来?

    见她面色始终担忧焦虑,贾母不由跟着有些心慌,问王子腾道:“舅家老爷,宫里甚么时候才能给个准信儿?”

    “这……”

    王子腾迟疑道:“眼下这些,都是我个人推断,不过十成里,倒有六七分把握。至于朝廷何时能有公论,还是要再等等。想来,不会耽搁太久。”

    黛玉又落泪稍许后,同贾母道:“老太太今儿大喜的日子,我难忍心痛和眼泪,就不多留了……”

    贾母哪里肯放人,道:“这生日过的没趣,你只在家陪陪我罢!”

    黛玉道:“虽想如此,只姨娘还在家里,我实放心不下。外面的事如今还瞒着她,若让她知道了去,我担心……”

    贾母闻言叹息一声,道:“真真是难为你了,前些年你才来时,那些瘦弱怜人的一个小丫头,如今倒已经能担起一座宰相府邸的事了。回去就回去罢,我让你二嫂子去陪你?”

    黛玉忙道:“不必,家里这样忙,哪里离得开她?再者,我还想先去东府看看。”

    王夫人淡淡笑道:“大姑娘去,想必能进去的。如今西府的人,已经进不得里面去了。”

    黛玉奇道:“舅母去了,竟进不得?岂有这样的道理?”

    王夫人滞了滞,道:“我倒没去,是你大舅舅带人去,没进去里面……”

    黛玉愈发奇道:“大舅舅已经好了?他带人去东府做甚么去了?”

    王夫人:“……”

    看着黛玉的眉眼,她仿佛隐隐看见了当年才嫁进荣国府时,被那刁钻小姑子捉弄的情形,手里的佛珠攥的渐紧。

    贾母也看出不对来,忙打圆场道:“你大舅舅是想帮着蔷哥儿看顾好东府的家业,没存甚么坏心,看到东府已经安排妥当了,他就回来了。”

    黛玉点点头,泪光点点,轻声道:“这份情义,我却是还不得了,等蔷哥儿回来,他自己去还罢,谁让他行事莽撞……”

    贾母:“……”

    凤姐儿在一旁差点没笑断肚子里的肠子,面上却强忍着,同贾母道:“老祖宗,我送林妹妹去东府看看罢?那一屋子的丫头,都是蔷儿的宝贝,哪个出了甚么差池,他回来后非赖到咱们头上不可。咱们虽不同他一般见识,可也不能凭白受气不是!”

    贾母心累,点点头道:“那你们去罢。”

    ……

    黛玉告辞了贾母、贾政、王夫人并诸姊妹后,和凤姐儿一起乘车来到东府大门。

    黛玉赶车的车夫都是东府出来的,自然认得黛玉的马车。

    原本寻常日子,便是贾蔷回府都只开角门。

    中门只有迎旨或者十分重要的日子和迎接十分贵重的贵客时方大开。

    然而此刻,却是缓缓大开了中门!

    没一会儿,整整一百五十人的亲卫和家丁队伍从门内出来,列两队,持戈相向站立。

    为首的商卓、李用对着马车沉声道:“恭迎太太回府!”

    百五十人齐声高喝道:“恭迎太太回府!!”

    马车动了动,过了稍许,马车门居然缓缓打开……

    穿一身月白素色软烟罗裙裳的黛玉,竟从马车上缓缓下来。

    商卓等人见之大惊,“唰”的一下,单膝跪地,低头再度吼道:“恭迎太太回府!”

    百五十人齐齐拜下,低头吼道:“恭迎太太回府!”

    黛玉轻摆胳膊,支开了震惊的凤姐儿和紫鹃的搀扶,一步步走向前,眼中泪水虽一滴滴滑落,却不肯低头。

    似未亡人,要替亡夫撑起这片家业……

    倔强,而悲壮!!

    这一幕,不知被宁荣街两边多少人看了去……

    一日间,林如海之“遗孤”和贾蔷之“遗孀”之事,传遍朝野。

    风向似乎渐渐变了……

    即便林如海失陷山东,那也是为国出力不是?

    更何况,他还是被罗家所害!

    贾蔷纵然恣意杀人,可他杀的是国贼,是因为担忧林如海,这等忠孝,怎忍过责?

    自古以来,讲究娶妻娶贤,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

    ps:这一章是“健身加菲猫”盟主加更!我也是难,写大章吧,一时又写不了那么多,写小章吧,又都喊着断章,我太难了,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