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十七章 赌
    苦水井,太平街。

    若说寸土寸金权贵遍地的西城也有贫民窟,那么苦水井一带便是。

    这里原住着的是最初追随太祖皇帝打江山的有功士卒,虽伤残但未丢命的那一拨人。

    开国之时,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

    太祖高皇帝念其有功,特意在此处划出一条街来,御笔赐名太平街,寓意天下太平自此街起。

    只是一群伤残老卒,就算得了些封赏,娶妻生子后,花不了几年也就花干净了,又如何能安享太平?

    太祖皇帝在时还好,时常拨些粮米银钱来接济,待太祖皇帝驾崩,到了世祖皇帝,情分也就淡了下来。

    世祖爷有自己的班底勋臣,便是四王八公诸开国勋臣子弟中,也只重用了少数有才干者,譬如第二代荣国公贾代善。

    余者逐渐边缘化,以此收取了兵权。

    连开国勋臣尚且如此,太平街这边自然就更不用多提。

    百余年下来,苦水井这里便成了整个西城之地最贫贱之所在。

    偏此地论起根脚来,又硬的有些扎手。

    等闲权贵想来此圈地,还圈不起……

    因为这里的人不仅能和许多王公贵府扯上点瓜葛,便是拿出一二件太祖皇帝御赐之宝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等闲官员都不愿招惹这伙滚刀肉。

    可没人好惹又能如何?

    只靠经济营生,太平街的丘八后人们赚不到许多钱,城外的地多也被祖宗卖尽了。

    所以,白道走不通,只能走黑路,却不知从哪年起,有人在这里立起了金沙帮这块招牌。

    靠着悍勇敢斗之气,和祖上的一点根脚,竟让这金沙帮在西城一隅占了不小一块地盘。

    凡在其地盘上做生意的门铺摊贩,尤其是赌场、酒馆、茶楼、戏馆,都要给其上一份太平银子。

    很不巧,青塔寺附近的香竹街,正是其势力范围内的地盘。

    贾蔷并不知有这座庙,所以才坏了人家的规矩,被人打上门来。

    如果金沙帮没有狮子大开口,一个月要上三五两银子,他也就认了。

    这世间总有黑有白,做买卖,贵在和气生财,几两银子权当行善。

    可金沙帮如此大的胃口,贾蔷就没法惯他们这毛病了。

    如今他手上一有荣国后人贾芸,二有黑熊怪一般恐怖的铁牛,足够凑一副底牌进行谈判了。

    所以与其坐等他们打上门来,不若反客为主,主动上门。

    很显然,这番做派,也大大出乎了金沙帮的预料。

    当贾蔷带着贾芸、铁牛和铁头、柱子三人来到一座破旧大宅前,贾蔷回头看想铁头,讶然道:“就在这?”

    铁头点头道:“就在这。金沙帮虽然横行霸道,搜刮银财,但他们要照应的人口也多。那么多张嘴,能活下去就不错了,没多少余财料理宅子。”

    贾蔷心里又多了层认知,不过便在这时,五人的行踪也被金沙帮门前的帮众发现,实在是铁牛跟个黑熊怪一样,太过醒目。

    随着一声“干什么的”喝声传来,一转眼,就从大门里涌出十几个青壮来。

    当头一人看到铁牛的身板后,顿时觉得十几个还不保险,又立刻派人去里面求援。

    贾蔷一行五人被人包围起来,心里都有些慌,因为他们心中清楚,铁牛就是个样子货。

    这会儿绷着脸大口喘着粗气,不是要发作动手,而是因为这龟孙真的害怕……

    贾蔷轻轻拍了拍铁牛的肩膀,对他微笑了下,任由贾芸先与金沙帮的看门帮众交谈。

    没过多久,里面传来动静,轰隆隆的一阵脚步声,先涌出来二十来个打赤膊的青壮,之后四五个穿灰衣短衫的中年男子簇拥着一位穿长褂的头发花白男子出了门,声音有些尖利喝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我金沙帮门前闹事?”

    第一眼看到的,依旧是黑熊精一样的铁牛。

    在冷兵器时代,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三四,又壮硕如犀牛的大汉,其威慑力不亚于后世的b2轰炸机。

    这样一个大汉,如果披坚甲舞大斧,几乎就是无敌的象征。

    哪怕没有坚甲和大斧,手里持一铁棍,也足以横扫三条街,由不得金沙帮不重视。

    “在下贾蔷,名下有生意在青塔寺那边,今日得知贵帮前去立规矩,故前来瞧瞧,到底该如何定这个规矩。”

    贾蔷声音清澈有力,虽面若冠玉,却不似寻常文弱书生气,丹凤眼中,目光锋利明亮,自有一股锐气在。

    被一众帮众簇拥的头发花白者,听身边之人耳语数句后,皱眉问道:“你是荣宁街贾家的人?”

    贾蔷呵了声,只道:“家祖确是宁国公,不过今日只论江湖事,岂可以家世压人?再者,以金沙帮的根底,论起来与荣宁二公尚有渊源,拼起祖宗来,怕会让祖宗蒙羞。”

    那头发花白老者闻言,冷笑了声,道:“你倒是会说话,不过你这话说的也没错,拼祖宗算不得什么能为,我们也不惧……”顿了顿又道:“看你年纪虽不大,却是个人物。也罢,我现在就可以做主,放你们这一回,那四成太平银子也不收了。不过,小兄弟你也说了,论起渊源来,咱们还是一家人。那肉串摊子,只你一家做有些可惜了。老夫做主,把香竹街那片划给你,不过你要把那调料方子告诉我,我们金沙帮也想烤些羊肉串来自己尝尝,如何?”

    这位倒是更狠,不要四成银子,直接要掘根了。

    贾芸几人闻言面色纷纷一变,贾蔷却只淡淡一笑,问道:“不知老丈在贵帮中,是何身份?说话可算话?”

    老者哈哈一笑,大声道:“老夫乃金沙帮副帮主钱富,如今帮主病中,小兄弟你说说看,老夫说话作不作数?”

    模样张扬恣意,贾蔷一看就觉得有反叛之相。

    他摇了摇头道:“副帮主这是欺我年幼?还是以为我好欺负?”

    此言一出,气氛便陡然压抑起来。

    钱富冷笑道:“就凭一个高大的蠢笨夯货,你以为就有倚仗了?”

    贾蔷轻笑了声,道:“这样,我与你打个赌。”

    钱富冷笑道:“打什么赌?”

    贾蔷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指着铁牛道:“我赌我手下这位兄弟,可以以一人之力,平趟你金沙帮,至少重伤二十人,轻伤三十人,若是发怒失手,当场打死几个也不是不可能。而我大不了不要这香竹街的买卖了,回荣宁后街读书去,你们一样得不到方子。你敢不敢赌?”

    钱富闻言勃然大怒,厉声道:“黄毛竖子,你也敢威胁我?你信不信,老夫今晚让你们走不出我金沙帮!”

    贾蔷呵呵一笑,声音中充满刻意的挑衅,朗声道:“若如此,你们今晚到底会死伤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明天一早,京营一定会踏平太平街,扫灭金沙帮!那些想要扩宅子的贵人们早就瞄准这里了,不过一直缺个动手的理由,你要是成全他们,他们感谢你祖宗十八辈!钱富,你要是够胆,现在就放马过来。不然,你也别叫钱富了,叫钱鼠算了。本公子今天倒想瞧瞧,当年四王八公麾下老卒之后,如今还有几分血勇之气,来啊!!”

    在他背后,铁牛低吼一声,高壮如黑熊的身子不住晃动着,似要伺机而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