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
    见贾蔷突然以亡命之姿暴走,最出乎意料的,是铁头和柱子二人。

    他们是混惯码头的,见多了读书人的德性。

    事实上,看到贾蔷每日里躲在二门后读书,却让刘老实一家抛头露面卖力赚钱,他们心里就觉得不得劲了。

    不是说觉得没道理,只是认为没人性,不是一路人。

    再加上他煽乎铁牛卖命,更让二人生出不可共事之心。

    然而此刻,贾蔷的表现一下推翻了先前二人心中偷奸阴险的印象,瞬间激情澎湃起来。

    因为一旦大战起来,弱鸡一般的贾蔷根本无法幸免,甚至在第一轮就会被干倒。

    可贾蔷根本不惧,反而以极凌厉的亡命之姿,向金沙帮宣战!

    这种做派,就太对二人脾性了!

    原来,这位东主竟是这样的人。

    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兴奋,也都咬紧牙关,准备大干一场。

    看着咄咄逼人的贾蔷,还有大喘粗气身子颤栗随时准备雷霆一击的“黑熊怪”,金沙帮副帮主钱富脸色阴沉之极。

    若年轻二十岁,他绝不会有任何犹豫,直接下令拿下这五人。

    黑熊怪再高大,终究也是人,没披甲,也没带兵器。

    金沙帮内虽没藏弓弩,可勾枪、战镰、地钉、套索、石灰……各般兵器要什么有什么,还拿不下一个莽汉?

    可是人老了,胆气不似当年那样烈了,关键是,就算拿下了这五人,也没甚大好处。

    那两个贾家子弟,不管是嫡还是庶,金沙帮都不敢真个要了性命,顶多打一通丢出去。

    为此,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金沙帮,并不富裕哪……

    真要重伤一片,光医药银子就够帮里头疼的。

    金沙帮素以义气为重,不可能丢下自己兄弟不管。

    不仅不会丢下自己兄弟,连兄弟家人都要一并照看着。

    金沙帮的子弟,本就多是太平街各家各户的子弟。

    团结是团结,没有贪生怕死之辈,可是……

    包袱也重。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莫过于此。

    正在钱富面色阴鹜,盘算怎么应对当前局势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朗笑声:“贾兄弟又何必咄咄逼人,作鱼死网破之状?况且,真要拼个你死我活,我金沙帮八百帮众,又何惧之有?”

    声音未落,从金沙帮门前帮众分开一条道,一身着青色玄衣的年轻男子在shu13.cc两个老年帮众陪同下大步走了出来。

    这一出面,就破了贾蔷处心积虑营造出的玉石俱焚之气氛。

    贾蔷眼眸微微一眯,道:“贾某人咄咄逼人?这香竹街乃神京都中之土,大燕之地,我的人在上面谋生,被人勒索敲诈,倒成了我咄咄逼人?”

    那年轻男子呵了声,拱手道:“贾公子莫恼,说来我与你家也有些干联。上月间,我与那冷面郎君柳湘莲才见过贵家衔玉而生的宝玉公子,一见如故,结为好友。却不知公子与宝玉怎么相称?”

    贾蔷闻言,淡淡道:“宝玉便在此又如何?”

    年轻男子闻言一怔,皱了皱眉,据他所知,来人名唤贾蔷,分明是贾家艹字辈子弟,当为贾宝玉子侄辈,却不想竟敢当面直呼名讳,这让他自涨辈分的算计落空,也让他纳闷,贾蔷怎敢如此。

    不过到底吃江湖饭的,很快就压下心底疑惑,笑道:“不论怎样,都不算外人。”

    贾蔷道:“若果真如此,那往后就各自安好罢,如何?”

    年轻男子呵呵一笑,摇头道:“且不提此事,上门便是客,贾兄弟可敢入内,饮一杯清茶?”

    贾蔷心知此人难缠,却疑惑在红楼中为何没见过此人记载,不知根底,只能见招拆招,对贾芸低声道:“你们在这等我,若我有事,就按方才我所言那般办,不必顾忌我,否则只能任人宰割。”

    贾芸想劝贾蔷别去,却知道此时不能弱了他的气势,便重重点了点头。

    看着贾蔷清瘦孤逸的身影进了被数十大汉重重包围的金沙帮内,贾芸心酸之余,红着眼睛喃喃自语道:“蔷哥儿,这就是你说的,‘既入江湖内,便是薄命人’么?原始的本钱积累,果真都要带血腥气。”

    今日若不是贾蔷一上来就摆出了光脚不怕穿鞋的气势,敢以死相拼,逼住了金沙帮,事情哪有这般简单?

    便是方才,言语交谈中,又蕴着多少刀光剑影?

    念及此,贾芸压低声音对铁牛、铁头和柱子道:“蔷哥儿是个有主意有办法的,咱们就听他的。一会儿果真他被人扣住了当人质,咱们可千万别慌,就按他刚才说的办,和他们拼了。铁牛大哥,你一定要知道,如果蔷哥儿被害了,舅舅、舅母还有姐姐和小石头,往后就都没好日子过,他们会死,真的会死!”最后之言,已是低吼而出。

    铁牛壮硕的身躯不断颤栗着,一直胆怯的眼睛也渐渐变得猩红起来,缓缓抬起了眼帘,看向了金沙帮的大门方向。

    见他这副狰狞模样,一直将大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金沙帮帮众们,无不唬的大吸一口凉气!

    这牲口一会儿要果真发飙了,谁顶得住?!

    ……

    金沙帮,聚义堂。

    “贾兄弟请坐,还未介绍,在下李进,是金沙帮的少帮主。钱副帮主你已经认识了,这两位则是我帮中长老,张长老和洪长老。”

    年轻男子相貌颇为出众,若非如此,怕也难入贾宝玉之眼。

    他请贾蔷落座,让人斟茶后一一介绍道。

    少帮主李进说罢,对钱富道:“钱叔,我和贾公子都是年轻人,就由我来招待他罢。”

    钱富冷哼一声,道:“随你好了。”

    他心里憋屈,其实动烤肉摊子的主意,并非来自他,他在金沙帮是旧派人物的代表,认为帮派就该以收太平银子为主,顺便在保保镖局,给人护护路上的平安,这样赚银子才是正道。

    若是银子不够,就多打点地盘下来。

    至于做买卖,那是帮派该做的事吗?

    可是既然贾蔷一伙都打上门了,他也不得不替某个异想天开的小王八蛋兜着。

    谁想今日一世英名都差点兜到里面去,怎有不恼火之怨?

    李进被这般对待也不见恼,和一旁的两位长老看了看后,同贾蔷微笑道:“贾兄弟,实不相瞒,今日之事,原是我的主意。帮内几百兄弟,算上家人超过两千,shu29.cc我们金沙帮缺银子,需要开源。平常的生意买卖我们做不来,也不敢随意插手别人的行当。你这烤肉摊子,却让我眼前一亮,这才动了心思。只是我没想到,小小一个摊位背后,会有贾兄弟你这样的人物在。”

    贾蔷并未因此而感动,他好奇道:“恕我愚昧,据传闻,江湖帮派谋生,难道不是以青楼赌馆为进项?”其实还有绑票勒索,他没好意思说。

    李进笑了笑,道:“青楼赌馆?别的帮派或许参与其中,但可以肯定,他们都不会是真正的东主。做这等营生,要没有足够硬的根脚,连一日都站不住。其他帮派便是参与其中,也不过是充当做脏活的黑打手,上不得台面。倒是可以做一些半掩门的暗娼,或者地下赌坊。可我金沙帮乃开国忠义之后,祖辈有训,绝不可做这等下作之事。”

    贾蔷闻言,没有看李进,而是观察起钱富和另外两位老人的神情,见三人都深以为然的模样,绝不似作假,这等事也无法作伪,也就信了他。

    只是……

    “今日事又怎么个说法?”

    李进苦笑道:“实不相瞒,若换个软和些的,我们就直接强要了他的方子,但也会将香竹街那片儿油水地划给他。我金沙帮虽是江湖人,却也讲些道义。不过既然遇到的是贾兄弟你这般强硬的,我还能怎么办?只能看看,有没有一起发财的机会。贾兄弟,我可以保证,只要你拿出方子来我们一起来做,你得到的,绝对比现在多十倍!”

    说罢,身子朝前倾了倾,锋利的目光直直的看着贾蔷,一字一句道:“贾兄弟,我绝非是在威胁你,若没有我金沙帮照应,香竹街那片江湖,并非太平之地。”

    ……

    ps:感谢书友区kuai链,的五万赏,这位大佬也是上本书的盟主。感谢书友文明恶棍i、弘农汇通杨氏、3点水晶、夜落幕无息、海中魔神、新上海人、衣冠沐雪、半仙这妖孽、星空一蚂蚁、黑刀如雪、筋柔而握固等书友的打赏。

    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