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四十八章 得胜
    “啊!!”

    李进不仅丢掉了男人的喉结,连声音都变了味。

    这一变故,彻底让她失去了往日的精明,一时间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还有金沙帮的一众帮众,连他们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帮主的公子,金沙帮的少帮主,怎么……怎么……

    怎么突然变成娘们儿了?!

    “哈哈哈哈!”

    华安看着原本秀美过人的少帮主忽然变成了大小姐,眼睛都放起光来,大笑道:“好!好!真是了不得!!古有木兰代父从军,如今也有金沙帮的大小姐,代父执掌帮派!我喜欢!如果你成了本公子的人,现在咱们是不是一切都好说了,嗯?”

    李进闻言,脸色陡然一白,从贾蔷怀中挣脱出来,站稳在地,沉着脸道:“少侯爷,请你自重。”

    李进的声音,如百灵歌唱一般,出奇的好听。

    贾蔷忍不住看了看地上那个假喉结,再想想先前她带有磁性的男中音……

    心里纳闷道:还能这样?

    “别看了,不是说交给你吗?你……”

    见华安得意之极,炙热的眼神中有志在必得之意,李进只觉得遍体生寒,又见贾蔷居然还在盯着那假玩意儿使劲的瞧,气恼催道。

    “哈哈哈!你还指望这个小白脸儿?宁国府?宁国府的贾珍我见过,他儿子虽记不得叫什么玩意儿,却也不是长这样的,正派玄孙?他如今连宁府嫡支都算不上,你还指望他?今天就是贾珍来了,我要纳你进门儿,他敢放一声屁,我就砸烂他的狗头!”

    华安大笑不已,一步上前,抓向李进,大声道:“娇滴滴的娘们儿一点意思也没有,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放心,必正经纳你进侯府,少不得给你一个侍妾的名分,比在这破烂胡同里,跟一群臭烂苦力喝苦水井强一万倍!”

    李进闻言大怒,可是又碍于华安的身份不敢还手,连连退步。

    只是华安紧追不舍,李进只能逃到贾蔷后面暂做躲避,心里对贾蔷满满怨气,早知这样中看不中用,方才就该直接卖了算了!

    却不想正当华安一只手紧追不舍抓过来时,一身月白斓衫怎么看都是文弱书生的贾蔷却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一出手就握在了华安右手臂上的关节处,只那么顺势轻轻一扯,众人却听到“咔嚓”一声,继而又是一声闷哼,然后就见刚刚还肆无忌惮要逼女成妾的华安,以一种颇为狼狈的姿势,被清瘦的贾蔷反手擒住,动弹不得。

    “大胆!”

    “放手!”

    “找死!”

    聚义堂上二十来个淮安侯府亲卫见之惊怒,齐齐上前怒喝。

    贾蔷身后,铁头和柱子一起对铁牛吼道:“铁牛,快上前护住大爷!”

    铁牛红着眼,壮如黑熊的身体微微颤栗,他心中有无尽的恐惧,但这一刻,看着气势汹汹逼向贾蔷的淮安侯府亲卫,他“吼”的咆哮一声,两步站出,挡在贾蔷身前,而后双拳紧握,朝淮安侯府怒声咆哮:

    “吼!”

    “吼!”

    “吼!!”

    那模样,当真如黑熊怪现世一般,在淮安侯府诸亲卫眼里,恐怖如魔。

    真是日了哦,这他娘的到底是啥子玩意?!

    一时间,聚义堂安静了下来。

    淮安侯府的亲卫大多没经历过杀场,面对此情境哪里敢再乱来。

    一旦惹得这黑熊怪大怒,动起杀性来,此地岂不要成修罗场?

    别说他们,就是金沙帮众,也一个个面色发白。

    尽管他们先前已经打听过,贾蔷这个姐夫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看起来和恶鬼一样凶残,可性格比绵羊还弱。

    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眼前这一幕让他们谁都不肯相信传言了,这叫草包?

    这时,淮安侯府诸亲卫中一个年岁较大的中年护卫抱拳道:“既然是宁国公后人,说起来都是勋贵一脉,还请这位大爷先将我们世子放了,真弄出人命来,今日在场的人,谁又能幸免?”

    贾dpstextile.蔷擒着痛的说不出话的华安往边上移了移,和说话的护卫对上了面,淡淡道:“今早神武将军府的冯紫英对我说,昨日之事,一夜间整个神京顶级高门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我不仗势欺人,便没人敢欺我。看来冯紫英这话说的有些破绽,至少,堂堂淮安侯府就不知道我,所以才会欺上门来,伤我的朋友,还要抢我的方子。”

    这番话一出,淮安侯府的侍卫头登时一怔,狐疑的看着贾蔷,问道:“敢问这位大爷高姓大名?是贾家哪位……”

    话没说完,他似突然想起什么,面色猛地大变,看着贾蔷不可思议道:“贾家?你就是入了太上皇眼,得他老人家喜爱的贾蔷?!”

    贾蔷呵了声,却未再看那侍卫,而是看向面色明显变了一变的淮安侯世子华安,淡淡道:“没错,我就是贾蔷。”

    华安面色那叫一个精彩,他不是没听过这个传闻,但也只是如过眼云烟,根本没往心里去。

    诸多元平勋臣世家,全部的精力都落在猜测太上皇出宫,还是携宁王出宫的事上。

    至于偶然夸赞了一个溜须拍马的毛头小子,谁会在意?

    一个佞幸小人,还出身没出息的开国功臣之后,甚至还不是承爵人,连点风浪也翻不起,实在不值得留意。

    然而华安没想到,本以为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佞幸小人,此刻居然正押着他抬不起头来:“卑鄙小人,放开我,有种你我一对一的较量一场。”

    贾蔷好奇:“刚才我是多对一赢的你么?”

    华安心里那叫一个憋屈,怒声道:“偷袭你还有脸说?”

    贾蔷同情道:“你正面攻来,我反手还击,何来偷袭之说?”

    华安差点气炸,咬牙道:“你果然是佞幸小人!”

    &dzgrdjt.nbsp; 贾蔷看着他目光愈发悲悯,道:“我昨日于醉仙楼所言,初时根本不知道太上皇会听到,所以,句句皆是肺腑之言。若非如此,你以为圣明如太上皇,会听我一个白身草民的浅显之见?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你这元平功臣之后,居然认为我说的都是佞幸之言。呵呵,好一个淮安侯世子,好一个淮安侯府!你们心里到底是怎样想太上皇的?还真是大燕的好臣子啊。”

    “你……你,你放屁!”

    华安闻言心头一紧,破口大骂,就想挣扎起身,可被扣关节实在太痛,一挣扎又是一声惨叫。

    贾蔷问道:“现在怎么说?我到底是不是佞幸之臣?”

    华安一张脸也不知是因疼痛所致,还是因为憋屈羞愤所致,紫的发黑,一字一句道:“是我信口开河,你非佞幸小人。”

    贾蔷呵呵了声,松开手将他放开,道:“知错就好。”

    华安一得自由,眼睛都红了,怒声骂道:“老子锤死你个卑鄙小人!”

    说罢,举着左拳朝贾蔷挥了上来。

    他依旧坚信方才只是卑鄙的贾蔷偷袭才失手,这个看起来连只鸡都杀不死的穷酸,就是他单手也捏得死。

    不然,他这些年在军营里的打熬都白费了!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面对他凶猛挥拳攻来,贾蔷居然没求救,非但不退,反而往前急迈了一步,侧过身子,出手如电,再度捏住了华安的右臂,猛然一拐……

    “嗷呜!”

    www.yyywbt.   华安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瞪着贾蔷,恨不能咬碎他。

    可是这一次,不止是他,周围人也都看了出来,这贾蔷看起来是清瘦,力气或许也没那么大,可是却绝非弱书生。

    他们自然不知道,前世贾蔷虽只是一工科狗,可他爷爷却是正经的沧州老武师,一手八极拳老辣之极。

    不过贾蔷因为吃不得苦,所以没学得八极精髓,但在八极巧劲上,却格外有几分天赋。

    真要正常放对,肯定敌不过自幼打熬筋骨的华安,可他先出其不意伤其一臂,再故意激怒于他,让他失去理智来攻,胜过他,实胜于心计,而不是勇武。

    但落在别人眼中,却不是这样看了,薛蟠激动的好似他打了胜仗一般,兴奋的几乎无法自抑,跳脚大声吼了声:“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偷香(杨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