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玄阳仙尊〕〔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零四章 求参
    “蔷哥儿,不早早安歇了,这会儿子来作甚?”

    林姑姑长辈的身份端的很稳。

    贾蔷见此有些无奈,可当下有求于人,也只能认了……

    他顿了顿,将李婧父亲李福的情况说了遍,最后道:“若薇薇安所说属实的话,只要能坚持到扬州,小婧她爹多半还有救。只是小婧她爹病的太重,需要上好的人参吊命才行。我听香菱说起,林姑姑这有一份好参……”

    话没说完,紫鹃就连连摇头道:“这不成,这怎么能成?若是我们老爷无恙,姑娘必不会小气,她最是心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道理我们也懂,小蔷二爷开了口必会相赠。可如今我们老爷尚且在重病中,只这么一份老参,若给了你们,我们老爷不够用,到那时怎么办?”

    黛玉虽未开口,可目光中透露出婉拒之意。

    她虽良善,却还未到舍了自己父亲的命不去救,而去救别人性命的地步。

    李婧面色黯然,想跪求,却想起贾蔷之言,到底忍耐住了。

    贾蔷讲道理:“我们并不要许多,只求一点点参须即可……且这老参最大用处,便在于吊命,可以延长些许寿命,以备良医救治,老参本身是不能救病的。若无救治良法,单纯靠老参吊命,只会延长病人的痛苦。早闻林姑姑好读书,想来读过不少医理,当明白我所说非虚。”

    紫鹃闻言一怔,下意识的看向黛玉。

    黛玉神情悲苦,却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在她看来,贾蔷言下之意分明是李福还有救,可林如海却未必,就算有老参在,不过吊着一口气受苦。

    这是人话吗?

    见黛玉眼圈也红了,紫鹃护主心切,以目怒视。

    工科狗贾蔷忙又宽慰道:“天无绝人之路,西洋番医或许的确有独到之处。林姑姑且放心,等咱们到了扬州后,我头一桩事,便去为林姑祖奔走寻医。非蔷背后说人是非,只是琏二此人,虽非坏人,却不过一纨绔公子尔,寻常小事可托,大事却难担当。贾蔷不才,愿为林姑姑效犬马之劳。若天宁寺的药果真有效,那不止小婧她父亲,便是姑祖丈也将受益!”

    黛玉闻言,星眸凝视着贾蔷,问道:“若我不给你参,你便不愿意出力帮忙了么?”她何等骄傲,岂能受人威胁?

    贾蔷没甚心虚的看着黛玉,摇头道:“林姑姑太小瞧我了,先前我就和小婧说过,万万不可强林姑姑之所难。给,是天大恩情。不给,也是人之常情。换作任何人在林姑姑的位置,点头的可能性都不会超过一成。便是我与林姑姑异位相处,也很难点头应下。我们也是厚着面皮上门,应知道林姑姑菩萨水晶心肠……至于我会不会出力帮忙,林姑姑放心,无论怎样,都是一定会的。我在荣庆堂已经答应过,会护送林姑姑南下求医,我贾蔷虽人微言轻,但从不失信于人。”

    黛玉闻言,想起薇薇安之事,缓缓点了点头,却又沉默起来,就在李婧一颗心都沉到底时,就听黛玉轻声道:“老参是老太太给的,本也只有一半,我不能全给了你……”

    此言恍若天籁之音,瞬间击破了李婧的心房,让她落下泪来。

    贾蔷忙道:“先给一些参须就好,不用动主体,沿途我还会让人去买些能买着的参,掺在一起用,能坚持到扬州就好。林姑姑,我和小婧都体谅你的难处,不会强你所难的。”

    黛玉看了眼红着眼眶的李婧,心里一叹,不愿再纠结于此事。

    再怎样说,她也真的只能给些参须,主参动不得……

    她虽年幼,但主意极正,这种事上不会为别人言语左右。

    黛玉沉默了下,轻声问道:“小婧……你果真是如红拂女那般的江湖女侠,身怀武艺么?”

    她本只是换个话说,不想李婧闻言却深吸一口气,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毫无征兆的突然拔地而起,原地一个空翻落地!

    因见黛玉、紫鹃等人都看直了眼,她便又连使三个鹞子翻身后,还原地一口气连翻了七八个筋斗……

    “好了好了!”

    黛玉回过神来,见一滴不知是汗还是泪的水珠洒落地面,忙叫停道:“只那么一问,非叫你演武,并无不尊重之意。”

    她自忖,若她为了救父,要去给人翻跟头卖艺求参,怕哭也要哭死。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李婧自幼就在江湖上厮混,哪里看不出黛玉的纯善,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位娇小姐,方才心里的激荡之气平息一些,笑道:“这不值当什么,姑姑若愿瞧,明儿一早我在甲板上练剑,比翻跟头还好看。”

    说完,只觉得心里还是压得慌,想了想又道:“先前我们爷说不可给姑姑磕头,怕让姑姑有被胁迫之感,如今姑姑应下了,就请受了我的头吧。不然,我心里实在愧得紧。父亲打小教我做人一定要恩怨分明,姑姑这份大恩,就是死一百次也难偿!”

    说罢,跪下重重磕起头来。

    若只是借参,或还不至于此。

    黛玉却是在她父亲也病重时,将宝参参须相借,这份恩情,着实如泰山一般压在李婧心头!

    黛玉见她如此忙避让开来,摆手道:“快快起来罢,我哪受得这个?”

    若是某个侄儿给她磕头,她或许也就受了……

    可这个看起来年岁比她大不少的女子给她磕头,黛玉却不愿去受。

    只是李婧知道此恩多重,仍坚持磕头,黛玉没法子,只能看向贾蔷。

    贾蔷思量稍许后,道:“不如这样,小婧你有武艺在身,也通一些养身之术。不如每日里来教林姑姑一些,她身子单薄瘦弱,若是能活动开来,多运动一二,说不得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黛玉闻言无语,目光隐现锋芒的看着贾蔷。

    延年益寿,我老了么?

    蔷小子你撞客了吧?!

    再说,哪家大家闺秀可以练武强身?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笑不露齿行不露足,这些都是起码的行为准则。

    旁的不说,就看家里的凤丫头,那样大的名声,实则也不过嘴上泼辣些,走路一样不带动裙摆的。

    就这样,她还被人常喊作是泼皮破落户,似泥腿子出身。

    黛玉自忖若是她和李婧一般练武强身,回去后必被人生生奚笑死,还要不要活了……

    见黛玉连婉拒之言都不愿说,只拿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贾蔷呵呵一笑,同黛玉道:“林姑姑许是不知,我亦有些许身手在身。虽比不得小婧这样的女侠,但等闲二三人不能接近。若非如此,当初也难从宁府逃脱。林姑姑,如我这样的人,爹娘老子早早没了,也没甚人疼爱,便只能自强。因为唯有自强,才能不依赖他人而活,不必去在意他人的喜怒,仰其鼻息而活,也不用去理会他人之目光和闲言碎语。”

    贾蔷说这番话时,黛玉一直拿一双清明灵秀的星眸望着他,待其说罢,摇头浅笑道:“蔷哥儿不必激我,你的心意我明白,只是,我再没可能去舞枪弄棒的。”

    只想想自己拿着刀枪棍棒斧钺钩叉十八般兵器,再如李婧那般连翻几个跟头,家里姊妹们瞧见了,怕不要吓掉下巴?

    黛玉只想想就忍不住笑……

    贾蔷却不死心,仍温声劝道:“林姑姑,习武并非只是舞刀弄枪,更重要的是强身健体。哪怕每日里只耍一套五禽戏,也能让身子骨健壮些。我并非不明白交浅言深乃为人大忌的道理,只是今受林姑姑大恩,忍不住要多叨扰两句。”

    他倒不是期待有朝一日能见林黛玉倒拔杨柳,却真心希望她的身子骨能好一些,不再受病痛折磨之苦。

    一旁紫鹃听的心动,也劝道:“姑娘,小蔷二爷说的也在理。姑娘可以每日里悄悄练一练,活动活动身子骨,若果真能有用,姑娘也能少吃几碗苦药不是?且李姑娘也是女孩子,只当一起顽耍了。”

    这话,倒让黛玉心动了。

    她常年就跟泡在药罐子里一般,一年到头有大半月份都在吃药。

    这药哪有好吃的……

    她思量稍许后,对紫鹃道:“先去取些参来给他们去用急,其他的等稳妥了再说。”

    紫鹃便去里间取参,未几,捧着一帕子出来,帕子上放着几根参须。

    李婧还要磕头,却被黛玉劝下,道:“不必如此,往后得闲了多来坐坐便是,我倒爱听你们外面的故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