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贞观三百年〕〔第一兵王〕〔万相之王〕〔一世龙皇〕〔绝世神医〕〔王铁柱苏小汐〕〔狂少归来〕〔黄金召唤师〕〔都市风云〕〔做局〕〔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几?
    “哎哟!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梨香院,薛姨妈被嬷嬷急急从荣庆堂叫回来,只看了薛蟠一眼,大叫一声就几欲晕厥过去。

    薛蟠半张脸都被包裹着,披头散发脏兮兮的,露出的一只眼也木然无神,呆呆的望着虚空,恍若死人……

    “妈先别哭,快问问随从到底怎么回事。”

    薛宝钗也看的心惊肉跳,红着眼圈说道。

    要不是靠近薛蟠鼻翼处有一根棉纱线头一扬一扬的飘着,显示他呼吸均匀,她都怕这个哥哥不行了。

    薛姨妈闻言,一边大哭一边打发身边的叶老嬷嬷去问,没一会儿,叶嬷嬷回来气愤道:“太太,长桂他们说了,哥儿是从西斜街那边出来,刚一出街口就被一起子不认得的衙内用快马冲了,还让哥儿把那花解语送出来,哥儿不认,他们那么些人就欺负哥儿一个……”

    薛姨妈一听,又心疼的放声大哭起来。

    只想想那么多黑了心的混帐围着欺负她的儿子一人,她就觉得心都要碎了。

    薛姨妈骂道:“你这个孽障啊,为了那么个窑姐儿,花光了家底儿不说,如今连命也要搭进去了!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和你妹妹去指望哪个?”

    薛宝钗也跟着落泪,眼下这个局面,却不是她能化解的。

    薛姨妈已经打发了人去告知王夫人,其实也不用多说,薛蟠重伤垂死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东西二府,东府那边还没动静,西府这边却全都惊动了。

    虽贾母没有出动,可贾赦夫妇和贾政夫妇并王熙凤都动身过来了。

    贾赦看了薛蟠的模样后,一面打发人去喊太医,一面震怒问道:“到底是哪起子混帐,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敢这般伤人?”

    薛姨妈哭着将事情说了遍后,贾赦动容,这几日他忙着收拾才纳进房的一个小妾,其余事一概不理,没想到薛蟠竟干下了如此了得的大事,连花解语这样传奇的花魁都买了下来。

    和薛蟠一比,他倒是落了下风。

    花解语的名头,贾赦如何没听说过?

    但他也知道,丰乐楼的水深,不是他能招惹的,所以一直没去自讨没趣。

    再没想到,会被薛蟠给拿下。

    如此说来,是不是……

    贾赦撵着颌下短须,若有所思的寻思着。

    贾政怒声道:“可认出是何人行凶?”

    孤儿寡母的小姨子阖家上门投靠,如今竟被人欺负成了这样。

    于情与理,贾家都要出面,讨回个公道!!

    不过没等贾家人出去打听,外面传来嬷嬷通报声:“舅老爷来了!”

    贾赦、贾政忙往门口去迎,嬷嬷口中的舅家老爷,正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中王家当代族长,亦是王夫人与薛姨妈的嫡亲兄长,王子腾。

    四大家族中,史家自成套路,除非红白之事外,已经很少与三家联系。

    薛家家主死后,薛蟠年幼顽劣,难当门第之重,薛家之势日渐中落。

    贾家虽有祖宗余荫在,然东西二府子弟皆无出众之人,莫说光宗耀祖,便是勉力维持者都少。

    而王家却出了一个王子腾,虽倚靠王夫人从贾家着实借了不少力,但其本身是个难得的英才,又在当今圣上潜邸之时便投靠过去,因此官运不浅,一路高升。

    去年刚从九省都检点的位置奉旨巡边归来,擢升为兵部尚书。

    虽说如今朝廷军机大事多在军机处商议,兵部尚书名重于实,但这个位置依旧不可小觑。

    明眼人都知道,以王子腾简在帝心的圣眷,以及隆安帝为了平衡元平功臣之势,王子腾入军机处,不过是时间早晚之事罢。

    所以,纵使王子腾借贾家势众多,但贾赦和贾政依旧要给他几分体面。

    贾家和王家,才是真正兴衰交融的关系。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依旧是贾家无人,荣国余荫要么浪费,要么给亲近之人,也就不难选择了……

    王子腾气势极重,岳峙渊渟,且相貌堂堂,天庭饱满,方口阔鼻,进来与诸人见面后,沉声道:“不用去查了,是赵国公姜泽的重孙姜林打的。”

    此言一出,妇人们尚且混沌,贾赦和贾政却变了脸色。

    赵国公姜泽,是元平功臣六大国公中硕果仅存的一位,今年怕有九十岁了。

    这样的元老勋臣,便是太上皇和隆安帝都要给几分薄面,更遑论旁人?

    姜泽虽常年不上朝,但头上却始终挂着一个军机大臣的名头。

    朝野上下等着他的薨逝的消息差不多等了二三十年了,等着的人都死了大半,老头子居然还活着。

    这样一个人瑞,谁又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听闻是赵家后人后,连贾政都没了声音。

    薛姨妈不知详尽,哭诉道:“便是天王老子,也不能随意欺负人吧?”

    薛姨妈哭诉,贾赦、贾政都不好接话,王子腾为其兄长,却能沉下脸来训斥几句,只听他沉声道:“早先写了三封信再三叮嘱你,甥儿年幼顽劣,不知轻重,让你严加管教,都中不比金陵,惹出祸来,谁能总给他擦屁股?”

    薛姨妈委屈的要死,哭道:“大哥,这次是蟠儿惹得祸事?”

    王子腾冷哼一声,喝道:“你还护着!!这个畜生拿十万两银子去买一个花魁……丰乐楼的花解语,天下第一名妓,那也是他能沾染得了的?!不知死活的东西!姜林是赵国公最宠爱的重孙,这样的身份,去了丰乐楼也只能乖乖看着,这背后的水多深,你们想不到?”

    薛姨妈被训老实了,只哭道:“我一个寡妇失业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知道什么丰乐楼什么名妓?这畜生偷偷拿了银子干下这等混帐事,我难道还能将他打死?若是他爹还活着,我何必操这份心?”

    宝钗上前扶住薛姨妈,对王子腾道:“舅舅,事已至此,我们也不求什么公道不公道,只盼着哥哥以后能平安无事,不被人无辜欺负了去。”

    对于宝钗这个亲外甥女儿,王子腾还是满意的,面色稍微和缓了些,道:“此事,我会亲自往赵国公府上去拜会老国公,只要蟠儿不要再往西斜街去,近月来少出门,就不会有太多麻烦事了。”

    听闻此言,一直神游天外的薛蟠却突然开了口,弱弱的道:“不去……不去西斜街?”

    此言一出,七八双眼睛齐刷刷的瞪向了他,薛姨妈怕王子腾动手,先声哭骂道:“你这个畜生,还敢提那地儿,你干脆拿根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去寻那个***!”

    薛蟠忍不住解释道:“花解语不是……”不过在一众亲长怒视下,到底没敢狡辩完,只道:“到底是花了十万两银子……”

    薛姨妈听闻此言,还想骂,可想想也是,这十万两银子,若不去见,岂不浪费了?

    她回过头问王子腾道:“大哥,那***我家要不起,能不能退回那丰乐楼去?”

    王子腾叹息一声道:“那个地儿,怎可能……这十万两银子,你们也莫去想了。那个地方,我们招惹不起,也千万别想着去招惹。至于那花解语……等贾蔷回来再说。”

    “……”

    贾家从上到下一众人,个个一头问号。

    贾蔷回来再说?

    他算老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