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贞观三百年〕〔第一兵王〕〔万相之王〕〔一世龙皇〕〔绝世神医〕〔王铁柱苏小汐〕〔狂少归来〕〔黄金召唤师〕〔都市风云〕〔做局〕〔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转性儿了?
    !

    距离神京都中已是千里之外的贾蔷,自然不知京里发生了许多事。

    甚至都不知道,他名下多了个天下第一花魁的妾室。

    一大早起,他叮嘱了柱子留在船上,和两个金沙帮众一道看顾好李老帮主,船上也还有香菱、薇薇安、雪雁等人,无人不成。

    他则和李婧一道,护送黛玉所乘马车,合并贾琏一行,上了淮阴码头。

    因早有人先前打前站通秉甄家,因此码头上也有了甄家下人迎候。

    尽管前世读红楼时,便知江南甄家是连王熙凤那样高傲的人都感叹“他家怎这样富”的豪富之家,但此刻看这阵势,才能明白江南第一名门意味着什么。

    甄家曾太夫人孙氏年轻时曾为宫中精奇嬷嬷,太上皇登基前最难熬的十年,受到了甄家曾太夫人的慈爱抚育。

    有这份情分在,哪怕甄家曾太夫人已经过世十多年,可太上皇对甄家依旧仁厚相待。

    甄应嘉不过是孙氏的嗣孙,却依旧蒙受天恩,继承父祖官位,担任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

    官位不高,不过区区五品,然而在江南地面上,纵是两江总督都要给甄应嘉几分薄面,让他三分。

    盖因甄应嘉本就为天家留在江南,监视江南士林的耳目,是真正的天子鹰犬!

    纵然抚育太上皇的孙氏已经过世经年,然甄家依旧被太上皇视为家人,哪怕只是家奴。

    但心腹家奴,远比外臣,甚至比骨肉宗室更让他放心。

    这也就奠定了甄家在江南牢不可动摇的地位……

    淮阴作为漕运总督衙门所在之地,码头之繁忙,当排得上当世前十。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繁忙的码头,此刻码头上竟几乎清场。

    唯有一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身着锦衣,身后跟着二十来许仆婢嬷嬷。

    这等阵势,便在贾家若非贾母出动,都不曾有过。

    贾琏见此连忙先一步上前数步,拱手笑道:“昂友老弟,数年不见,你愈发风采出众了!”

    那年轻人也哈哈笑道:“琏二哥,你也还是这般风流倜傥!”

    贾蔷瞥见黛玉所乘八宝簪缨车的车窗拉起一条缝,二人隔着车窗对视一笑,都觉得前面二人,有些糊……

    好在两人没有过多寒暄,而表字昂友本名甄頫的年轻人虽纳闷贾琏怎未介绍贾蔷、李婧于他,却也没多问,只与二人颔首示意后,就招来随行而来的车马,引着贾家一众人前往淮阴北大关估衣街甄家老宅。

    ……

    “给太夫人请安。我家老太太、老爷、太太都再三叮嘱我,给老太太问安道好。”

    甄家老宅,萱瑞堂上,贾琏引着贾蔷、黛玉二人,与高台上一满头银发,但比贾母清瘦许多的老太太问安。

    此人便是甄家老太太李氏,身上亦有一品诰命夫人的官身,此刻看着堂上诸人,含笑点头道:“快起来吧……荣国夫人身子骨还好?快二十年未见咯。”

    贾琏忙笑道:“老祖宗身子骨还好,早不管家里诸事,每日里只和孙子孙女儿们顽乐说话,和一些家里老人讲讲古,所以身子骨还硬朗。”

    李氏笑道:“好啊,好啊!”说着,目光落在贾琏身后第二位的黛玉身上,见她模样怜人,道:“这就是林盐政的姑娘?和你娘倒有几分像,只是身子骨太单薄了些。”

    黛玉屈膝一福,依礼应道:“回老太太的话,正是家父之女。”

    李氏连声道:“起来吧,可怜见的,当年你娘在时,我见过几回,算起来,我这一辈子见过的女孩子无数,却没一人能及得上她。听说你父亲病了?正好我这里有一株才得的好参,拿去给他补补罢。”

    李氏身旁一锦衣华服的中年贵妇温声笑道:“老太太,非我这做媳妇的小气。只是那株参是上月你老人家过寿时,宫里皇后娘娘特意打发天使送来的。您老封君这还没捂热呢,转手就送人,是不是……”

    李氏摆手笑道:“留在手里只是一个药材,放着也是白放着。贾家和咱们家既是老亲也是故交,不比别家。既然是老国公的姑爷病了,又有什么舍不得的?便是宫里皇后知道了,也会体谅我们的。”

    说罢,让身后一穿金戴银模样极为清秀的大丫头去取来,交给了黛玉。

    黛玉自然感激不尽,再度含泪拜谢。

    最后,李氏和满堂甄家人的目光落在了贾蔷身上,李氏微笑道:“这位是……”

    贾琏笑道:“回老太太的话,这是晚辈的族侄贾蔷,宁府老公爷的正派玄孙。”

    此言一出,萱瑞堂上气氛陡然变得有些古怪。

    甄府老太太亲自接见,这份体面放在江南,便是两江总督也并非随时能有。

    是看在贾家与甄家近百年的交情乃至亲戚情分上才有的,可一个宁国府的五世孙,还不是承爵嫡孙……

    这个身份,无论如何都谈不上对甄家的尊敬。

    贾琏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忙赔笑道:“好让老太太知道,此事绝非晚辈善作主张,实是我家老祖宗亲自点的将。”

    李氏奇道:“哦?莫非是这位哥儿也天生异象,有大祥瑞在身?”

    贾琏闻言,抽了抽嘴角,笑着解释道:“蔷哥儿虽非天生异象,不过却有大运道。阖族子弟数百人,没人胜过他的运气。”

    李氏愈发好奇,道:“到底是什么运气……难道是生的好?”

    此言一出,萱瑞堂上一片笑声,尤其是内宅妇人和一众丫鬟们,一双双眼睛明目张胆的打量起贾蔷来。

    这般做来,却是有些轻挑和不恭敬。

    贾蔷却依旧不卑不亢,眸光如水,不见半点波澜。

    原本担忧他的黛玉回头轻看了眼,见他如此沉稳,本微微有些忐忑的心,瞬间平静了。

    贾琏干笑了两声,继续道:“太上皇自传位于当今圣上后,久居九华深宫中荣养龙体,迄今已逾五载不曾出宫。不想先前突然出宫,并于醉仙楼里看到了贾蔷,一眼就喜欢上了,还夸他有忠孝之心,之后天子也降下恩旨,夸赞贾家教化有方。之后太上皇金秋万寿节时,再次在天家和元勋老臣前赞了他一回,后来临我们南下前,太上皇又特意传下恩旨来,给蔷哥儿赐了表字,以示恩宠。”

    此言一出,萱瑞堂内一片寂静。

    贾蔷和黛玉默默的对视了一眼,二人对甄家的富贵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左右又不贪图什么。

    却都有些诧异贾琏的做派,果真转性儿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