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王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学诗
    是夜,一轮明月照江河。

    愈往南,天气愈温润。

    距离扬州还有一宿的航程时,众人早先在都中穿着的薄袄坎肩等衣着,就再也穿不得了。

    甲板之上,河风清凉,烤河虾鲜美。

    “盐政院衙门是三路三进的房舍,足够大家入住呢。”

    “母亲在时,一家人住在西路院,西路院最南端还有亭林水沼,建一小筑,名曰‘后乐轩’。院中有一口古井,叫桃花泉,水味极淡。”

    “盐政院内遍栽竹子,多是父亲和母亲亲自栽种,我也栽种过一棵……我记得,父亲还专门写过一首诗来咏之:‘官寮寒上日,野竹最禁秋。地脊难抽笋,窗高乱点头。粉香群雀诧,院静午蜂游。自是西轩主,幽人岂厌幽’……”

    黛玉素日里如玉珠落玉盘的声音,此刻也如夜风一般,显然轻软柔和。

    显然,在那座盐政院儿里,有她最快乐的时光。

    想起多年未见的父亲,也让她再度红了眼圈儿……

    见她最后哽咽,李婧、香菱等人都不知所措,薇薇安也能感受到她浓浓的悲伤,似同样想起了什么,满脸落寞。

    贾蔷眼睛环视一圈,见几个女孩子都没法子,而黛玉却沉浸于回忆中,无声的落泪不止,他忽然重重一叹,“唉”了一声,道:“真羡慕林姑姑,还能忆得高堂父母在时的幸福幼年时。我却,连爹娘老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幸而如今有了小婧和香菱,否则,也不过是天地间的一个孤魂野鬼。”

    以毒攻毒,猛药都下到这个份儿上了,效果自然出奇的好。

    心底纯善的黛玉果然不哭了,侧着脸望了过来,星星闪闪倒映着月色的明眸中,蕴含着歉意的同情……

    可惜贾蔷到底工科男出身,不懂得什么叫趁虚而入博取更大的胜利,他见黛玉不哭了,就把手里的河虾递过一支去,道:“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黛玉看着手里的烤味,默默无言……

    贾蔷又把其它的,一一分给众人。

    等众人都拿在手后,贾蔷对还在看着他的黛玉微笑道:“以前幸也好,不幸也罢,毕竟都过去了。如今我们都已经长大,也过的很好。小婧这点就做的很好,以一女儿身,生生扛起了金沙帮乃至太平街两千多老幼的生计。香菱也好,说起来比我命运还艰难的多,如今过的多开心。”

    李婧呵呵一笑不多言,香菱却抿嘴憨笑道:“都是遇到了二爷。”

    紫鹃在一旁取笑道:“马屁精!”

    香菱白她一眼,雪雁笑嘻嘻对香菱道:“我就不信,你没有一丁点儿觉得不好的地儿。我听人说,是人都会有苦恼的地儿。”

    香菱闻言一怔,随即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见她如此,紫鹃、雪雁立刻起哄,让她快说快说。

    香菱被迫无奈,小声道:“我瞧着林姑娘和我们二爷整日里写书做学问,就觉得林姑娘怎么那么大的学问,听紫鹃说,作诗也是一等一的好。我是个丫头,不敢辱没了圣人学问,做不得八股文章,就想学一点诗词……”

    说着,明媚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往黛玉面上瞟……

    黛玉见之笑骂道:“也不知是真呆还是假憨,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

    香菱笑道:“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作师,姑娘可不许腻烦我。”

    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你这丫头既有此心,那必然是能成雅事的。只怕没此心,就算天资聪慧,也只是顽石。”

    说着,还拿一双妙目去斜觑某人。

    在共写《白蛇传》的日子里,她不知暗示某人多少回,不仅要苦读圣贤经典,做八股文章,也要学着习些雅字,作些诗词。

    可某人却直言如今又不是宋以前,科举要靠诗词,宋后科举考试中诗词都被经义所取代,既然不考,学那劳什子玩意儿作甚?

    简直岂有此理!

    贾蔷恍作不知,不过却对香菱笑道:“我听说,古之美人,都是以柳为态,玉为骨,以冰雪为肤,秋水为姿,除这些外,更要以诗词为心。如今你美自美矣,再跟林姑姑学了诗,自此亦以诗词为心,便可与古之美人媲美了。”

    香菱俏脸满是红晕,其他人却纷纷觉得手里的烤味不鲜美也不香甜了……

    黛玉领头,一众人嫌弃的看贾蔷。

    香菱大羞,不过还是想着为贾蔷解围,问黛玉道:“好姑娘,那诗词规矩那样多,可该怎样学呀?”

    黛玉什么样的心窍,怎会不明白香菱的用意,没好气嗔了她一眼,却到底心善,笑道:“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谢,阮,庚,鲍等人的一看。你是一个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香菱听了,笑道:“还是头一回有人夸我聪明伶俐,姑娘真是好人。既这样,好姑娘,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我带回去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

    黛玉听说,便命紫娟回屋将王右丞的五言律拿来,递与香菱,又道:“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的问你二爷,或者遇见我,我讲与你就是了。”

    炉火边,看着这一幕,贾蔷抬头望向挂在天边的明月,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当年读红楼慕雅女雅集苦吟诗时,是在纸面字里行间,瞧香菱学诗。

    谁曾想,如今却这般真切的发生在眼前。

    前世今生,似只一弹指间。

    夜月如华,照的人间一片清明。

    大河之上,水波粼粼,客船划破水面,激起朵朵浪花。

    两岸可见人家,只是此时夜渐深,灯火已阑珊。

    ……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好诗,真是好诗!”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不大懂耶……爷,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征蓬,是天蓬元帅么?萧关是哪个……耶,爷睡着了……先不管这首了。”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哇!真是好诗呀!”

    “香菱……”

    “啊?爷你醒来啦?”

    “被你念咒,念醒的。不过,你要是再念下去,我怕会被你念死啊啊啊!”

    “噗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