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三十四章 烦事
    扬州御码头。

    原本是太上皇在景初年间数度南巡御驾临扬州时,扬州官商合力所修。

    那会儿,唯圣驾龙舟可临码头。

    只是太上皇最后一次南巡时,已明显感觉到时事艰难,为了挽回点声誉,太上皇特传恩旨将此处码头开放,与万民共享。

    这一恩旨虽然并未替太上皇挽回多少声誉,却的确惠及了不少扬州百姓。

    清晨,薄雾蒙蒙。

    扬州百姓们用远比北地子民悠闲许多的姿态,在码头上操持着。

    与北地挑夫们粗重的号子声不同,扬州人的号子声,倒像是扬州评弹……

    就在这充满江南韵味的号子声中,一架八宝簪缨马车并两架普通马车自客船船舱内驶出,在几匹骑乘的护从下,驶向扬州盐院衙门。

    ……

    作为两淮之地最高盐务专官,作为天下第一富庶膏腴之地的最肥官缺,巡盐御史必为天子极信重之臣方可担任。

    可惜的是,大燕开国百年,倒在这个官位上的天子信臣,如过江之鲫,前赴后继。

    能挺过三年者,都寥寥无几。

    而林如海,自景初二十三年,由时为廉亲王的隆安帝亲自举荐南下,至今已逾十三载,为在任时间最长的巡盐御史。

    他也的确担当得起这个重任,未辜负重托。

    十三年来,突破无数艰难险阻,乃至人生刺杀,让扬淮八大盐商更换了整整三茬。

    至于其他中小盐商,因走私私盐之罪被其灭门抄家者,数以百计!

    也在这十三年间,助接手太上皇留下烂摊子的隆安天子,度过了难关。

    可是,盐院衙门似乎被人下了诅咒一般,几乎没有一任巡盐御史能够落个善果。

    前面诸多盐院御史多栽在贪腐之上,而林如海,虽然挺过了最艰难的陷阱诱惑,却倒在了恶疾之上。

    扬州八大盐商已经得到消息,林如海已是病入膏肓,药石无医,时日不多了。

    因为这个消息,不知多少人暗地里弹冠相庆。

    瘦西湖上的画舫,也因此生意大兴!

    可惜盐院已经被盐丁严密封锁,探不清虚实,不知那心狠手辣的林盐王到底还有几日活头……

    不过这几日却听说,连林家在京里的亲戚都派人来看望,苏州老家那边也送来了嗣子,想来是要操办丧事。

    只是不知为何,盐院衙门会忽然请了一个洋和尚进府。

    就算要操办丧事,也该请大燕的和尚道士才对啊……

    好在没几日,天宁寺的大和尚也进了衙门内,他们这才放下心来,以为林如海是真的要不行了。

    两淮诸地的大盐商们,无时无刻不紧密关注着这位得两朝天子信任的探花郎盐官。

    他们不是不想腐化林如海,拉他下水。

    可林如海祖上四世列侯,或许比不上暴富的盐商豪富,但论家底,绝算不上清贫之辈。

    再加上其探花郎的才气,又得国公之女为妻,论出身、论门楣、论才华乃至论御前圣眷,都是天下第一等。

    这样的人身赢家,暴发盐商们实在没有法子去收买。

    如今,只盼着盐院大门早日挂白,送走这块油盐不进的顽石。

    “吱……呀!”

    突然,一纹河西侧紧闭了两个多月传不出消息的盐院大门,毫无征兆的打开。

    在街上诸多眼线们的诧异中,就只见—汶河的文津桥上一架极为华贵的马车并两架寻常些的马车在十数骑护从下,缓缓驶来,并径直入了盐院大门。

    之后,盐院大门又轰然关闭。

    ……

    “哎呀!姑娘回来了!姑娘回来了!”

    “姑娘可回来啦!”

    二门前,四个婆子带着六个丫头,看到马车停下后,一个个欢天喜地的叫道。

    还在马车里,黛玉便是一怔。

    她隐约还记得这些人的声音,可她纳罕的是,这些人的声音里居然真的是惊喜,而非那种……发生了不忍言之事后,强堆出的惊喜。

    这是怎么回事?

    车门打开,早有丫头放下脚凳,一嬷嬷看着出落的比五年前更好十倍的黛玉,含泪哽咽道:“姑娘果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见家乡故人就在眼前,见记忆里的家园就在当下,黛玉也落下泪来,哽咽唤了声:“吴妈妈……”

    另一嬷嬷也赶紧上前,此人却健壮许多,挤开吴嬷嬷含热泪笑道:“姑娘回来了,是大喜事,是大喜事啊!短短几天里,家里就双喜临门,都是天大的喜事,不哭不哭,快不哭了!哎哟哟,如今姑娘竟出落的比仙女儿还俊俏!老爷看到了,不定多高兴呢!”

    黛玉闻言七窍玲珑心陡然一提,颤声道:“孙妈妈,你是说……莫非是……”

    孙嬷嬷一拍巴掌大笑道:“可不就是老爷好了过来嘛!!多亏了姑娘派人快马加鞭,请了洋和尚送了神药来,老爷当时眼看着已经不省人事了,那洋和尚来了后,将那叫劳什子金鸡还是银鸡的神药生生灌了下去,我们伺候的人都觉得全凭造化了,谁知道老爷竟真的好了过来!姑娘啊,真真是多亏了你,多亏了你啊!”

    黛玉闻言,激动的又落下泪来,不过下了马车后,她却率先回头去寻人……

    “姑娘,在找什么?快去见老爷罢!”

    孙嬷嬷劝道。

    黛玉微微摇头,问道:“蔷哥儿哪里去了?”

    从后面马车上下来的李婧笑道:“在前门儿就被拦下了,好似有衙门里的官儿,还有林家的什么大爷在前面。”

    黛玉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回头望向孙嬷嬷和吴嬷嬷,不解道:“家里来了谁?”

    两位嬷嬷面色都变了变,吴嬷嬷干笑了声,道:“原想着,怕不是……那什么嘛,所以苏州老家那边就来了人,打算着过继给老爷当嗣子。”

    黛玉闻言,并没有起什么厌恶之心。

    这个世道,男子去后若无孝子摔盆,逢年过节无香火供奉,那便叫孤魂野鬼。

    苏州林家那边能打发一人来当孝子,她心里虽酸楚哀伤,可也只有感激人家的份儿。

    瞧见黛玉面色不好,孙嬷嬷温声道:“姑娘别担心,林家那边派过来的,是个才六岁的孩子,叫林楚,是个可怜见的,懂事之极。就是……”

    “就是什么?”

    听说才六岁,黛玉面色好了些,但听到转折处,却又拧起眉头来,道:“就是什么?妈妈不妨直言。”

    孙嬷嬷性子温慢些,吴嬷嬷却是急的,她恨声道:“楚哥儿是个好孩子,可他爹娘老子却混帐的紧。送楚哥儿过来后,就赖在府上不走了,仗着身份吆五喝六的充大个儿,不到半月,连老爷的佐贰官侍御史都被他们骂了,气的人家甩袖就走,说他们不可理喻。楚哥儿的吃穿用度,洗漱起居,也一概不让家里的人碰,似生怕我们会害了楚哥儿一般,偏他们自己做的又不用心,让那么小点一个孩子,整日里可怜巴巴的。听说老爷醒来好转,阖府上下都高兴,独那一对混帐吊着个脸,不敢在内宅嚷嚷,就在前面发火撒气,话里话外咒人,可怜楚哥儿,也不知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不是挨打就是挨骂。我们又不敢同老爷说,怕气坏了他的身子骨……”

    黛玉闻言气的脸色发白,正想说什么,忽听前院方向隐隐传来一阵鬼哭狼嚎。

    黛玉大惊,就让人速去看来。

    只是李婧还未过去,就见贾琏领着一脸上带着巴掌印的瘦弱小孩进来,黛玉一看这小孩儿,就觉得有些顺眼。

    许是因为这孩子生了双林家人的眸眼,很是清亮,亦是一双细眉,若不考虑脸上的擦伤血迹,是个十分清秀的孩子。

    只是看起来胆子很小,见到生人,身子都有些颤抖……

    二人身后,却是贾蔷,脸色有些尴尬的进来。

    看到黛玉感激的目光看向他,贾蔷咂摸了下嘴角,歉意道:“不好意思,林姑姑,初来乍到,就没忍住动了手……”

    黛玉闻言一惊,看向贾琏带着的小孩子,道:“你……你打了他?”

    贾蔷未来得及说话,贾琏就好笑道:“打这孩子做什么,是这孩子的老子娘,也是瞎了心了,惹谁不好,在门口指桑骂槐骂蔷哥儿,嘿,蔷哥儿这性子……啧。”语气里也是有些后怕的意思……

    吴嬷嬷却是眼睛一亮,她性子急,忙问道:“那楚哥儿他老子娘呢?”

    贾蔷看了她一眼,然后对黛玉微笑道:“我是个读书人,原是讲道理的。起初也是忍着的,可问清楚了,居然是过继嗣子的原父母,就忍不住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既然送了孩子出来,听说姑祖丈也给了过继银子,还赖在这里骂三骂四,打骂嗣子,弄不清状况。我就让铁头、柱子‘送’他们一程,赶回苏州去了。林姑姑,你不怨我吧?你若生气,我让人再接了他们回来。”

    “呸!”

    黛玉没好气轻啐一口,瞪了贾蔷一眼,却是眸光潋滟,薄笑带嗔。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