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
    皇城,大明宫。

    江南仍是花红柳绿,神京城内,虽还未下雪,却已能感觉到透骨寒意。

    皇宫大内,早已烧起了滚热的地龙。

    养心殿西暖阁内,面容有些清瘦的隆安帝放下了朱砂御笔,眉头紧紧皱起,凝重的眸光里压抑着怒气和烦躁之气。

    不是他修身功夫不够,他在廉郡王、廉亲王的位置上他安安稳稳的一坐就是二十多年,勤劳苦干,从未如其手足兄弟那般流露出一点夺嫡之意,岂会是修身功夫不足?

    只是如今登上帝位,十万里江山尽在肩头,亿兆黎庶生计教化压于心间,让他如负泰山之重。

    若只如此尚且罢了,可因为凭空出来的乱子,一下打乱了他至少五年内的计划。

    更让他登基五年乃至潜邸二十年来处心积虑才积攒下来的一波原本准备充备军机处的良才干臣,被悉数逐出京去,让他元气大伤!

    再加上九华宫那边……

    根本的治国大政之分歧,经过此次一下暴露出来。

    哪怕再过二三年,待九华宫龙御归天,可眼下这满朝朱紫,却是一个都留不得了。

    矛盾对立之尖锐,便是他已经坐稳帝位,也依旧为之心惊。

    种种烦闷之事在心,他岂能心中不暴躁……

    殿外,仙楼佛堂内的无量寿宝塔在寒风吹拂下,铜铃作响,回荡在殿内,恍若梵音阵阵,似能稍稍抚平一些这位人间至尊心中的烦怒。

    “主子……”

    着一身大红坐蟒龙衣的大明宫总管太监戴权轻轻唤了一声。

    隆安帝侧眸看了过来,目光清冷森然。

    对于内侍,他从来都是既用之,亦深深提防之。

    他素来以为,这等身体残缺之人,心性也必然残缺。

    忠心或许是忠心的,但忠心未必一定会做忠事。

    所以,在文臣、勋贵、军中大将多是太上皇旧臣的情况下,隆安帝对内侍既委以重任,以之为平衡臣子之力,却也绝不放纵分毫。

    这些年因为胡作非为而被杖毙打死的大太监,不下十人。

    所以,便是戴权如今深受器重,在外面亦是威风八面,但在隆安帝跟前,依旧卑微的如同一条老狗。

    “主子,下面奴才回报,这几日几家王府和相府出了件奇事,还牵涉到都察院左都御史、宁国府以及,那位贾蔷。”

    戴权躬身禀奏道。

    听闻“贾蔷”二字,隆安帝本就凝重的目光登时转为警醒,声音低沉问道:“贾蔷?彼不安分之辈,又生出了何事?他不是已经出京了吗?”

    言语间,已不遮掩对贾蔷的厌弃。

    戴权忙道:“贾蔷也不知从哪弄到了两张织染的方子,比八大布庄恒生号和东盛号织染的方子还高明些。他将蓝染的方子卖给了恒生号,作价三万两。其中两万两借给了皇商薛家子弟薛蟠,助他凑齐十万两银子,为丰乐楼的花解语赎了身。另一张方子则在出京前交给了在他手下做事的族兄贾芸手中,并告诉他若东盛来买方子,就收三万两银子,并将方子给人家。却不想,东盛赵东林没有直接去找上门儿,而是寻到了宁国府的贾珍,给了贾珍一万两银子,让贾珍以族长的身份,把那方子要来……”

    听闻至此,隆安帝冷哼一声,道了句:“巧取豪夺!”

    戴权赔笑道:“谁说不是呢……”

    隆安帝冷眼瞥了他一眼,戴权瞬间会意,眼前天子并不需要他这个阉人来捧哏,所以忙低下头请罪。

    隆安帝自也不会苛刻太过,没有理会,而是问道:“那贾芸把方子给贾珍了?”

    戴权忙回道:“给了,当场就给了。若非淮安侯世子及时赶到,连贾芸都要被贾珍带走了。”

    隆安帝闻言,哼了声,他自然知道贾蔷和淮安侯府几个掌权侯府合作。

    对于此事,他虽不大看得起,却也没甚在意。

    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营生赚些银子花销,总比喝兵血贪银子高尚些。

    顿了顿,隆安帝又疑惑道:“既然如此,怎又和几家王府、相府有瓜葛?”

    戴权抽了抽嘴角,道:“这就是奇事了,那贾蔷留下的方子,竟是分成两份的。他告诉那贾芸,若是东盛正经的拿三万两银子来,就把两个藏方子的锦囊都交出去。若东盛走歪门邪道,强逼方子,就将一个锦囊交出去即可。结果,贾珍就拿了一份方子回去交差。东盛也不知怎么回事,就那样印啊染啊,还把染好的绸缎卖进了忠顺亲王府和荆相府、罗相府几家,尤其是忠顺亲王老太妃要过八十大寿,所以买去了大半。却不曾想,这染的绸缎居然掉色了。赵家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劳烦都察院左都御史赵东山大人亲自出面,一家一家的赔礼道歉。”

    隆安帝闻言,沉默稍许后,眯了眯眼,道:“这贾家子,居然有如此城府谋算……”

    然而戴权却道:“主子,奴婢说此事,并不是为了那贾蔷。主子爷说过,那贾蔷三番两次立过誓言,不入朝为官,也就不值当多留意了。往后想要其生死,不过主子爷一言以决之……奴婢说此事,是因为发现了些奇特之事。”

    “什么奇特之事?”

    涉及几家王府、相府和朝中衣紫大员,由不得隆安帝不慎重。

    戴权轻声道:“主子,奴婢手下的中车府卫士们发现,都察院左都御史入了宁郡王府后,停留的时间,比在其他府第停留的时间多出近一个时辰。而平日里,根本没见过赵大人和宁郡王有任何交流。奴婢以为,这其中,着实有不同寻常之处。”

    隆安帝闻言,眼眸中闪烁起极为凶险的目光。

    宁王!

    这个太上皇的元孙,到底想要干什么?

    学他那疯癫的老子一样,作死吗?!

    “查一查,这赵东山到底怎么回事!”

    隆安帝沉声命道。

    戴权忙应下后,又小声道:“主子爷,还有一事……”

    隆安帝侧眸看来,戴权忙道:“奴婢原就一直盯着宁郡王府,一直也没发现什么大事。可近来奴婢忽然反应过来,有一事,似乎不大对……”

    隆安帝皱眉道:“什么事?”

    戴权眼中浮过不解,道:“宁郡王是个出手阔绰的,宗师里面年轻一辈,数他爵位最高,身份最贵,所以常常带着一群年轻宗室出去吃喝顽乐,一掷千金。可是就算他是郡王爵位,一年的俸禄也就那么些。王庄上的收入奴婢也有数,统共加起来,一年进项绝超不过三万两银子。维持一座王府,就要花去不少。迎来送往的节礼,又是一大笔开销。可平日里,丝毫不见宁郡王有手头紧的时候,他从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隆安帝闻言面色阴沉,想他一个正经天子,这些年都时常为国库没钱发愁,一个小小的郡王,居然富庶到这个地步?

    他沉声问道:“莫非是太上皇赏的?”

    宁郡王李皙乃是已故义忠亲王之子,而义忠亲王,则是太上皇元后元子,血脉贵重之极。

    在义忠亲王没被废圈禁前,太上皇眼里只有一个儿子,其他都是儿臣,是臣子。

    如今虽往事已矣,可偏爱一下元孙,也不是不可能。

    戴权却又摇头,小声道:“主子爷放心,九华宫那边果真有这样的事发生,断不会没一点风声的。”

    听他这般说,想起先前所奏之事,隆安帝脸色骤然铁青,寒声道:“那依你之见,李皙的银子,是别人孝敬的?!”

    若是连朝野皆闻清正端方之名的都察院左都御史这样位高权重的衣紫大员,都心向李皙,甚至愿意给他孝敬金银,那对隆安帝来说,简直残忍,残酷!!

    “查!”

    “给朕彻查!!”

    ……

    宁国府,天香楼二楼。

    坐北摆一象牙金丝软塌,贾珍斜倚在大红色丹凤朝阳锦被上。

    面前设一云纹海棠香几,几上摆着一粉瓣水青盏,一磁刻鸳鸯鼎和一对柴窑美人瓶。

    香几一脚,还设一铜刻梅花三乳足香炉。

    香炉内燃着花蕊夫人衙香,渺渺白烟自梅花蕊中飘起,甜腻沁人。

    然而,贾珍却是满面的郁火。

    神情有些颓丧,时而又有些阴狠怨毒,目光无神的看着对面抚琴的儿媳秦可卿,啜饮着一盏冰糖莲子羹……

    近三月来,是贾珍这半生中过的最窝火的日子。

    族中出了个孽畜,几番折了他的体面。

    虽然还没人敢当面说什么,但贾珍不是傻子,焉能感觉不到周围人的变化?

    过往,除了西府外,他能镇住整个贾族,凭借的就是天天打儿子换来的威望。

    连贾蓉他都当面啐一脸,族长上下谁不敬畏?

    可如今,这点威望却让贾蔷踩在脚下狠狠摩擦了几回,让他那张脸皮都差点被擦出血来,眼下虽无人明说什么,可私底下看他笑话的人,不知多少。

    往后,再想和从前那样在族中一言九鼎,怕是难了。

    因为人心散了……

    贾珍活了半辈子,不做官不营商,就好一张脸。

    如今连脸都维持不住了,岂能不心中窝火暴怒?

    只这两日,就将贾蓉打的起不来身了……

    阖府上下,无不惊恐,只盼他早日能过了这一段。

    贾珍望着对面如祸水一般妩媚幽情的儿媳,听着那缥缈琴音,心里居然渐渐平静下来。

    只是他却不知,其实在秦可卿心里,他的形象,已是慢慢崩塌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