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读书三境
    林如海被救活,已经是脱离了原著世界的路线。

    他又上了遗折乞骸骨,隆安帝哪怕以防万一,也一定会安排人来接替巡盐御史这个官缺。

    此官缺虽只三品,但论重要性,绝不下于封疆大吏,怎允许长期空缺?

    隆安帝既然派出人来,那么就不可能再朝令夕改,哪怕林如海意外被救活。

    所以,林如海是一定会离开扬州的。

    以他十数年之殊功,再让他经历地方,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且林如海和那位半山公还不同,那位半山公显然是要做军机首辅的,所以历天下州府二十八载,聚养天下之望。

    林如海做不得首辅,因为他一直以天子信臣的身份,坐镇扬州,紧盯两淮盐税重地。

    而巡盐御史到底只是三品,距离一品大学士相差还有些距离。

    所以,也不需要再在外继续打熬经历了,回京慢慢熬就是。

    再者,林如海在任上,先丧嫡子,再亡发妻,此次差点连他自己都搭进去……

    若还让他在外省历官,天家就要担上凉薄之名,显然不能。

    既然如此,等林如海病体大安后,就必然会回京,担任衣紫大员!

    贾蔷的目光落在林黛玉的面上,这个满身灵秀之气的女孩子,有一父在,想来断不会再沦落到泪尽而亡的结局吧……

    “爹爹,你……你果然要进京为官?”

    黛玉激动的红了眼圈儿,问道。

    就算先前她心中和父亲的关系不复早年亲近,但血脉至亲之情,又岂能断个干净?

    如果林如海果真能进京,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幸事。

    林如海慈爱的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多半如此,不过为人臣子,且先待朝廷旨意吧。”

    黛玉听出话音来,心情大好,又思及此事之功臣,眼珠轻转,抿嘴笑道:“爹爹,蔷哥儿好学,只是始终不遇名师,女儿虽指点了他一些,只是他愚笨的很,学不到精髓呢。所以等父亲身子骨养好了,可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探花郎的文章!”

    林如海闻言,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又看向贾蔷。

    贾蔷惭愧笑道:“我再自大,也不敢以姑祖丈探花郎之锦绣文章来开蒙。只是希望能在如何破题、承题处请教姑祖丈,得到教诲。”

    黛玉闻言“噗嗤”一笑,如幽兰绽放,抿嘴取笑道:“还说自己不自大,不敢拿我爹爹的文章开蒙,你都让我爹爹教你如何破题、承题了,岂不是要拜我爹爹为师?”

    林如海替难为情的贾蔷解围道:“且先去我书房,读读当年雨村给你姑姑开蒙时留下的文章罢。你姑姑若是个男儿,这会儿纵未中举,也相差不远了,破题承题,都颇有灵性的。雨村在她文章上的留评,也是字字珠玑,我读罢都不忍心丢弃,一直留存着。你好好揣摩一番,必有收益。等看罢那些后,可再看看我闲暇时写的一些文章,或也有进益。过早与你指点,易使汝好高骛远,未必是好事。”

    黛玉在一旁还担心贾蔷会误会林如海不愿教他,贾蔷却躬身诚心谢道:“得姑祖丈如此费心,蔷之幸也。”

    林家父女见之,齐齐一笑。

    这世上最难得的,就是遇到明白人。

    ……

    “没有想到,姑祖丈会是这样的人……”

    自忠林堂出来,于抄手游廊下,贾蔷轻声道。

    敏感多疑的黛玉立刻竖起眷烟眉来,语气不善的问道:“我爹爹是怎样的人?”

    贾蔷无奈,瞥了这姑娘一眼,轻声道:“我原以为,会是和西府二老爷一样的人。但如今看来,姑祖丈读书才是真正读通透了的,始终在礼中,却不拘泥于圣人之言。境界之高,气度之儒雅,远非寻常腐儒能及。”

    尽管黛玉听出了些贾蔷对贾政的不屑,可听他如此称赞自己的父亲,她还是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嗔道:“小小年纪,就会溜须拍马!你好好用心读书上进,比什么都强。再者,你不当着我爹的面说,同我说什么……”

    这长辈的范儿看来是放不下了,只是怎么看都有些傲娇……

    贾蔷也不在意,这样相处起来,或许更有趣,也更自在一些。

    他呵呵一笑道:“我曾听人说,读书有三重境界,做人也有三重境界。原以为第三重境界非真传大儒不可得,没想到姑祖丈便是这样的人。”

    这不是溜须拍马,只看看贾家那起子所谓的长辈在他面前,一个个端的什么态度,就知道林如海能如此平易近人,有多不容易。

    贾家每每自号虽功勋高门却以诗礼传家,极讲仁孝。

    然而且不提贾珍如何对贾蓉、贾赦如何对贾琏,就是贾政这样的贾族中难得一见的“清正之人”,对待宝玉也必守着教子必严的规矩。

    其实不止是贾家,天下大多数人家,都是这样对待晚辈,以维持孝道的尊严和地位。

    他们所谓的仁孝,不过是拼命强调这一规则,而后倚之作威作福罢。

    能像林如海这样对晚辈的,真真是凤毛麟角!

    他是不将礼孝纲常当一回事吗?

    不,显然不是!

    只想想当初他为何将孤女送去京城的,就知道在他心里,纲常之重,是大于父女亲情的。

    或许,他曾经也是贾政一流的人物。

    但到了今日,林如海显然已不为礼法所困,不再僵硬刻板,活的通透了起来。

    这种境界,贾蔷深敬佩之。

    贾政若能做到这一点,贾家也不至于落到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的结局。

    不过黛玉虽聪颖灵秀,但一时还想不到这些,只觉得贾蔷简直没有了底线……

    她取笑问道:“我倒想听听,读书有哪三重境界,做人又有哪三重境界。听完了好给我爹爹说,他听了高兴,说不定就会好好教你。”

    这小娘皮,小嘴果然如同刀子一般。

    贾蔷没看她,而是轻声道:“所谓读书的境界,分三重:第一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一境界,初能望文生义,死记硬背,便可小成。我如今,大概刚刚迈进这一境界的门槛,初识学海之浩瀚,却又有些无所适从。”

    听他说的正经,黛玉也“冷静”了下来,正起脸色继续听他说第二重……

    “第二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一境界中,因读书破万卷,心里开始去思考,去揣摩其中的至理,这一点至关重要。”

    黛玉认可的点点头,道:“便是《论语》中所言:学而不思则罔?”

    贾蔷颔首,道:“正是如此。我听人说,天下大半皓首穷经苦读一生也难得一生员功名者,便是做不到这一境界。不过,天下大多数读书人又都能读到这一境界,但也大都止步于这一境界。这一境界幅度很广,思考的越深,境界就越深。虽同一境界,但实则也分无数小境界。但读的再深,若不到第三重境界,也只能为圣贤之言所困,依教条行事,刻板无情。”

    黛玉顿住了秀足,清明的星眸看向贾蔷,轻声问道:“那,第三重境界又是什么?”

    贾蔷笑道:“第三重境界,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到了这一境界,已是返璞归真。是《大学》中所说的‘在明明德,在止于至善’,也是老子所言之‘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到了这一境界,终能知行合一,深入浅出……”

    “就是孔圣所言:‘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黛玉星眸明亮,看着贾蔷,接口道。

    贾蔷听她说的每每直中靶心,颇有默契,心里舒适的点头道:“正是如此,到了这一境界,天下礼法规矩竟在胸中,是真正悟透了,而不是只表面人云亦云的遵从,可变圣人之言为己言。我观姑祖丈,似已经很有几分这样的境界了。”

    黛玉看了他半晌后,面色古怪道:“就因为爹爹对你和颜悦色,愿意教诲你?”

    虽然她心里也渐渐反应过来,林如海与当年不同了,但在“晚辈”面前,她终不能承认受了指点。

    贾蔷不理,他算看出来了,这位虽芙蓉未绽,已有百媚仙姿的林姑姑,其实本性并非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性子,而是生了一颗促狭淘气尘世之心的有趣姑娘,说不准,在背后已经给他起了外号……

    黛玉见他不理,皱了皱小鼻子无趣的哼了声,又问道:“那做人的三重境界呢?”

    贾蔷负手而立,看着游廊下的几株翠竹,轻声道:“做人的境界,与读书相似,却又比做学问更难许多……”

    ……

    忠林堂,耳房内。

    贾蔷、黛玉离去后,一白衣白裙的年轻美妇从后门而入。

    眉眼如画,满是江南水乡之柔美。

    她上前帮林如海掩了掩薄被,挨着床榻边坐下,柔声道:“老爷,贾家这后辈,可是良才?老爷可想定了,要如何偿还他的恩情?”

    林如海面色淡淡,不过眉头皱起,沉吟了好一会儿,方缓缓道:“这孩子,比我料想的要复杂的多。寻常他这般大的,纵是公候子弟,生长于勾心斗角之中,或许有高明的害人防人的心眼,但却难如这个孩子般,有这等想法。况且,你先前不是说,他是个知礼的么?”

    此女子为林如海妾室,闻言笑道:“夜里隔着竹林看到我在那边抚琴,远远的就知道避讳离开,自然当得起‘知礼’二字,是个好的。”

    林如海“嗯”了声,道:“是个好孩子……我再想一想吧,左右,不会让他吃了亏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