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吟游刺杀录〕〔顶级神豪林云〕〔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龙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
    !

    “别哭了,不然姑祖丈见了还以为我大逆不道欺负你了呢。”

    看着几案边黛玉一手提着墨汁都快晾干了的狼毫小笔,一手掩着香帕,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擦不胜擦,哭成了泪人,贾蔷头疼劝慰道。

    黛玉不理,怒视贾蔷一眼后,哭的居然更凶了。

    贾蔷瞥了眼窗外不远处游廊上已经有人隐隐望向这边,他头大起来,前晚上才答应了人家老子,日后会好生照顾,结果今天就惹得人家闺女哭的喘不过气来,贾蔷拱手道:“姑奶奶,别哭了成不成?我改,我把故事改了还不行么?白娘子不被抓进雷峰塔了,和小青两个一起变成蛇,把法海秃驴直接活活勒死,成不成?”

    “放屁!”

    别以为仙女就不会爆粗口,像黛玉这样活的真的女孩子,只认为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是矫情,不屑为之。

    黛玉终于忍住了眼泪,还警告贾蔷道:“一个字都不许改!不过,往后可不能这样写了……”

    贾蔷见她不哭,松了口气道:“你放心,一个都不会死……”

    “你还准备写死?你要写死哪一个?!”

    黛玉本就眉尖若蹙,此刻云烟竖起,星眸如刀,怒视贾蔷质问道。

    那模样,像极了贾蔷前世看网络小说,读到一些往死里虐的桥段时的模样……

    黛玉显然无法接受,无论是白娘子被写死,还是许仙、小青被写死,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还在襁褓里的婴孩被写死,毕竟婴孩的风险性最高。

    看着动了真怒的黛玉,贾蔷好笑道:“不会写死,结局是喜庆的。白素贞从……”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黛玉居然有些浑赖的打断了贾蔷之言,不过见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又俏脸生霞,道:“提前说出来还有什么意趣?”

    贾蔷看着她,缓缓呼出一口浊气。

    心累……

    见他这般,黛玉愈发不好意思道:“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惯会装模作样!”

    今日天气极好,她上身穿一件品月缎绣玉兰飞蝶衣,下面则是绯红宫锦钿花彩蝶锦裙。流云头上簪一枚翠水梅花钿,仿佛画中佳人。

    只是仍不失小毒舌本性,不过因生的太好,所以听起来俏皮可爱……

    林如海未逝,显然让她心里不再那样无依无靠,眼泪也就流的少了……

    贾蔷如是想着,笔下却不停,一口气写了一大章三千字,才收了手,见一旁竟是黛玉在一边轻轻研墨,一边读他才写出的书入神,他轻声笑道:“林姑姑,不必研墨了,今日写完了。”

    “写完了?”

    黛玉回过神来,用眼神数了数贾蔷写的书,秀美的眉头又蹙了起来,不满道:“才不到二十页,今儿怎又短了些?蔷哥儿,你还是要奋发图强呢。”

    贾蔷无奈解释道:“今儿还有事,小婧这些日子在外面看了几处书局,觉得还行,不过还是需要我来拿主意。所以下午要出去看看,若是合适,就想办法置办下来。姑姑林中客之名,就要名扬天下了。”

    “呸!”

    先是没好气啐了口,黛玉随又不解道:“想办法?若是合适的,买下来不就好了?”

    贾蔷摇头道:“还要去想法子兑点银子来用……不过也不急,书还没写完呢。如今只是先看看……”

    见黛玉若有所思的模样,贾蔷忙道:“林姑姑,你可千万不要同姑祖丈再说这些。我如今已经深受姑祖丈大恩难偿,若这丁点小事再去麻烦他老人家,就显得我太过没用了些。且真不是我好强死撑,我是有解决的法子的。”

    黛玉被说破心思,有些恼火,横他一眼道:“你想的倒美,谁愿意理会你的事?”

    她心里始终感激贾蔷能救回她父亲,再者又自认是长辈,所以愿意多帮他些。

    说是不理,可顿了顿黛玉还是道:“我倒不信,你凭白就能变出银子来,还说不是逞强?”

    贾蔷笑道:“总是有法子的。如今在扬州,亲长慈爱,也没那么多人骂我,这样好的条件,我若还做不出番事业来,就太辜负了这一番运势了。”

    黛玉闻言星眸一亮,笑道:“你是说,来扬州走这一遭,是你的运势?”

    贾蔷好笑的看她一眼,道:“是,不得不承认,确是我的大福运!”

    黛玉闻言满意的点头,然后却又正色道:“我家虽非豪富之家,可你若做正事,爹爹也会支持你的。再者,也非白给你,等你得了利,再还回来便是。我瞧你也不似迂腐之人,何必如此作难?”

    贾蔷笑着摆了摆手,起身道:“不说了,算算时间快到了……这些就劳烦林姑姑你用心修改一番。”

    见贾蔷就要走,黛玉忙叫住道:“蔷哥儿,你且等等,我还有话说。”

    “怎么呢?”

    贾蔷停住脚,好奇问道。

    黛玉道:“昨儿个我爹和梅姨娘去寻了你?”她虽听说了些,但并不全面。

    贾蔷点点头,将昨晚之事说了遍后,叹息道:“林姑姑,姑祖丈收我为弟子后,都中那些人多半不会再罪责于我。毕竟,不看僧面,还要看姑祖丈这尊大佛之面。如此,却是解了我天大的难处。我知道此事是林姑姑有心相助,林姑姑之恩贾蔷铭记于心。”

    说罢,躬身一礼。

    黛玉受了半礼,笑道:“你虽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五服外的远亲,可到底面冷心热,帮了我不少。若不是你提起西洋番医,谁又能想到他们?再者,你虽年长我几岁,但也还是晚辈不是?你老子娘没的早,我这当姑姑的……噗嗤!”

    见贾蔷越听脸色越烟,说到最后,黛玉自己撑不住笑出声来。

    心道做长辈,可真有意思。

    就喜欢看你听不习惯,又拿我没法儿,还得认小伏低的样子!

    黛玉星眸中满是狡黠,偏着头逗贾蔷这无趣的侄儿。

    贾蔷没再多说什么,再说什么感恩的话就成了矫情男了,既扫兴也虚伪。

    往后有用得到他的地方,义不容辞便是。

    没好气的拱了拱手后,贾蔷给了个惹不起躲得起的眼神后,留下一言道:“林姑姑,不想从今往后你就成我小师妹了,你放心,日后师兄我会关照你的。”说罢,转身大笑逃去。

    身后,黛玉简直娇颜大怒,云眉竖起,朝某逆侄背影喊道:“蔷哥儿,你也是想瞎了心了!少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师妹?!

    呸!!

    不过等贾蔷走没了后,紫鹃却面带忧色的近前,看着犹自怒气不减的黛玉欲言又止。

    黛玉一边生气的规整贾蔷留下的稿子,一边没好气道:“不去池沼边和雪雁、香菱她们看鱼顽,这幅模样来作甚?”

    紫鹃小声提醒道:“姑娘,虽说蔷二爷按辈分来说是你的侄儿,可到底是远亲了,且年岁也大好几岁,走的太近,怕让人说闲话。”

    黛玉奇了,顿住手上活计,问道:“在都中时凤丫头平日里和蔷哥儿蓉哥儿他们不更亲近了去?也没人说甚闲话呀,怎到我这反倒不成了?你听谁嚼的舌根?”

    黛玉在贾府时便听说过,王熙凤和贾蓉、贾蔷这两侄子关系颇近,拉扯打骂由心,但阖家上下除了说凤姐儿是凤辣子外,也没听说什么不好的。

    难道她还不如王熙凤看起来靠谱?

    真是岂有此理!

    在贾家她还要忍着些,因为到底是客,可如今在她自己家里,若有人敢胡乱说什么闲话,她虽心善,却也不是没主意的。

    紫鹃见黛玉真恼了,忙赔笑道:“没甚闲话没甚闲话,我只这般说说罢……就是觉得蔷二爷毕竟大了,和姑娘走的太近不大合适,俗话说的好,儿大还要避母呢……”

    若果真黛玉和贾蔷产生了情愫,紫鹃都不晓得回京后还能活不能活,宝二爷非捅破天不可!

    再者,无论从辈分还是从家境来看,在紫鹃眼里,他都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黛玉闻言却冷笑一声,道:“宝玉比他也小不了二岁,还和我同辈,素日里姊妹一起更亲近,也没见你多嘴。蔷哥儿若果真如你先前说的那样也倒罢了,我自然知道避讳。可你也不是不知道,如今他连小婧和香菱都是敬着呢。可见先前听闻的那些话当不得真……”

    紫鹃还不死心,道:“他和宝二爷怎能一样,再者,他如今连个正经落脚处也没有,还在梨香院里住着……”

    黛玉闻言勃然作色,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紫鹃道:“你在说甚?我倒没看出来,你竟还是个嫌贫爱富的?宝玉自然是好的,可蔷哥儿也帮了我的大忙,若没有他,爹爹能不能熬过这一关都难说……多半熬不过,若没了爹爹,往后我又成什么了?蔷哥儿虽是远了些的亲戚,可到底也一般是亲戚。你说他没宝玉近也罢,怎说他连个正经落脚处也没?都是自家骨肉血亲,亲戚来往,你说这些……你真真愈发不像了!”

    到底服侍了她几年的丫头,她不忍过于苛责。

    只是纳闷,先前并没觉得紫鹃看不中贾蔷啊,怎么如今贾蔷反倒成了藏奸的?

    总不能真是嫌贫爱富吧……

    紫鹃见黛玉如此大的反应也唬了一跳,仔细的观察了下黛玉的神情,见她眉眼间始终一片清明,连眼神除了恼意外也没丝毫变化,便知是她自己想岔了,忙赔笑道:“好姑娘,是我的不是,不会说话……我只是见姑娘和蔷二爷走的近了,回去后宝二爷知道,必会不高兴的……你可别不认,宝姑娘来家里时,和宝玉走近了些,姑娘不也不高兴?”

    黛玉哼了声,啐了口道:“我道是什么,原来你怕宝玉……你又知道什么?姊妹们来往,本就有个亲近远疏,这本无可厚非。可你道我不高兴是因为宝玉去寻别的姊妹顽?他以前也爱去寻三妹妹和云丫头顽怎不见我恼?只要不是个藏奸的,他爱同哪个姊妹去顽就去同哪个姊妹去顽,见天儿和那么多丫头混闹我何曾理会过?原不过是姊妹兄弟。我只是不让他和‘满腹锦绣’的人去混,是为他好!”

    这里的满腹锦绣,应该不是什么好词……

    紫鹃如是腹诽道,不过想想也是,这些年来,黛玉和宝玉本就还小,虽一起长大,也是兄妹情多些,还不到胡思乱想的年纪。

    可她还是担忧……

    以前是这样,可往后就说不定了,毕竟越来越大了……

    她常听人背后说她姑娘是个小气的,可紫鹃心里却明白,黛玉实是一个心中磊落光明,又善良心软的姑娘。

    除却个别人外,她极少会将人往坏里去想。

    可那小蔷二爷,明显不是一个善茬啊。

    眼下的确看不出丝毫男女之情来,可谁又知道日后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

    总算林家老爷如今修养了过来,虽然看起来身子骨还是差了些,可只要好生休养,说不定就能长命百岁,也就能庇佑住黛玉半生无忧了。

    倒不必再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荣国府里老太太身上。

    念及此,紫鹃看了眼已经重去收拾文稿的黛玉,轻叹一声,悄然出了书房……

    ……

    ps:原著里,宝黛在很长的时间里,其实只是兄妹情。从几岁到十来岁,情窦初开都算不上。黛玉和宝钗合不来时,宝玉劝她,也只用打小一道吃住长大,姨表姊妹不如姑表姊妹亲近来劝说。

    真要有儿女情的话,就是起誓表清白了。

    譬如说绣鸳鸯梦兆绛芸轩那一回,宝玉就在“梦里”直言: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当时宝钗都懵了。

    但那时在外面的黛玉反应就比较有趣了,隔窗看到宝钗一人坐在熟睡的宝玉床头绣肚兜,居然是“连忙把身子一藏,手握着嘴不敢笑出来,招手儿叫湘云”,这个时候,黛玉应该还未起什么儿女情,不然绝不是这种反应。

    所以真正知人事,应该是到“男子二八肾气壮,女子二七天葵至”以后,黛玉就算是情窦初开,也要再等长大些……

    最后说一下,今天三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万界圆梦师〕〔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不科学御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