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订阅啊!)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出了客院,贾蔷打发人去请还留守在盐院衙门未回京的御医前来。

    因他出手大方,银子红封给的丰厚,所以两位御医也较给面子,一般不会拒绝他。

    派人去请后,贾蔷就没在此多留,而是去见了如今代掌盐院衙门的侍御史陈荣。

    二人商谈了一个时辰后,贾蔷离开,回了内宅。

    “呀!爷回来了!”

    听到脚步声,香菱回头看去,见是贾蔷进来,登时欢喜叫道。

    贾蔷目光在她身上诱人的弧度处顿了顿,看向她笑道:“怎又在洗衣裳?交给浣洗嬷嬷去洗不就好了?”

    香菱娇憨俏美,眼神纯真,笑道:“是里面的小衣,有爷的,有小婧姐姐的,还有我的!屋里安了暖气后,冬日里洗衣裳就一点也不受罪了,连熏笼和汤婆子都用不到了。”

    这个时代,寻常的扬州百姓取暖,都是在铜盆里装满麦麸,点的半燃半不燃,盖上盖后任其沤,以此取暖,当然,不会有多暖和。

    富贵人家则用熏笼和汤婆子,汤婆子自然好解,与热水袋无二。

    至于熏笼,则是一种放了熏香可盛银霜炭的扁平笼子,点着后又香又暖。

    不过花费太高,也不如暖气恒温。

    贾蔷点了点头,问道:“你娘可还好?”

    香菱嘟了嘟嘴,不过随即又笑道:“虽是病了场,可郎中瞧过后说,反倒是好事,把肚子里的心邪郁气散了,养好了往后就好了。多亏了林姑娘帮忙哩,林姑娘人真好,让吴妈妈帮我……爷回来是要换衣裳么?咦,爷要穿这个?”

    见贾蔷拿着自京城带来的那件雪狐镶边青红捻金猞猁皮鹤氅出来,香菱惊奇问道。

    这间大氅,原是王熙凤想贿赂他,从而自他身上得到烤肉秘方时送的。

    秘方自然是没有秘方,不过以凤丫头要强的性子,送出去的东西,自然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

    这华贵的大氅本是她为她弟弟王仁准备的,十分奢华。

    落到贾蔷手中,他原没打算穿,只是今夜有重头戏,他不得不穿。

    香菱连忙擦干净手,帮贾蔷穿好大氅,系好锦带,待穿戴妥当后,再一看,整个人都怔了怔,小声笑道:“爷,你可真俊俏……”

    俗话说的好: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往日里贾蔷衣着素淡,常穿月白儒衫,最多换一身浅青色。

    不是说不好看,只是这般穿更能体现贾蔷的风骨气度。

    而眼下这一身,华丽奢贵,颜色鲜艳,却是更能将贾蔷的风流神秀体现出来。

    见香菱痴痴的看着他,贾蔷轻笑一声道:“今晚回来找你,犒劳犒劳你。”

    “哎呀!”

    虽房中只有二人,香菱骤然听闻此虎狼之词,还是羞的花容失色。

    本来纯真无邪的杏眼中,多了分女司机才有的神韵。

    快被教坏了……

    眉心一点朱砂痣,嘴角含羞带嗔,却又乖巧不拒。

    贾蔷决定还是先出门办正事吧,不然今天就出不去了……

    不是他好色,只是香菱太乖……

    ……

    “蔷哥儿?你站着!”

    刚从忠林堂出来,贾蔷就准备出门办事,结果还未走出穿山游廊,就听后面传来一道喝声。

    他回头看去,就见黛玉站在不远处忠林堂门厅下,浅带薄笑的望着他。

    也是巧了,今日贾蔷刚换上一身新皮裘,不想黛玉今日亦着新装。

    只见她披着一件银狐浅红色羽纱面薄氅,里边是一件品月缎绣玉兰飞蝶衣,流云鬓间簪一镶珠宝鎏金碧玉簪。

    似是月宫仙女落凡尘,那双星眸含情,灵秀动人,怎是人间可见?

    而见贾蔷缓缓走来,黛玉眸眼中亦是目光闪烁。

    她初见贾蔷时,贾蔷已脱离宁府,虽然也落了不少的身家,但吃穿用度根本无法和贾宝玉甚至贾环、贾兰相比。

    不是他穿不起,是他没想过把银子花在吃穿用度上。

    所以,一直以来,贾蔷在黛玉眼中的形象,都是一书生。

    然而现在,贾蔷穿着那件雪狐镶边青红捻金猞猁皮鹤氅,身量修长挺拔,目如朗星,面若冠玉,眉眼间带着书卷气,但整个人却又如东升之旭日,朝气勃勃。

    文武双全!

    岂不正是闺阁少女心中的佳婿模子……

    贾蔷自穿山游廊下走来,二人对视稍许后,黛玉轻声笑道:“以前怎不见你穿过这一身?”

    贾蔷笑道:“来前二婶婶送的,让我遇事让着琏二一些。平日里不爱穿,太厚重了。如今不是天冷起来了么,就找出来遮寒。”

    黛玉闻言“噗嗤”一笑,道:“蔷哥儿,你又在我跟前弄鬼。你当我信你?”

    她也算摸清一些贾蔷的脾性,最不耐穿这种华贵的衣服,用他曾经的话来说,和花锦鸡一样。

    如今怎会变了?必是有事发生。

    贾蔷微笑不言,黛玉没好气嗔他一眼,却不深究,而是道:“我听香菱说,这几日你早出晚归,都大半夜快天明了才回来?”

    虽未问什么,但也差不离儿了。

    贾蔷笑道:“谢谢林姑姑的关心,往后我一定按时回家。”

    “就这?”

    黛玉烟眉蹙起,显然不很满意。

    不是她多事,她也非多事之人。

    只是在她的生长环境里,即便在家受宠如贾宝玉,也绝不敢夜不归宿。

    还有那贾琏,除非是出外做公事去了,否则也不可能。

    因为正经大家公子,出去应酬是有的,但想在外面眠花宿柳,当家里没规矩了不成?

    哪有那样恣意的……

    贾琏如今在扬州府算是公干,且已成年,自贾蔷处得知贾府一干爷们儿的德性后,林如海没精力也没心思去理会。

    黛玉自然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但贾蔷不同,抛却亲戚情分外,他还是林如海的弟子。

    凭这一点,黛玉也好警醒警醒他,不许走上歪路。

    贾蔷看着她不满的眼神,也清楚这一点,想了想后,笑声说道:“林姑姑,这几日忙碌,是在做正经事呢。”

    黛玉也正经:“你原说过,金银不过是拿来用的,却贪不得。否则,便不是人使金银,人倒反成了金银的傀儡。这些,你都记不得了么?”

    贾蔷闻言,见她将他曾经说过的话都记得,眼中闪过一抹暖色,轻声道:“我是在帮姑祖丈做事,他身子不好,若强撑着病体去做公事,身子骨熬不住的。我还年轻,熬几夜不妨事。”

    黛玉闻言,登时动容,失神的望着离她一步之遥的贾蔷。

    他……

    却不想贾蔷忽然得意笑道:“也别太感动,姑祖丈不仅是你爹,也是我先生。回京之后,我还指望着抱他老人家的大腿,在他老人家的大树下好乘凉呢。怎忍心让他在小小扬州府里熬坏了身子骨?”

    黛玉回过神来,听他这般说,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但这道冷哼声,却怎样也冷不下去。

    声似金珠落玉盘,却遮掩不住语气中的绵绵感动之情。

    她的身世,让她对贾蔷之举,格外动容。

    黛玉其实和王熙凤一样,打小被爹娘充作男儿养在膝下。

    只是从结果来看,凤姐儿是粗放型的散养,所以连书也没读过。

    黛玉却不同,才多大一点,就请了科甲进士当做启蒙西席。

    在一部红楼中,恨不能生为女儿身的男人只有一个,便是贾宝玉。

    可恨不能生成男子的,却有不少。

    探春恨不得生成男儿身,那样就能扫清贾家沉珂,振兴荣国。

    王熙凤恨不能生为男儿身,是因为她想品尝权势的滋味。

    而黛玉心中,又何尝不想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为父分忧,为林家承嗣香火?

    只是想的再多,可天赐女儿身,她又能如何?

    没想到,她做不到的事,如今贾蔷替她做到了。

    不仅救了她爹爹的性命,还为其父奔波操劳,孝敬于他。

    这怎能不让她大为感动?

    眼见黛玉目光都快化了,贾蔷有些吃不住了,干笑两声道:“林姑姑寻姑祖丈还有事吧?那快去吧,姑祖丈就在里面,别让他老人家等急了。”

    “……”

    黛玉闻言,噗嗤一笑后,嗔他一眼道:“要你啰嗦!”

    不过,到底没再多言。

    又看了某个无趣的傻子一眼后,转身进了忠林堂。

    目送她进屋后,贾蔷呵呵一笑,也转身离去。

    此时,日已西斜,时候不早,他还有大事要做。

    ……

    齐园。

    草堂。

    若是贾蔷此刻再入此园,入此草堂,非得惊掉下巴不可。

    盐院衙门内的暖气安装了也不过短短数日光景,虽然贾蔷未曾刻意叮嘱匠人们保密,但这些日子以来,匠人们一直都在盐院衙门劳作安装,几无人出门。

    可即便如此,齐家的草堂内,依旧用上了暖气,并不比盐院衙门晚两天。

    更离奇的是,草堂四面窗户上,窗纱和窗纸都已经撤去,换上的,居然是透明的玻璃……

    大燕内务府虽也产玻璃,但始终做不到纯净透明,所以如今的玻璃多为西洋所进,价比黄金。

    至少,贾家两座国公府都还未用上。

    而齐家却已经先行数步……

    扬州府,是齐家的扬州府,可见一斑。

    温暖如春的草堂内,齐太忠倚在藤椅上,看着窗外的夕阳余晖,轻笑了声。

    笑声中虽无丝毫轻鄙之意,然而落在站在一旁的齐万年耳中,却十分不是滋味。

    齐太忠没有看他这卖相颇佳的长子,心中叹了声,问道:“你还没想明白么?”

    齐万年沉声道:“父亲,你常年教导我,咱们徽商,自古便有祖训。不论何时行商,都不可违背。你为何……”

    齐太忠不置可否,问道:“年纪大了,记不大清了。你说说看,徽商祖训都是哪些啊……”

    齐万年皱了皱眉后,沉声道:“徽商祖训共有九条,是曰:斯商,不以见利为利,以诚为利;斯业,不以富贵为贵,以和为贵;斯买,不以压价为价,以衡为价;斯卖,不以赚赢为赢,以信为赢;斯货,不以奇货为货,以需为货;斯财,不以敛财为财,以均为财;斯诺,不以应答为答,以真为答;斯贷,不以牟取为贷,以义为贷;斯典,不以情念为念,以正为念。

    父亲,祖训头两条就告诫我等不以见利为利,以诚为利。不以富贵为贵,以和为贵!那白家素来对咱家恭敬,为何不能对他家讲诚与和?”

    齐万年到这一刻才知道,昨夜将他叫至此,与齐家众人和贾蔷谈了半宿聚凤岛,居然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本以为,是他儿子齐筠鼓动了他父亲齐太忠,想通过贾蔷为齐家多留一条退路。

    没想到,目的竟然是暂时安抚住白家,瞒过白家!

    他堂堂齐家之主,居然成了掩人耳目的道具!

    齐太忠听出长子的怒意,他微微侧过头来,看着满脸怒意的齐万年,淡淡问道:“你的脑子,你的心机和城府,都被白家那个骚狐狸给迷惑住了么?徽商九训,训的是行商手段,不是立世之本!好蠢的东西,连个守成的族长都做不好。跪门口去,我不叫你起来,不准起来。”

    若是平稳年景,齐万年这样天资平庸的人,或许还能做个守成之辈。

    可逢此百年未有之大革新之际,齐太忠亲自掌舵,都觉得水流激荡湍急,稍有不慎,便是倾覆之忧。

    这等时候,齐万年这样空有一身好皮囊的愚鲁之主,就不适合齐家了。

    齐家之主,可以不必太聪颖,可以不必杀伐果决,但却一定要看明白形势。

    若做不到这一点,齐家必毁于其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