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弃宇宙〕〔影帝偏要住我家〕〔龙王的傲娇日常〕〔上门狂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诅咒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隆安五年,腊月二十三。

    小年。

    冬雪初晴。

    扬州府盐院衙门,西路院。

    后乐轩。

    熏笼旁,贾蔷披着一件厚锦镶银鼠皮披风,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手里的卷宗。

    齐家一共送来了六百四十三人的名单,包括姓名、住址、家人以及所长。

    刨去半数的杀手,剩下的三百余人里,有老有少,甚至还有孩子。有男有女,有僧有道有尼姑,自然也少不了书生,甚至还是有功名的书生。

    所擅长的,同样五花八门。

    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见不得光的谋人手段。

    这些“人才”,若是想靠自家从零开始培养,没有十年二十年光景,根本难以大用。

    如今人才都是现成的,可是……

    还缺少一个能整合这些人的大总管,不然,只能是一盘散沙。

    高隆、商卓都非此道中人,护卫有余,统帅不足。

    铁头、柱子如今都安排在聚凤岛上,他二人本就在水路上护航十来年,最擅长此道,日后便负责从江南到京城的水路周全。

    二人目前正在和李福的生死之交,号称浪里白条张顺一道,不断买船寻水手,以便日后将源源不断的南货和人手运往都中。

    譬如,卷宗上记录的这些人才的家眷。

    可除了这几人外,贾蔷夹带里实在无人可用……

    不对,他也不是没人可用。

    贾蔷忽地想到了一人,李婧!!

    这位金沙帮的少帮主,在李福病重的那几年里,独自承担了莫大的压力,磨砺了几年,已经能当大任。

    并且,她是他的房里人,足以信任!

    不过,只她一人,显然很难镇压住这么多出身三教九流的恶人。

    有家眷在,是一重保险。

    打得过他们,是第二重保险。

    但仅凭这两重,未必会让那些人归心。

    贾蔷认为,他还是需要一个资格足够老的老江湖,让那些人心服口服,才能真正用得好他们。

    念及此,他忽然“啧”了声,眼睛先是猛地一亮,随即又有些后悔的眯了眯眼。

    蠢了!

    先前婉拒孙姨娘婉拒的太快了,这位千手观音不正是他所需要的老江湖吗?

    凭借一手无人能敌的暗器,孙姨娘在江湖中属于顶尖高手的层次。

    这倒是其次,关键是她这二三十年来,一直做的事,即便是江湖绿林同道们,也无不心敬诚服,每每往孙姨娘的青楼里捐银子,多少是份心意。

    虽然大多数绿林江湖都只拿“道义”二字当遮羞布,就好比朝堂上的官儿,都拿“忠孝”二字当至高信义一样,通常如同放屁。

    可果真有人做到了,且一做就是二三十年,这样的人,大家终究还是敬服的。

    所以,由孙姨娘来当这个头子,一定能让他们心服。

    况且,除了孙姨娘,旁人来做此事,贾蔷还未必能放心。

    孙姨娘无儿无女,一生心血都在那座名叫富贵楼的青楼里,收养了成百上千的弃婴、丑女。

    如今由贾蔷来接济富贵楼,并给楼里的人寻找正经活计,足够她们靠自己之力谋生。

    孙姨娘则忙着照顾李福,显然,后半生的生活就是和李福过了。

    这样的背景,他信得过,也好掌控。

    只是若这样的话……

    聚凤岛上又该怎么办?

    齐家还不明白聚凤岛意味着什么,林如海也不明白,但贾蔷自己明白。

    不提火锅底料和制冰的硝石会在岛上提纯,只织染的染料在此配置,就足以让这个区区三百亩方圆的小岛,价值亿万。

    若无足够强大的守护力量,贾蔷根本不放心。

    官面上他不担心,有林如海在,有韩半山在,甚至有薛家皇商的牌子在,扬州府衙根本没可能对聚凤岛下手。

    就怕那些不走寻常路的人,所以,岛上的防卫手段一定要达到极高的水平。

    孙姨娘确实走不开……

    一边是行动力量,一边是财源命脉,孰轻孰重贾蔷自己都不好说,但总得来说,没有银子,万事皆休,终究还是财源之地更重要。

    “唉……”

    念及此,贾蔷轻轻一叹,皱起眉头,看着不远处池沼附近的湘竹林,怔怔出神。

    也不知,小婧那边如何了。

    早点除去祸根,宁府那边,等到贾蓉当家,以他和贾蓉的交情,说不定还能借点力……

    不过也不好说,前身和贾蓉交情深厚,是因为在贾珍淫威之下,贾蓉不得不和他抱团。

    可是等头顶上的巨石没了,贾蓉会怎样,还真不一定。

    要知道,前身和秦氏……

    当然,还谈不上什么奸情,但前身风流俊俏,惯会在女人身上做戏,眉眼间单方面输情,还是有的。

    秦氏当然没什么回应,除了羞涩以外,也没什么别的反应就是。

    但这个不拒绝,在当下世道来说,就已经意味着很多了。

    若非如此,宁府里也传不出“养小叔子”的谣言来……

    贾蓉,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贾蔷不信,贾蓉心里会毫无芥蒂……

    不过,无论怎样,换个人执掌东府,总比贾珍那畜生强百倍。

    就是不知道,是否从贾珍这不要脸的手里救了秦氏,来得及来不及……

    摇了摇头,贾蔷哂然一笑。

    他似乎有些一厢情愿了,人家未必愿意让他去救。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

    这两句判词,写尽可卿一生。

    她是为情而活,因情而淫,最后又为淫而死。

    或许在秦氏看来,她死得其所也未可知,何须人救?

    至于记忆里,秦氏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那妩媚多情蕴着无限温柔的绝世风情……

    那并不属于他这样的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呸!不知羞,怎笑成这个模样?”

    忽地,耳边传来了一阵笑啐声,让贾蔷从自我批评中回过神来,就见面前站着一穿着瑶红色攒心海棠服,流云鬓间插一白玉捻珠步摇的女孩子站在不远处望着他,似氤氲晨露的星眸里,满满都是取笑。

    贾蔷也不起身,将手中的卷宗合起放在一旁,伸了个懒腰笑道:“不是说齐家那位太夫人又来了么?林姑姑怎有空闲过来?”

    黛玉闻言冷笑一声,道:“齐家太夫人来了,还是带着她家三姑娘。不过这一回,那位太夫人倒没问你什么,可是她家三姑娘却总是问你。齐家老太爷似乎又变卦了,不大想送这位齐家三小姐进宫受罪了!蔷哥儿,我看她家怕是相中你了呢,你可别太得意!”

    贾蔷哼了声,扬了扬眉尖道:“齐家相中我我就得意?相中我的人多了去了,还用我得意?一个个竟想美事!”

    “噗嗤!”

    黛玉闻言绷不住笑出声来,随即又恼道:“愈发不知羞,厚面皮!”

    见贾蔷只是呵呵一笑,也不回应,黛玉反倒没好气上前,瞪了眼跟前这个自我感觉太好的坏人,道:“蔷哥儿,我问你,小婧已经快一个月没见了,她去哪了?”

    贾蔷奇道:“你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她了么?没有啊,前几天她还回来了,不过沐浴更衣后又急急出去了,只是忘了跟你请安罢。这个……倒是她的不是了,回头我教训她仔细些。”

    “你仔细些!”

    黛玉气道:“小婧再怎样也是个姑娘,你就让她成天在外面奔波操劳?她是你的房里人,你怎一点也不心疼她?”

    贾蔷闻言,垂下眼帘,轻声笑道:“林姑姑,不同的人,是有的不同的向往和追求的。譬如姑祖丈,心存社稷,希望天下皆安,太平富足,他老人家愿意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再苦再累也愿意。再譬如我,想要逍遥度日,想世间美好,希望世间邪恶远离我的亲人,我也愿意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小婧呢,她生于江湖间,长于江湖间。若果真让她和闺阁小姐一样,每日里穿针引线做女红服侍我,她未必快乐。她曾告诉我说,她希望她的人生,能飞跃于江河湖海间,弄潮起浪,自由自在……那我就成全她。有不少人,包括她的父亲,都劝我约束她,但我觉得,没什么比我身边的人过的快乐幸福更重要的事了。”

    黛玉闻言,怔了好一阵后,喃喃道:“可是,可是小婧到底是姑娘家,又怎能总是抛头露面……”

    贾蔷笑了笑,眺望着后乐轩外一尘不染的天空,道:“无非是被人说笑罢了,可谁又在乎呢?”

    这话黛玉如何会信,靠近了些,看着贾蔷的眼睛,问道:“果真不在乎?”

    贾蔷嘿嘿一笑道:“背后议论的,只要别被我听到,随他们嚼舌根去。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不过谁敢当面取笑,我就打掉他一嘴牙,让他以后说话都漏风。”

    “呸!我就知道你没好话儿!”

    黛玉笑着啐了口,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却又温声劝道:“你还是别太孤傲了些,仔细不容于世,看你到时候怎么活!”

    贾蔷摇头道:“所谓不容于世,其实只是不容于官场罢了。寻常百姓人家,谁理会这些?平民百姓家里的女子,哪个不抛头露面做饭洗衣?至于不容于官场……我巴不得不进去呢。无官无爵,一身轻松,活的不知道有多好!

    你看看宝琴那丫头,比咱们还小,可去过的地方,却比咱们加起来都多。若是当了官,哪里还能乱跑?身上有了爵位,每月初一大朝时,也得按时点卯,不然就是罪过。所以权贵大都被拘在京里,哪里也不敢乱跑,空有一个尊贵的名头,实际上只是被圈禁起来的可怜人罢。

    等着罢,三五年后,等姑祖丈度过了难关,一展胸怀抱负后,我就带着香菱和小婧她们四处逛逛。

    去看看春日夏风,秋叶冬雪。去见见南水北山,东麓西岭。

    林姑姑,你想不想一起去?”

    黛玉闻言,心头一颤,垂下眼帘,轻声道:“你们自去就是了,我去不去,又有什么要紧……”

    贾蔷呵呵一笑,道:“当然要紧了,这四季春秋,苍山泱水,怎及林姑姑你展颜一笑来得好看?你若不去,山河也将失色几分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