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宋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柳暗花明林云〕〔东方梦工厂〕〔陆峰江晓燕〕〔陆峰穿越1988〕〔陆峰穿越1〕〔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神京城,宁国府。

    宁安堂。

    陡然丧夫成为新寡的尤氏,终究病倒了。

    躺在病榻上,已经一日不近水米。

    贾珍骤然暴毙,对尤氏来说,的确残酷。

    她不过一寒门出身的小家女子,能嫁给贾珍为续弦,成为诰命夫人,国公府的女主子。

    不管贾珍如何胡闹,如何不给她脸,可对尤氏来说,贾珍依旧是改变她命运之人。

    只要贾珍在,她身上的尊荣就不会少。

    可如今贾珍暴毙,不管接下来承爵的人是谁,贾蓉或是别个,她这样出身卑寒的老太太,一生又无所出,是没人放在眼里的。

    西府老太太能够享尽富贵,那是因为她为贾家诞下二子一女,承爵人就是她的亲子,且她本身还是保龄侯史家的大小姐,何等尊贵!

    尤氏和史老太君完全是两回事,一旦新的承嗣人定下来,即便是贾蓉,都不会孝敬她。

    莫说贾蓉,君不见连小惜春,都不曾拿她当正经嫂子对待……

    可想而知,往后她的日子会变成怎样。

    极大的可能,是在一座小小佛庵内,伴随青灯古佛苦熬一生。

    这对今岁才二十五六的尤氏来说,何其残忍!

    母早亡,父已死,如今虽有尤老娘在,可这尤老娘却是她爹的续弦,带着两个女儿改嫁进门,和尤氏半点血亲也无。

    又无儿无女,连个兄弟手足也无。

    世上孤零零一人,岂非孤魂野鬼?

    在这等情形下,苦熬了几天的尤氏,如何还扛得住,病倒在床。

    “太太,用些粥吧……”

    秦氏身为儿媳,婆婆病倒,她不得不在病榻前尽孝。

    端着一碗粥,幽幽弱弱的劝道。

    尤氏此刻一听这声音,就觉得脑仁疼,恨得她双手紧紧攥起,就怕自己忍不住,一把抓花那张脸。

    贱人!

    不知羞耻的贱人!

    若非是她,府里又怎会出现这样的祸事?

    只是,眼下阖府皆是族人在,着实不敢折腾。

    但若不出这口气,尤氏怕她还未病死,就先活活怄死。

    因此每日里,不是打发秦氏亲自去给贾蓉擦洗,端屎倒尿,就是让秦氏日夜在她跟前站规矩。

    短短几天功夫里,秦氏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双腿双脚却肿的吓人。

    然而即便如此,秦氏也不曾道过一声苦,除了憔悴之极的脸上,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睛里,凄苦哀怨之色一天深过一天……

    她好似在用这种法子,为自己赎罪。

    却不知,还能坚持多久……

    “太太,用些粥吧……”

    “啪!!”

    ……

    盐院衙门,东路院。

    前厅。

    贾蔷进来时,贾琏忙和其他两个与他年岁相仿的年轻人站起来。

    不过等看到只有贾蔷一人入内后,贾琏脸色登时难看起来,其他两人衙内子弟,脸色也阴沉下来。

    他二人又非代表他们自己前来,一人持着江南提督的名帖,一人持着江苏总督的名帖。

    除却两江总督外,此二人就代表着江南地界上最高的文武官员。

    可是即便如此,林如海居然连面都不露,只打发一个孺子前来见面!

    岂有此理!

    “蔷哥儿,姑丈大人呢?你出来做甚么?”

    贾琏果然又不一样了,在船上被贾蔷硬顶了几回,又被烤肉所诱,和气了一阵。

    如今换了地盘,沉浸在江南的花花世界里,又整日里被人各种恭维,再想让他如困在船上时那样,却已是不能了。

    这倒也符合世家子弟见风使舵的本性……

    贾蔷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对两外二人拱手道:“家师大病初愈,都中奉天子命前来的太医有过医嘱,暂见不得外客,还望二位包涵。”

    此二人,一为江南提督刘祥之子刘,一为江苏巡抚赵栋之子赵阳。

    在江南地界,几乎都是可以平趟的得意公子。

    不管去哪里,都会被奉为上宾,大礼相待。

    何曾受过这等怠慢?

    刘祥因贾蔷是贾家人,尚能暂且忍耐,可赵阳却勃然大怒,沉声道:“两江总督至,就能见得。我等前来,就见不得了?这京里的太医,莫非也看碟下菜?”

    贾蔷微微皱眉道:“半山公前来,是奉旨前来,先生即便拖着病体,也要应承皇命。不知阁下有何大事?若亦是奉旨前来,在下即刻进去通秉。”

    “你……”

    赵阳语滞之下,心中愈怒。

    这些年他父巡抚江南,除了甄家之外,他所过之处,何人敢这样同他说话。

    如今一个比他年岁还年轻的少年,竟敢如此无礼。

    赵阳沉声道:“有旨无旨,也非你一介白身所能理会。”

    说罢,不再看贾蔷,选择无视他,转头直接看向贾琏道:“子明兄,贵家虽是诗礼传家的鼎盛之族,但看来也并非人人皆知礼字。”

    贾琏闻言,皱眉看向贾蔷,喝道:“还不快去请姑丈大人前来?元仲兄和景召兄是奉了刘提督和赵巡抚之命前来,你在这胡闹甚么?”

    贾蔷冷冷的看着贾琏,道:“你高祖是以从龙之勋爵拜国公,你祖父同样是以赫赫武功得封国公,你爹虽然不类先祖,却也是一等将军爵,到了你这辈,却是连祖宗以何传家都忘了,成了诗礼传家了么?京城世勋之族,何时可以结交外省封疆了?你若想作死,自己寻个没人的地方随你怎么死,但是不要往盐院衙门带。”

    言罢,又看向瞠目结舌看着他的赵阳,冷笑一声道:“太上皇面前,我尚且有开口的位份,你好大的威风,巡抚公子的派头用惯了,来我盐院衙门撒野?回家问问你爹,他敢不敢如此放肆!”

    不是他狷狂,只是来时已经得知,赵阳之父赵栋乃是景初朝臣的中坚,也是军机大臣罗荣的儿女亲家。

    不过,赵家还和金陵贾族关系密切。

    自宁荣二公后,贾族共分二十房,八房在京,十二房在金陵老家。

    贾琏通过刘提督家的三爷,前往金陵秦淮河上潇洒,结识了刘家大衙内刘祥,继而又认识了赵阳。

    如今刘家和赵家过的不大顺心,所以想通过贾琏,来拜访一下林如海。

    韩彬正位两江总督,作为总管江苏、江西、安徽三省军政的最高官员,看刘家和赵家不顺眼,敲打起来,这两家自然难过的痛快。

    而韩彬到江南后,当天晚上就急着连夜赶往扬州,来见林如海,且还将盐政这样的第一流肥差继续托付给林如海,此事并非秘密。

    林如海在韩彬面前有这么大的体面,如果能替两家在韩彬那分说两句,刘家和赵家也能松口气……

    却不曾想,以贾琏荣国承嗣人的身份,居然在盐院衙门说不上话,甚至不能直接去见林如海。

    一直未开口的刘祥这时打起圆场来,堆笑道:“这位世兄,想来便是太上皇钦赐良臣表字的英才了。在下刘祥,家父江南提督,曾是先荣国旧部,正经的世交之族。今日和赵兄前来,也是得知林盐院身体不适,奉家父和巡抚赵大人之命,前来探望。世兄莫要见怪才是!”

    虽是衙内,但太平时节江南繁华之地的衙内,还不如京里淮安侯府的华安他们,已经和贾琏之流无二,纯粹是一伙享福受用之辈了。

    而既然韩彬看不过眼,那接下来刘家和赵家的日子,能不能熬过去都是两说。

    林如海选择不见,就已经表明了态度。

    既然如此,也就无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了。

    涉及新旧大政斗争,谁还念及这些虚礼,谁就是找死!

    念及此,贾蔷淡淡道:“不敢当,还是那句话,家师大病初愈,见不得外客。二位事先若先递拜帖,也不必白跑一回了。”

    没有递拜帖,就自行上门,说起来,便是恶客。

    这二人也是想着跟着贾琏,以世交晚辈之礼拜访。

    谁知道,这张脸却被贾蔷踩在地上,来回蹭了几回。

    二人都不算城府深沉之辈,到了这个份上,也无脸再留,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贾琏见之大急,对着贾蔷厉喝道:“蔷哥儿,你知道你在做甚么?”

    对太平时节的公候子弟来说,家族对他们最大的要求还真不是习武射箭,去立战功,而是要学会人情往来,学习礼仪交往。

    如此,才能勾连维护各方势力,维持门楣不坠。

    因此贾蔷这等生冷的所为,在贾琏看来,简直是大逆不道,不可理喻!

    贾蔷却是连与他理论的心思也没,这货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冷冷看他一眼后,贾蔷折返回屋。

    贾琏见此,气的狠狠一跺脚,一转身,前去追刘、赵二人去了。

    ……

    忠林堂上。

    黛玉和梅姨娘都在,贾蔷进来后,将事情大致说了遍。

    黛玉闻罢,眨了眨眼,有些懵然的看向她父亲。

    梅姨娘则唏嘘道:“就这样赶客人?”

    林如海虽然面色始终从容淡然,眼神里的欣赏却不加遮掩。

    不过他仍是没说什么,贾蔷只能自己解释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注定不是一路人,就没必要虚与委蛇。他们两家在金陵被半山公拿雷公锤敲了个半死,跑来求姑祖丈出头,长的丑,想的美,哪有功夫和他们浪费精力。”

    黛玉和梅姨娘几乎笑倒,林如海也摇头笑了笑,不过眼神里却浮起一抹忧色。

    虽然贾蔷说的戏谑,可形容却一点不为过,半山公行事确实有些急了,初至江南就施雷霆手段,会不会过犹不及……

    不过随即,他就将这份担忧抛之脑后。

    韩彬将大燕最苦寒的省份转了个遍,什么样的斗争没见过?

    以其斗争手段,实在不需要他来担忧。

    想想也是,若非韩彬太过强大,这两家素日不大来往的人家,也不至于求上门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