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
    隆安六年,正月十五。

    春寒料峭。

    本是上元佳节,然而扬州府权势最高的盐院衙门,却没有太多节日的气息。

    甚至,盐院主官和内眷,都不在衙门内。

    午时时分,阳光带来了些许温度,—汶河西面的盐院衙门大门洞开,几架马车在一队盐丁的护从下,缓缓驶过文津桥。

    一路无事,待出了城后,又自码头上船,驶向西南方向。

    半个时辰后,客船在一新建的码头停泊。

    四五架马车依次而下后,贾蔷搀扶着林如海,竟走下了船。

    码头上恭恭敬敬站满了人,一半为男,一半为女。

    贾蔷搀扶着林如海站在码头上,对着一八宝簪缨马车里笑道:“林姑姑,你和姨娘、宝琴、楚儿、香菱她们去看看周围的景儿,还有白鹭、野鸭那些鸟儿。我陪姑祖丈去作坊看看……”

    马车里安静了稍许后,方才传出一道声音来:“那好吧,你自去忙你的就是,何必同我说?”

    显然对他不能一道前去,有三分不满。

    贾蔷哈哈一笑,也不让步,男人嘛,怎么能惯着女人?

    就回道:“你先去,回头我陪姑祖丈转完就速速去寻你们!”

    林如海:“……”

    车内冷哼了声,却带着丝丝笑意,又有数道吃吃笑dileepveg.声传出。

    林如海闻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看着贾蔷的眼神里,并无不满。

    以贾蔷在扬州府表现的霸道,甚至有些不择手段的意味。

    齐家那只老狐狸,便是在他这个扬州盐院掌院大人跟前,都气势不落下风。

    的确,以其与太上皇为旧友的经历,天下人谁又能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等闲将他如何?

    可是,面对贾蔷这位太上皇钦点的“良臣”,齐太忠一样害怕“以毒攻毒”,退让三分。

    贾蔷这个众人眼里的半大少年郎,却在历代盐院掌院都忌惮的齐太忠面前,屡屡吃肉……

    这样的少年郎,本该是六亲不认,无法无天的。

    他也的确曾经这样大闹过国公府……

    可在他在乎的人跟前,他却能如正常少年郎一般,伏低做小,温柔小意……

    这样才好,这样才好……

    待李婧带着一众健妇女子护送黛玉众人前去观景后,贾蔷则继续搀扶着林如海,逛起岛上诸作坊来。

    林如海自忖并非纯粹的儒官,但是看到一座高大巨石磊砌的屋子大门前,铺设着两行木轨,进屋后,又见有一巨大门框似的东西矗立在门口,不由好奇问道:“蔷哥儿,这些是……”

    贾蔷笑着解释道:“这是轨道,有专门的轮车置于其上,以驽马牵拉之,可大大提高运力,还能减轻工人劳作量。这个则是龙门吊,上面那个是滑轮,用转盘绞索牵拉,可以把库房里的货较为轻松送到轮车上。这样做,一来提高运输中的效率,二来,不让工仆们太累。岛上的主要活计,都是技术类,不是苦力。”

    林如海闻言,叹为观止,笑道:“虽然还粗糙的很,比不得朝廷的将作监,但也很有几分意思了。”

    hawsen. 贾蔷笑道:“将作监里的大匠,都是汇集了全天下最顶级的能工巧匠,我这小小一作坊如何能及?不过,别处不能及,可在织染一道,却不好说。”

    &nbs林如海读书读的通透,知道“不知为不知”的道理,也没有尝试去了解一门手艺的顶级门道到底是什么。

    因为他知道,那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林如海环顾一周后,看着贾蔷笑道:“看来你对自己摸索出来的织染手段十分自信,不过你姨娘也说了,你让带起回京当各家见礼的丝绸布帛,颜色都比市面上卖的更鲜亮明艳。有了这个,回去后也不必愁着琢磨往各家送甚么礼了。只是这回,却让你破费许多。”

    贾蔷摇头笑道:“自家织染的,算不得甚么。再说,金银财富的作用就是用来使的,留在库房里不过是一堆没用的废物。若能襄助姑祖丈进京后尽快联络起世交故旧和老亲世族,就算再多花费十倍,也是值得的。”

    林如海闻言笑骂道:“你明目张胆的让我去贿赂世族?岂不知天子还有半山公最想拿他们开刀?”

    贾蔷呵呵一笑,道:“不可能拿全部都开刀,是拿那些权高位重财大气粗的豪族开刀。其余的空壳子,即将没落或者正在没落,但祖上余荫仍在,仍有一些余力的世族,却是可以拉拢利用的。贾家那些废物,一个个连官都不想去做,只愿意在家里享福受用,却可以插手一些朝中官员的任命,凭借的不就是先祖留下来的一些香火人情?当然,姑祖丈不方便做这些事,还是由我来罢。”

    这些道理林如海当然懂,他和韩彬不同。

    韩彬是真正的寒门子弟出身,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凭借的就是他天生奇才以及一腔清正刚烈的忠孝热血。

    韩彬也有朋友,也有盟友,但他的盟友和朋友,多和他一般。

    也正是这样的人,才能撑得起大燕的脊骨。

    只是,连韩彬自己都明白刚不可久的道理,他自己是死了心,不惜以一身,换取大燕国运长存,为江山黎庶扫一扫沉珂烂垢。

    所以,他不会与任何世族权贵虚与委蛇。

    刚猛直烈,一往无前!

    也唯有如此气魄,才能将官场上沉寂的腐朽污臭涤荡干净!

    当然,后果自然是与敌偕亡,不会有第二种下场。

    林如海钦佩他,敬仰他,也愿意襄助他。

    但林如海做不到韩彬这样,因为他自己就是世家子。

    他在世间还有牵挂,说的再难听直白些,国朝社稷之安危,未必就比林家的安危更重许多……

    所以,哪怕为了维护林家的存续,他也不可能如韩彬那样六亲不认,总要选择一些和光同尘。

    只是正如贾蔷所言,他自己不好亲自做这些事,天子和韩彬更不许,而他又无亲子……

    贾蔷这个时候出现,岂能不让他重视和喜欢?

    但……

    “到底委屈你了,你为了活的自在些,不与人下跪,连官都不愿做。原是想躲在幕后,操控局势,以图自保无忧。这对你来说,并非难事。不想造化弄人,走到这个地步,还得让你出去抛头露面……”

    说至此,林如海既怜爱,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将“抛头露面”用在一个少年郎身上,也是有趣。

    贾蔷笑道:“原先想的,确实有些太美,这世上哪有那样自在的事?至于跪不跪……岂可尽如人意,但求无愧心!有太上皇那一句许诺,除却天地君亲师外,余者谁敢让我跪?”

    林如海摇头道:“还是着相了……跪,分身上跪和心中跪。身上跪一时不当紧,只要心中不跪就好。其实真想轻快些,承爵比不承爵更好。就算考中举人,外官可以不跪,可遇到宗室亲王、郡王,乃至镇国公、辅国公这等贵人,还不是要以国礼相跪?倒是你家国公门楣,纳入宗人府,有与国同戚之德,再加上太上皇恩典,你方可真正见贵人而不跪。”

    贾蔷闻言,缓缓点头道:“如今,也只好这般想来……姑祖丈,不必担忧我心气不平,换种路数,或许沿途更精彩。”

    林如海高兴道:“你能如此想,我也能放心回京了。只再提醒你一点,要注意处理好和西府的关系,不要弄的太紧张,沸沸扬扬的对谁都不好。尤其是对上西府老太太,适当的时候,可做稍许让步。不是让你受委屈,可以先进一步,再退半步。这个尺度,你自己把握。”

    贾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

    “蔷哥哥来了!你快看,林姐姐抱了个甚么?”

    贾蔷和林如海谈完话,见他疲惫了,就忙搀扶着去了岛上客房歇息,他则前往白鹭湖边去寻众女孩子。

    刚一露面,还未至跟前,宝琴眼尖,早早发现了她,高兴的招手欢呼道。

    贾蔷闻言一笑,几步走到跟前,就看到穿一身银狐浅红色羽纱面氅的黛玉,怀中抱着一条全身无一丝杂色的白色幼犬。

    看到贾蔷过来,虽未言语,可点点星眸中,却是无声胜有声:

    我要了!

    贾蔷却迟疑了下,道:“这狗身上……多不干净,会不会有疫病……”

    听到这话,黛玉眼中陡然浮起一抹失望,不过她却明白这非是贾蔷小气,而是真的有所顾虑。

    且她原也从未养过猫狗,大家闺秀屋里,多是挂几只学舌的鹦鹉,已是了不得了,绝无可能出现猫犬。

    一是养在屋子里气味不好,二则是担心伤人。

    可是看到这只奶萌奶萌的小犬,黛玉的心都快化了。

    贾蔷见她这般模样,想了想道:“这样,这次走带两个狗奴回京,让一人专门在林府训养这只小狗。每日里给它沐浴,喂熟食,当千金小姐养起来,这样就不怕它偷偷吃屎,沾染恶疾了,毕竟狗都爱吃那个……”

    黛玉闻言,脸都黑了,将手里的默默的交给了一旁的李婧,然后朝贾蔷走去。

    贾蔷见势不妙,转头就跑,身后传来黛玉嗔恼的声音:“蔷哥儿给我站住,今儿再不饶你!”

    贾蔷哈哈大笑,却不留步,养狗不要紧,别太亲近就好。

    没疫苗的年代,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再说这白狗看着可爱,可岛上的狗都是齐家特意寻来的看山犬,长大后能搏狼斗猪的存在,未经过血统改良,也养不成宠物犬。

    不过家里养几条训练有素的好犬,确实有必要。

    贾珍的事,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

    入夜。

    盐院衙门。

    因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回京了,今晚,便是林家在这座盐院衙门住的最后一宿。

    梅姨娘搀扶着林如海,黛玉也默默跟着,贾蔷举着火烛开路,一座院落,一座院落的走着,看着。

    待走到当初贾敏与林如海同住的别院时,饶是以林如海的心境修养,也忍不住眼中泛起光泽。

    此去经年,便是诀别。

    十三载光阴,点点滴滴刻在心头。

    亡妻本国公嫡女,爱若明珠,生性灵俏,如水中芙蓉。

    贤德贞慧,秀美天成。

    却因他之故,郁愤而终,丧于此间。

    痛之,愧之。

    林如海缓缓推开了梅姨娘和黛玉的搀扶,整理了番衣冠之后,与别院揖身一礼。

    礼罢,泪如雨下。

    贾蔷在一旁看的有些动容,忽心中有感,转头看向身旁。

    就见烛光下,黛玉那张早已流满泪的怜人俏脸,正仰望着他,眸光楚楚。

    贾蔷微微一笑,目光柔和,无声道了句:“有我在。”

    有我在,自能护你一身无忧……

    ……

    ps:扬州篇,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