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贞观三百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坝码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隆安六年,二月初二。

    通州,青石坝码头。

    作为运河的终点,青石坝码头常年皆是千帆林立,人潮涌动之相。

    来自江南的谷物、蔬菜瓜果、家禽、织造、木料、瓷器、漆器,源源不断的自运河运至码头,再经码头转运至都中。

    日夜不息,热闹非凡。

    为避免商船、民船和漕船争抢河道码头,青石坝码头南百米外专门立有一个黄亭,作为漕运和客货船泊岸的分界线。

    亭内立碑,碑文上明确规定凡客货船只能在黄亭子以南靠岸装卸,一律不得越过黄亭子北上。

    黄亭子以南,西为货运码头,东为客运码头。

    今日一早,客运码头上,早早就有两拨人马候着。

    人数虽都不少,可其中一拨穿着寻常俭朴,一个模样老实忠厚的男子,一个看起来有些小精明的妇人,一个高大如黑熊怪的青壮,青壮背后,还有一个怀里抱着个冒鼻涕泡小孩的年轻妇人。显然,黑熊怪般的青壮,是在为妻儿挡着河边寒风……

    这一家子旁边,又有两个气质彪悍的白发老人,带着十数个一看便知江湖客的壮汉。

    还有一长脸公子,面上带着微笑,不时与那一家人说笑两声,再与两白发两人低言几句。

    而距离这一伙人不远处,则是一二十个衣着华服的仆婢健妇。

    二月的京城,天气本就寒冷,更何况是河边?

    高门豪奴们倒有法子,不时往手炉里添些火炭,勉强取暖。

    而另一边的寻常人家,纵有此资财,也舍不得如此耗费。

    还是那长脸年轻人,不时让人去码头边的食店内,取热水置于汤婆子中,与众人取暖。

    足足候了近两个时辰后,突然,年轻人大声道了句:

    “来了!!”

    两方人马闻言皆是神情一震,再看去,只见三艘大船,缓缓驶入码头。

    ……

    皇城,大明宫。

    养心殿。

    自寅时起就执笔批改奏折的隆安帝,手中朱笔一顿,眉头皱起,寒声道:“林如海还未来见朕,城里已经开始传起他的谣言了?”

    戴权躬身道:“正是,如今城中四处传言,林如海在扬州府盐政位置上一待就是十三载,吃的盆满钵满,身家巨万,怕已逾千万之数,富可敌国。临走前,还狠狠搜刮了拨,白、沈、吴、周四家,都是当年见过太上皇,为太上皇圣驾南巡献过忠心的盐商,如今却被林如海和韩彬两人冦以污名,抄家灭族,贪腐酷烈,古今第一。”

    隆安帝先是勃然大怒,盖因抄没的白、沈、吴、周四家家财,并未进林如海和韩彬的口袋,而是进了他的内库中,谣言骂韩、林贪腐酷烈,岂非是在骂他?

    不过接着,生性多疑的隆安帝又追问了句:“绣衣卫呈上来的折子说林如海丝毫未曾沾染四家之财,韩彬更不用多言,中车府的人怎么说?”

    戴权忙道:“江南送来的密信同样这般说,林大人本就是一淡泊之人,于金银从无甚爱好,白、沈、周、吴四家之财,皆是侍御史陈荣和两江总督衙门派来的人,一件件过目后登记造册,没人敢妄动一分一毫。”

    隆安帝隐隐不解道:“那林如海怎会有三大船家资?”

    戴权笑道:“主子,林家祖上四世列侯,代代单传,到了林大人这一辈干脆膝下无子,林贾氏早逝后,便早早变卖了大部分林家祖业,如今只余苏州的祖宅和祭田,再加上当年荣国公嫁爱女于新科探花郎,据说嫁妆不下三十万两,甚至还有人说五十万两,所以林大人如今实则是一个大富之家,身家并不逊于盐商多少。还有那位贾蔷,在扬州府也折腾出了不少名堂……”

    隆安帝闻言,眉头舒展道:“也就是说,并非如谣言那般,是刮地皮所得?”

    戴权忙道:“盐院内既有绣衣卫又有中车府,林家在江南果真有不法之举,岂能瞒得过万岁爷?”

    隆安帝闻言,脸色又阴沉下来,冷笑一声道:“也是奇了,朕的肱骨大臣还未觐见,京里的阴风就先刮了起来。先逐韩彬、李晗、张谷、窦现、左骧,如今更是容不得朕的林卿,他们想干甚么?这起子无君无父的混帐东西!”

    戴权闻言,面色一抹古怪一闪而逝,却未多言。

    因为鼓噪风浪之人的确是一些景初旧臣,可背后却有另外一人的影子,无君无父倒也妥当……

    只是此事暂不明显,眼下也无十分证据,不必详说……

    “传旨,召林如海即刻觐见。”

    “另,将布政坊空出来那座宅第,赐给林家,以供其家眷居住。”

    “宅中陈设布置就不用管了,左右林家有钱,自己去搞罢,清扫干净就好……”

    戴权闻言心下好笑,忙躬身应下,道:“布政坊皆是朝廷二品以上衣紫大员的宅第,空出的宅子,内务府日常清扫,新空出的那一座,是前大学士江康致仕后所留,也没多久,陈设保全较好。”

    说罢,见隆安帝不再搭理,便出外传旨去了。

    大学士的宅第,自然只能赏给大学士,也就是军机宰相来住。

    不管眼下林如海能得个什么官儿,但他的前程却已经定下了。

    这等圣眷,朝野上下谁人不羡哪!

    ……

    却说青石坝码头上,三艘自扬州驶来的大船停泊在那,箱笼流水一般不停的被搬下,又被送上马车。

    原本是准备暂时放入贾蔷西斜街的太平会馆内,没想到天使前来传旨,赐宅布政坊。

    林如海虽先一步前往皇城,贾蔷和梅姨娘、黛玉商议后,就干脆让金沙帮的帮众,直接将箱笼送去布政坊新宅。

    贾琏和荣府前来迎接的林之孝家的等了半个时辰后,贾琏实在不耐烦,对贾蔷道:“你还回不回?不回就让林妹妹先跟我们回,老太太还在家里等着呢!”

    贾蔷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而是对着刚搬完一趟箱笼的高大青壮招了招手,叫至跟前后道:“姐夫,你带舅舅、舅妈和姐姐先回,小石头受冻说不得要着凉。我忙完外面的,就回家去看你们。”

    高大青壮正是铁牛,他抓了抓脑袋,憨厚道:“让芸哥儿去送罢,俺要帮你咧。”

    贾蔷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道:“现在不用,回头我还有大事要你帮忙。”

    铁牛却露了怯,迟疑道:“蔷哥儿,你是做大事的,俺太笨,怕做坏了你交代的事,连累到你……”

    还不错,已经比先前进步太多了。

    不远处和贾芸并刘老实一家“熟人”热情的哈拉了半天的薛蟠走过来,看着铁牛黑铁塔一般的身量,眼热笑道:“铁牛兄弟,要不以后你跟着我混如何?保你吃香喝辣的,只要你能帮我干翻赵国公府那群球攮的,我……”

    铁牛却已经听不下去了,如今他虽然跟着金沙帮洪长老历练出了不少,已经敢于动手了。

    可跟国公府的人动手,还是大大高估了他……

    贾蔷不理这些,走到挨着刘家三口人的八宝簪缨马车边,说道:“林姑姑先和贾琏还有府里的人回去?老太太在荣府等着你呢。我和姨娘先将箱笼安置进新宅,再去西府。”

    黛玉迟疑道:“何不等爹爹从宫里回来了,一起去?”

    贾蔷笑了笑,道:“你和我不一样,老太太待你还是真心心疼的。”

    黛玉闻言不吭声了,沉默稍许后,缓缓应道:“那好罢。不过,今晚我还是要回家歇息的,爹爹身子骨尚未大安,我要回家侍奉汤药。”

    贾蔷面色浮起稍许古怪,在扬州府也没见姑姑你端过几回药啊……

    当然,那是因为不需要,自有人奉药。

    但这个借口,强大到连贾母也未必能改变……

    “好吧,一会儿新宅子先让吴嬷嬷他们速速清扫一遍。至于能不能回来,就看老太太怎么说了……不过今晚应该能回来,因为贾家今晚多半热闹的紧呢。”

    贾蔷眼中无甚笑意的笑着说道。

    然后就听黛玉不知是满意还是恼火的哼了声,在马车内和刘老实夫妇道了别,这才由四个嬷嬷引着,带着宝琴一道,由贾琏、林之孝等人护着马车先回了荣府。

    待黛玉走后,贾蔷看着刘老实、春婶儿笑道:“舅舅、舅母,这么大冷的天儿,你们来这作甚?姐姐也是的,把小石头也带来,不怕冻坏了!”

    别看春婶儿在码头上做事时泼辣,在家里和街坊四邻也不含糊,可今日在码头上看到了这么多贵人贵小姐,尤其是梅姨娘和黛玉二人,虽碍于礼法不能下马车抛头露面,却也背着人群,打开了窗帷,与刘老实夫妇见了礼。

    那两张千娇百媚如同仙子一般的脸,别说刘老实连一眼都不敢看,便是春婶儿也被震慑的不敢出声。

    倒是刘大妞年轻大气些,问了好,小石头还得了不少见面礼。

    听闻贾蔷之言,刘大妞见她老子娘还在震撼中,就对贾蔷笑道:“没事,小石头像你姐夫,皮实的紧,数九天里光着屁股满院子爬,照样撒欢。”

    贾蔷伸手抚了抚正咧着嘴朝他傻乐的小石头的额头,有些羡慕,再开口道:“让芸哥儿带你们回去,晚上……最多明晚,我就回去一起吃晚饭。”

    刘老实忙应道:“诶诶,好好!”

    春婶儿这会儿似乎又重新认识了贾蔷一遍,笑道:“蔷哥儿你自先忙外面的大事,等忙完了就回来。你舅舅想你想的,一宿一宿睡不着,担心你着呢。”

    贾蔷闻言心里一暖,就听素来唯唯诺诺沉闷寡言的刘老实急道:“你这婆娘,在外面胡吣甚么?尽给外甥丢人,还不快跟我回家去!”

    又转头对贾蔷憨厚笑道:“蔷哥儿,让你姐夫留在这帮你搬箱笼罢,他力气大,能帮你。”

    贾蔷心中温煦,点头笑道:“成!”

    刘老实愈发高兴,催促着春婶儿和刘大妞快走,贾蔷与贾芸微微颔首,贾芸会意后,招呼金沙帮的人就要护送着刘老实一家离开。

    不管什么原因,据说已经治愈的金沙帮帮主李福和少帮主李婧没有出现,都不是他们当下能过问的。

    江湖事,自有江湖规矩。

    只是还没等他们离开,就见两支吹吹打打着哀乐的队伍哭天喊地的过来,一路上,惹得无数人侧目。

    然而让贾蔷眼睛渐渐眯起,目光逐渐森然的是,这两支队伍领头之人,他还都认识。

    贾菖,和贾菱。

    贾蔷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素色大氅,再看看对面披麻戴孝哭成泪人的族亲,冷笑了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