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三十章 荣庆堂上(一)
    或许天地间果真存有气运这个说法,每每到了气运末期,不仅大势渐去,连血气也跟着衰败,子嗣艰难。

    王朝如此,家族亦是如此。

    整个贾家,看起来丁口数百近千,可荣宁二府的嫡支,当真谈不上血脉昌盛。

    譬如偌大一个宁国府,自贾敬往下,只贾珍和贾惜春这一子一女。

    到了贾珍这一辈,就更稀缺了,独贾蓉一子。

    都是妻妾成群的主儿,可在子嗣上,却十分艰难。

    便是西府这边,又何尝好过些?

    贾政还好,三子二女一孙,虽亡了长子,可也还算子孙不缺。

    可长房贾赦这一支,嫡出之子又只一个贾琏,偏贾琏娶亲数载,顽过的女人不知凡几,却连一条血脉也未留。

    如果说这还不能说贾家气数将尽,什么才能说明呢?

    而往往气数将尽之前,总会出现群魔乱舞之相,譬如眼前……

    “贾蔷,敬爷爷说了,让我们宁国正派玄孙轮番给珍大伯守灵,我和贾菱各守了大半月,接下来该你了!”

    “没错,现在就和咱们一起去罢。祖宗留下的玄孙没几个,这个时候不敬孝道,合该天打雷劈!”

    “我听说你先前还招惹过珍大伯生气,他老人家这次得了恶疾,就是气坏了身子骨突然没了的,你要是不在珍大伯灵前跪上十天十夜,磕一万个头,我贾菱和你不共戴天,再认不得你这族中兄弟了。”

    “不孝子孙啊,不孝子孙啊!珍大伯就是被你气坏了的,你自幼老子娘死的早,是他老人家一手把你抚养长大啊,谁知道竟养出条恶狼来!败坏他老人家的名誉,把他生生气坏了性命!”

    “你若还有一丝人性,就把这身孝衣穿好了,去珍大伯灵前磕头守灵三年,报答他的养育大恩!”

    码头上人来人往不知多少人,绝大多数都是不知情的人,听闻贾菖、贾菱的一唱一和后,贾蔷在他们眼中登时成了十恶不赦的不孝小人。

    贾蔷面色冷静的吓人,却没甚别的反应。

    对于宁府那个爵位,若果真能被这俩沙雕给闹没了,他求之不得。

    只是,他可以忍耐,却有人不干了。

    素来沉闷老实的舅舅刘实,此刻却像是舐犊的老牛一般,突然暴怒,冲过去将贾菖手里的孝子服一把夺过来,扔到地上狠狠踩几脚,大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贾珍那卑鄙下流的人,仗着族长的身份,气死了蔷哥儿他爹,又逼死了蔷哥儿他娘,最后还把祖上分给蔷哥儿他老子娘的家业都贪墨了去。这样的hl117.贼人死了,蔷哥儿不敲锣打鼓烧高香还愿,就是他心软。给那畜生当孝子守灵,做你娘的春秋大梦。”

    眼见贾菖、贾菱勃然大怒,要让人来打刘实,铁牛跟个凶兽一般,“嗷”的一声冲上前去,把刘实给护住。

    贾蔷自然不会让舅舅一家卷进来,对身后的高隆淡淡道了声:“把他们赶走。”

    随即不再理会,上前搀扶住气喘吁吁的刘实,笑道:“舅舅,和这两个坏了心眼的下流东西置甚么气?他们只是包藏了见不得人的心思,故意来闹事的,没出息的紧。”

    刘实闻言再忍不住,看着贾蔷道:“蔷儿,我听芸哥儿说,东府那个畜生死了,他儿子也废了,贾家很可能让你去承爵。可这承爵,到底是过继到那一房,给那畜生当儿子,还是以你这一房去承?若是过继过去,可万万不成哇!”

    贾蔷连连点头,应道:“舅舅放心,断不会认贼作父的。那爵位有什么稀罕的,并不放在我眼里。”

    一旁贾芸也适时开口小声道:“蔷哥儿,东府的家业都被西府老太太让赦老爷分完了,连官中的银子和外面的庄子、铺子、园子,分了蓉哥儿一些,还有大半落到赦老爷手里了。如今那边宅子是蓉哥儿的,其他的也都分完了,就剩一个空名头,比赦老爷还不如。”

    贾蔷闻言,气急反笑,不过笑的却是有些得意。

    都说猪队友猪队友,不过这一回的猪队友可不是他这边的。

    好啊,贾家这边干的实在是漂亮!

    隆安天子本想以一座国公府来重赏他这个太上皇的良臣,再由他出面当搅屎棍,搅动风云。

     cpcjt.;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天经地义。

    可若这天子的俸禄给的稀薄,就是一个空名头,再想让臣子舍命去拼,就想当然了些。

    让贾家那一窝子这么一捣鼓,他再让人宣扬出去……

    这哪里是受皇恩,分明是受屈辱来着。

    嗯,很好!

    念及此,贾蔷看向贾菖、贾菱的眼神都柔和了些,好好干啊亲!

    看着高隆已经将他们吓走,贾蔷甚至还有些惋惜……

    闹剧结束后,刘老实一家离去,薛蟠和薛蝌兄弟俩也来告辞,他们要先去见薛姨妈。

    等众人都走后,贾蔷问从船上过来的铁头道:“还有多少箱笼?”

    铁头笑道:“不多了,很快就能搬完。”

    贾蔷点头道:“好,你们继续搬,我先到布政坊的宅子那边看看。”

    ……

    神京西城,荣国府。

    荣庆堂。

    “哎呀,林姑娘回来啦!”

    抱厦前游廊下,四五个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小丫头子看到黛玉领着宝琴到来,登时高兴的往里面传话道。

    三四人争抢着打起大红猩猩毡帘,几个大些的居然没抢过一个扎着两个发髻的小丫头。

    宝琴见之喜欢,黛玉笑着同她道:“这是小角儿,自封卷帘大将,最会打帘笼了。回头你可以来寻她顽,也可带她去我们府上,和楚儿、香菱一起顽耍。”

    宝琴嘻嘻应下,正要说话,就见自门厅出来一锦衣少年,面如满月,眉眼含笑,看着黛玉惊喜激动道:“林妹妹!”

    黛玉看起来也高兴,应了声:“二哥哥怎出来了?”

    来人自然是宝玉,先是无限惊喜的看着黛玉,仔细打量了两眼后,再看到黛玉身旁的宝琴,更加激动,连声问道:“这位妹妹是……”

    黛玉也俏皮,问道:“二哥哥看着,是不是有些眼熟?”

    宝玉未有多想,连忙点头道:“是是,看起来是有些面熟,好似在哪里见过……”

    宝琴不知里面的典故,笑道:“我和我姐姐有些像?”

    “姐姐?”

    宝玉自然联想不到宝钗处,仔细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黛玉,认真点了点头道:“你和林妹妹是有些像!莫非妹妹也姓林?老天爷,这天下的灵气,岂不都聚集到了林家?”

    黛玉和宝琴闻言,都吃吃笑了起来。

    baitaob.只是宝琴是觉得有趣,黛玉素来敏感,再加上某人当初在甄家时埋下的坑,此刻宝玉就直愣愣的往坑里栽下去。

    不过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姊妹,黛玉也不似从前那样直言讥讽,便道:“先进去见老太太再说罢。”

    宝玉自然乐得如此,笑道:“等你好些日子了,快进快进!”又对宝琴笑道:“不知妹妹姓甚名谁?”

    宝琴轻笑着应了句:“姓薛。”却未曾告知名讳。

    宝玉闻言不姓林,登时怔在那里,这才记起似听薛姨妈和贾母说过,薛家二房如今也在扬州……

    等他楞了好一阵,回到荣庆堂上时,就见早已是满堂欢喜!

    贾母一手拉着黛玉的手,一手拉着宝琴的手,都是爱不释手。

    凤姐儿在一旁捧茶捧果,先是打量黛玉笑道:“哎哟哟,这江南的水土就这样养人?原先老祖宗和太太还担心林妹妹这次去了南省,指不定要瘦成甚么,哭成甚么,谁知回来非但没瘦一丁点,看着还更好了许多。原先总像是带着泪,如今眼里明亮许多,都带起笑了,人也愈发标致风流了,这一眨眼的功夫,就长成大人了!”

    贾母也高兴的了不得,笑道:“她老子原说是病的厉害,可见玉儿回家,一高兴就好了过来,她岂能不跟着高兴?”

    又问黛玉道:“你老子呢,可是先进宫去了?”

    黛玉应道:“是,刚到码头就先去皇城了,说等从宫里出来,就先来给老太太请安。”

    贾母闻言笑的慈爱,道:“我这里又急甚么?”

    然后看向宝琴,对王夫人、薛姨妈等人笑道:“我原当姨太太家里宝丫头已是生的极好的了,谁知又来了这样一个更好的,倒比我们家里这些女孩子都比下去了。”

    薛姨妈笑道:“老太太这话太偏了,琴儿虽好,可如何及得上公门贵女?”又问宝琴道:“你老子娘呢?”

    宝琴笑道:“还在扬州,如今在帮蔷哥哥做事,爹爹如今成了蔷哥哥的总掌柜了!”

    此言一出,别说薛姨妈,连贾母、王夫人和王熙凤等人都面面相觑。

    她们是知道,薛家二房薛明自有生意,且还不小,各省都有门铺的。

    怎么如今却成了贾蔷的总掌柜了?

    熙凤最按捺不住,奇道:“蔷儿在南省做了甚么事业,竟能劳你父亲给他当总掌柜?”

    宝琴虽才十多岁,可自幼随父母各省去逛去住,见了人多了,便不会在这等场合露怯,落落大方笑道:“具体做甚么我也不知道,不过蔷哥哥在扬州府做了好大的事业,好些大盐商都和他一起合作了营生买卖。”

    听闻此言,众人的目光瞬间又回到了黛玉身上。

    以前还不觉得如何,现在看着,怎觉得黛玉身上散发着宝光呢?

    而贾家诸人的脸色,都隐隐不大好看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