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天龙尊〕〔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三十五章 荣庆堂上 (五)
    荣国府,前厅。

    书房内,贾赦、贾政满面含笑的看着自宫中出来的林如海,寒暄不已。

    贾赦轻捋下颌长须,慢声道:“如海啊,多年未见,你清减多了,怎成了这般模样?”

    贾政也痛惜,当年林如海何等风华,虽是探花之名,风头却比状元、榜眼更盛。

    若非如此,荣国公贾代善也不会因喜得佳婿,铺十里红妆嫁女,轰动神京城。

    再看看现在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的林如海,贾政眼圈都泛红了。

    林如海微笑道:“恩候兄、存周兄,二位内兄依旧风采昌盛,小弟不如多矣。”

    又拱手谢道:“小女进京数载,两位内兄爱如亲女,弟拜谢之。”

    说罢,就要拄着拐躬身见礼,贾赦、贾政齐齐拦下,不悦嗔责道:“至亲骨肉,何须这般?”

    让座之后,看着这书房,林如海感叹道:“当年岳丈便是在此处与我相谈,惴惴教诲,慈爱之心,历历在目,不敢或忘分毫。可恨如海无能,上不能敬孝泰山于病榻前,又不能庇佑妻儿于身边,碌碌无为十三载,到头来,若非老太太打发琏儿、蔷儿送小女南下,连我己身都难保全。恨之,愧之。”

    “歡,如海你太过谦逊了,你为朝廷坐镇江南,督官盐政十三年,于国朝有大功,得天子信重,岂能说碌碌无为?倒是为兄等人,不过仗着祖宗余荫,混沌度日罢。”

    贾政不认可林如海的感叹,连忙摇头道。

    二人之言让贾赦不自在,拈着胡须呵呵笑道:“咱们这样人家,何苦学那些寒门泥腿子出身,苦哈哈一样,得了个官儿,就卖命的出力,指望着光耀门楣。如海啊,为兄劝你还是好生保养身子骨要紧。做官又急甚么,就在那里,又跑不了?”

    早先林如海听闻贾蔷不断与他灌输贾家一窝子废物,还有些不信。

    要知道贾赦当年能承爵,也是经过考封的。

    弓马娴熟,骑射十五箭,至少能中十二箭。

    谁能想到,居然堕落成了这般模样。

    再想想贾琏在扬州的做派,虽未明言,林如海心中已是有数。

    他笑着颔首,却不多说甚么,道:“不知岳母大人是否得闲,我还要去拜见,谢她老人家大恩。”

    见他站起身来要去见贾母,贾赦、贾政又齐齐站起身来。

    贾赦本想一道去,却又不愿和屡屡让他下不来台的贾蔷碰面,只道了句:“如海且去相见,晚上我做东道,为你接风洗尘。”

    林如海苦笑道:“不是小弟推拒大内兄的东道,如今我一日三餐里大半进的是药,荤腥半点沾不得,处处要忌口,能入腹内之物,就那么两三样。还是待这半废病体养好些再说,不然糟践了大内兄的珍馐啊!”

    贾赦闻言,再看看林如海的身子骨,无奈摇头叹息道:“也只好如此了。”

    贾政好不容易等贾赦啰嗦完,便邀请林如海前往荣庆堂。

    一路走来,至贾母院,走过穿山游廊,便看见紫檀大插屏立在院中。

    林如海许是真的上了年纪,就站在廊下,指着那大插屏道:“当年就在这里,岳丈大人教我言道,既然我走文官之路,那么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风骨二字。学苍松之正气,法竹梅之风骨。岳丈虽为武勋,军功盖世,却又是一个儒将,文雅过人,吾深敬佩之。”能在世祖刻意打压开国功臣,元平勋臣猛将辈出中崛起,立刻殊勋,承袭国公位,贾代善当年之风采,着实让林如海敬佩!

    贾政眼圈也再次泛红,道:“先父……之风骨,政,亦常念之。如海,未曾想,你竟如此念旧……”

    林如海摇头笑道:“还要再谢谢内兄,对小女的照顾。玉儿回家都同我说了,老太太自不用说,二舅舅、二舅妈也视她若亲女,疼爱有加,有时甚至迈过宝玉去……”

    贾政摆手道:“歡,再不许提这些,我是大姑娘的嫡亲母舅,岂有不疼爱之理?至于宝玉,也是处处让着……”

    不想他话没说完,就听里面隐隐传来哭喊声……

    贾政面色一沉,不看廊下恭立的丫鬟媳妇,和林如海迈入抱厦中……

    &n ……

    荣庆堂上,贾母搂着宝玉道:“这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

    宝玉哭道:“甚么劳什子玩意,家里姐姐妹妹们都没有,林妹妹说,她在江南甄家见到一个和我生的一模一样的人,也叫宝玉,人家是甄宝玉都没块玉,我这贾宝玉,倒有块玉。可见这劳什骨子不是好东西,不如砸了算了。”

    贾母哄道:“你妹妹不过同你顽笑,她刚回来,故意逗你乐,偏你小心眼,让人笑话。这世上岂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哪有什么甄宝玉?你才是真的宝玉!”

    宝玉闻言,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脸,回头去看黛玉,却又是一怔……

    这林妹妹,怎地没为我流泪?

    他之所以摔玉,除却发现黛玉口中他处处不如贾蔷外,更重要的是,他发现黛玉居然为贾蔷哭成那样。

    林妹妹的眼泪,不应该只为他流么……

    &npuedy.bsp; 不过没等他多想,整个人就忽地一下僵直,额头的冷汗“唰”的一下冒出来,面色惨白。

    随即就听到了那句生平最惊惧的那句话:

    “来人,请家法,拿大棒来!”

    ……

    好一通喧嚣后,贾母将宝玉护在了身旁,不许贾政动手。

    林如海见到了真章后,也劝下贾政。

    在贾蔷搀扶下与贾母见礼,又受了诸晚辈之礼。

    最后,黛玉也走下高台来,与贾蔷一并站立林如海身后侍立。

    看到这一幕,贾家许多有心人都有些侧目。

    宝玉更是有些上头,只觉得有些晕……

    不过因贾政在,他始终不敢抬头开口。

    贾母倒没想许多,只是嗔道:“可见有了老子,我这外祖母也靠边站了。”

    黛玉忙赔笑道:“岂敢如此?只是父亲今日早早去宫中面圣,一天的药都未进,我实在放心不下,才过来搀扶着些。一会儿,也好劝父亲早些回去用药,不可借故遁了去。”

    贾政笑道:“这是外甥的一片孝心,可见,比宝玉那畜生强许多。”

    林如海摇头笑道:“宝玉还小,存周兄不必过于苛责。再者,玉儿曾于我说,宝玉最是孝敬老太太。且看长大后罢……蔷儿原先亦是纨绔脾性,不过这二年来才长大。”

    此言一出,众人目光落在静静站立在林如海身后的贾蔷,眼神都有些复杂起来。

    贾母奇道:“你怎收他当弟子?辈分也差着些。”

    林如海微笑道:“他虽也是贾族同宗子弟,可论血亲,已出五服之外,和我这边就更远了。我见其向学之心坚定,在扬州府那样忙碌,然即便年节时,读书习文亦是一日不敢懈怠。再者,我身子骨不好,许多事官面上的事,都赖他奔走,得益良多。所以,此等佳儿,不如早早收入门下。”

    贾母不自然的笑了笑,指着宝玉道:“收他一个如何是好,宝玉才是和玉儿一并长大的,不如连宝玉也一并收为弟子,好好教学。蔷哥儿是记名弟子,宝玉这个叔辈合该是正式入门弟子才好。”

    林如海笑而不语,还未答话,贾政就连连摇头一万个不同意道:“母亲再莫开这等口,快快打住罢。再说下去,连我也要跟着那畜生羞臊而死,没脸见人矣。蔷哥儿学问如何且不说,就凭那份勤学向学之心,宝玉这畜生如何能及?不信你问他,打从去年进腊月后,他可曾摸过圣贤书不曾?”

    王夫人脸色难看之极,既悲愤贾政所言,也为林如海不快些答应而不悦。

    贾母闻言恼怒道:“那会儿不曾学,难道以后就不能学了?往后跟着你妹婿好好用功,早晚也能考个探花郎出来。”

    贾政生生气笑道:“母亲你且问问他,肯不肯每日早起读书,读到夜里还练十篇大字。他若肯用这份苦功,先到梦坡斋读上三月,然后我亲自送他去妹婿府上,让他拜师。”

    贾母瞥见宝玉脑袋快垂到胸前了,也不敢立志今后要好好读书,心中一叹,替他分辩道:“宝玉身子那般虚,只外面看着好,如何能吃得了这份苦?再好的哥儿,也让你熬坏了。不如一日里读上一个时辰,慢慢进学才是正道。”

    贾政摆手道:“那就再休提去妹婿那边读书,丢人丢在自家里便是,莫要连累妹婿的清誉。”

    贾母大怒道:“蔷哥儿又比宝玉强多少?”

    她是不信,贾蔷能吃得了这份苦的。

    当初贾蔷大闹荣庆堂后,她便从各处打听到了贾蔷的做派,和东府蓉哥儿一样,不过是个顽花弄柳的纨绔子弟,不如宝玉多矣。

    她就不信,短短半年里,贾蔷能有多少长进。

    却不想,此言一出,宝玉的脑袋垂的更低了,贾家姊妹们的面色也纷纷古怪起来。

    林如海呵呵笑www.8813962.道:“蔷儿,其材未必出众,其志,甚坚也。玉儿,给你外祖母念念蔷儿当初写的那两句诗。”

    黛玉闻言,轻轻看了贾蔷一眼后,与荣庆堂上细声诵读道:

    “山阻石拦,大江毕竟东流去。”

    “雪压霜欺,梅花依旧向阳开。”

    贾母:“……”

    王夫人:“……”

    便是没文化的凤姐儿,听闻这两句诗后,都对贾蔷侧目相待。

    听起来就涨志气!

    贾母将诸姊妹脸上的神色看了遍,就已经隐约猜到宝玉方才摔玉的缘由了……

    她心中一叹后,面上淡淡道:“要我说,你这弟子也是白收。蔷哥儿马上要承爵了,宁国府那么大一座家业,还不够他忙活的?袭了爵后,想当官自然有官去做。对了,你还得替我教训教训他,身为贾家子弟,宁老国公的正派玄孙,他居然能说出不愿承爵这等混帐话来。莫说这是天大的好事,就算不是好事,他就可以不上了?

    我素来不理外面的事,也极少听那些事,可时至今日,我仍记得你岳丈在世时,曾经教训大老爷的那句话:咱们武勋将门,从来都是兄亡弟披甲,父死子出征。大老爷当初因为不敢接你岳丈的班,不愿去苦寒边塞之地戍卫边疆,这才被老国公一怒之下,打发到了别院……

    不提这些事了,你不是说蔷哥儿是个有志气的么?那我倒奇了,连他本分的事都推诿不愿担当,他的志气又在哪里?莫非是见你这当先生的回京后要升官,要为官做宰,所以才舍了家里危难之局不顾,到你那去攀附前程?”

    毕竟当了一辈子的国公夫人,果真想逼一个后辈做事时,谁又敢说她是个老糊涂?

    这等诛心恶毒之言,寻常蠢妇谁能说出……

    ……

    ps:感谢“穆迪”、“多炮塔的辽河”、“嗨h”、“真武大帝”、“我是疾风”、“方方小次郎”等群内大佬众筹打赏我盟主,昨天那一更已经加了,今天就是来感谢一哈!也感谢其他几十位书友的打赏,订阅和投票,谢谢你们支持勤劳的屋凉,给你们点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