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四十五章 满堂欢
    “嚯!!”

    西斜街,太平会馆内,看着粗糙的石块堆砌出的沙场风格,除却已经来过一回的冯紫英外,王守中和柳湘莲都震惊的张大嘴巴。

    篝火,营寨,栅栏,兵器架,战车……

    甚至连正经的座椅都没有,不是石头型的凳子,就是枯木树根,甚至干脆就是一棵树横倒……

    “良臣,你这是……”

    王守中大为不解问道。

    贾蔷笑了笑,道:“没指望着赚银子,就是一个自己人顽的地方。上面那个半坡是个戏台,上演一些戏曲节目,过过瘾。”

    柳湘莲本就是个戏迷,好反串青衣旦角,此时听闻贾蔷之言,高兴道:“可以唱戏?好啊!”却又纳闷道:“若只是唱戏,怎捣整成这个模样?”

    贾蔷笑道:“此戏非彼戏!我因出身缘故,见多族中尽不肖子弟,早忘却先祖披荆斩棘从龙太祖复我汉家江山之艰难,堕落者实繁,所以将先祖征战天下的一些奇事,让人编写成戏曲,在此排演,以作先祖百年寿诞时贺礼之用。”

    听闻此言,柳湘莲表示对贾蔷的孝心感到钦佩,冯紫英面色古怪,没有多言,王守中却喷笑不已,大笑道:“良臣啊良臣,你还道不想赚银钱。你家荣宁二公一出马,开国四王八公二十国侯其他人家难道能不办?不说开国一脉,就是元平功臣,虽大多苦哈哈的,可为了一份孝心,也不得不跟进办一场。可他们若再去自家拾掇,花费就更大了,还不如托你在这里办一场。都中这么多世家,一家办一场,花费嚼用下来,都不少银钱,更何况还这么多场。”

     tuyouonline.;贾蔷呵呵笑道:“果真不为银钱,若有心的,只给个辛苦银子就成。”

    此言一出,冯紫英和柳湘莲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各家都是要体面的人家,谁还会在纪念先祖的牌面上吝啬?

    再说,这是宣扬自家威望名头的事,都巴不得办的越红火越好,银子自然少不了。

    王守中看重的是这里的吸金能力,然而冯紫英看到的却是贾蔷能够凭借这里,结交多少人脉。

    这让他十分动心!

    王守中不解的是:“良臣,既然是这般,那当初你让我寻来的那些教坊司姑娘是为了……”

    总不可能让那些教坊司女子来假扮各家先祖吧?

    贾蔷笑道:“这边是爷们儿顽的地方,自然还有妇人看乐子的地方。东路院这边无娘们儿,西路院那边无爷们儿。”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道:“还有……还有女人享乐的地方?”

    贾蔷笑道:“西路院那边除了戏台外,就是一些柜台,上面摆放着一些丝绸布匹。”

    王守中闻言眼睛一眯,看着贾蔷道:“良臣,你的德林号准备开到京里来了?”

    贾蔷摆手道:“不进京,只在这里卖一些,也卖不了许多。”

    王守中闻言,目光复杂道:“我原以为你给恒生和东盛的方子已经是最好的方子了,可从扬州那边送过来的几尺绸缎,我才知道你手里居然还有色泽更鲜亮的。良臣,你不敞开了卖,可惜了!”

    贾蔷笑道:“我卖得过来么?再说,我要那么些银子做甚?银子太多,也是取祸之道。所以,只给各家勋贵卖一些,还比市面上的价格贵三倍。少卖一些,银子嘛,够用就好。”

    王守中苦笑道:“即便贵那么多,也会有不少人来买。若无这些,怕是没多少内眷会来这里。有了这个,那……你这会馆还真能兴旺起来。”

    贾蔷笑了笑,道:“也不必多兴旺,能不能赚银子,终究是次要的。若是能在这里,多结识几个如你们这样的好友,即便是赔银子,我也高兴。”

    众人闻言高兴,又闲谈了半个多时辰后,冯紫英、王守中和柳湘莲一起告辞,贾蔷却未急着走,因为客房那边有人传话,想见他一面。

    ……

    花解语。

    即便花解语有天下第一名妓的名头,也的确生的国色天香,令人望之惊艳。

    但贾蔷近年来见到的除却黛玉、宝琴等尚显青涩的秀美女孩外,也见过梅姨娘、齐太忠续弦夫人曲氏等江南美色,还有凤姐儿、秦可卿、尤氏等绝色贵妇,所以看见这位名头极大的花魁,他并未有多动容,更谈不上薛蟠那类痴迷。

    花解语声音清幽,谈吐不俗拜道:“小女子知道,当日能得脱牢笼,除却奴家大哥外,亦赖公子之福。始终不得感谢之时,今日得闻公子归来,特冒昧请见,还望公子海涵。”

    贾蔷见其目光清明中正,气度不卑不亢,虽是感恩,却绝无谄媚之色,暗自点头,心道能出位果无侥幸之理,便颔首道:“姑娘不必外道,我与薛大哥相交莫逆。他一心衷情于姑娘,不惜耗尽家资,甚至外借二万两,也要为姑娘赎身,我所做的,只是顺手为之罢了。唯一所盼,便是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往后能相互扶持度日。”

    花解语闻言,面上浮现微笑,虽面颊飞红,但依旧落落大方,福身一礼道:“公子所说极是,奴家败蒲残柳之姿,能得兄长垂青,实乃前世修得的福分。原不该私会外客,即便是公子,只是……奴家兄长已经数月未露面,奴家听闻,是因奴家之故,使得兄长遭到赵国公嫡孙之鞭笞,心中万分焦灼不安,所以,得闻公子前来,特意相询。不知兄长他可还安康,又不知几时能来?”

    贾蔷笑道:“今儿还在和家里闹着要来呢,只是姑娘也当理解,薛家不是小门小户,薛大哥做不得主。不过,想来也就是这一两天就要来了。”

    花解语自然理解,只是她的丫鬟元宝却按捺不住担忧的问道:“薛大哥家里人很凶吗?以后我们小姐进了薛家门儿里,会不会挨欺负?”她也是看着贾蔷生的实在俊俏,才敢插嘴。

    贾蔷摇头道:“谈不上凶,薛大哥除了一母一妹外,也没甚家人……不过薛家世族姻亲很多,他舅舅管教他管的也很严。恕我直言,虽然我和薛大哥都一直以为,如姑娘这样的人,只是身不由己,才不www.shzhanxi.得不坠风尘。可是世人对你们的看法,终究不友善。所以,你们怕是很难入薛家大门儿。即便能入,也是等到薛大哥成亲,其妹出嫁之后。另外,姑娘的名契如今落在我的名下,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不能尽快转到薛大哥名下,我会先放你自由身。”

    此言一出,花解语和丫鬟元宝都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贾蔷。

    落在贾蔷名下,或是落在薛蟠名下,那都是名花已有主,虽谈不上奴婢之流,却也没有逃跑的可能。

    可若是放她自由身,那她转过身就可以去再嫁,也可以远走高飞。

    从法理上,薛蟠将会彻底失去对她的所有权。

    可是要知道,薛蟠为了买她,足足花了十万两银子!

    贾蔷没有为二女解释的心思,与花解语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去。

    若果真花解语是那种私自逃离的人,那未尝不是件好事。

    与此女交谈一番后,他愈发担忧,薛蟠纳此女后,会牵扯出的风波……

    ……

    布政坊,林府。

    贾蔷回府时,天上正飘着小雪。

    刚一下马,进了前院,王管家就立在门廊下,看着贾蔷笑道:“大爷总算回来了。”

    贾蔷闻言眉尖轻挑,道:“有事?”

    王管家笑道:“打老爷从部堂回来后,亲旧世交就开始不断的登门拜访,哪个都拒绝不得,这会儿忠林堂还有外客呢,只是……唉!”

    贾蔷见他面色不对,奇道:“既是世交老亲,你这是……”

    王管家倒苦水道:“大爷,实不是我这个当奴才的嫌贫爱富,只是今日来的这些人,登门前连个拜帖也没送上,按理说都是恶客。而且,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咱们老爷在扬州府这世间第一等繁华的地方待了十多年,必已是富的流油。林家丁口简单,也花不了多少银钱,所以就一个个不停的诉苦……老爷已经尽量给了不少帮衬,可总有穷疯了的,狮子大开口,要银钱不说,还贪心不足开口要官,不达目的不肯走啊!到底是亲旧世交,老爷落不下面子来赶人,姨娘和姑娘又是内眷,不好抛头露面,就一直盼着大爷回府呢。”

    贾蔷闻言,不再多言,大步往忠林堂行去。

    虽然听起来荒唐可恨,然世道如此,在这个皇权与宗族共天下的年代里,怠慢亲戚,尤其是怠慢穷亲戚,绝对不是一个好名声。

    林如海如今“初来乍到”,名声不可亏损在这等人身上。

    好在,贾蔷不怕……

    ……

    “大爷回来了!”

    侍立在忠林堂外的青衣小厮见贾蔷到来,亦是眼睛一亮,高声通传道。

    里面传来林如海有些疲倦的声音:“蔷儿回来了?进来吧。”

    贾蔷推门而入,就见忠林堂内坐了七八个人,有两个白发老翁,三个中年男子,还有四个年轻人,看衣着,的确都不怎么富余。

    见到贾蔷进门,一群人居然没人起身,一个个用审视的眼神看着贾蔷,似等着他主动问安。

    然而贾蔷却看都未看他们一眼,几步赶到林如海跟前,怨声道:“姑祖丈,怎可长坐于此?太医几番叮嘱你老,万万不可劳累,要多卧床歇息,多休养。连宫里天子都体恤您不易,准你在家短暂办公,你怎可……不好,姑祖丈你脸色不对!”

    一声惊呼后,贾蔷高声叫道:“来人,快,搀扶老爷回房歇息,再速速去请太医来!”

    早有婆子等候多时,听闻此言,赶紧上前,搀扶住林如海,不由多说送回内堂。

    一阵兵荒马乱后,贾蔷肃穆着面色,凛冽见责的目光在忠林堂上一众人面上一一划过,沉声道:“我不认得诸位,诸位还是都把各自的姓名留下罢。”

    “留姓名?做甚么?”

    有人不悦问道。

    贾蔷冷笑一声道:“皇上要大用先生,传下旨意来让他老人家好生休养,休养妥当后有重要国事要办。今日若无事则罢,若果真先生身体累出了差池,耽搁了国事,宫里天子降罪下来,怪我等家人照顾不周,没有用心尽孝,要论大罪……到那时,你们总要为我分担点罪名吧?”

    此言一出,靠近门口的四个年轻人赶紧站起来,彼此对望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他们的老子曾和林家交情深厚,是世交旧族,因听人说林家富可敌国,这才上门来打打秋风,甚至还有存了上门当姑爷的心思……

    可如今眼见事情闹大了,他们若是真有骨气担当,也不至于赖在林家不走,因此纷纷跑路。

    有好处当然可以上,可有祸事,那就对不起了。

    那三个中年人倒勉强还能撑得住,有人还笑问可有甚么能帮忙的地方……

    不过在贾蔷坚持让其留下姓名的情况下,三人也还是走了。

    都拖家带口的,担不起责任。

    最后两个老人,倒是敢留下姓名和家里住址。

    然后就被贾蔷派人强架着送上马车,按着地址送回了家。

    不过面子上还是做的极好,一人给了五十两银子,还让人每人送了两只母鸡一只羊,招摇过市。

    但,送到家后,却将两家子孙齐齐警告了番,并记下姓名。

    不是想求官吗?

    好啊!塞外冰天雪地里,缺的是官位!

    下次老人再登门,这姓名就直接报到吏部清选司,他们全家都可以去上任养马。

    一场闹剧结束,贾蔷回到后堂,就见林如海正和梅姨娘、黛玉说话,他进来后,将事情说了遍。

    黛玉和梅姨娘自是吃吃取笑,林如海亦笑道:“有些着实是旧故老亲,倘若能知足些,总能对付过去。只是他们连功名也没有,就想跟着做官,实在烦不胜烦。这样的品性,我如何能收到门下。倒是劳烦蔷儿了……”

    其实林如海果真要有儿子,那就好办许多了。

    他不愿出面,让亲子接待,也容易打发那些人。

    可惜,林家如今只他一个男丁,确实不易。

    贾蔷笑道:“往后再有这样的人来登门拜访,姑祖丈就别见了,全都留下来,让我和他们周旋。想发财是难了,想做官却容易。”

    黛玉笑道:“想做官容易了,哪有那么些官给他们做?”

    贾蔷笑道:“怎么没有?当年苏武牧羊处,多大的地盘,划分成三五十个县都有富余,那里缺知县,他们自己带着干粮,自去上任就是!”

    “呸!”

    黛玉偏着头,绣帕掩口,星眸看着贾蔷,啐笑不已。

    屋外雪花零落,北风清寒。

    屋内却是暖意盎然,www.auto456.满堂欢。

    ……

    ps:加更池又被爆了……我或许应该设一个上限,比如一个月最多加一更?同意的扣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