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龙皇〕〔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元卿凌宇文皓〕〔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五十六章 惊闻
    林府,清竹园。

    “怎样,今日东道主还行?”

    送完贾家诸姊妹回府后,贾家看着虽有些疲倦,但满脸笑容的黛玉,微笑道。

    黛玉哼了声,不过还是道了声:“多谢你呢。”

    贾蔷哈哈一笑,摆手道:“我也没想到,史妹妹那样能吃。”

    黛玉嗤笑了声,笑道:“她打小就那样,虽身世怜人,可比我心气宽宏,好穿宝玉的衣服,能吃能睡能顽。”

    见贾蔷吃惊的望了过来,黛玉没好气白他一眼,又道:“我做不到的地方,自会钦佩人家,怎样?”

    贾蔷呵呵笑道:“可见林姑姑比我心境高的多!”

    黛玉闻言,先左右看了看,见紫鹃、雪雁都在外间,没在跟前,方好奇道:“怎这会儿又叫姑姑了?”忽地面色一变,目光也渐转不善,道:“莫非是为了认薛妹妹,史妹妹?”

    贾蔷失声笑道:“哪的话?在她们跟前说开,是让她们心里明白,也让她们后面的大人有数,不要一个脑筋转不开,给你安排起婚事来,那才是逼我彻底撕破面皮翻脸不认人。至于私下里,我仍觉得叫一声姑姑更好听。”

    黛玉俏脸滚烫,身子发软,觉得这个人……好变态,咬牙道:“甚么叫……甚么叫姑姑更好听?你这人……”

    贾蔷微笑一声,道:“更亲切嘛!这世上待我好的人屈指可数,姑姑是待我最好的,也是帮助我最大的,所以,更缅怀这个称呼。”

    黛玉闻言,低着螓首,小声道:“那你又何必改口?”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因为她如今太了解这没面皮的了,甚么话都能说出口。

    果不其然,就听贾蔷呵呵笑道:“自然要改口,至少对外面要有个交代,不然,我又怎么能娶……”

    话没说完,嘴巴就被黛玉一只有些冰凉的手堵住,嗅到近在咫尺的奇香,沁人心脾。

    黛玉只觉一张脸似要烧起来了,羞恼的警告道:“你再胡说,我就……我就要告诉爹爹去了。”

    &nbs 说罢,收回手,往后躲了几步。

    贾蔷哪里会怕,但也没再放肆,他要尊重世道礼数在黛玉心中的烙印,因而笑道:“林姑姑早些歇息罢,明儿还要去贾家。”

    黛玉微不可闻的应了声后,反而叮嘱道:“你也早些歇息罢。”

    话刚说完,贾蔷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见紫鹃引着一嬷嬷进来,道:“大爷,老爷在书房见客,让你过去呢。”

    ……

    墨竹斋。

    自林如海卧病之后,几乎从未进过书房。

    便是要看甚么书,也会让梅姨娘取来,送到忠林堂。

    盖因此处不比小书房,实是平日见客之地。

    且还是关系亲近,又十分重要的贵客。

    贾蔷行至此,心中明白,必是重量级的客人来了……

    就是不知,是何方神圣。

    书房门口廊下站着两排四名小厮,叩门之后,房门从里面打开,王管家亲自站在门内候着。

    见贾蔷到来,忙往里指了指,小声道:“大爷快进去罢。”

    贾蔷见之,眉尖轻挑,王管家居然连名讳都不敢提?

    他径自上前,在内门外通秉道:“先生,弟子到了。”

    内间传出林如海温和的声音:“蔷儿来了?快进来罢。”

    贾蔷入内后,入目处,便是一个相貌清癯的老者,与林如海共坐在临窗的客位上。

    他上前数步,躬身揖礼道:“先生。”

    林如海笑着颔首,指了指身旁的老人,道:“这是翰林院掌院学士明安明大人,亦是为师当年的座师。明大人为官清正,朝野上下有口皆碑,尊称一声静庵公,是吾等为官之榜样。”

    贾蔷再行礼道:“末学贾蔷,见过静庵公!”

    他这才明白,为何王管家连名讳都不敢提。

    说来也是有趣,所谓座师,其实不过是因一场考试而结缘成师生的老师。

    却比长年教授学问的蒙师和业师地位高出百倍。

    虽然林如海如今已与明安同殿为臣,甚至官位相当,为避嫌结党,不好再以师生相称。

    但这其中的关系,绝对不可能断开。

    这是千百年来,科举制度下不可变更的潜规则。

    明安闻言缓缓颔首,上下打量了贾蔷一番后,笑道:“可见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想当初,因醉仙楼一事,这位太上皇良臣之名在士林清流中,实在难言,待迫走半山公后,更是骂名滚滚。谁又能想到,不过半年功夫,半山公回信京中时,提及此子,已是赞不绝口。如海啊,看来你读书好,做官也好,可教化子弟,还要更胜一筹啊!只可惜,此子如今袭了世爵,又做了官,不然我翰林院,说不得又进一人。”

    林如海摇头笑道:“静庵公实在过誉了,蔷儿尚未进学,距离翰林还十万八千里。不过向学之心坚定,即便如今袭了爵,仍旧勤学不辍。”说着,又对贾蔷道:“若论学问之深,满朝上下,连军机大学士都算在内,学识能和静庵公相比者,屈指可数。蔷儿往后若有学问上有碍,我不得答时,便可请静庵公教诲。静庵公是出了名的厚道长者,最好指点后进。对了,你不是自诩在算学上有几分天赋么?你却不知静庵公于此道留下专著,太上皇和当今皇上,多次嘉赞。”

    贾蔷侧目相看,然而就听这位翰林院掌院学士趁着这个话题,切入进来,道:“说道术数之学,老夫的确有几分心得。近十年来,新编了一部《数理精蕴》,今年才刚刚编撰完毕,藏于府中。若是你这弟子好术数之学,可常来我府上品读。不过,如海啊……”话音一转,这位掌院学士声音变得深沉了些,道:“为了编撰此书,这些年老夫耗尽家资,甚至变卖了乡杍之地的祖宅,依旧不够,因而在户部拆借了不少银子。近来听说hdzwhnbc.,如海你升任户部左侍郎,执掌户部部堂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清缴亏空。唉,老夫原本更该支持你的部务,可囊中实在羞涩,汗颜哪!”

    林如海不动声色,看了贾蔷一眼后,问道:“不知静庵公所欠一共多少?”

    明安苦叹一声,道:“这十多年来,一共欠下了十三万两银子。如今老夫便是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不足还去十一啊。”

    林如海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十三万两银子……

    他若是贴补,倒不是贴补不起。

    只是这种做法,却不是正道啊。

    他若没兼着清缴亏空的差事,帮一把也就帮一把了,传出去还会是大大的美名。

    可如今他兼着这份差事,再这般做,那绝对少不了一个结党营私的罪名!

    且他能帮一个座师,那房师呢,业师呢,同年呢?

    还有其他一些与林家关系亲近了几辈子的世交老亲呢?

    见林如海沉默不语,明安眼中闪过一抹苦笑,叹息道:“如海啊,莫要作难,老夫原不该来这一遭。老夫也是糊涂了,这追缴亏空,又不是落到你的囊中。若无上命,你也不会走这样一步艰难险阻的路。唉,罢了,老夫走了。”

    林如海皱眉道:“老师,能否想些其他法子?老师桃李满天下,若是诸师兄弟们一起凑一凑,总能凑出一部分来,不够的……我来补全。”

    明安闻言动容,可随即摇头道:“若是那样,反倒害了你们。再者,果真户部追缴亏空,他们又有哪一个落得下?你不松口也好,你若在我这松了口,接下来你的那些师兄弟们,怕也就闻讯上门来了,唉……”

    又叹息一声后,明安起身,准备离去。

    林如海皱眉,忙起身道:“若如此,朝廷追缴起亏空来,先生预备如何应对?”

    明安叹息一声,摆摆手,道:“听天由命罢!”

    正这时,贾蔷忽然笑道:“若果真只十三万两银子,85gke.我倒是能想想办法……对了,师祖,你老人家编撰的那部《数理精蕴》,版权卖么?”

    ……

    荣国府,梨香院。

    薛姨妈和王夫人坐在外间炕上,吃着些瓜子,话着家常。

    眼见天色已晚,王夫人要告辞回府时,却见宝钗从外面进来。

    温婉端庄又大气秀美的宝钗,极入王夫人的眼。

    她本来已经站起身来,见宝钗进门,又坐了下去,薛姨妈亦是欢喜道:“乖囡回来了!”

    宝钗进来,先问了王夫人好,莺儿上前为她解下大氅后,方回道:“嗯,回来了。”又对王夫人道:“宝兄弟和姊妹们也回去了。”

    王夫人素来寡言,只微笑颔首。

    薛姨妈却急着道:“可听了我的话,莫要同那孽障说话?对了,你可见着他了?”

    宝钗闻言面色一淡,她实不喜欢这种方式。

    可她也知道,贾家大姑娘在宫里封了贵妃后,在她母亲心中的地位拔高了不知多少,反倒是林府那边,这几日来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姨娘在她妈跟前怕是说了不少难得善终的话。

    心中叹息一声,她点了点头,道:“原也只和姊妹们顽笑,没怎么说过话。”

    薛姨妈闻言高兴的同王夫人道:“那孽障敢当着面给我甩脸子,摔门而去。这样的人,薛家实在亲近不得。蟠儿那畜生我已经警告妥了,这些时日再不敢同他来往。今日宝丫头再冷漠相待,他也是要脸的,自然明白薛家的心意。往后……”

    话没说完,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哭喊声由远及近而来,没一会儿功夫,就见一人疯一般的冲了进来,跪倒在地大哭道:“大伯娘啊,快……快去前面看看罢,堂兄出事了,堂兄快不行了,堂兄快不行了啊!”

    “啊?!”

    薛姨妈闻言,面色陡然煞白,眼睛一翻,昏倒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