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洛诗涵战寒爵〕〔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五十八章 托付?!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前厢内,薛蝌和宝钗进来后,就看到贾蔷身形如青松一般,身量笔直的站在珠帘外,透过珠帘,可看到两名太医正在忙碌着。

    二人走到贾蔷身边,满面担忧恐惧的看着里面。

    贾蔷看了宝钗一眼,没有出声。

    正这时,忽地,里面传出一阵呕吐声,一位太医忙用痰盂接着,好一会儿后,呕吐声方止,太医将痰盂送到门口,交给了薛蝌。

    薛蝌接过来一看,脸都吓青了,竟看到里面居然是满满一痰盂的血。

    贾蔷声音冷淡道:“倒出去罢。”

    薛蝌忙应下,颤抖着手将痰盂送出去,宝钗想趁机询问太医薛蟠之事,却被贾蔷用眼神制止。

    屋外,贾赦、贾政将十多位开国一脉的勋贵老爷刚迎至此,就看到薛姨妈对着那一盂血再次晕倒过去。

    因有外客至,王夫人和凤姐儿就让同喜同贵搀扶着薛姨妈,一同退至二门内。

    而贾赦、贾政、牛继宗、柳芳等人知道了里面正在抢救,又看到这一“海碗”的血,都猜测薛蟠怕是真的要不行了。

    一个个面色凝重,目露愤怒之色。

    当然,心中如何作想,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此事对他们而言,并非是一件坏事。

    “恩候、存周,这么多老爷在,还是去你们荣禧堂坐着等吧,也议一议此事,到底该走怎样一个章程。”

    王子腾对贾赦、贾政沉声道。

    牛继宗是一中年大汉,沉声道:“欺人太甚!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余者纷纷附和,痛斥元平功臣。

    贾赦见之,便对贾政道:“去荣禧堂罢。”

    贾政自然无异议,对管家道:“这边有了消息,立刻回去告知。”

    说罢,带着贾琏、宝玉,和贾赦一道引着一众开国之后,前往荣禧堂。

    ……

    “薛妹妹,既然姨太太又晕倒了,你还是过去看看罢,等太医诊治妥当,我立刻让薛蝌去告知你们。”

    薛蝌从外回来后,带来了薛姨妈再度晕倒的消息,贾蔷对焦急落泪面色凄然惨白的宝钗说道。

    宝钗心中到底放心不下母亲,薛蟠这里看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事的,就谢过贾蔷后,去后院看薛姨妈去了。

    等宝钗离去后,贾蔷对薛蝌点了点头,然后撩起珠帘,进了里屋。

    薛蝌跟在后面,从怀兜中掏出两卷银票来,贾蔷接过手后,对两位太医道:“今日劳烦二位了。”

    王太医和温太医本是隆安帝派往江南救林如海的太医,先前就接手过贾蔷的好处。

    后来相处的日子里,美酒、佳肴、美人乃至孤本古籍医书,凡是他们喜欢的,贾蔷都让人投其所好。

    半年光景,与二人结下了不浅的交情。

    这一次,便是牛刀小试……

    “两位太医,辛苦二位了。这点银子,拿去多买些古籍医本,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贾蔷将两卷银票分别递给二人后,两人却迟疑起来。

    王太医苦笑道:“虽不知大爷想做甚么,但这么点小事,实在不必再给银子。”

    温太医也道:“这半年,都收了大爷不知多少好处,不过出了点小力,再收银子,却说不过去了。”

    贾蔷笑着将银子放进二人手中,道:“到底还是要让两位担一些干系,若不收下,我心中实在不安。我虽年轻,但却明白不能让自己人吃亏的道理。”

    王太医迟疑了下,接过银子后正色道:“此事我们原也没说甚么谎,薛家大爷虽伤不至死,与性命不相干,但内里还是伤到了肺经和心脉,吐的血,也不全是假的。”

    贾蔷闻言忙问道:“可有后遗症没有?”

    温太医也将银票收起来,笑道:“心口放了护心镜,碎了的也是护心镜。里面还穿着棉甲棉袄,马蹄并未踩实……虽受了点内伤,看着唬人,其实与性命不妨……当然,终究还是凶险!”

    贾蔷闻言,笑了笑。

    两位太医也都是明目之人,要去外间开方,准备熬药,就离开了。

    二人走后,贾蔷走到床榻边,薛蟠缓缓睁开一只眼,看到薛蝌居然还在,又立时闭上了眼。

    薛蝌对这个荒唐堂兄一点法子也没有,若非他和他父亲如今皆为贾蔷门下,是断然做不来今日这等事的。

    薛蝌对贾蔷道:“二哥,那我先出去了。”

    贾蔷点点头后,道:“在外间留半个时辰后,再去后面。”

    薛蝌应下后出去,薛蟠才睁开两只眼,看着贾蔷倒吸一口凉气,骂道:“球攮的,还真疼……狗肏的姜家,这次非让他好看不可!”顿了顿又看着贾蔷道:“蔷哥儿,这次能报仇,往后他们也再不敢来拦我了吧?”

    贾蔷看着他点了点头,又叹息一声道:“果真值得?”

    薛蟠哼哼道:“若不把他们狠弄一次,让他们知道薛大爷的能为,往后怕总被人欺到头上去,再者,我娘死活不让我接花解语回家,连过到名下都不肯,我不闹一次,她能松口?也多亏你替我想出这个主意来。”

    贾蔷闻言,轻轻一笑,道:“若不是在扬州府得了那么些能人,能让马惊而不乱,控着马不将马蹄踩实,我也断不会出这种主意的。不过也好,经历此事后,姜林他们再不敢动你一根手指头,这一次,必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薛蟠居然成了情种,为了能和花解语在一起,还没回京在船上时就央求贾蔷想法子。

    且上回被赵国公的小孙子白打一通后,他心里也明白京城不比江南,但他又不想拘谨着过日子,是个衙内都能踩他一脚。

    所以,死活求着贾蔷想法子。

    贾蔷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用险的法子,施苦肉计。

    实力差距太大了……

    即便贾家有两座国公府的家底,但风流早被雨打风吹去,面对当今大燕勋贵第一豪门赵国公府,贾蔷也想不出甚么别的法子,能让赵国公的小孙子一次吃够苦头,再不敢恣意妄为。

    唯有先伤己,再杀敌!

    原还担心,万一操作不当,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大祸……

    薛蟠并不聪明,有些呆愚,可贾蔷却要考虑周全,因此一时间犹豫不决。

    然而到了京城,林如海升官户部,他也袭爵当官后,让贾蔷对此苦肉计,也渐渐开始松动。

    等薛蟠被薛姨妈以死相迫,困在家里不能动弹,快要憋疯,并向他几番相求后,贾蔷就下了决心,以施此计。

    施展好此苦肉计,有三个好处:

    一,自然是薛蟠自此往后,不会随便被人欺辱打骂。

    薛姨妈估计也会松口花解语之事,当然,这要看薛蟠一会儿的表演……

    二,则是调集开国一脉,借此风波对元平功臣进行狙击,扩大一点在军中的势力。

    这一幕是宫里想要看到的,因而又凭添三分成功的希望。

    第三,便是利用开国一脉的力量,为林如海接下来追缴亏空,破开最坚硬的防守势力。

    元平功臣是出了名儿的穷鬼,在户部亏空中,占比不下四成。

    如这些人抱死成团,那么林如海想来硬的,根本不可能。

    就算贾蔷把东城兵马司,乃至五城兵马悉数收入囊中,也没有可能。

    因为大燕的军权,神京城的军权,实际上就是掌握在这些人手中……

    如今,却可以利用元平功臣子弟肆意杀人,欺辱开国功臣子弟一案,等开国功臣和元平功臣大干一场后,贾蔷再“含愤”出手,“公报私仇”,只要操作的好,就能一步步打破元平功臣抱团,追回亏空。

    人性毕竟都是自私的,元平功臣可以因为拒还亏空抱团,却绝不会为了个别高门子弟的无法无天,抱在一起对抗王法,这是两码事!

    而且,有了此事在前面吸引着火力,贾蔷再去敲打拾掇东城兵马司那些老兵油子,何健那些人背后站着的人,此时也不敢再出手……

    行此计,有万般好处。

    只是……

    “薛大哥,为了一个花解语,果真值得么?”

    贾蔷怎么看薛蟠,也不像是情种的亚子,因而再问道。

    薛蟠脸上疼的只抽搐,却还是咧着嘴笑,铜铃大眼里的目光,是贾蔷从未见过的,只听他道:“蔷哥儿,花妹子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妓女我顽的多了,兔爷儿我也弄腻了,他们面上逢迎我,背地里却都道我是薛大傻子,没他娘的一个真心为我想针鼻儿大点的好的。

    可花妹子不一样,说实话,别看我先前一直催你,一定要使这苦肉计,其实我心里一直虚着呢,我怕疼。直到今儿个,花妹子说了那番话后,我就打定主意,这辈子,一定要给她好日子,一定要和她好好过好日子。当然,或许在外面还会胡闹,爷们儿嘛,难免的……但家里面这个,我要疼她一辈子。所以,值了!”

    贾蔷闻言轻声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心里的一些利用朋友的负罪感也淡了些。

    看来花解语这个聪明之极的女人,把薛蟠当真是吃的死死的。

    前世,香菱没有这般手段,才落到那个下场。

    夏金桂倒是能将薛蟠治住,但那是用河东狮的刚猛法子,远不及花解语以柔克刚的手段。

    不过也好,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薛蟠以后也算有人管了……

    “薛蝌!”

    却听薛蟠忽然叫了声,薛蝌正在外面熬时间,听到后忙进来,道:“堂兄,如何了?”

    薛蟠道:“去喊我妈和妹妹她们过来,就说我苏醒了一丢丢,让她们快来看,迟了就又昏过去了。”

    薛蝌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见贾蔷也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一柱香功夫后,就听到窗外游廊下一阵脚步声传来。

    未几,脚步声进门,薛姨妈许是看到了晾在外间的血衣,和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哭声根本压不住……

    一行人进了内间后,薛姨妈看着床上面色姜黄,满满的死人色,一时间大哭出声:“我滴儿啊!!!”

    宝钗、王夫人、凤姐儿也跟着落泪。

    薛蟠听闻哭声,眼睛缓缓睁开了一线,干涸的嘴唇上还有血渍,上下抖动了下,却疼的脸皮抽搐。

    宝钗见之,亦是心如刀绞,忙对薛姨妈哭道:“妈,先别哭了,哥哥有话说。”

    薛姨妈以为是临终遗嘱,忙止住哭声,凑到跟前,眼泪流个不停,道:“蟠儿啊,有甚么话,你就说吧,儿啊……”

    贾蔷在一旁冷眼观之,发现薛蟠许是入戏太深,眼角居然也缓缓溢出两行清泪来,声音嘶哑的缓缓道:“母亲,儿子……可能……要不孝了……”

    “蟠儿啊!!!”

    薛姨妈闻言,真真心都要碎了,放声大哭起来。

    宝钗跟着哭,王夫人、凤姐儿也齐齐抹眼泪。

    好在,宝钗还是冷静,再次提醒薛姨妈,听好薛蟠最后的遗言……

    众人冷静下来后,就听薛蟠颤声道:“我放心不下的,就是……就是母亲,和妹妹。母亲,有姨母在,有舅舅在,总……总能好好的,活下去。妹妹……妹妹,我已经,托付给……蔷哥儿了。托他,照顾……”

    “?!!”

    贾蔷闻言眼睛陡然睁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红楼影帝。

    这都扯哪去了?

    这种话,也是能乱说的?!

    这是从哪加的戏?

    众人皆震惊,唯有凤姐儿差点没笑出声来,悄悄看了眼王夫人的脸色,果然和吃了屎一样难看……

    这就是儿子和女儿的不同了,当初府上到处传着贾母属意宝玉和黛玉时,王夫人并不在意,儿子遇到这等事,成自然好,不成也不过添一桩风流韵事罢,当然,她心里是不希望成的。

    可女儿家,如今居然被长兄托付给外男,清誉上就沾染了一层灰。

    黛玉她不在乎,可宝钗不行,因为这是她认定的儿媳人选。

    一旦清誉上沾染了这一层灰,如何还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因此,这一刻王夫人脸色难看之极。

    薛姨妈也被震惊了,可她再有别的心思,也迈不过薛蟠去。

    和贾家结亲,除了认为贾家是个极好的人家,能让宝钗有个好归宿外,更多的,还是为了薛蟠着想。

    有这样一个靠山在,有亲妹妹当贾家未来当家太太,怎么着也能护住薛蟠。

    眼下虽不满意薛蟠的主意,可这会儿她更不愿违拗儿子的临终意愿,至于日后认不认,当然另说……

    因此,连她也没说出异议来。

    此事仿佛便在这诡异的气氛下,达成了共识……

    最后,薛蟠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说出了花解语之事,道:“儿子不纳花妹子为妾,便是死也不能瞑目啊!”

    薛姨妈见儿子都已经“弥留”了,唬的魂飞魄散,心肝俱裂,一迭声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你这孽障啊,为了个窑姐儿,连命也没了,这会儿还惦记着,我答应你就是,我答应你就是。若是早点让你接回家里来,许就没这个祸事了,都是娘的过错啊。”薛姨妈心里差点没悔死,大哭不已。

    正哭着,忽然薛蝌从外面进来,道:“老爷们来了。”

    心满意足的薛蟠闻言,眼睛一翻,又昏死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