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渔夫〕〔万相之王〕〔混沌丹神〕〔重生王牌妻:偏执〕〔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六十三章 扬眉吐气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天色清明,一轮大日东升。

    清竹园内,黛玉起床洗漱罢,正换了身利落些的衣裳,要去晨练。

    虽然她晨练时,从不让别个看到,着实害羞,但这些日子来,她也体会到了晨练的好处。

    不至于一天里只半日有精神头,余下半天里总是昏沉沉的没气力。

    也不似从前那样,总是心里有郁结之气,常常顾自哀怜落泪。

    更不必说,梅姨娘曾隐晦的告诉她,身子壮些,将来为人妻为人母,才能诞下结实的麟儿。

    好些身子不好的妇人,生下的都是小病秧子,常常夭折……

    这些话虽都是以发生在别家的故事说出口的,但黛玉何等聪慧,怎会不知梅姨娘的好心?

    因此,也就愈发开始在意起自己的身子骨了……

    晨练后,沐浴罢,换了身衣裳,黛玉就往饭堂而去。

    往年她都是习惯等嬷嬷们送到房里用的,也就是从今年开始,才主动去饭堂去用。

    只是今日到了饭堂,看到空空无人的桌旁,黛玉脸上的浅笑一凝,如云烟般的秀眉也蹙了起来。

    打下扬州起,半年多来,每天早上这处必是有人在的。

    今儿个怎会没人?

    正当她不解,想要去东路院看看时,忽然听到后面一阵“咚咚咚”脚步声传来,她回过头看去,就见香菱、楚儿和宝琴三个丫头蹬蹬蹬跑来。

    香菱长宝琴几岁,宝琴长林楚几岁,偏三人能顽到一起去。

    黛玉看着香菱,皱眉问道:“你们爷呢?”

    香菱“呼哧呼哧”的平息了会儿喘意,摇头道:“林姑娘,我们爷昨儿一宿没回来!我也是过来瞧瞧,我们爷在不在这里用饭。”

    黛玉闻言,听说贾蔷居然一宿未归,俏脸登时微沉。

    就听林楚怯生生的道:“姐姐,嬷嬷说,蔷哥哥昨儿夜里半夜就出去了,天快亮的时候才回来,又被老爷叫去忠林堂了,香菱儿是来看看,老爷放蔷哥哥回来吃饭了没……”

    香菱连连点头,黛玉闻言,没好气白她一眼,转身就走,却又正好遇到了从外面急急赶来的雪雁。

    雪雁看见黛玉就道:“坏了事了,姑娘,姨娘身边的秀竹跟我说,昨儿个蔷二爷许是做差了甚么事,半夜回来后被老爷叫去,好一通教训,训的好狠呢,这会儿还在教训!”

    黛玉听闻此言,刚平复的有些揪起的心,“噗通”一下又沉了下去。

    她素来知道贾蔷是个极刚强的人,对上贾赦、贾政、贾珍乃至贾母,都寸步不让,厉声反击。

    她当然知道贾蔷不会这样对林如海,可越是这样,她心里反而越不忍,担心贾蔷会受委屈。

    因此,一言不发的往忠林堂而去……

    ……

    忠林堂上。

    和贾蔷商议了两个时辰的林如海,已经有些精疲力竭了。

    所议之题,当然不只是昨日发生之事。

    林如海告知了贾蔷京城各路巨擘的根底,让他尽量知根知底,下次再行计时,不要再上赶着成为别人手里的刀。

    讲到最后,林如海疲倦的叹息一声,道:“蔷儿,记着,不要畏惧任何人,更不要小瞧任何人。且不说老奸巨猾的赵国公,便是那薛家子,不一样算了你一道?”

    贾蔷当然没有隐藏这一段,他不愿再在林如海面前自作聪明,那会引起更大的误会。

    为难的“啧”了声,他看着林如海道:“薛蟠此人,粗枝大叶,心思简单直白,偶尔也有小聪明。但这个小聪明,算不上坏心眼。当然,他说的那番话,肯定做不得数。果真人没了,或许真就被他算到了,可他人还在,那番话就是戏言。”

    “果真只是戏言吗?薛家子临死相托,事涉薛家姑娘的清誉,又怎能只用‘戏言’二字抹平?你说戏言就戏言吗?”

    林如海显然对这个交代不满意,沉声喝道。

    正巧,黛玉推门而入时,听到了这一言,整个人都懵了,怔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贾蔷……

    “……”

    贾蔷回过头见黛玉如此,急忙解释道:“你先别恼,且听我说。是这样,昨儿个薛大哥被赵国公的孙子,就是甄家二姑娘的姑爷,又给他打了顿,落下马去,被惊马踏在身上,差点坏了事……”

    黛玉毕竟心善,虽和宝钗不对付,却也只是姊妹间的不对付,这会儿听闻此等骇人之闻,倒吸了口凉气,用帕子掩住了口。

    她都不敢想象,薛蟠果真没了,薛姨妈和宝丫头会哭成甚么,薛家的天都塌了!

    贾蔷感到身旁有两束不满的目光瞪来,似不满某人欺骗他闺女,便干咳了两声,忙解释道:“林妹妹莫担忧,此事原是我和薛大哥设下的计谋,故意为之。”

    黛玉闻言一呆,随即皱眉奇道:“那马,没有踩踏中宝丫头的哥哥么?”

    贾蔷摇头道:“自然是踩踏中了,不然,如何让对头们相信?虽伤不至死,到底也伤了肺经和心脉,吐了不少血……”

    黛玉愈发不理解,道:“设此计,这样险,所为何事?”

    贾蔷苦笑了声,道:“你也知道,薛大哥当初花十万两银子替丰乐楼的花解语赎身,可他娘死活不同意他纳花解语入门,也不准写入薛家名下。我也没想到,薛大哥素日里那样不着调的一个人,如今却对花解语不惜以死为代价,要纳她入门儿。另外,也想以此计,逼退赵国公的孙子那群纨绔衙内,对花解语的觊觎。昨儿夜里我就去忙此事去了……”

    黛玉进入堂来,边走边问道:“那你们的计谋,得逞了么?”说罢,在林如海身边落座。

    贾蔷笑着点点头,道:“薛大哥的目的达到了,姨太太答应,允许他纳花解语入门了。”

    黛玉闻言轻轻一笑,又道:“那,宝姐姐的哥哥‘临终’前将她托付给你,姨妈也答应了?”

    这笑,看的贾蔷心都抖了抖,忙摆手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啊!再者,薛大哥不是将他妹妹托付给我,是托我在他死后关照一下薛家,顺便关照一下他妹妹,这是两码事。而且如今他活的好好的,所以连这一茬也不存在了。”

    黛玉好奇问道:“这也是你们共谋好的?”

    贾蔷苦笑不已,道:“怎么可能?是薛蟠那个大头鬼,不知发的甚么疯,自作主张说出的!”

    黛玉深深看了贾蔷一会儿后,眼睛微微有些泛红,贾蔷忙笑道:“我给你说个笑话,保准你可乐。”

    见贾蔷眼睛里布满细碎的红丝,难掩疲倦,却这般在意紧张她,居然这个时候想着讲笑话,黛玉贝齿轻轻的噬咬嘴唇,若非顾及父亲在一旁,许是就要落下泪来。

    好在梅姨娘及时出现,端着林如海的早餐牛乳蒸羊羔,正好入门,听到了这话后笑道:“甚么笑话,快说来听听,熬了一宿,提提精神!”

    贾蔷干笑了声,道:“我忽然想起来的,实在不尊重了些,说出来先生怕是要教训我。”

    林如海呵呵了声,道:“只要你莫要背后议人长短就好。”

    贾蔷迟疑了下,道:“应该也不至于……罢了,我说就是。在船上,有一天我在练字,薛蟠来寻我耍,见到我写了‘不留破绽’四个字后,纳罕问道:这不留破腚’是甚么意思?”

    “呵呵!”

    梅姨娘最先一笑,黛玉虽用力抿了抿嘴,到底还能忍住,没好气的怒嗔了贾蔷一眼。

    粗俗!

    贾蔷又道:“后面的字写的有些潦草……”说着,他还专门借用了林如海的文房四宝,铺开一张纸,写下“宾至如归”四字,然后呵呵笑道:“就这四个字,让薛大哥认成了妇女之宝。”

    “噗嗤!”

    黛玉先狠瞪了贾蔷一眼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林如海玩味的看着贾蔷,想看他到底有多深的道行……

    贾蔷顾不得许多,继续“吊打”薛蟠,又写下“勤能补拙”四个字来,笑道:“这四个字最有趣,林妹妹,还有姨娘,你们猜这四个字,被薛大哥认作甚么了?”

    梅姨娘和黛玉纷纷摇头。

    贾蔷哈哈笑道:“他非说这四个字是‘杜甫能動’……”

    黛玉和梅姨娘又很笑一阵后,就听贾蔷温声道:“你放心就是,没有你的点头,我不会做任何让你不高兴的事的。”

    此言一出,黛玉自是“唰”的一下俏面如血,头都抬不起来了,心里没了平日里的恼火,唯有酥酥麻麻的柔软和羞涩。

    林如海却受不得了,赶人道:“快去罢,这不是你们吃的东西,回清竹园吃早饭罢。”

    黛玉乖巧的站起身,和贾蔷一起往外行去。

    临出门时,林如海又叮嘱了句:“蔷儿,眼下还不是沉迷顽乐的时候,该做甚么,我不多言,你当自知。这个时候,朝堂上的交锋多半已经结束了,你莫耽搁太久。”他虽因身子骨病弱,被特旨免了上朝之苦,但作为仕宦大半生的官员,今日朝堂上会发生甚么,心里却还是有数的。

    贾蔷干笑了声,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

    其实不用林如海多叮嘱,贾蔷也不会在清竹园多待,更不可能行为不轨……

    在饭堂草草吃了一通后,贾蔷就要去忙正事,却听林姑姑道:“今儿个我要去荣府,可有甚么要嘱托的话没有?”

    贾蔷想了想,道:“但凡有让你为难的话,就只管往先生和我身上推就是。先生太忙,若有哪个不满,让他们来寻我就是……对了,我会安排好人手送你。”

    “嗯!”

    黛玉看着贾蔷,二人四目相望,看了稍许,一起抿嘴轻笑,贾蔷转身大步离去。

    而这一刻,随着隆安帝怒喝一声“退朝”,转身回到内殿,今日临时招起的小朝会,也散了朝。

    不过,熟悉隆安帝的人都看得出,相比于过往,今日的隆安帝,步伐明显轻盈了许多……

    尽管,他再次驳回了由姜保呈上的赵国公姜铎乞骸骨的折子,却因为开国功臣一脉,终于拿下了至关重要的一城!

    今日甫一上朝,开国功臣一脉就借元平功臣子弟恣意残杀开国功臣子弟一事,对元平功臣一脉展开疯狂攻击。

    论弓马骑射,如今的开国功臣十个加起来都打不过元平功臣一个。

    但论嘴炮,论抱屈、喊冤、摆祖宗功劳……

    个个都是精兵强将,猝不及防下,元平功臣一脉根本不是对手!

    再者,顺天府尹韩琮也如实上奏,赵国公府姜林昨夜已经前往府衙自首,对所犯罪过悉数认罪,不过坚持一人当之,两次动手,皆他一人之过,与其他人无关。

    既然主犯都已经认罪了,元平功臣虽十分惊怒,却也无话可说。

    赵国公世子,神威大将军姜保被逼得辞官请罪,隆安帝为安抚受尽屈辱、群情激奋的开国功臣一脉,不得不黑着脸皱眉准了。

    然而其内心,却是欣喜若狂的。

    神京城外西南方向的丰台大营,十二营兵马四万精锐兵马,到手了!!

    虽然他恨不能连莱国公、汝南侯等一众群情激奋的元平功臣的请辞折子都准了,连神京城内的兵马一并拿到手,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能。

    借此案准一个姜保已经顶了天了,再准多了,反而会生出大乱来。

    但连元平功臣中的扛鼎门阀如今都平了一个,其他的,还会更难么?

    比隆安帝更高兴,则是被元平功臣吊打了几十年的开国功臣一脉!

    尤其是,王子腾以兵部尚书大司马之位,接掌了丰台大营!

    扬眉吐气!!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先去了趟梨香院,又去了趟金沙帮,最后,率三十余骑,前往了东城兵马司衙门。

    既然无法隐世,以幕后之身当一个下棋者,那就出世,当一把斩尽不平事的刀!

    都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今日,贾蔷就亲自来接掌东城的权力!

    ……

    东城兵马司衙门。

    四个门子看到贾蔷带人到来后,脸上挂起油滑的笑脸,大声往衙内报喜道:“指挥大人来给咱们发饷银来……”

    话未喊罢,商卓、高隆已上前将四人打倒,而后护着贾蔷,径直入内。

    在衙门内一群老兵油子尚未反应过来前,一路快步冲向中堂,看到迎面走出来的何健,贾蔷冷笑一声道:“何大人,你的事犯了!”

    说罢,高隆上前,一脚踹翻何健,刀口架在了他脖颈上。

    贾蔷则转过身来,面对围上来的百十面色不善的兵油子,冷然一笑,道:“今日,本官带你们去永安坊拿饷!”

    听闻“永安坊”三个字,原本吃了一记窝心脚疼的喘不过气来的何健,登时忍痛破口大骂起来:“小砸种,你敢?!”

    何家,就是永安坊最大的一家,也是唯一的官家门户。

    去永安坊拿饷,其意,不言而明!

    ……

    ps:四千两百字大章,边个再说我短?其实在黛玉进门处这章就要完了的,想了想,还是保命要紧。唉,苟的毫无尊严,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