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第一仙〕〔斩月〕〔神魂武尊〕〔我,上门女婿〕〔凤卿离墨〕〔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快穿女主真大佬〕〔重生南非当警察〕〔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春回大明朝〕〔仙魔三国大玩家〕〔逍遥侯〕〔凌画宴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六十八章 杀!杀!杀!(加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看着一个个还穿着大燕兵马司兵服的朝廷兵丁,就这样被立威营的兵勇砍杀惨死,这一刻,贾蔷终于明悟,为何天子对兵权这样着紧了。

    没有兵权,这些人今日敢杀兵马司的兵,明日得了令,就敢杀进宫里!!

    好狠!

    好胆!

    “高大哥,可会火器不会?”

    贾蔷脸色凝重,带人直接退回仓库中,拿起一把火器,问高隆道。

    贾蔷当然不会……

    高隆点头道:“当年操使过。”

    贾蔷连忙道:“快,开始装填。其他人跟着瞧着,能学会最好……”

    高隆不多言,拿起一杆鸟铳,就着一旁箱笼里取出的子药,开始填装起来。

    贾蔷带着高隆弟子并商卓等人,开始有样学样,听着高隆嘴里的指令,一步步做扎实了,此时,外面那些兵油子们已经被砍杀殆尽,仓库也被重重围起。

    若非这座大仓库是由巨石堆砌而起,虽粗糙不胜美观,却结实防火,贾蔷都不敢以此为堡垒硬守!

    出现了这么多军中制式兵器,长弓、弩箭以及八牛弩已经是绝对不允许民间拥有的了,私藏火器更是诛九族的重罪。

    若说这后面不牵扯到军中重将,又怎么可能?

    为了灭口,立威营都不会放过他们。

    “消息传出去了么?”

    贾蔷不无担忧的问道。

    高隆点头道:“大爷放心,你一看到这些,就安排人出去,比他们来的早不少,这会儿人已经出去了。就是不知道,金沙帮的人能不能逃掉,他们不听大爷之令,杀红了眼,我担心……”

    贾蔷皱起眉头来,摇头道:“跑出去则罢,跑不出去,就是命。”

    不是他冷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连他都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全身而退。

    他话音刚落,就听外面开始喊话:“里面的人,立刻开门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进去了!”

    贾蔷大声问道:“立威营的人,为何砍杀我兵马司兵丁?天狼庄私藏弓弩火器,此乃十恶不赦夷族大罪,你们莫非和天狼庄勾结?本官宁国公府袭三等威烈将军,绣衣卫千户,东城兵马司指挥,今日特来覆灭天狼庄,立威营来此作甚?”

    外面沉默稍许后,明显换了个人,声音也低沉的多,道:“贾蔷,本将永昌侯仇成,提调立威营。因得闻天狼庄出现军中号角声,便率兵来探,你出来,当面与本将说明此地发生了何事。”

    贾蔷沉声问道:“永昌侯,我兵马司丁勇何罪,你敢纵兵肆意屠杀?”

    仇成沉声道:“詹事府少詹事、太常寺少卿等官,遇到本将说,东城兵马司造反,纵火杀人,逼迫良善,他们见到本将居然还敢攻击,立威营这才下的狠手!你快出来,与本将交代清楚此事。”

    贾蔷闻言嗤之以鼻,却道:“永昌侯,此事牵扯太大,本官已经派人前往兵部和绣衣卫,告知此事。又请我先生,户部左侍郎林如海,进宫禀明皇上。立威营杀我兵勇,本官信不过你,还是等宫里派人前来罢。”

    此言一出,外面沉默了好一阵后,忽然听一阵车轱辘重重碾压地面的声音传来,随即便是仇成厉声下令道:“东城兵马司造反,纵火杀人,图谋不轨,听本侯将令,杀!!”

    在门口处看着的商卓大叫道:“不好,他们居然运来了破门锤!”

    贾蔷不再耽搁,下令道:“高大哥,火器攻击,不必留手!”

    高隆面色凝重,端起火器,于大门上开着的探望窗口处点火,众人只听“砰”的一声,烟雾起,外面传来一道惨叫声。

    贾蔷根本不关心战果,将刚才装填好的一支火器递上,厉声道:“继续!坚持下去,我们就能赢!”

    高隆冷静沉着的接过第二支火器,对外再放一枪。

    外面被包围着,都不用瞄准,只要不往天上放,几乎开一枪就射中一人。

    一行人不停的装填,高隆不断的射击,专打攻城车。

    没有攻城车,仓库厚重的大门单靠人力难以硬破,仇成在外面,心如刀绞,眼中的怨毒惊人,最后一咬牙道:“去取柴木来,点火!!”

    只要烧个干净,来个死无对证,总有办法推脱干净。

    果真留下这群祸害把柄,那才真的是取死夷族之祸!

    该死的贾家小儿!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正执朱笔批改奏折,忽然就见一衣红着蟒大太监进来。

    隆安帝见到此人眉头陡然皱起,道:“苏见,发生了甚么事?”

    他知道,若非十万紧急之事,未经传召,这大太监是不会直接来见他的。

    应是先见身边的戴权,再转告于他。

    戴权自然也十分不满的看着来人,眸光闪烁……

    苏见进殿跪地,道:“启禀万岁爷,今日东城兵马司指挥贾蔷于衙门内,以勾结匪类天狼庄谋害东城富户为名,强行拿下了何健等十三名指挥、副指挥和吏目……”

    听闻此言,戴权在上面喝道:“就为这么点芝麻谷子的小事,你就跑来扰万岁爷清静?”

    苏见忙道:“并非只为此事,那贾蔷将何健等人关到兵马司衙门大牢后,就带着三百余兵丁前去抄了何健等人的家,用家财补发了三年的饷银。”

    此事,当然不合规矩。

    按理,就算兵马司内部查抄赃银,抄出来的银子,贾蔷也没权力擅自分发出去。

    不过,此事也不算甚么大事,兵部自会处置。

    见隆安帝已经不耐烦的皱起眉头,目光也渐渐锋利如刀,苏见赶紧说后面的事:“抄完家,发完饷银,兵马司指挥贾蔷竟然立刻带着三百余人,去抄天狼庄了……结果,在天狼庄和那些胡人产生了纷争,他下死命令进攻,攻进去后,居然发现了长弓、弩箭和八牛弩,还有诸多火器等违禁兵器……”

    “甚么?”

    隆安帝眼睛睁大了,震怒道:“荒唐!放肆!!立刻招贾蔷进宫,朕要问详情!”

    苏见颤声道:“万岁爷,贾蔷现在来不了了,奴婢手下的人说,他出来时,正好看到立威营出动,围了天狼庄,正在追着砍杀兵马司丁勇。他便赶紧回来报信,若不是此十万紧急之事,奴婢也不敢擅自进殿来扰……”

    话没说完,额头上已经被一记镇纸给砸中,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就听隆安帝咆哮道:“这个混账!如此紧急之事,你前面在这跟朕胡扯些甚么?”

    又道:“将此事传武英殿军机议事!”

    说罢起身,同戴权道:“摆驾九华宫!”

    按理,他本该立刻调集宫中禁军前去解救,还要下令皇城封锁宫门,以防不测。

    但在这座皇城内,任何军权调动,都是敏感到极致之事。

    若是九华宫太上皇未曾前知,便是犯了大忌讳之事。

    所以,隆安帝只能先往九华宫,请太上皇传旨调兵。

    ……

    林府。

    忠林堂上,得知兵马司派人紧急求见,林如海好奇之余,还是让人请了进来。

    来人正是高隆的弟子庄贤,一见到林如海,立刻跪下道:“老大人,我们大人今日带人得了兵权,前去查抄天狼庄,不想那胡人老头带人想开一处库房,打开后,里面尽是违禁兵器,有长弓弩箭和八牛弩,还有火器,我们大人看到后,就打发小的立刻来见大人!”

    此言一出,原本面色淡然从容的林如海,面色骤然大变,高声喝道:“来人,摆好车马,立刻进宫!”

    ……

    九华宫内,隆安帝面色肃穆的看着九华宫总管太监魏五,问道:“太上皇何在?朕要立刻去见太上皇。”

    魏五为难道:“皇上,不是奴婢不去通秉,实在是今日是清虚观张真人为圣人设坛打醮之日,圣人已经斋戒三日,正在里面祈福呢,传旨万事不可惊动。奴婢实在不敢这个时候到里面传话,要不,皇上您改日……”

    隆安帝闻言震怒,却只能强压怒气道:“太上皇钦点良臣今日剿灭天狼庄,在庄内发现了八牛弩、火器这等违禁兵器,此刻那贾蔷正被立威营带兵围杀,你若觉得此事要压后,朕也无所谓!”

    魏五闻言唬了一跳,他是知道太上皇和贾蔷之间的渊源的。

    太上皇借贾蔷之言,很是洗刷了一拨污点,许了贾蔷一世富贵闲人,这里面有许多事不能摆到台面上说,但贾蔷到底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太上皇最后的体面。

    若是贾蔷被杀,许多事怕都要有反转。

    他不敢耽搁,告罪一声后匆匆入宫,一盏茶功夫后,又急急跑了出来,传太上皇旨意道:“皇上,圣人说了,让您调东城禁军速去镇压叛乱。另外,招赵国公姜铎进宫,他是军机大臣,此事让老国公多出一份力。另外,既然贾蔷立下了大功,不论死活,皇上可别忘了赏功。”

    ……

    天狼庄,大仓库内。

    汗流浃背满面通红的贾蔷,亲自为铁牛穿上了一层最大号的皮甲,又披了层棉甲,最后上了一层重甲,连面盔都带上了,最后,贾蔷添了添干涸的嘴唇,看着铁牛道:“姐夫,记住,冲出去后,先看清帅旗所在的位置,然后举着木桶,往前突击,我说仍,你就尽最大的气力,扔出去!扔出去后,立刻卧倒!我们就跟在你后面,这一次,一定突破中军,擒杀贼首,才能活命。这一次,你可千万别怕啊。”

    铁牛被包裹的严实,此刻在面盔里满头大汗,瓮声道:“蔷哥儿,你放心,俺平时怕,是因为你和爹娘大妞还有小石头没事,如今他们要杀你,俺再不能怕。蔷哥儿,俺若没了,你一定要替俺养好小石头!”

    贾蔷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道:“放心,咱们谁也死不了!”

    屋外四周都被堆满柴火,火焰冲天。

    唯有门口处,因为火器压制,所以反倒没烧起来……

    屋内,一百多人,人人着甲,一手持弩,一手持刀。

    到了这个份儿上,都知道,不想死只能拼,高隆等人纷纷压着声音道:“准备好了!”

    胡夏也带人道:“大人放心,咱们还不想当烤熟的王八!”

    听闻此言,贾蔷对商卓两个弟子重重点了点头,二人猛的抽开门闩,拉开大门。

    铁牛举起一个半人高的木桶,木桶口处,一条捻绳被点燃,他怒声咆哮着冲了出去,连跑五步,不知多少弩箭弓箭射来,直到听到一声“扔”时,他猛然将木桶朝一面大旗处丢了出去,然后如同一头笨拙的黑熊一般趴伏在地,继而……

    “轰!!!”

    整个神京城,似乎都能看到一道冲天而起的焰火,和这一声巨响。

    “杀!”

    “杀!!”

    “杀!!!”

    ……

    ps:请大家记住norweather这位狠人吧,惹不起………

    这次真的是一滴都没有了,大家明天赶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