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愿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从布政坊至皇城的马车还未到皇城,就被自东城遥遥传来的这一声巨响所震动。

    林如海猛然拉开车窗帷帘,目光骇然的看向东向,眼睛里震惊、恐惧、愤怒、悔恨夹杂,渐渐湿润。

    除了天狼庄,神京重地,哪里还会有子药爆炸?!

    这一刻,林如海的心都揪了起来,悔恨噬咬着他的内心。

    他都无法想象,若是贾蔷今日出了事,他该怎么给女儿交代,又该怎么对自己交代!

    若不是他,贾蔷未必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想起贾蔷这半年来的一幕幕,想起如此好的一个孩子,此刻之危难……

    “进宫!!”

    口中艰难但坚决的吐出这两个字,林如海心中暗暗发誓,若今日贾蔷果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些凶手。

    一个都不放过!!

    ……

    武英殿,军机处。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息送进宫里,隆安帝的脸色也愈发难看。

    “啪!”

    他狠狠将手中折子摔在御案上,怒声道:“詹事府少詹事,太常寺少卿,国子监司业,通政司参议,都察院佥都御史,京营游击,甚至还有参将!!看看吧,这些就是朝廷的臣子!!一个胡商酒庄,居然私藏有军中八牛弩,居然藏有火器!你们听听,那子药爆炸声,都快炸到朕的耳根底下了!”

    “臣等罪该万死!”

    荆朝云、罗荣、何振三位军机大臣,纷纷跪地请罪。

    京城重地,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也确实无法交差。

    只不过,涉及军权,他们着实也没多少话语权。

    即便商议,也是五年前和太上皇议过军中事。

    隆安帝登基后,即便偶尔讨论军政大事,也多是外省的驻军,或是九边防军。

    京中十二营兵马,实在太过敏感,他们也不敢妄议。

    “万岁,赵国公来了,在殿外跪着,自请死罪。”

    戴权匆匆进来禀报道。

    隆安帝闻言一滞,心中对这个历三朝于国有大功的老国公也是无奈。

    这人一旦不要脸,没了下限,当真能天下无敌。

    “还不快把老国公扶进来!”

    隆安帝忍怒对戴权斥道。

    未几,就见戴权带着两个黄门,搀扶着赵国公姜铎一步步进入殿内。

    甫一进来,这年近九旬的老勋贵,就挣脱了左右,跪倒在地,颤巍请罪道:“微臣腆为军机,军中出现这等祸事,实乃微臣老眼昏花,昏聩无能所致,微臣请罪,请罪哇!”

    荆朝云几个闻言,一个个都忍不住老脸抽抽。

    这货真是……绝了!

    都这把年纪了,还这样的身份地位,居然还自称微臣?

    装嫩装的不要一张碧莲!!

    “老国公,情况紧急,朕先不问罪过,就问此事当如何处置?”

    隆安帝让人搀扶起姜铎后,又让荆朝云等人平身。

    还未继续,就听又有黄门禀奏道:“万岁,户部左侍郎林如海递牌子觐见。”

    隆安帝闻言,迟疑了下,道:“宣。”

    荆朝云、罗荣、何振三人彼此对视了眼后,都默不作声。

    反倒是赵国公姜铎,叹息一声道:“贾家那孩子,是林大人的后辈吧?唉,出了这一桩事,真是可惜了!”

    东城传来那样的动静,几乎没人会对贾蔷抱以希望。

    兵马司的兵,在他们眼里和叫花子没甚分别,更何况只有区区三百。

    立威营的仇成,虽然是承祖荫才袭的武侯爵位。

    但仇成在元平功臣里,也是一等一的上将,素有勇冠三军之名。

    贾蔷麾下猫狗三两只,绝难幸存。

    便是太上皇的旨意,也只是想让隆安帝在事后,重赏贾蔷,以维护“太上皇良臣”这五个字的体面。

    隆安帝沉默稍许,道:“朕已经调禁军前去平叛了,另有东川侯陈焕、全宁侯张安,提调扬威、果勇二营前去驻防……”

    赵国公姜铎闻言,颤巍道:“唔,如此,必然万无一失。禁军东门将神武将军冯唐,用兵坚韧沉稳,陈焕、张安,亦是一擅守,一擅攻,三处兵马夹击,立威营难起风浪。再者,仇成那个糊涂种子,贩卖些兵器他是敢的,可要说起兵造反,他还没那个胆魄……”

    正说话间,君臣就见瘦弱如柴的林如海,一步步艰难进来,脸色悲壮,难掩沉痛。

    见他如此,隆安帝登时想起,当年林如海刚中探花郎,成为荣国公东床快婿时,何等风华绝代。

    才不过十三载,就劳心劳神至此,先夭嫡子,又丧发妻,如今好不容易收了个弟子,还是当做女婿来培养,居然又折损了……

    念及此,以隆安帝的铁石心肠,都动容不已,忙喝道:“快与林卿搬椅子。”

    林如海却已经颤巍巍的跪倒在地,一字一句哽咽道:“臣,请皇上万安!”

    隆安帝还没让戴权搀扶,赵国公姜铎就已经去搀扶了,劝道:“如海啊,快起来罢。贾家那小子,是个好孩子,没丢贾家宁荣二公的脸哪!都怪我们这些老废物,占着茅坑不拉屎,害了孩子。你放心,此事,皇上必给你一个交代。我这老悖晦的,也绝不放过那些畜生。”

    听闻此言,林如海以为宫里已经得了信儿,贾蔷不行了,急怒上心,一口血喷出来。

    隆安帝见之大骇,一边大喊传太医,一边含泪抓住林如海的手,道:“爱卿,朕能有令师徒这等忠孝之臣,实为朕之幸也!实乃朕之幸也!!

    传旨:宁国公府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蔷,不到弱冠之年,然朕素闻其仁孝之名。今贾蔷法宁国之勇武,不畏险难,为朕铲除谋逆之奸佞,公忠体国,实为诸臣之表率。

    太上皇亦是赞其纯孝,为朕之良臣。

    国朝有此忠孝勇武之臣,朕又岂会吝啬于恩赏?

    故,钦赐贾蔷,袭宁国府一等侯!

    钦此!”

    说罢,看向林如海,动情道:“爱卿,保重好身体啊,朕,离不开爱卿这等肱骨之臣哪!!”

    听此恩旨,一旁荆朝云等人无不面色骤变,皱起眉头来,都觉得恩赏实在太重。

    不过带着三百杂毛兵,发现了一处骇人之处,平叛都非其平叛的,怎就到这个地步?

    国朝名爵,岂能这般轻易赏赐于人?

    倒是赵国公姜铎人老成精,看明白了隆安帝的用心。

    此时别说封侯,就算是封国公,又值当甚么?

    贾蔷连个子嗣都没有,顶破天了也不过是死后殊荣。

    等死后,宁国一系几乎绝嗣,就算再承袭,又不过是一等将军的散爵罢了。

    就贾家那些废物,再熬个几十年,也不过光去闹笑话罢。

    再者,这个爵位,与其说是赏贾蔷的,不如说是酬林如海十三年之功!

    也让朝臣们看看,天子是如何善待功臣的。

    实是惠而不费的一件事……

    天子,帝王心术实在不浅!

    念及此,姜铎叹息道:“小小年纪,就有此忠勇孝义之举,赞一声大燕霍骠骑也不为过。皇上的赏赐,极合适,极合适。林大人哪,能有此恩典,也算是皇恩深重咯!天家,从来厚待我等功臣之家。这等仁厚,历朝历代,何曾还见过?!”

    隆安帝:“……”

    此时太医赶来,隆安帝挥挥手让黄门搀扶林如海下去医治,正此时,却见额前带伤的苏见面色古怪骇然的急匆匆进来,隆安帝见之忙问道:“东城情况如何了?叛逆可曾剿灭?”

    林如海见此,也强撑着身子,不愿离开,等待确切消息,面容悲戚之极。

    苏见抽了抽嘴角,道:“启禀万岁爷,东城叛乱已经平息,东门将神武将军冯唐率禁军赶至天狼庄时,东城兵马司指挥贾蔷正率部打扫战场,追杀叛逆……”

    隆安帝:“……”

    荆朝云:“……”

    罗荣:“……”

    何振:“……”

    赵国公姜铎却似乎突然耳朵不好使了,靠前问道:“你说谁在打扫战场?”

    苏见抬头看见姜铎老眼中的精光,唬的吞了口唾沫,道:“正是宁国府世袭三品威烈将军贾蔷,带队清扫战场。禁军去了,都没甚么事可做……”

    姜铎老脸抽抽问道:“那仇成呢?”

    “仇成……化成灰了!”

    ……

    铁牛立大功了!

    之前在仓库里,虽然石头堆砌的墙壁不怕火烧,但被那么多柴火围着烤,石头也会炸裂,更何况石头里面的人?

    眼看继续下去,里面的人要被生生烤死,贾蔷便想出破釜沉舟背火一战的法子。

    因为立威营没带火器来,所以他给铁牛披上多层甲,生生武装成一个人形钢铁凶兽。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一个人单挑外面五百悍勇正规军。

    于是,贾蔷便想到了被封闭起来还没运走的那几桶子药……

    只要铁牛能突进近前,再将子药桶投向仇成的位置,将中军大营给炸上天,那么他们今日便有起死回生的机会。

    铁牛胆小了半辈子,今日只勇武了一回,就救了贾蔷的命!!

    子药桶正好飞到仇成的帅旗上空爆炸,仇成当场被炸死,其他立威营士卒也被气浪炸的昏昏沉沉。

    贾蔷趁机百余死里逃生的疯狂兵丁,痛打落水狗!

    铁牛更化身史前巨兽般,贾蔷杀向哪里,他就横冲直撞,用一杆狼牙棒,砸出一条血路来。

    在冷兵器对决的时代,铁牛的杀伤力实在太过惊人……

    立威营总共来了不过五百精锐,打到这个地步,哪里还有勇气打下去?

    纷纷逃窜四散……

    天狼庄内,贾蔷半个身子都浸泡在血里,左肩上的伤口已经被禁军带来的军医包裹妥当。

    他看着不远处戒严的禁军,一趟趟的搬运着仓库里的兵器,再回头看了眼还活着的六七十个兵丁,忽地大声笑道:“从今往后,我与尔等共富贵!!”

    “万胜!”

    “万胜!”

    “万胜!”

    这句大燕军中常常嘶吼的口号,如今被这劫后余生的几十号人,生生喊出了千军万马的勇烈之气。

    令不远处的禁军,侧目不已,亦钦佩不已!

    正这时,忽见天狼庄门口有天使骑马而来,贾蔷扶着铁牛的肩头站起身来,其余人等也纷纷起身,就见神武将军冯唐引着一黄门至跟前,对贾蔷笑道:“给侯爷道喜了!侯爷,快随奴婢进宫罢,皇上和诸位军机大臣,正等着您哪!”

    贾蔷:“……”

    ……

    ps:温酒、大熊和月之幻象,三位大佬想要龙套不要,宫里的,可以挨镇纸的那种……

    还有一更,今天尽量写,明天的更新多半推迟到下午了。

    这年头大佬太多,以后不敢再装逼了,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