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恩候兄,存周兄,咱们还是先去老太太那里罢。我等若是直言,怕容易引起误会,且再无商量的余地。”

    王子腾也是了解了些贾蔷的性格了,再者若无贾母当面,林如海也不可能答应他们暂缓一些开国功臣门第亏空的要求的。

    贾赦、贾政心里了然,一起点头称是,便一道往荣庆堂行去。

    既然今日林如海与贾蔷一并送上门来,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松口东府的会芳园,分承一半园子花费,且宽容一些世交故旧的亏空。

    ……

    荣庆堂。

    今日贾母虽然大发了场雷霆之怒,不过等凤姐儿将满满一桌子好菜好汤送上后,那么多孙子孙女儿围着,再加上凤姐儿不时奉承逗趣,便让贾母忘了先前之怒。

    待酒足饭饱后,凤姐儿看着黛玉眼热道:“听说蔷儿送了你一台小戏班子,都是江南最好的戏班子里挑出来的小角儿。甚么时候带来,让咱们也好好过把瘾?”

    黛玉笑了笑,道:“前儿你怎地不一起去?”

    凤姐儿“哎哟”叫着抱屈道:“你也是咱们家里住了几年的‘老人儿’了,难道看不见我整日里可有空闲功夫?”

    贾母笑道:“是极,可委屈着你了呢。”

    凤姐儿忙换脸色赔笑道:“老祖宗这话说早了,等我卖完可怜,哄着林妹妹把她的小戏班子诓了来,你老封君再说这话才是!”

    “呸!”

    贾母啐笑道:“我没你这样厚的面皮,当嫂子的,还惦记着妹妹的东西。若果真想看戏,花个十两二十两,请一台好戏班子回来孝敬我不就是了,就知道惦记你妹妹的东西,我看你也是吝啬鬼投胎,见不得好东西!”

    众人大笑,独王夫人面色隐隐不自在起来。

    黛玉笑道:“老太太若是忙,一时过不去那边,明儿我就让人送小四喜班子过来就是。她们年岁虽小,比不得大家名角儿,可也别有一番意趣呢。”

    贾母笑道:“你有这份心,就是极好的。”又问道:“你府上如今还有几位姨娘?”

    黛玉闻言面色微变,道:“还有三位,如今管家的是梅姨娘。母亲在时她便在府上,和母亲关系极好。母亲病逝时,还曾嘱托她照顾我呢。”

    贾母“哦”了声,顿了顿,皱眉道:“只是,你父亲如今这样大的官,以后府上诰命往来颇多,便是世交故旧之族,也要常有走动,谁家生了长孙嫡子,谁家诰命没了,难道还能不走动?没个正室太太,终究是不像。”

    黛玉闻言心里有些难过,轻声道:“爹爹说,母亲去后,他不会再续弦,家里唯有母亲是夫人,亦不愿我喊别人为母亲……”

    贾母闻言,登时动容,眼圈都红了,难掩悲痛落泪道:“可惜你娘没这个命,你爹是个好的……”

    莫说贾母,王夫人、李纨、凤姐儿,哪个不为林如海的长情而动容?

    世上这样的男子,有几人?

    尤其是她们这样门第的,若是死了当家太太,大都不用半年,男子就要续弦另娶。

    美其名曰孝道,且对子女负责。

    旁的不说,贾赦发妻死后,贾珍发妻死后,一个用了俩月,一个消停三月,不就都另娶新妇了?

    似林如海这般的,着实凤毛麟角。

    却让王夫人心中愈发有些不平,这样的事,哪个女人不嫉啊……

    她淡淡道:“虽是如此,只是日后难道让那梅姨娘操持林府,会宴宾客?老太太去了,若是让她来接待,却是不像呢。”

    黛玉闻言,面色一白,强笑道:“老太太、太太去了,自该由我来服侍伺候才是。”

    贾母到底心疼黛玉,拍拍她的手慈爱道:“这些都不必你操心,了不得再过二年,你这林家大小姐,亲自操使便是。当年你娘,没出阁前就帮我管家。还有你舅母,来咱们家前,在王家也是管家二小姐呢。”

    黛玉闻言笑了笑,正要说话,就见贾赦、贾政、王子腾、贾琏一行人来到。

    内眷们刚要避让,却听贾政笑道:“妹婿和蔷哥儿便在外面,就要进来,我们想着,干脆在此一道见面了就是。”

    贾母如何不知道他们的心意,哼了声,想了想,对黛玉并宝玉、迎春、探春、惜春、湘云等姊妹们道:“你们也留一留,见见你们姑丈。都是至亲,不必避讳太过了。”

    贾政忙赔笑道:“极是,极是!”

    贾赦等也高兴,他们以为,有这些姊妹们在,或许林如海和贾蔷会网开一面?

    正说话间,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惊呼声:

    “哎呀!”

    “老天爷!”

    “小蔷二爷,你怎么了?”

    这叫声让堂内诸人皱眉,贾母对凤姐儿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黛玉的心却忽地揪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眸光死死看向门口方向。

    凤姐儿还未出门,就见一头上扎着两个发髻的小丫头子钻了进来,然后扬着脸绷紧嘴,用力将猩红毡帘高高拉开。

    未几,就见贾蔷搀扶着林如海进门……

    “哎哟!”

    凤姐儿最先看到半边身子被血染透的贾蔷,骇然惊呼道:“这是怎么了?”

    贾赦眼睛一亮,与贾政、王子腾纷纷站起身来,似在期盼着某人走两步就倒下……

    高台上,贾母、王夫人等人也是唬了一跳,脸色发白。

    黛玉一张俏脸更是不见一丝血色,薄唇颤抖着,缓缓站起身来,眼珠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落下。

    贾蔷虽面色苍白,半身染血,然眼神明亮,第一时间看向黛玉,与她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无事。

    黛玉死死咬着唇角,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绕开椅子走了下来,虽站在林如海一侧,可目光却移不开贾蔷……

    看到这一幕,林如海心里亦是后怕,倘若今日贾蔷果真出了事,命丧天狼庄……

    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好在,好在一切安好。

    他轻轻拍了拍黛玉的手,笑了声:“无事。”

    然后对高台上都已经站起身的贾母道:“本不该立刻就来,只是怕谣传过来惊扰了老太太,再者,也为了道喜,所以从宫里出来,就立马赶了来。也方便蔷儿,一会儿再开宗祠将喜信儿告诉贾家的列祖列宗。”

    贾母闻言,惊异的打量起贾蔷来,奇道:“蔷哥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你姑祖丈说给我道喜?”

    贾赦本想口出不逊,讥讽两句,只是想到还要这孽障掏银子,就忍下了。

    倒是王子腾想的多些,结合前面贾琏所言,贾蔷在东城出了事,这会儿看来,或许是因祸得福。

    贾蔷面色淡然,道:“今日我领兵马司兵丁去查抄天狼庄,没想到在里面查抄出违禁兵器,随即立威营谋反,被我平叛阵斩了永昌侯仇成……”

    听闻此言,王子腾失声道:“怎么可能?”

    贾赦也忍无可忍的讥讽道:“马不知脸上,提督立威营的大将军永昌侯仇成,出了名儿的勇敢三军,便是在元平功臣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就凭你,也敢扯甚么阵斩仇成?你怕不是黄汤灌多了,痴人说梦话吧?”

    贾蔷冷笑一声道:“我又没有整天在家搂着小老婆吃酒,又怎会吃醉了说梦话?”

    “你……”

    贾赦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活活气死,一张敷了粉的老脸,也涨红发紫。

    他不敢再骂贾蔷,就质问林如海道:“如海,他是你的弟子,你就这样教他同长辈说话的?”

    林如海对贾蔷“诶”了声,又摇了摇头,随后对贾赦苦笑道:“如今我也教不得他了,恩候啊,蔷儿还真没说胡话,若非如此,他这一身伤又从何而来?立威营仇成反了,蔷儿因提兵斩了他,才因大功晋封为一等侯。我们刚从宫里出来,就到这边来了。”

    “甚么?功封一等侯?!”

    贾政又惊又喜的大声道。

    贾母、李纨、凤姐儿等人也无不惊喜,迎、探、惜三春并湘云姊妹们也纷纷露出笑脸来。

    贾家再出个侯爷,终究是好事。

    黛玉美眸中,又是惊喜又是责怪的看着贾蔷,眸光似水。

    唯有高台上的王夫人和宝玉母子二人,面色淡淡。

    王夫人担忧的是,贾家出来这么个东西,往后王家能否再借上力,就不好说了。

    宝玉心碎的,则是黛玉一颗心,已经悉数放在贾蔷身上……

    贾母的心思也复杂难明,虽然极不喜欢悖逆不知礼的贾蔷,可再怎么说,贾蔷也姓贾,不姓王。

    若是他能心向贾家,贾母以为,有些人情,落在他身上,总比落在外人身上强。

    当然,若他还似从前那样狂悖无礼,那她也不会惯着他。

    念及此,贾母对凤姐儿道:“快让人再去张罗一桌子,既然是喜事,总要喝两杯才是。”

    又对林如海道:“你身子骨不好,这两日我特意让人打听了份药膳,清淡补人的,你就不和他们吃酒了,用这份药膳就是。”

    有些出乎意料的林如海躬身道:“让老太太费心了。”

    贾母长叹一声,道:“我如今不过是个老悖晦的糊涂婆子,也不奢望你们这些儿女公候万代,只要能平平安安的,我就心满意足喽。”

    忽又对宝玉道:“你比蔷哥儿虽胖些,但身量上大体差不离儿。去寻一身你的衣裳给他换了,这一身血,刺的我眼晕。仿佛又看到了国公爷当年出征回来的模样,真真让人揪断心肠哪。”

    宝玉闻言,便引着贾蔷去了他的院里,边走边道:“也就是你了,换个别人,我的衣裳便是扳了,也万万不能给别人穿的。”

    贾蔷因不愿林如海为难,才不得不来,听闻此言无语道:“你要这样说,我总觉得你衣服上肯定有骚气。”

    “去你的!”

    宝玉拿这人没办法的样子,正说话间,忽见一模样本分中带几分秀美的姑娘过来,看到贾蔷半身是血,唬了一跳,宝玉忙温柔道:“袭人莫怕,蔷哥儿是在外面平叛立下大功才受的伤,这是忠义的血,干净的,不脏,你去寻一套我没穿过的衣裳来。”

    袭人闻言,忙进屋去寻。

    又打发了两个丫头来沏茶,宝玉还特意介绍道:“这是麝月和秋纹。如今我院子里便是袭人和她们两个,再有就是几个扫洒的小丫头子。”

    这是世家公子哥儿的待客招牌,为亲近的人亮一亮屋子里的美婢。

    贾蔷却没理会这些,他心里好奇道:

    三大丫头?那晴雯去哪了?

    ……

    ps:未完,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