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二百七十三章 谁来修园子?
    不应该啊,早在贾宝玉游幻境指迷十二钗时,晴雯就应该出现了。

    那应该是很早之前,离元春封妃都还早。

    贾蔷之所以记得这个丫头,不是因为此女是贾家那么多丫鬟里最漂亮的那个,而是因为她是死的最惨的那一个。

    被赶出园子后,在冰冷的草席床上,痛的生生嚎了一夜的娘亲,方才咽气……

    晴雯本是赖家老嬷嬷买来自家用的丫头,后来常跟着赖嬷嬷来贾府,因其生的标致,且口齿伶俐,入了贾母的眼,赖嬷嬷因此送与贾母。

    贾母因见满屋子丫头模样爽利言谈皆不及她,以为只有宝玉才配使唤,就将晴雯给了宝玉。

    xuejia999.

    既然如此,宝玉怎说他院子里只有三个袭人、秋纹和麝月三个大丫头?

    心中正思量着,就见袭人捧着一身干净衣裳过来,笑道:“这是冬至时太太才给裁剪的,偏二爷嫌素淡了些,一直未穿。我听人说,小蔷二爷好着素色衣裳,就选了来。小蔷二爷先试试,若是觉得不好,我再去换别个。”

    宝玉见她如此周全,自觉有体面,在一旁笑道:“往后不能喊劳什子小蔷二爷了,要改口叫侯爷了。”

    袭人和后面的麝月、秋纹三人闻言,无不一怔,不解其意。

    宝玉叹息一声,对贾蔷道:“去岁时见你,还道你可怜。我和薛大哥、冯紫英还有琪官,住在那样的屋子里,连个正经的锅碗瓢盆也没有,只在瓦罐里煮粥吃。为了助你度难关,我们一人凑了五两银子,薛大哥凑的多些,紫英还送了不少米面与你。谁能料到,连一年的光景都不到,你袭了东府的爵不说,还封侯了……”

    袭人等人惊疑不已,真假难辩,贾蔷也奇道:“你素来最厌恶这些功名富贵之事,今儿是怎么了?也想当一个禄蠹不成?”

    宝玉一脸心碎道:“若是我也能如你这般,许是林妹妹她……”

    贾蔷闻言抽了抽嘴角,拍了拍宝玉的肩膀,道:“你莫要以为她是贪图富贵之人,今日之前,我又算甚么?宝玉,我不想同你说教甚么,也不愿对别人指手画脚。只是如今我为贾族族长,东府袭侯位,因见整个族里,除了贾芸外,也就你至少不会为恶拖后腿,所以就多说两句,你可愿听否?”

    宝玉呆呆的看向贾蔷,缓缓点头道:“你说罢。”

    贾蔷“嗯”了声,略略整理了下思路,道:“你本心不坏,自小老爷太太管教的严些,因此性子偏软。这不是甚么坏事,只是一旦有大难发生时,你很难撑得起一片天地,来保护需要你保护的人。譬如她们……”

    贾蔷手指了指面色复杂的袭人等人,道:“倘若现在贾家落败了,被人抄了家,无官无爵,没了进项来源,你还能护得住她们吗?咱们男人,最廉价的,就是一无是处的温柔。大丈夫顶天立地,生为男人,就算不去争一个功名富贵,可总要能保护好身边人吧?”

    宝玉忍不住道:“我护不得她们?”

    贾蔷笑道:“倘若现在太太说,她们中间哪个不好,让人拉出去配小子,你护得住她们?”

    宝玉闻言顿时挫败,贾蔷却不再多言。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说这些,也只是因为当初他落难时,宝玉送了五两银子周济于他。

    至于听不听,随他去罢。

    “你干甚么?”

    贾蔷拿着衣裳就要去换,见宝玉要跟上,不由皱眉问道。

    宝玉叹息道:“你不是要换衣裳吗?我帮你看着……”

    “看你大爷!”

    贾蔷笑骂道:“去去去,我换衣裳,连你院子里的丫鬟都不用,还用你?这方面我和你不同,我对分袖龙阳之好,丁点兴趣都没有。你敢进来我一定揍你,滚蛋!”说罢,在袭人等瞠目结舌中,进了里间去换衣裳。

    “粗俗!”

    宝玉闻言面色涨红,在后面生气跺脚道。

    未几,贾蔷便很快出来,一身月白色银丝暗纹团花长袍,衬得他愈发显得身量修长,俊秀不凡。

    许是因为方才得知了贾蔷封侯的消息,此刻袭人等人看见贾蔷,总觉得他贵不可言。

    “走吧,去看看你们府上大老爷,和你舅舅打的甚么主意。”

    贾蔷挽好袖角,对宝玉笑道。

    宝玉刚平复下来的面色,又因这句话陡然涨红,几乎羞愧的不敢抬头。

    他是心里有鬼,却没想到,贾蔷居然已经知道了甚么……

    见他如此,贾蔷哈哈笑道:“和你又没甚干系,你羞臊个甚么?别忘了,我也姓贾!”

    宝玉闻言,感受好了些,摇头叹息道:“你也看到了,家里的事,我半点也做不得主……”

    “我明白,所以才不会怪罪于你,走吧!”

    ……

    荣庆堂上,姊妹们已经撤回了西暖阁歇息。

    贾母坐在上座,旁边是邢夫人、王夫人和从梨香院请来的薛姨妈。

    “熬”过昨夜后,薛蟠的身子骨迅速的好转,也让薛姨妈海松了口气。

    她是王子腾和王夫人的亲姊妹,今贾家有喜事,既然她在贾家,便一并请了来。

    女人们单独一桌,爷们儿另一桌。

    贾赦、贾政、王子腾、林如海,贾琏、宝玉本是没资格上桌的,但既然贾蔷要上桌,单他一人不好看,所以就让贾琏、宝玉也上了桌。

    满满一桌好菜,独林如海面前摆放的是一份上好的药膳。

    齐齐落座后,贾母笑道:“今儿蔷哥儿立下了大功,宫里皇帝晋了他的爵,封他当了一等侯,这是咱们贾家的大喜事,正好亲家老爷也在,又请了姨太太来,都是一家人,一起高乐庆祝一番。”

    除了贾赦外,其他人纷纷举杯,共饮喜酒。

    便是西暖阁内,探春都小声的问黛玉道:“林姐姐,一等侯是几品?”

    黛玉没好气道:“明知故问,自然是超品。”

    她不信饱读经史的探春会不知此事。

    果不其然,就见探春又坏笑道:“那侯爵夫人,是几品呀?”

    连随薛姨妈一起来的宝钗,这两日憔悴许多,听闻此言都笑出声来。

    黛玉俏脸通红,咬牙啐骂道:“我把你这烂了嘴的三丫头,如今也学坏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探春忙躲闪求饶道:“好姐姐,快饶了我这一遭罢!我这是同你道喜呢!”

    “呸!”

    这边闹着,湘云却挨着宝钗坐着,小声笑道:“宝姐姐,我怎么听说,你哥哥险些坏事时,还把你托付给了蔷……”

    话没说完让宝钗掩住了口,杏眼瞪她道:“再胡说,仔细着。”

    湘云连忙用眼神求饶,待宝钗松开手后,才赔笑道:“这边府上下人跟前到处都在传呢,又不是独我一人说的。”

    宝钗闻言,面色一白,再看着黛玉娇羞打闹的模样,眼睛里满满都是苦涩,身体冰凉……

    ……

    正堂上,贾母见隔壁,贾蔷和宝玉坐在一起,居然还偶尔说笑几句,不由看向王夫人。

    一直冷眼旁观的王夫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不过,她本来就知道,宝玉和贾蔷关系还算不错。

    只是这个不错在她看来也只是面子上www.gdhywyer.的虚假关系,不然,贾蔷又会夺走了黛玉?

    宝玉要不要是一回事,可贾蔷主动夺走,那就是大逆不道了。

    贾赦、贾政、王子腾这等世家弟子都是酒桌上的好手,没多久就将场面温的热闹起来。

    见局势差不多,贾母心里一叹,对林如海道:“如海啊,如今你大侄女在宫里封了贵妃娘娘,太上皇和皇上准许家中有园子可驻跸关防之外的,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贾家也想请贵妃回家省亲,打她那么点大就送进宫里,如今都这么些年了,也该回家看看了。”

    见贾母、王夫人等人皆抹泪,林如海虽心知肚明其用意,却还是缓缓点头道:“合该如此啊。”

    贾母又道:“我就知道你必也是如此看待……可是啊,重起重宇之宅,修盖省亲别院,花费靡多啊。”

    林如海沉吟稍许,道:“若是短了银子使,林家倒是还有一些,虽林家家业大半被我拿去买了书,但三五万两,总还是有的。这些原是准备给玉儿准备嫁妆所用,不过暂时挪过来使一使,也不妨事。”

    贾赦等人闻言心动,贾母却连连摆手道:“再没有这个道理,林家的银子是林家的银子,再者,你问问玉儿的这两个舅舅,可有面目拿外甥女儿的嫁妆银子挪用的道理没有?”

    这般一说,贾赦干笑两声,连连摇头道:“再没这个道理,再没这个道理……”又对林如海道:“如海啊,贾家还不至如此。说起起园子之事,琏儿当日倒有个主意……琏儿,不妨说出来让你姑丈听听,可用不可用kaokuaixun.。”

    贾琏闻言,心都颤抖了下,盖因林如海如渊般平静不见一丝波澜的目光,和另一边一双清冷锋利的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

    贾琏干笑了声,脑袋里懵然作响,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张的口,就将会芳园的事说了出来。

    等他说罢,贾赦满意的捋着胡须,道:“会芳园本身就是一座好园子,山水亭台楼阁桥宇,一应俱全。只是略显小巧了些,再往西折回一里地,圈起来,便可起一座大园子,足以贵妃省亲之用了。”

    此言说罢,贾家诸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林如海面上。

    他们知道,凭他们逼迫,很难让贾蔷低头,可是林如海若是开口,贾蔷一定得点头,所以,就看林如海的了。

    贾蔷见林如海眉头微微皱起,却忽地眉尖一扬,看着贾赦笑道:“也真是有趣,贾家的事,还需要让我先生来开口么?这样罢,我估计要完园子,以你的面皮,多半还准备要银子。与其让你们来折腾,这套省亲的园子,我东府来包办如何?一不用你们出力,二不用你们出银子,把西面那块地给我,贵妃省亲的园子,宁国来办!”

    贾赦闻言,都顾不得着恼言语中的不敬,追问道:“若如此,这座园子,又该是谁的?”

    贾蔷冷笑一声,举起杯中清酒一饮而尽后,反问道:“赦大老爷,你觉得呢?”

    他敢说归西府,贾蔷就敢掀桌子!

    臭不要脸的杂毛鸟!

    ……

    ps:天啦噜,勤劳的风吹凉又加更了!快来订阅喽!

    晚上尽力再搞一章,实在不愿欠债,我这个人好面子,脸皮薄,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