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西城,报子街。

    城隍庙左近。

    这里是西城商业最繁华之所在,亦名西市。

    门铺林立,百业兴旺。

    朝廷与此专门设有市监司,正六品衙门,专司东西二市的管治。

    顺天府也在这里设下足足一队百人规模的衙役,负责治安。

    西城兵马司衙门对此地原也有管辖之权,只是因为原先兵马司的名声实在太臭,虽名义上拥有巡捕、防火、缉盗等权,可百姓们看到的却是他们和盗匪勾结,颠倒黑白,吃拿卡要,勒索敲诈。

    所以,神京城商业最繁盛的西市,居然拒绝西城兵马司入内。

    西城兵马司指挥也不过是六品官,和市监司的主事平齐。

    可人家市监司主事是六品文官,正经科甲进士出身,比一个六品的兵马司指挥不知金贵多少。

    因此,一直以来,西城兵马司的丁勇居然真的不得进入这片繁华胜地……

    但今日,西城兵马司指挥裘良,亲自带着二百丁勇,并十几架大车,来到了西市坊市门前。

    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很快就惊动了市监司主事魏乔亲自出面,带着十数衙役在身边,看着裘良不悦斥道:“这里是西市重地,尔等兵马司前来何事?”

    裘良早受够这起子文官的鸟气,双手抱拳向一旁一拱,冷笑道:“奉上命,今日彻查西市。怎么,魏主事有意见?”

    魏乔见他如此气焰,怒喝道:“混帐!东西二市直接受户部和顺天府管治,与你兵马司甚么相干?还不赶紧退下!惊扰西市安宁,本官必奏报上去,治你大罪!”

    裘良闻言面色微变,景田侯府早已成过去式,裘家在官面上没甚么人。

    果真让人记恨住,那前途堪忧。

    正当他要泄了气势时,忽见背后一阵骚乱,不少人居然跪拜了下去,他回头一看,登时放下心来,翻身下马,上前数步迎拜道:“末将参见都指挥大人。”

    贾蔷皱眉道:“传令你让你做甚么,你就堵在这?”

    裘良心里苦笑,他还真不知道贾蔷打发人传令让他带齐人马拉着大车来作甚,只好领罪道:“回大人的话,卑职无能,被人拦在坊市门口,不得入内。”

    贾蔷闻言,纵马上前,看见一面色有些发白的六品文官带着数十衙役拦在坊市门口,皱眉道:“本侯奉上命,彻查谋逆大案,你敢拦我?”

    魏乔也不是瞎子聋子,认出贾蔷是谁后,自然想到他背后站着何人,不过还是勉强拱手道:“宁侯,下官为市监司主事,受户部命,主持西市诸事,尤以稳定周转为第一要务。所以,这些兵马……侯爷许是不知,从来都是市监司和顺天府直接管治东西二市的,兵马司丁勇多有劣迹,所以不许入内。”

    贾蔷沉声道:“本官是总揽五城兵马的都指挥,五城兵马司的职责所在,神京城内除却皇城和一些要紧之地外,无处不在兵马司管辖之下。这些丁勇他们若果真惊扰了西市商户,有勒索敲诈等害民之举,你可直接让人拿下,也可派人直接来告知本侯,本侯必给你和百姓一个交代。若交代不满意,你还可请巡城御史上折子弹劾本侯。但你何德何能,敢拒绝兵马司入内治安!本侯的话,你可明白了?”

    魏乔看到贾蔷凌厉的眼神,知道此事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主事能阻拦的,再说贾蔷和户部掌部侍郎林如海的关系,他不可能没听说过,索性拱手道:“下官明白了,只是下官还是希望,宁侯能不惊动商户、百姓最好。”

    贾蔷笑了笑,道:“你不错,能时时以客商、百姓为重。你放心,本侯今日前来,只是按例行事。你若不放心,就随本侯一并前行吧。”

    说罢,对裘良大声道:“今日查巡西市,只为治安,梳理诸街道畅通及火禁诸事。那些大车是为了拉走拥堵街道、胡乱堆放的易燃之物,传令下去,有胆敢拿商户一针一线者,一律军法处置!”

    此言一出,魏乔面色舒缓了许多,周围围观的百姓,和西市内各商铺派出来打探人员,齐齐叫起好来。

    当然,看热闹的人多半会一直尾随观看,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贾蔷不再多言,由魏乔引着,进了西市坊门后,果真一路上,但凡规矩开门迎客的商铺,他连进都不进,也不多看。

    这一路走下去,除却几家把桌凳都快摆到街道上商家,被勒令收好桌凳,又有几家酒楼私自将柴火堆在过人夹道里,被勒令立刻收好,有收之不及的,被贾蔷下令收到大车上没收外,余者秋毫无犯。

    只是魏乔脸上的神情,反而没有刚入坊市时轻松了,越往里面大宗商货的货栈方向走去,魏乔的脸色越僵滞,最后甚至隐隐见汗。

    他心里已经隐约猜出,这位爷今日是为谁而来的了,因为西市里占道最多的那家,就在前头……

    可这两边都是神仙,他一个区区六品小官夹在中间,岂不是在找死!

    然而他越想躲开,却偏偏不能如愿!

    贾蔷遥遥看着前面临街连着四栋三层木楼连在一起组成的货栈,后面还各带有一套院落,似做仓库用。

    不仅如此,货栈左右和前面的甬道、街道处,都搭起了棚子,以作囤货之地。

    他往那里指了指,道:“能在西市占这么大片地,可见是豪富之家。这样,本侯就暂且不露面,魏主事也别说本侯就在这,以免激化矛盾。就由裘指挥和魏主事一并前去,告诉这家货栈的东主,这样占道经营很不好。且不论堆放如此多易燃货物,便是那几座防雨的棚子,上铺那么厚的稻草,一旦着火,根本无法控制火势。本侯也非不通人情,给他们一个时辰,棚子拆了,货物收回货栈内,本侯就当没看到此事。若是做不到,那就对不住了。”

    魏乔闻言,眼泪差点没下来,就想开口求情,却听贾蔷声音陡然清冷下来,道:“你既然是西市主事,此事就容不得你逃避。你自己想清楚,到底该站哪边?”

    魏乔闻言,大口喘息了几口后,和面色同样发白的裘良带人往前行去。

    站哪边?还用选吗?

    他上官的上官的上官的上官的上官……是眼前这位正当红的侯爷的岳父老子!

    贾蔷被商卓、铁牛等亲卫围护在街口方向,商卓对这位主子已经心服口服到五体投地的地步,这会儿笑道:“侯爷,若是这吴家是个明白人,果真一个时辰内收拾齐整了,又如何?”

    贾蔷冷笑了声,道:“吴家家主是内务府总管大臣,宫里还出了个贵妃,这样的家世在,他们会这样明目?只看看他们家在西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占了这么大的地盘,就知道他们平日里行事多豪横。”

    以贾家两座国公府的底蕴,为贵妃省亲盖园子,贾琏都吓个半死,一心只求着利用好会芳园,不敢另择地新建,因为实在花费不起。

    可吴天佑家,却早早跑到城外圈地大兴土木了。

    只此一点,就足见吴家的豪富。

    今日贾蔷得知是吴贵妃的手尾后,立刻让人去打听吴家根底,结果下面人就查到了这里。

    只是,短时间内,却查不出吴家有甚么违禁之处。

    吴家和军方没甚干系,自然不可能和谋逆牵扯上干系,硬栽赃的话,破绽反而太多,容易被倒打一耙。

    但贾蔷听到李婧派人送来的详细消息后,立刻就知道该向哪处下手了……

    商卓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侯爷,就算吴家违反火禁,也不至于能将他们如何罢?”

    贾蔷道:“违反火禁不算甚么,可殴打兵马司执法呢?”

    商卓摇了摇头,道:“顶多训斥一番,折损些体面罢,就算被拉走几车商货,我也想不出,对吴家有甚么大损失。”

    贾蔷看着前面已经吵闹起来的货栈,呵呵笑了起来,轻声道:“若只这样,对吴家当然不算甚么大损失,可吴家货栈是利用内务府的渠道,走关外往返厄罗斯,往返高丽新罗等国,做塞外贸易。商大哥,你觉得,吴家会交纳户税和关税吗?”

    说罢,不等商卓回答,就大步上前,呵呵笑道:“走,该咱们上场了!”

    吴家货栈前,吴家掌柜伙计们正群情激奋的和兵马司的丁勇们推推搡搡。

    魏乔还好些,毕竟是正六品的文官,还管着市监司,因为吴家人对他还避让着些。

    可对上裘良这样的货色,简直被当做兵马司里的泼皮丁勇一般,直接动起手来。

    兵马司的丁勇也的确不成器,堂堂隶属兵部的军方部署,居然被一群货栈伙计给压成下风。

    就在裘良连官帽都被打落地,狼狈不堪时,忽地一头“黑熊”闯进战团,简直以碾压的姿态,将吴家货栈的伙计们横扫在地。

    当贾蔷着飞鱼蟒袍现身时,连多余的话都不愿说,直接下令道:“来人,将殴打大燕兵勇,暴力抗法的狂妄之徒全部带走,再敢反抗者,斩!殴打官差已是大罪,连军爷都敢打,你们是想造反吗?!查封货栈,将违反火禁私占街道的商货全部拉走。魏主事,你与本侯一道进去,查封货栈账簿,上交户部,让户部好好点验清楚,到底都有哪些货,回头对清楚,免得人家诬赖我敲诈勒索!”

    不理面色大变的众人,贾蔷再看向铁牛,道:“铁牛,带十人在此封门,没我的将令,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准他们进门!敢强闯者,杀无赦!!”

    今天,他要让姓吴的明白,甚么人,是她不能招惹的!

    令罢,留下全身披甲的铁牛如看守地狱的罗刹一样,带着十名亲卫封门后,贾蔷纵马赶往布政坊,林家。

    ……

    ps:星期一,求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