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扫空!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听闻这番话,贾母只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几欲昏厥。

    她刚才还说,贾家否极泰来,一桩桩好事来的让她都有些措手不及。

    这下倒好,喜事还未享尽,这样大的祸事就从天而降了。

    而且就算此事平安过后,西府大房、二房之间,还怎么相处?

    还有这么多管家一扫而空,接下来贾府该怎么过……

    念及此,贾母忽地一惊,她睁大眼睛看向贾蔷,道:“蔷哥儿,你实话同我说,就只大老爷和二老爷院里的管家?还有哪些个?”

    贾蔷闻言,沉默了起来,一副不想开口的模样。

    贾母催了两次都没催出来结果,就厉声问贾琏:“你这个孽障,快说,还有谁?”

    贾琏被骂的心酸,心里也无奈,他看向贾赦,贾赦又大骂道:“球攮的畜生,既然老太太都问了,你还看我作甚?”

    贾琏心里愈发发苦,你球攮的就敢骂我,有能为的骂骂蔷哥儿去,他都不敢说,让我来做坏人……

    当然,他也只敢腹诽两句,回过头来还是如实道:“老太太,这偷官中银子偷的最狠的,就是赖家和吴家,赖家是大总管,吴家素来管着银库。赖家和吴家在外面的产业,加起来都超过贾家了……赖家放印子钱放的最狠,也逼死不少人命。”

    贾母闻言身子都晃了晃,一张脸上半点血色都没有。

    赖家和吴家,都是她从史家带来的,今日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贾蔷见之,眼神中满是怪罪的看向贾琏,贾琏大感委屈,道:“又不是我非要说的,你看我作甚?”

    贾赦又骂:“是我让说的,这等事你还想藏着掖着不成?”

    贾蔷提醒贾赦道:“你不要跳,你有几房小老婆来路很有问题,王善宝是用了手段的。人家在顺天府那边已经告了起来,你多半是要去爵下狱坐大牢的。别以为我在说大话惊你,如今想看贾家倒台的,不知多少。这个信儿一旦传开,你顷刻间就能被弹劾成筛子,你自己仔细着!”

    贾赦闻言,真被唬住了,老脸惨白,张了张嘴,想强犟几句,终究没敢再说。

    他处理这等繁琐难事上,半点手段都没有,这会儿心里居然想着,是不是回去灭口……

    贾母总算回缓过一口气来,见长子和幼子皆惨着一张脸,束手无策的模样,再看看贾蔷,虽也拧眉,却仍不失冷静,便问道:“蔷哥儿,事到如今,你可有甚么法子?”

    贾蔷闻言迟疑了下,摇头道:“我这法子,老太太和老爷、太太们未必肯依,还是不说了罢……”

    贾母急怒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束手不管?”

    王夫人都暂时服软了,落泪道:“蔷哥儿,你说若是发作了,是要圈了国公府的?既然如此,你有甚么法子,只管说就是,我们还能好赖不分?”

    贾蔷叹息一声,道:“修国公家的事比咱们家轻得多,如今已经被圈的连买米的下人都不准出了。再没个结果,活活饿死都有可能。咱们家的事要不是顺天府尹韩琮强压下来,一旦爆出来……我和先生做的事,想来老太太、太太你们也都明白。是忠君报国的大好事,但得罪的官何止一个两个?便是宗室诸王、皇亲国戚、军机大臣都不知得罪了多少。他们在我和先生身上寻不到破绽,可他们知道我们和贾家的至亲关系,所以一旦贾家露出一些破绽来,他们不把贾家咬死,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不管哪个,最好都不要存侥幸之心。”

    贾母的脸都成灰败色了,道:“你就说,到底该怎么办就是。”

    贾蔷道:“为今之计,唯有先下手为强!贾家自己下狠手,把人抓起来送入顺天府。这样做虽狠,但一来可以重新树立家法,给贾家下人们提个醒,贾家虽然素来以仁孝宽厚治家,但敢背主欺主者,也绝没有好下场。二来,还能将他们的家业抄没,拿回属于贾家原本的家财。若是等到顺天府甚至绣衣卫自己上门来抄,贾家半点体面皆无不说,他们贪墨的家业,十之七八也会被充为国库,贾家到头来颜面扫地不说,而且甚么都得不到。另外,从抄没的家财里拿出一部分,重重补偿受害者。贾家人亲自出面,挨家挨户的道恼,能弥补多少,就弥补多少,这个姿态,一定要做足了,也要做实了。”

    贾母、王夫人、凤姐儿等人闻言,脸色愈发难看。

    不管是赖家、周瑞家还是来旺儿家,都是她们的体面所在,也是她们的势力根基所在。

    将他们都拿下抄家问罪,就是在打她们的脸,让她们颜面扫地。

    再者,让贾家这些贵人,去给泥腿子百姓道恼?!

    贾蔷看着她们轻声道:“老太太、太太,贾家自己下狠手送官,还能取得一点主动权,不至于让他们往主子身上攀咬。因为,总没有自己举报自己的道理罢?可若等别人上门来抄家,我敢保证,此事一定会将大老爷、二老爷、二太太甚至还有二婶婶,都会被一并牵连在内。真到那个时候,就真的完了。”

    贾赦一听登时急狠了,大声道:“母亲,犹豫不得了!顺天府都知道了,果真让人来抄家拿人,那起子狗肏的下流奴才,必然胡乱攀咬!若是贾家没那么多对手也就罢了,如今一旦贾家被攻击,到处都是落井下石的,就是皇上想保全都保全不得!”

    贾母闻言气的落泪道:“你若早有这等见识,贾家会到今日?罢罢,既然你们都有主意,那你们自己去理会罢,我也管不得了!”

    贾赦闻言,立刻对贾政道:“你怎么个说法?”

    贾政长叹息一声,道:“我素不理会俗务,一时半会儿也没了主意。你和琏儿去理会便是……”

    贾蔷却又开口提醒了句:“你们常年不勤理家法,贾家的奴才真未必听你们的。果真逼到狗急跳墙,仔细他们反噬你们。刁奴要是知道必死无疑,多半要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你们最好注意危险,有祖宗留下的甲胄没有,有的话可以拿出来穿上。或有刀剑甚么的,也可预备好。”

    此言一出,贾赦和贾琏就变了脸。

    贾琏稍微好些,常出门在外,靴子里还藏着把匕首,以防万一。

    可贾赦……怕是骨头都快锈了,真遇到刁奴造反,必是凶多吉少。

    贾母看到这爷俩儿唬的面无人色的样子,只觉得西府老脸算是丢尽了,对贾蔷道:“蔷哥儿,你若是便宜,就帮一把手罢。”

    贾蔷点了点头,对贾琏道:“我派十个亲卫给你,你叫奴仆动手,若果真有人敢反抗,我的亲卫会下狠手处置。记住,一定要速战速决,不要拖拉,更不要闹出不可收拾的场面和动静。惊动了别人,容易落人口舌。”

    贾琏这会儿也不置气了,连连点头应下。

    贾蔷站起身,对贾母道:“西府这边尽快动手,东府那边也会尽快动手,都没几个干净的。老太太,不要慌,也不要怕。铲除了这些依附在贾家生存,却一心吸干贾家血脉的吸血恶鬼,贾家只会越来越好。贾家自身没了破绽,没了污点,才会无惧敌人的攻击。老实说,这些事在我看来,其实是好事。”

    ……

    在西府留下十个亲兵后,贾蔷带着商卓并剩下的九个亲卫回了东府。

    刚一进门儿,就见赖升带着张财等人又迎了上来。

    赖升躬身赔笑道:“侯爷回来了!正准备派人去寻来着……”

    贾蔷似笑非笑道:“有事?”

    看到贾蔷这个笑容,赖升心头一跳,忙道:“宁王府方才派人送来了门贴,请侯爷去王府做客来着。还有恪和郡王府,也派人来了,不过送的是名帖,说是他们王爷稍会儿要来府上做客……另还有一件私事,奴才擅自做主,还请侯爷恕罪。”

    贾蔷笑了笑,道:“甚么事,你先说来听听。”

    赖升赔笑道:“因奴才见这些日子以来,侯爷都是一个人过活,身边连个端茶倒水知冷知热伺候主子的人都没有。奴才回家后,和奴才母亲一说,奴才母亲心疼的都流泪。就把身边才买的最好的一个丫头,平日在家里都是当正经小姐养着的,送到主子院子里去了。这等事本没有奴才善作主张的余地,还求侯爷看在奴才和奴才母亲一片孝心的份上,饶恕奴才这一遭罢。”

    贾蔷闻言,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赖升问道:“那丫头叫甚么名字?”

    赖升闻言,心里一喜,忙道:“叫晴雯!”

    贾蔷笑了起来,笑的赖升有些莫名其妙,毕竟连见都没见着,怎高兴成这样了?

    不过高兴总比不高兴强,因此赖升、张财等人纷纷赔笑。

    却见贾蔷将笑脸又忽地一收,叹息一声道:“原本看在你这份孝心的份上,无论如何,都要留几分体面。只可惜,西府大老爷把你们赖家告到了顺天府……”

    “告,告我们赖家?”

    这消息如惊雷一般劈在了赖升头上,骇的他亡魂大冒,道:“告我们赖家甚么?”

    贾蔷看着他,轻声道:“侵吞主子家财,吃里扒外,打着贾家的名头,坏事最尽……这样罢,到底有没有做下这些事,你们去了顺天府衙,同顺天府尹韩大人去说罢。韩琮韩大人的名声想来你们听说过,若果真是冤枉的,韩大人会还你们清白的。”

    说罢,商卓上前一步拿下赖升,赖升惊呆了,大喊道:“侯爷,奴才冤枉啊!侯爷,奴才冤……”

    话没说完,商卓一招卸下了赖升的下巴,厉声道:“侯爷身上还兼着绣衣卫千户之职,想去顺天府交代,还是想去绣衣卫诏狱里交代,你们自己寻思!想跑的尽管跑!”

    顺天府衙门还是正常人能进能出的,绣衣卫诏狱……

    听说进去的不少,出来的却没几个。

    再说,除了赖家、张财家等少数几个管家吃的太狠坏事做绝外,其他大多数人不过是贪点银钱偷点金银器具罢,远算不上死罪。

    因此一个个老实跪地,任由贾蔷亲兵,将他们一个揽一个的捆起来。

    宁国府前面奴才几乎为之一空,不过贾蔷早有打算。

    苦水井太平街上的老幼妇孺足有数百人之多,一个个提着包裹,背着包袱,进了国公府。

    或许不怎么好看体面,但绝对忠心靠谱。

    再加上一些掺杂在里面的自江南带来的一批人手,和从林府拆借来的一些人当管家管事,一夜之间,宁国府便成了贾蔷最可靠的堡垒!

    针插不入,水泼不进!

    也是这一天,贾蔷才算真正入主了宁国!

    ……

    ps:我是不是对林妹妹偏爱的有些狠了,么得办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